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二十三章楊公子不好女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楊公子不好女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天就兩更吧……獰笑中,楊開直接將碧洛撲在身下,一雙大手肆無忌憚地覆蓋上那一雙挺拔的酥胸。

炙熱的溫度和驚人的彈性傳來,楊開整個人剎那間燃燒起來,只感覺血液沸騰,小腹一片火熱。

說起來,自從上次和蘇顏雙修,已經過去好久好久好久了……

這段時間,又歷經各種美色的誘惑,雖然每次在最後關頭都把持住了,但常年積累下來,慾望的火種早已埋下,碧洛這一次對楊開施展媚功,無疑是將這火種徹底點爆。

「喂,你……你幹什麼?」碧洛大驚失色,連忙推搡著楊開,可剛才受到媚功的反噬,渾身沒有力氣,再被楊開這麼一揉捏,嬌軀越發酥軟,哪還能推開壓在身上的沉重身軀?

炙熱的氣息迎面撲來,芳心一片戰慄,心神都幾乎被這股氣息吞沒。

刺啦一聲輕響,衣衫被撕裂的動靜聽起來是如此的刺耳,碧洛只覺得渾身一涼,紅色的衣衫已被撕開,雪白的**有一大半暴露在空氣中。

「你混蛋!」碧洛咬牙咒罵,眼中既有恐懼又有迷茫,雙手成拳,使勁捶打著楊開的肩膀。

「喔……」正捶打中,胸前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似乎有一道電流趟過,碧洛的口中迸出一個怪異的音調,這聲音聽在耳中。越發讓她羞赧萬分。

低頭看去,只見那個可親吻著胸前的殷紅,那一雙大手也及其不老實,在腰背溝臀間來回摩挲,每一次摩擦,都帶來一陣陣讓人眩暈的衝擊。

「別……」碧洛輕聲呼著,可雙手的力氣漸漸小了下去。似乎不願再推開那個男人,漸漸地,整個人的身體也緊繃起來。一根手指放在嘴巴中吮吸著,口中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不再反抗掙扎。反而一臉的享受愉悅,美眸迷離,雪白的**上香汗淋淋,泛著一層淡淡的紅光,不自禁地配合著楊開,期待更多的歡愉。

楊開滿臉錯愕。

他本只是想給碧洛一個教訓,雖然這樣教訓一個女子有些過分,但那也得分對象。

碧洛既然修鍊的是媚功,自然對男女之事不會陌生,這樣的教訓才能讓她終生難忘。才能讓她以後也不再算計自己。

沒想到,這妖嬈的少女沒支撐多久便不再反抗,不僅妥協,還相當合作。

這無疑是一個讓人振奮的消息。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也不再猶豫。翻滾中,衣衫褪去。

跨馬提槍,正欲有所行動,碧洛卻忽然清醒過來,趕緊攔住楊開,面露驚恐之色道:「不不不……你不能這樣。」

「你開玩笑呢。」楊開一霎不霎地盯著她。都到這地步了,還要自己憋回去不成?

「你要是真的忍不住,我喚芸麗姐姐過來啊,實在不行,若雨若晴也可以,她們都是大人派來服侍你的,你怎麼對她們,她們也不會反抗。」碧洛急切地說道,面上掛著祈求之色,「怎麼樣?我把她們三個都喊進來。」

「不用麻煩了,就是你了。」

碧洛一臉愁容,紅著臉悄悄地打量一下楊開那高昂的龍首,不禁呀地驚叫一聲,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忽然扭扭捏捏,一臉的嬌羞,避開楊開火辣辣的目光,大著膽子輕聲道:「你要不要試試別的……」

「什麼?」楊開愕然。

「就是……就是……就是那樣……」碧洛咬著牙,輕聲呢喃著。

「哪樣?」楊開迷茫萬分。

碧洛無語至極,扯著楊開的耳朵,將他的腦袋拉下來,悄悄地耳語兩句,說罷,潔白的**越發紅艷艷的誘人,美眸迷離。

楊開愣了好片刻,這才忽然反應過來,直把碧洛驚為天人,震驚無比地問道:「這樣也行?」

「恩。」碧洛輕輕地點頭。

「你怎麼懂的?」楊開倍受打擊,他忽然覺得自己在碧洛面前,純潔的就跟白紙一樣。

「我修鍊的媚功啊,這些……都是大人教我的。」

楊開不知道的是,碧洛因為修鍊媚功,扇輕羅特意調派了兩個少女輔助她,也正是因為常年與那兩個少女耳鬢廝磨,所以碧洛才有那種特殊的愛好。

「那你要不要嘛……」碧洛見楊開傻呆在那裡,不禁嚶嚀一聲,捂著臉追問道。

雖然她平時大大咧咧的,可畢竟是個少女,真到了這時候,也是羞臊的臉紅。

「來!」楊開興緻盎然。

「先說好,你別壞我身子,其他的隨便你……」碧洛紅著臉補充,然後一個翻身,將楊開壓在身下,這才嫵媚一笑,香舌捲動,低下頭去。

一聲酣暢淋漓的嘶吼,一陣鼻音濃郁的呻吟,瞬間響了起來。

鳳還樓外。

美婦芸麗和若雨若晴正在清掃著落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了過來。

芸麗抬頭一看,卻見兩個陌生的女子出現在眼帘中。

行宮內很少會出現陌生人,這兩人芸麗沒見過,但略微一想,也就知道她們是誰了。

應該就是前些日子大人帶回來的兩個姑娘,一個叫秋憶夢,一個叫駱小曼的。

她們被封禁了一身真元,然後軟禁在迎香樓內。

大概是表現不錯,所以這幾天被允許在行宮內走動了。

她們應該跟鳳還樓里那位修鍊成痴的公子有些關聯。

這般想著,芸麗臉上掛著盈盈的笑容迎了上去,口上道:「兩位是秋姑娘和駱姑娘吧?」

秋憶夢打量著面前的美婦,美眸中閃過一絲詫異,她沒想到扇輕羅的行宮內,任何一個女子都這麼出色美麗。

頷了頷首道:「是的,姐姐如何稱呼?」

芸麗輕笑:「秋小姐抬舉了,叫我芸麗就行。」

美婦自然知道秋憶夢身份不同凡響,現在雖然只是個監下囚,但畢竟出身高貴,哪會真的讓她喊姐姐來占她便宜。

秋憶夢淡淡一笑,也未多說。

芸麗笑著道:「兩位是來找楊公子的吧?」

「恩。我聽行宮裡的人說他就住在這裡,所以便一路尋了過來,有些事想跟他商量下,不知他現在方不方便?」

「現在啊……」芸麗回首看了看鳳還樓二樓,輕笑道:「應該可以,楊公子每天這個時候都會休息一會兒。」

「休息?」秋憶夢一臉驚訝,「他平時很忙么?」

「哦,楊公子自從來到這裡,每時每刻都在修鍊。」

秋憶夢神色一怔,不禁苦笑起來。

她和駱小曼兩女雖然也算修鍊勤勉,但也不會時刻都在修鍊,現在一聽楊開到了這裡之後還未曾鬆懈,不禁有些佩服他的毅力。

「你們隨我來吧,既然是楊公子的故人,他應該會見你們的。」芸麗輕笑著,放下手上的掃把,跟若雨若晴說了一聲,便領著秋憶夢和駱小曼朝裡面走去。

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秋憶夢神色更加苦澀,駱小曼更是氣鼓鼓地,在秋憶夢耳邊輕聲低語:「那臭小子住的地方環境這麼好啊,這裡好多花花草草,處處飄香,視野也相當開闊。」

反倒是她們兩人住的迎香樓,雖然有個香字,但卻連花草都見不到,所處的位置也是相當偏僻,陰暗至極,好似一個囚籠,與面前的鳳還樓比較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還是一棟單獨的閣樓,又有三個侍女服侍!」駱小曼越說越是生氣,她和秋憶夢兩人被軟禁,怎麼楊開的待遇就這麼好?

論身份地位,自己兩人比他高出不止一籌吧。

「哇,還有浴池!」進了鳳還樓里,駱小曼越發不淡定了,滿眼羨慕地望著那巨大的浴池,可憐兮兮道:「秋姐姐,我好想在這裡洗個澡啊,來到這裡之後都沒洗過,渾身癢死了。」

被她這麼一說,連秋憶夢也覺得渾身不自在,不禁輕輕地喝了一聲:「小曼!」

「臭小子!」駱小曼不滿地嘀咕著。

在前頭帶路的芸麗忽然回頭,笑著道:「楊公子其實是個好人,兩位怕是對他有什麼誤會了。待會我跟他說說,他應該會讓你們在這裡洗的。」

「我才不要,萬一他色性大起……」駱小曼驚呼一聲。

芸麗笑吟吟地道:「不會的,楊公子並不好女色。」

說著,臉蛋兒紅了一些,道:「我與若雨若晴是大人遣下服侍公子的,可這麼多天下來,公子待我們也相當禮遇,未曾有半點逾越,雖然……他完全可以這麼做,所以你們不用擔心什麼。」

「他這麼好?」秋憶夢的美眸中泛著異樣的光芒,彷彿沒想到楊開在面對美色的時候竟能無動於衷,反而時刻都在修鍊。

這麼說,這個男人果然是有些門道的。最起碼,毅力定力和資質都相當不錯。

若是能拉攏進秋家,給他提供修鍊的資源,日後怕會有一番大成就!

想著想著,秋憶夢苦笑一聲,自己現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恢復自由,想這些無疑太早了些。

不過若是真能恢復自由,必須得爭取將他拉進秋家,這樣的年輕人已經很少見了。秋憶夢暗暗打定主意。

幾人說著話,很快便到了二樓處。

芸麗輕聲道:「楊公子就在裡面,兩位請稍等,我通稟一聲。」

「有勞了!」秋憶夢淡淡頷首。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