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三十九章魂邪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魂邪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就是獻祭!

逍遙宗的不傳之秘,唯有配合媚奴才能施展的滅絕人性的武技!

這一招已經不能用邪惡來形容了。

短短十息時間,逍遙宗的幾個男弟子便形象大改,意氣風發。

而他們懷抱中的媚奴,卻是永遠地失去了生機,但她們那暗淡的眸子中,似乎還蘊藏永不後悔的含情脈脈,蒼老的嘴角邊,還掛著一絲心滿意足的微笑。

紅粉轉瞬為枯骨!

趙蓉和胡家姐妹一身真元不受控制地迸發了出來,三雙美眸充滿了仇恨地盯著逍遙宗的幾個男弟子,嬌軀一陣陣輕顫。

她們都是女人,媚奴們的死法,自然能引起她們的共鳴。

獻祭完畢,餘慶哈哈大笑著,鬆開了懷抱中乾癟的屍體,那屍體在地上打了個滾,落下高台,隱沒進邪煞泉水之中消失不見。

實力大漲的逍遙宗弟子們似乎有一種傲視天下惟我獨尊的霸氣,招式開闔間,比起剛才要威猛一倍不止,不過在看向那老者的時候,餘慶的眼中依然有一絲隱蔽的憤怒和仇視。

他並不想在這個時候獻祭媚奴,因為還沒到最危險的時刻。

可礙於老者淫威,他也不得不這麼做,心裡自然是有些不痛快的。

老者似乎也沒察覺,嘿嘿一聲笑道:「不錯,老夫就說你是個果斷的人,日後必成大事!小子,與你幾位師弟先守住這裡一會兒。老夫去去就來!」

「好!」餘慶信心百倍,連忙點頭,也不詢問老者到底要幹什麼去。

那老者口中厲嘯一聲,身形飛縱,直接竄出了高台,在他飛起之後,一隻紫色的邪靈緊緊地跟了上來。如影相隨。

「他要幹什麼?」沈奕神色一沉,發現那老者嘴角邊竟噙著一抹森冷的微笑,正在將那隻邪靈朝他們這邊引來。

一邊朝這邊飛。一邊還不停地攻擊這那隻邪靈,好吸引它的注意力,一點點地靠近高台。

「這老傢伙。瘋了吧?」程英鄙夷地笑了笑,「他這麼費勁心思引一隻邪靈來想幹什麼?難不成指望這隻邪靈把我們全殺了?」

「哈哈!」寶器宗一個男弟子也是大笑起來,「老頭怕是豬油吃了蒙了心眼,難道他不知道楊兄弄出來的這防禦罩專克邪靈么?」

幾人的說話聲並沒有避諱那老者,只是即便他聽在耳中,也沒有發怒,只是口中冷笑不已,依然將邪靈朝這邊牽引著。

冷珊美眸寒霜,看出些不對勁,凝神道:「都小心些。他肯定在盤算什麼。」

陶陽也點頭,暗自警惕著。

不大一會功夫,老者和那邪靈便來到了高台旁邊,眾人越發戒備起來,隨時準備出手。

「送你們一個大禮!」老者眼見差不多了。大笑一聲,一道掌風拂去,將邪靈朝那邊推了推,然後身形一晃,在半空中消失了蹤影,再顯現之時已經回到了逍遙宗那邊。

「前輩。你讓我們獻祭了媚奴,就是為了給你拖延這片刻時間?」餘慶的臉色很不好看,語氣中也有了些質問的味道。

「不錯!」老者神色平淡地點點頭。

「用這片刻時間……你就只是弄了只邪靈過去?」餘慶幾乎憋不住胸腔里的憤懣了。

他一直不知道老者為什麼那麼急著讓他們獻祭媚奴,可是現在看來,他做的這一切,與四個媚奴的價值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你有意見?」老者冷冷地回望了餘慶一眼,眼中全是不耐和森然。

「不敢!」餘慶心中一寒,連忙收斂怒意,雖然獻祭過後,他們幾個師兄弟的實力也大漲,但面對神遊境還是無法放肆!

「好好看著吧,哼,等會他們若不求老夫,老夫把腦袋擰下來給你當夜壺!」老者自信一笑。

餘慶一驚,不知他為什麼這麼足的底氣。

正在此時,那邊的邪靈已經對楊開等人所立身的高台發起了攻擊。

它一次又一次地衝撞著高台,但每每都會被防禦罩擋在外面,炙熱的真陽元氣消磨著它的陰邪能量,可它卻似乎與旁的邪靈有些不太一樣,並沒有立刻退去。

嘗試了好多次之後,它也不再這樣魯莽攻擊,那看起來已經比較清晰的五官上,大口張開,忽然尖叫起來。

聲音尖銳無匹,刺人耳膜,隨著尖叫聲,一圈紫色的光暈忽然爆開,將高台上的所有人都籠罩在其中。

眾人正一臉淡然地欣賞這隻邪靈的蠢態,渾沒想到它會來這麼一手,待察覺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

光暈盪過人的身體,眾人齊齊悶哼一聲,實力稍微低一些的幾個人,甚至一頭栽倒在地上。

其他人也是感覺一陣頭暈噁心,腦海中似有螞蟻啃噬一般,疼痛難忍。

就連胡家姐妹也是承受不住,俏臉一白,眉頭緊皺起來。

唯獨只有楊開沒受到影響,比起旁人,他已經修鍊出了神識,可以抵消一定的神魂傷害,而且腦海中還有**之宮這樣的防禦神魂技,輕鬆抵擋住邪靈的攻擊。。

「神魂技!」沈奕尖叫一聲,「是魂邪靈!」

諸人一聽,都不禁面色一白,忌憚萬分地望著面前這隻魂邪靈,眼中流露出驚恐之意。

魂邪靈,在邪靈中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它看起來與其他的邪靈沒有區別,但因為它精通神魂技,所以神遊境之下的武者碰到它,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要麼跑,要麼死!

現在這局面,跑是跑不掉的,與它戰鬥也是死路一條。

在凶煞邪洞之中。魂邪靈算是比較稀少的存在,從眼前這局面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前前後後幾百隻邪靈聚集此地,而且外面還有更多的邪靈到來,但從始至終,也只有一隻魂邪靈出現,由此可見它的珍稀程度。

沒人能想到自己會碰到魂邪靈。就好比在場眾人也沒想到能碰到邪靈泉眼噴發。

一時間,眾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那老者刻意將魂邪靈引過來,顯然包藏禍心。是針對楊開剛才拒絕幫忙的報復手段。

扭頭看向那老者,楊開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魂邪靈,他不怕。但是高台上的所有人都怕!剛才那一招大範圍的神魂技攻擊過來,已讓他們受到了影響,那樣的招數再來幾次的話,除了楊開之外剩下的人全都得神魂被毀,要麼慘死當場,要麼變成白痴!

「快快快!」眼看著防禦罩外的魂邪靈又張開了那漆黑的大嘴,沈奕連忙呼喊著:「神魂秘寶!誰有!」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朝陶陽望去。

鬼王谷這次雖然做了充足的準備才會來凶煞邪洞,但神魂秘寶這東西就跟神魂技一樣稀少,而且神魂秘寶防禦的必定是神魂技,所以檔次必定很高。

鬼王谷的一群人根本沒資格具備。

陶陽是寶器宗高徒。若是他也沒有神魂秘寶,那這次就慘了。

楊開雖然不懼這隻魂邪靈,可說到底他也只能保自己一人無恙,這麼多人聚集在高台上,那大範圍的神魂攻擊打過來。他也沒輒。

好在陶陽確實底蘊豐厚,倉促間取出一隻圓環,灌入真元,屈指一彈。

嗡嗡嗡一陣聲響傳出,恰在此時,那魂邪靈也是施展了神魂技。

一如剛才的紫色光暈忽然爆開。朝眾人籠罩過來。

但陶陽手上的圓環,也同樣盪出一層肉眼可見的漣漪迎了上去。

所有人都緊張地屏住了呼吸,怔怔地看著。

當那一層漣漪與紫色光暈衝撞在一起的時候,漣漪瞬間消失不見,紫色的光暈也顏色暗淡下去,但並沒有消失,依然波及到了眾人。

陶陽取出來的神魂秘寶,不足以防禦住這隻魂邪靈的攻擊!

眾人頓時面色凄苦,一時間都沒了主意。

不過,被這秘寶這麼一阻擋,現在攻擊傳入腦海中的感覺要比剛才容易承受了些。

可這並不是長久之計,神魂受到損害可不是鬧著玩的,積累的次數若是多了,將會成為大患。

「抱歉,我就只有這一件神魂秘寶!」陶陽面色微微有些蒼白,盯緊著那隻魂邪靈的動作。

「陶兄說哪裡話,若不是你,我們怕是連這一次攻擊都承受不住!」沈奕懇切地望著陶陽。

「是啊是啊。」程英連連點頭,「不過我們還是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有陶陽的這件神魂秘寶,眾人可以支撐半個時辰左右。

楊開一言不發,只是冷冷地盯著那邊高台的老者。

那老者見這邊局勢危機,竟是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得意猖狂,無比開心。

聲音傳來,所有人都忍不住義憤填膺,若不是這老傢伙使壞,他們躲在楊開弄出來的防禦罩內不知道多安全,可是現在面對這隻魂邪靈,不禁都有些束手無策。

「這老混蛋!」趙蓉脾氣耿直,再無顧忌地臭罵一句。

「小友!」老者陰陰地笑著,一邊應付那邊高台上的邪靈,一邊沖楊開喊話,「你看,你們那邊現在危機重重,我們這邊同樣如此,不如你與我合作如何?」

「怎麼合作?」楊開神色淡漠地詢問一聲。

「很簡單,你幫我們這邊弄出跟你們那邊一樣的防禦罩,老夫就幫你料理了那隻魂邪靈,你們應付不了它,只是因為未到神遊境,可老夫不同,老夫不但是神遊境,而且是神遊境五層,對付那隻魂邪靈雖然有些麻煩,卻也可以擊殺,怎樣?這樣的合作,對我們雙方都有利!」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