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三十三章避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避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前方不知有什麼危險,但後面和左右方向卻是根本去不得了,也只能悶頭前沖。

一連跑出十幾里地,眾人忽然頓住了步伐,眼珠子劇烈顫抖地望著前方。

前面一大塊地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紫色邪靈,這些邪靈鬼魅一般地飄蕩來回,也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彼此間正在廝殺不停。

而且,四面八方還有越來越多的紫邪靈正在朝這邊匯聚,看起來驚心動魄。

就連楊開都被這場面給嚇了一跳,更妄論鬼王谷和逍遙宗的人馬。

雖然修鍊的是真陽訣,剋制邪靈,但這數量未免也太多了些,真要是一起湧上來,楊開估摸自己根本沒法反抗。

一瞬間,不少人都被巨大的絕望充斥了心神,眼中溢出了驚恐和害怕之意,傻呆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前有狼,後有虎,根本沒地方去,基本已是絕人之境!

「楊兄,楊兄!」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喚聲,似是在呼喊楊開。

聽到聲音,楊開扭頭一看,正看到先前見過一面的陶陽一頭汗水地沖自己招手。

他此刻身處在一座高台上,這個高台看起來是天然生成的,宛若一個大石柱,聳立在凶煞邪洞中,頂端是一片光滑的檯面,離地大概有七八丈的樣子。

陶陽的身旁,那三個師弟師妹也都聚集在一起,神色倉皇失措。

除此之外。不遠處還有一個這樣的高台。

「去那邊!」楊開眼前一亮,領著冷珊等人朝那衝去,餘慶等人看到生機,也是馬不停蹄地緊隨上來。

生死逃亡關頭,楊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前面迎來幾隻亂晃的紫色邪靈,全被楊開用真陽元氣打飛出去。

一路橫衝直撞。肆無忌憚,總算在眾多邪靈的包圍中打出一條生路,與鬼王谷的眾人齊刷刷地跳上陶陽立足的高台。

高台的面積並不是很大。陶陽一行本就有四個人了,鬼王谷這邊七八個人再一上來,頓時顯得有些不太寬敞。雖不算擁擠,可也容納不了逍遙宗的那群人。

上了高台,楊開霍地轉身,冷冷地盯著餘慶一行。

好在他們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此刻不可能叫別人讓出位置。

所以也只是在旁邊打了一個轉,紛紛祭出自己的秘寶,守護周身,朝不遠處一座無人的高台上飛去。

那些個秘寶在昏暗的洞穴內散發出一道道華光,全都是火屬性,又或者電弧閃動的秘寶。唯有這些攻擊,才能剋制邪靈。

無數邪靈在高台下方飛來盪去,互相攻擊尖叫,宛若發狂一般,高台上卻是安全至極。並未被波及,這不禁讓所有人都疑惑不解,不知道這高台到底隱藏了怎麼的玄妙。

「楊兄,又見面了。」陶陽苦笑地望著楊開。

楊開回望著他,抱拳感激道:「多謝了。」

「楊兄客氣。」

「你們怎麼在這裡?」

「跟你們一樣,被追過來的……」陶陽乾笑連連。說起來他帶著三個師弟師妹,一直在楊開後面趕路,結果什麼都沒碰到,沿路所過之處乾乾淨淨,一隻邪靈都沒有。

不得已,陶陽只能帶著那三人改變了方向,不與楊開走一條路,這走著走著,不知道怎麼就深入到紫邪靈地盤上了,好不容易碰到一隻落單的紫邪靈,都還沒來得及動手,就發生了變故。

身後一大群邪靈追過來,待逃到此處的時候,蒙人提醒,這才竄上高台避難。

「此地還有別人?」楊開驚疑,四下打量,發現距離自己差不多有一里之外的地方,果然是有兩個纖細的身影,盤坐在那邊的高台上。

一里的距離,換做平時,楊開能看得毫髮畢現,但在這地底深處,視線受阻,卻看不太清楚,只知道那是兩個女子。

「是逍遙宗追的那兩人。」冷珊往那邊撇了一眼,輕聲道。

楊開淡淡點頭。

「這些是楊兄新交的朋友?」陶陽好奇地望著鬼王谷眾人,楊開之前是一個人進凶煞邪洞的,現在忽然跟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看起來也不像陌生人,不禁讓他有些奇怪。

「哦,以前認識的,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楊開解釋一句。

陶陽輕笑:「看樣子楊兄親朋遍天下啊,在這裡居然都能碰到故人,佩服佩服!在下寶器宗陶陽!」

「寶器宗?」沈奕驚呼一聲,冷珊也是美眸中泛著異彩,朝陶陽望去,顯然是聽過這個宗門的名頭。

「失敬失敬,原來是寶器宗高徒,我們是鬼王谷的,沈奕!」

「沈兄!」陶陽呵呵一笑,並未因為鬼王谷是邪宗而有什麼神色變化。

楊開也是有些意外地看著陶陽,沒想到他居然出身寶器宗。

寶器宗……

很特殊的一個宗門。

也是很小的一個宗門。

整個宗門不過百人,連三等宗派都排不上,只是最末流的存在。可是它的大名卻絲毫不遜於藥王谷。

藥王谷煉丹,寶器宗煉器!

天下間僅有的幾件玄級上品秘寶,有一半是出自寶器宗之手。

寶器宗煉器手段別有風格,獨樹一幟,宗門雖不大,名頭卻很響亮。

寶器宗,每年煉器不過二十件!

但全都是天級以上的貨色,被各處勢力蜂搶。

那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家主宗主們,都不一定有寶器宗弟子身上帶的秘寶多,質量好,檔次高。

所以世人有笑言,任何一個寶器宗弟子,都是一座寶藏。

之前楊開沒怎麼在意這幾個人,現在聽陶陽說他是寶器宗的,再仔細一看,發現果然如此,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女子戴的首飾,手持的兵器,還有腰間那些玉佩,個個都是檔次不凡的秘寶。

陶陽敢直言自己是寶器宗弟子,看樣子也是真心結交眾人,所以才不會隱瞞身份。

見他這般坦誠,楊開也懶得再藏掖著了,抱拳道:「凌霄閣,楊開……」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愕然萬分地看著楊開,一臉驚訝的樣子。

冷珊緩緩搖頭,似乎知道楊開這麼說會產生什麼效果。

「我草!」程英喃喃出聲,眼珠子都快裂出眼眶了。

沈奕愣了好一會,才哈哈大笑起來:「漲見識了,沈某今日算是漲見識了。」

這般說著,又壓低了聲音道:「原來你們凌霄閣這麼厲害,出來的人個頂個的犀利啊。」

先有邪主出身自凌霄閣,現在連楊開也是凌霄閣弟子了,怎能讓人不驚詫,單憑他與邪主是同一宗門,就足以讓人重視起來。

「兩位今日這般坦誠,我鬼王谷感激不盡!」沈奕神色一正,沉聲道。

「喂喂喂……」冷珊喊了幾聲,「你們這些男人,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嘛?能不能先不要說別的,看看怎麼化解眼前的危機好不好?真不知道你們腦袋裡面都在想什麼。」

「就是就是!」那寶器宗的蓉妹也是連連點頭。

幾人相視苦笑,楊開揚眉看著陶陽問道:「陶兄你先來的,對這情況有沒有什麼了解?」

「了解不多。我們這次來,只是因為師尊說他想要些邪靈本源,看能不能用來煉器,這還沒到手,就發生變故了,一路跑到這裡來,沒一會,你們就過來了。」

「哦。」楊開皺了皺眉頭,朝下方打量著,只見下方邪煞之氣如濃墨一般翻騰不已,看起來似是一團遮蔽了大地的烏雲,那些紫邪靈在煞氣中穿梭著,一邊吸收煞氣壯大自身,一邊與其他邪靈交鋒作戰,時不時地有邪靈被擊殺,留下一團團誘人的邪靈本源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這麼一會兒,下面的邪靈本源已經有好十幾團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邪靈被擊殺,也產生了更多的本源。

所有人都目光炙熱地望著那些本源,卻無人有膽子下去搶奪。

不說那數量眾多的邪靈會不會攻擊人,就是那濃墨般的煞氣,沾上了恐怕也沒什麼好結果。

「如果真想了解的話,我覺得還是得問問那邊的兩位姑娘才行。我們也是得了她們的好意提醒,才能避開一難,她們知道的應該比我要多。」陶陽說著,朝遠方看了看。

「沈奕!」餘慶顯然也發現那兩個女子的藏身之地了,目光陰鷙地看了好大一會,嘴角邊露出得意陰邪的笑容,然後轉頭看著鬼王谷這邊喊道:「你們現在若能將那兩個女子給我擒來,黃泉池可以給你們開放兩個月!」

沈奕冷笑一聲:「餘慶你瘋了不成,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自身都難保了,還要打人家的主意!先想想怎麼活下去才是真的。」

餘慶冷森森地笑著:「就算是死,我也要她們死在我的胯下!」

「白痴!」沈奕唾了一口唾沫,一臉的鄙夷。

「別跟他廢話,這一次若是能大難不死,以後再也不跟他打交道了。」冷珊厭惡至極。

這邊沈奕和餘慶的談話聲顯然是傳到了那兩個女子的耳中,一裡外的高台上,兩個女子都有些戒備地望著這邊,目光中透著濃濃的警惕。

楊開皺了皺眉頭,起身道:「我過去問問。」

「啊……很危險的。」沈奕驚呼道,現在這四面八方都是邪靈,唯獨高台這裡還算安全,一旦離開高台,說不定就會遇到什麼危險。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