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三十八章獻祭媚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八章獻祭媚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感冒,似乎把女兒也傳染上了,鬱悶了……情非得已,老者也唯有拉下臉面沖楊開喊了一聲。

聞言,鬼王谷不少人都冷笑一聲,譏諷地朝老者看了一眼。

那寶器宗的趙蓉更是面色不岔,輕聲嘀咕:「這老傢伙,剛才還想坑害我們,現在居然又來求,臉皮真厚!」

老者剛才動的小手腳,眾人全都看在眼中,雖然全都惱火無比,可礙於他的實力強大,也不敢發作出來。

老者將眾人臉色看在眼中,絲毫不以為意,只是淡淡道:「年輕人,需知山水有相逢,說不得你等會就有求與老夫,先賣老夫個人情如何,幫我一把,看你剛才的動作,似乎也不費什麼事。」

語氣雖淡,但眼中精光肆意,任誰都能聽出他口中的威脅之意,大有你敢不幫我就如何如何的味道。

楊開心中冷笑,面上卻一本正經,緩緩搖頭道:「幫不了,我真元耗盡了,得恢復一會才能再戰鬥!」

一邊說著,一邊真的盤膝坐了下來。

鬼王谷和寶器宗眾人聞言心中一驚,連忙將自己攜帶的最好的補充真元的丹藥取了出來,遞給楊開讓他服用。

倒不是他們好矇騙,只是關心則亂。

而且,楊開弄出的陣仗也絕對是消耗了很多真元,這一層層的防禦罩中蘊藏的能量讓每個人都驚心動魄,任誰動用了這麼多真元。也該恢復補充了。

胡嬌兒和胡媚兒兩姐妹對視一眼,抿嘴輕笑著。

她們都知道楊開有那種神奇的補充真元的液體,哪裡會相信他的鬼話。

這邊高台的動靜印入老者眼中,搞得他一時間也不知楊開說真話還是假話了,倒也沒再逼迫,只是皮笑肉不笑地道:「也罷,你先且恢復著。」

說完。便專心應付著眼前的戰鬥了。

高台上,鬼王谷和寶器宗一群人嘖嘖稱奇,沒想到在這混亂之中。楊開還能製造出一處絕對安全的避風港。

一邊饒有興緻地看著另一邊高台的戰鬥,一邊壓低了聲音評頭論足,直把餘慶一行人氣得七竅生煙。氣血翻滾。

老者不愧是神遊境高手,一身真元源源不息,招式看似平淡無常,實則威猛無比,竟以一己之力,獨戰四隻邪靈不落下風。

他在戰鬥中,也儘可能地去守護著自己的三個後輩,倒是逍遙宗一群人顯得有些像是後娘養的,姥姥不疼舅舅不愛,一群人奮力戰鬥。真元迅速流逝。

餘慶本就蒼白的臉色越發白皙了,那幾個穿著暴露的媚奴也顧不得賣弄風騷,個個都香汗淋淋,疲於應付。

真陽元氣防禦罩外,那些邪靈不停地打轉。企圖尋找弱點,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可以攻破的地方。

不一會兒,它們竟是放棄了這邊,朝老者的高台那邊飛去。

剎那間,那邊的高台處險象環生,老者怒吼中。一身實力也全然爆發出來,各種秘寶和武技層出不窮。

逍遙宗眾人怪叫連連,卻始終無法應付那麼多的邪靈。

「前輩,前輩!」餘慶焦急中大呼,「救命啊!」

逍遙宗人數雖然不比鬼王谷少,但因為無論男女都精通房事,在房事中獲取修為,所以真元駁雜不堪,根本不足以應付這混亂的場面,眼看防禦要被突破,餘慶不得不張口呼救。

「嘿嘿!」老者陰笑幾聲,「老夫自己都快騰不出手了,哪有功夫去救你?」

餘慶心中大罵,知道這老傢伙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當下趕緊開口道:「前輩若能保我們不死,我逍遙宗定有厚報!」

「說來聽聽!」老者眼中精光一閃。

「若我等能活著回去,每人可奉送前輩一個媚奴!前輩既對我們逍遙宗的手段有所了解,肯定知道媚奴的作用吧!」生死關頭,餘慶也不敢再說什麼廢話,直接開出了豐厚的條件。

聞言,老者眼中閃過一絲淫穢之光,咧嘴笑開了:「老夫自然知曉,你們逍遙宗的媚奴,可以通過特別的功法,將一身精元全部送給與之交合的男人嘛!」

「正是如此!」餘慶點頭。

老者大笑:「不錯,你們有四個人,老夫若是能吸干四個媚奴的精元,實力也會提升不少。」

「前輩明白就好。」餘慶心中焦急,大罵這老傢伙唧唧歪歪,卻也不敢表露出來,只能陪著乾笑,「還請前輩出手援救!」

老者冷哼一聲:「只不過老夫聽說你們逍遙宗的男人,每一人都不止擁有一個媚奴,看你身份不低,最起碼也有四五個吧?」

餘慶神色一苦,這才醒悟這老傢伙的胃口有多大。

「小子倒是好福氣!」老者淫笑著,「這樣吧,老夫可以儘可能地幫助你們,但是老夫要八個媚奴!也就是你們每人送我兩個媚奴,這才有讓老夫出手的價值!答應不答應,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嘿嘿,若是命都沒了,還要那麼多媚奴幹什麼?」

最後一句話,徹底戳中了餘慶的軟肋,陰沉著臉,幾乎連猶豫的時間都沒有,餘慶連忙點頭:「好,成交!」

「小子夠果斷,是成大事的人!」老者哈哈大笑著,招式驟然更兇猛許多,將逍遙宗眾人也包裹在招式餘威下,有他這麼一出手,餘慶等人立刻感覺輕鬆不少。

物有所值啊,餘慶自我安慰著,心疼的感覺這才淡薄下去。

逍遙宗的男弟子雖然每一人都不止一個媚奴,但媚奴培養起來也需要時間的,這一下每個人就送出去兩個媚奴,對他們也是巨大的損失。

餘慶和那老者談條件的時候,逍遙宗的那些媚奴們也是絲毫無動於衷,似乎覺得與她們沒有關聯一般。

「記住你的話,若敢反悔……老夫叫你逍遙宗滿門盡墨!」老者冷森森地提醒一句。

餘慶心中一突,不知這老傢伙什麼來歷,口氣比天還大。連忙陪笑:「不敢,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多人都隱蔽地撇了撇嘴。

餘慶若是君子,那天底下就沒小人了。

楊開等人在另一邊的高台上冷眼旁觀,一群人也沒了剛才劫後餘生的喜悅興緻,在這種環境下,很難開心起來。

大家都不知道這些邪靈什麼時候會退去,一時間不禁生出一種英雄末路的悲涼感。

那邊老者等人的戰鬥依然在持續著,不斷地有邪靈被擊殺,漂浮在他們身邊的邪靈本源也有不少了,但沒人有時間去收取,漸漸地,這些邪靈本源也落了下去,融入邪煞泉水中。

忽然,老者神色一變,張口怒喝:「逍遙宗的,趕緊獻祭你們的媚奴!」

語氣急促,不容反駁。

「啊……」餘慶一呆,驚訝地看著老者,不知他為何突然這麼說。

「不想死就快點!」老者急促地催著,面上隱約浮現出一絲戾氣!

「可是……」餘慶不知他要幹什麼,但此刻獻祭媚奴並不是什麼好時機,人數本來就夠少了,媚奴再一被獻祭,逍遙宗的人直接會減少一半。

他自然下定不了決心。

「老夫給你三息時間,若不獻祭,我就殺了她們!」老者面色陰鷙地下達最後通牒。

「師兄,怎麼辦?」逍遙宗幾個男弟子都眼巴巴地瞅著餘慶,一臉焦急和無奈。

「獻祭!」餘慶面色惱怒,也不敢再遲疑了,他們現在是因為有老者時不時地幫忙守護才得以維持生命安全,若老者也對他們下手,那他們恐怕立刻就會死。

雖然不忍心這樣把媚奴獻祭了,但餘慶也別無他選。

餘慶一下令,幾個逍遙宗男弟子當下皆都猛打出一招,逼退面前的邪靈,然後各自摟住了身邊的媚奴,在她們的微笑甜蜜的注視下,深深地吻了上去。

冷珊面露不忍之色,撇過了腦袋,悄悄地拉了一把趙蓉和胡家姐妹:「不要看!」

「怎麼啦?」趙蓉疑惑不解。

冷珊顯然知道媚奴被獻祭之後會有什麼後果,所以才會這般好意提醒。

沈奕也是微微一聲嘆息,面上湧出一絲悲愴的味道,其他的鬼王谷弟子更是大多數都低下了腦袋,不去正視。

雖然他們一直與逍遙宗關係不睦,也時常與媚奴作戰,但到了這最後關頭,還是忍不住有些同情這些被奴役了身心,變得連人都不如只是工具的媚奴們。

並非是她們不懂自愛,也並非她們天生淫蕩,只是逍遙宗的男人用特殊的手段調教的而已。

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雖然冷珊叮囑她們不要看,可趙蓉和胡家姐妹還是忍不住悄悄地朝那邊打量過去。

入眼所見,三個女子的眼眸劇烈顫抖起來。

只見在那激情的深吻中,幾個媚奴的身體上湧現出一圈圈波紋般的漣漪,隨著漣漪的擴散開,她們的花容月貌迅速蒼老,嬌美身軀也肉眼可見的乾癟枯老起來,彷彿幾十年的歲月,一瞬間在她們身上流逝了。

而自她們的口中,這些媚奴一身的真元和血氣化為能量,全都源源不斷地度給了逍遙宗的男人們。

那些面色蒼白,看起來氣血虛浮的逍遙宗男弟子,似乎被打了雞血一般,剎那間面色紅潤起來,變得容光煥發,個個英俊瀟洒,倜儻不凡。

連帶著他們的實力,也忽然大漲。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