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三十一章精誠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精誠合作?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一行人往前走了許久。

楊開忽然雙眸如電,凝神朝一個方向望去。

「等等!」楊開伸手拉住了冷珊。

「停下!」沈奕察覺後面的動靜,連忙舉手,一群鬼王谷的弟子趕緊頓住步伐,個個如臨大敵。

「怎麼了?」冷珊吃驚地問道。

楊開沒答,反而看得越發用心,片刻后神色一冷,身如閃電般飛竄出去,一身真元澎湃,大手探出,朝前抓去。

虛空中,似乎有一道道波紋般的漣漪盪起,隨著這一層漣漪的擴散,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這人面露一絲驚疑和駭然,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楊開,身形連忙往後退去,舉起雙手連聲呼道:「喂喂嚓六楊開神色一愣,目光停留在他那慘白無色的雙手上。

鬼王谷的弟子,每個人的雙手都是這種顏色,似乎沒有鮮血流動,看起來駭人至極。

「啊……楊兄住手!」沈奕也是急忙喊了一聲。

聽到喊聲,楊開也趕緊停住身子。

「自己人自己人。」沈奕和冷珊匆匆趕了上來。

「看出來了p」楊開訕笑一聲,本來以為是有人埋伏在旁邊伺機偷襲,卻不想這個也是鬼王谷的弟子,這麼說來,剛才的那聲音便是此人發出去的信號。

那人被逼出身形之後,一直震驚萬分地瞅著楊開,待到沈奕過來之後才驚叫道:「我草,這傢伙什麼人?」

「冷師妹的救命恩人。」沈奕簡單地介紹一番。

楊開這才知道這個鬼王谷的弟子程英是在前面探路的。

「抱歉,是個誤會!」楊開沖他抱了抱拳。

「我草,你牛逼啊!」程英大叫著「我帶了隱蔽身形的秘寶,又施展了鬼隱武技,沈師兄他們一個人都沒看出我的藏身之地怎麼被你一眼就看穿了?」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這才醒悟有些不對勁。

若不是程英能夠完美地隱藏住自己,他們也不會讓其孤身一人在前方探路。這種秘寶加武技的隱蔽之術,就算是一般的神遊境高手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也正是依仗這個程英才能在前面如魚得水池刺探各種情報。

卻沒想到還沒到神遊境的楊開居然清晰洞察!

這怎能讓他們不詫異。

「是啊楊兄你怎麼做到的?」沈奕也是滿臉好奇的樣子。

楊開皺了皺眉頭,淡淡道:「可能我的感覺比一般人要敏銳很多吧。」

「這樣也行?」程英顯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楊開既然這麼說,他也不好再追問。冷珊狐疑地打量楊開美眸中若有所思,也沒有去刨根問底,而是叉開話題道:「程英你傳訊過來,是不是有什麼發現?」

程英這才回過神,一抹嘴巴神色振奮道:「有!那兩個妞……」

「恩?」冷珊神色驟冷,身為女子,妞這個字眼聽起來實在有些刺耳。

「咳……那兩個女子的行蹤暴露了。」程英嘿嘿笑著手舞足蹈地說道:「不過她們厲害的一塌糊塗,兩個人的境界明明不是很高的樣子,但聯手起來卻是實力大漲,應該是修鍊了什麼特殊的功法,逍遙宗那群**不知道厲害死了好幾個餘慶那二貨險些被其中一個女子給閹了那場面……嘖嘖,慘不忍睹!」

這程英看起來也是個活潑的人,一邊說一邊形象萬分地在自己胯下比劃1一刀,打了冷戰道:「看得哥們胯下涼颼颼的,一陣后怕!」

「咳咳……程英師弟,別胡說!」沈奕見冷珊面色不太好看,趕緊打斷他的胡言亂語。

「嘿嘿……」程英尷尬地撓了撓腦袋,又裝模作樣地拍拍自己的嘴巴:「是是是嘴賤了,該打,師妹莫要生氣!」

冷珊輕哼一聲,也知道他天性如此,狗改不了吃屎。

沈奕神色一林變得萬分幸災樂禍,道:「那餘慶到底有沒有槍……被閥了?」

程英有些沮喪地道:「沒有太可惜了,不過吃了那一擊,我估計他十天半個月怕是硬不起來了毗,嘿嘿,嘿嘿,該打,該打!」

後半句卻是對冷珊陪笑著說道。

「哎,是可惜!」沈奕也是好一陣長吁短嘆「後來呢?那兩個女子怎樣了?」

「後來跑了,跑到更裡面去了。」程英神色陡然嚴肅起來「裡面有紫邪靈在活動,而且……數量很多,我估計她們也快要到極限了。」

「這樣啊六沈奕眉頭一皺「餘慶什麼意思?」

「他的意思自然是要座以,要我們前去配合他們,先把那些紫邪靈給殺了,然後把那兩個女子抓出來。」

「他媽的!」沈奕憤怒地罵了一聲。

鬼王谷這些年在逍遙宗面前連連吃虧,但是因為清遙宗佔據的一處黃泉池對鬼王谷的弟子修鍊大有裨益,所以鬼王谷縱然氣惱憤懣,也得退讓禮避。

為了那一處黃泉池,鬼王谷這些年也不知道陪嫁多少女弟子進逍遙宗,供逍遙宗的男人發洩慾望。

兩宗之間早就勢如水火,但又不可能直接開戰,勉強維持著一種脆弱的平衡。

所以冷珊等人縱然不願意摻和這一次的事情,也不得不奉師命趕過來協助逍遙宗,因為餘慶許諾過,若是能活抓那兩個女子,可以將那一處黃泉池開放一個月。

一個月,足以讓上百鬼王谷的弟子實力大漲!冷珊等人拒絕不了這樣的誘惑。

餘慶現在要鬼王谷的人趕過去,分明是想利用他們來清理紫邪靈,好盡量減少自己人的損失。

兩宗弟子常年打交道,對彼此的伎倆都相當熟檜,沈奕和冷珊哪裡還猜不透他的心思?

「那我們去不去?」程英望著沈奕和冷珊問道。

沈奕咬了咬牙,不吱聲,只是看著冷珊。

冷珊冷笑道:「去,當然要去!就算是看看他們的慘狀,也該去一趟!」

沈奕頓時精神大振,點頭道:「不仆,師妹說的有道理。」

一群人商議完畢,當下便在程英的帶領下朝前方走路。

一路很清凈,並沒有出現邪靈,想來應該是早先就被清理了的緣故。

走了許久后,前方出現了一群人馬,在數量上絲毫不少於鬼王谷的一群人,而且看附近的痕,應該是才發生過一場大戰,地面上隱有鮮血的痕,還有幾具屍體橫呈。

一個相貌陰邪,面色白皙的男子雙腿間一片鮮紅,他毫無形象地坐在一旁,額頭上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滾落著,陰邪的面容上滿是怨毒之色,陰鷙著雙眼盯著凶煞邪洞的深處,嘴中喃喃出聲:「兩個賤人,早晚抓到你們要你們好看,居然敢傷我,居然敢傷我這裡!」

昏暗的光芒下,可以清晰地見到,他大腿正中間的位置處有一道半尺長的傷口,此刻正在潺潺流著鮮血。

在這男子的面前,一個容貌艷麗的女子正跪坐在他面前,低頭給他敷藥療傷。

即便是在這種環境下,這陰邪的男子的胯下也依然一柱擎天。

鬼王谷的弟子走過來后,冷珊厭惡地撇開了目光,倒是沈奕饒有興緻地湊過去打量幾眼,椰摑傷得也不重啊,只是皮外傷,餘慶你嚷嚷什麼呢。」

餘慶頓時大怒:「他媽的要不是老子運氣好,這就不是皮外傷了,那兩個賤人一定要付出代價,我要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餘慶叫囂著,看起來憤怒至極。

楊開抬眼朝逍遙宗那邊打量過去,赫然發現這宗門裡的男子,一個個都是面色白皙,似手有些氣血虛浮的樣子,而且他們每個人都生得異常俊俏,只不過那白皙的臉色卻完全破壞了俊俏的美感。每個逍遙宗的男弟子身邊都有一些如hu美眷相伴,和男子的白皙臉色,氣血虛浮不一樣,這些女子個個紅光滿面,巧笑嫣然,似乎是被滋潤的很不錯。她們在看向鬼王谷弟子的時候,也是絲毫不加掩飾眼中的春情流動,甚至還有一個女子還放肆大膽地沖鬼王谷男弟子騷首弄姿,香舌吞吐,一副極盡放蕩的模樣。

她身邊的逍遙宗男弟子非但沒有吃醋,反而還大樂著捏了一把她的翹臀,頓時惹的嬌喘聲連連。

楊開面色一沉,他發現自己這段時間碰到的人,全都是精通男女之道的貨色,扇輕羅和碧洛就不用說了,兩個人修鍊的是媚功,雖是處子之身,對房事也相當熟悉。

這逍遙宗的弟子看樣子乾的也是采陰補陽的勾當,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把自己採的這麼虛浮,其中大概也隱藏了什麼奧秘。

「雖然你們鬼王谷的人看起來蠻丑的,但是這逍遙宗的人看著更噁心。」楊開悄悄地在冷珊耳邊說道。

「誰丑了?」冷珊頓時惱怒。

「哦,我是說你們的手,白慘慘的跟死人一樣。」

「你曉得什麼,等過幾年,修鍊有成,顏色就會變回來,別把我們鬼王谷和逍遙宗的垃圾們相提並論,哼!」

楊開聳聳肩,不再多言什麼。

「廢話別說了,你們既然來了,那就開始吧。前方的紫邪靈有些多,單靠我們其中一宗的力量恐怕無法通過,所以必須得大家精誠合作才行。」餘慶將褲子提起穿好,站起身對沈奕說道。

沈奕冷哼一聲:「希望你們逍遙宗可以真正地做到精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