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四十章自尋死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自尋死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老者這麼一說,眾人豁然省悟。

原來他費勁心思將魂邪靈引過來,為的就是想要楊開幫他們的忙。如果楊開真能出手相助,他也無需再像現在這麼辛苦守護四周。

到時候,他們也可以像楊開等人這樣安穩地坐在高台上,作壁上觀。

只要拖延到邪煞泉水消失,自然可以安全脫身。

若不是老者顧忌楊開那邊眾人實力也不錯,早就出手搶奪他們置身的高台了,何須如此麻煩?

不得不說,他的計劃確實不錯。

那逍遙宗的餘慶眼見局勢如此發展,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口上道:「前輩好手段,晚輩佩服!」

剛才老者表現的成竹在胸,信心十足,餘慶還頗有些摸不著頭腦,可是現在再看,人家分明是早就定計,恐怕他早就察覺到那隻魂邪靈的存在,所以才會讓自己與師弟們獻祭媚奴,好讓他有時間將魂邪靈引過去。

「嘿嘿,出來闖蕩沒點手段怎麼行,都學著點。」老者陰笑著,他身邊的那四個年輕人也是笑聲不止,似乎很崇拜老者動的手腳。

鬼王谷和寶器宗一群人面沉如水,憤怒至極,卻又無計可施。

「小友,考慮的如何了?」局勢佔盡上風,老者反而不急了,他剛才可是誇下海口,讓楊開等人來求他的。

在他看來,這一群真元境早晚都會向他低頭,除非他們想死!沒有修鍊出神識。單靠那一件神魂秘寶,根本抵擋不住魂邪靈的攻擊。

最多只要一會功夫,他們的神魂就會受到重創,到那時候老者更可以坐地起價,所以他也不催促,只是淡淡地詢問一聲。

楊開皺眉看著他,輕哼一聲。並未作答。

那邊的高台上,餘慶悄聲對那老者說道:「前輩,待會他們若是堅持不住來求您的時候。您能不能再提一個條件?」

老者眉頭一挑:「哦?什麼條件?」

餘慶不著痕地朝胡家姐妹那望了一眼,眼中流出了淫穢的光芒,舔了舔嘴唇道:「讓他們把那一對雙胞胎交出來!」

老者大有深意地看了餘慶一眼。他是知道逍遙宗奴役調教媚奴的手段的,媚奴也是分有檔次,如果是雙胞胎被調教成媚奴,那能給逍遙宗男弟子帶來的幫助將會更大,尤其是胡家姐妹本身就實力不凡,自然讓餘慶很是在意。

逍遙宗這次不計風險追進凶煞邪洞,也正是看中了胡家姐妹是一對雙胞胎的緣故。

「這怕是不好提。」老者皺了皺眉頭,他雖然可以吃定楊開等人,但本身也要楊開幫忙,再提一些過分的要求。只會適得其反,搞不好偷雞不成蝕把米。

「晚輩可以再奉送四個媚奴給前輩,如何?」餘慶悄聲提議。

「這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老者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樣吧,待這邊的事了。老夫幫你把那邊的女子全擒過來!你再給我八個媚奴,怎樣?」

「八個太多了吧,那一對雙胞胎確實值四個媚奴,但另外兩個女子就……六個媚奴,不能再多了。」餘慶面上浮現出一抹隱蔽的肉疼,好似吃了天大的虧。

「行。那就六個,記得,你可是欠老夫十四個媚奴了!」老者嘿嘿笑著,也挺好說話。

「自然記得。」餘慶也相當滿意這次談判的成果,不著痕地拍了記馬屁過去,「前輩果然是高人,看樣子並不太好女色啊。」

若真的在意女色,他也不會將對面的四個女子全交出來。

那邊的雙胞胎姐妹花就不用說了,容貌傾城傾國,鬼王谷的冷珊也是姿色不凡,另外一個看起來嬌憨些的少女雖然比不上其他三人,可也別有一番風味。

老者鄙夷一笑,傲然道:「女色算什麼,也只有你們這些精蟲上腦的年輕人會在意,老夫若想要女人,什麼樣的女子得不到?」

「是是是,前輩教訓的是。」餘慶連連點頭,不敢反駁,這一會功夫,看老者也不禁順眼了許多,再看向胡家姐妹,甚至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彷彿已將她們擒回逍遙宗,正配以各種藥物和神魂技來調教她們一般。

這邊談妥,老者和餘慶都皆大歡喜,連帶著老者身邊帶來的四個年輕人也面露喜色。

他們知道,老者得到十四個媚奴之後,定會給他們每人賞賜一個的。

媚奴啊,既能暖床,關鍵時刻又能吸干她們的精元增加修為,誰不想要?

帶著一個媚奴,從此就不用孤單寂寞了。

「小友,莫說老夫不提醒你,你再不願意合作,你的朋友們怕是有人要死了!」老者淡淡地撇了楊開等人那邊一眼,陰笑著說道。

「不勞費心!」楊開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

「哼,不識抬舉!」老者面色溫怒,冷笑道:「待會你若不求老夫,老夫絕對不會出手!」楊開沒再理他,眼睛一霎不霎地盯著那隻飄蕩在半空中的魂邪靈。

寶器宗的那三個人也手持著五龍束印,緊張地做著準備。

老者和餘慶談判的時候,楊開這邊也商議妥當應對的辦法。

「楊兄,你抗得住么?」陶陽隱隱有些擔憂,手持著那件圓環狀的神魂秘寶道:「要不你把這個也帶上。」

「是啊,帶著以防萬一。」冷珊輕聲勸慰,眉宇間有些擔憂。

剛才楊開說要出去斬殺那隻魂邪靈的時候,眾人都嚇了一跳,只以為他是瘋了,胡家姐妹更是驚慌失措,連連勸阻。

胡媚兒一雙眼睛都溢出了焦急擔憂的淚水。

「沒事的,我有分寸。真應付不來我會回來的。」楊開神色平淡。

「那你一切小心。」沈奕沉聲道。

楊開微微點頭。

就在此時,那隻魂邪靈又一次張開了嘴巴,要施展那尖叫的神魂技。

「動手!」楊開沉喝一聲。

寶器宗的三個弟子連忙將真元灌入五龍束印。

五龍齊顯,趁其施展神魂技之時,口中噴出白色光芒,將魂邪靈定在原地。

楊開手持陽液長劍,已閃電般竄出。迎著那一團爆開的紫色光暈飛掠上去。

「當……」陶陽也動用了神魂秘寶,來抵消紫色光暈中蘊藏的神魂攻擊。

「好快!」沈奕忍不住驚訝出聲,只是一瞬間。楊開便已來到魂邪靈面前,手上的長劍舞得密不透風,不停地切割著魂邪靈的身體。

尖銳的嚎叫越發猛烈。紫色光暈一團又一團地爆開,陶陽也接連不斷地彈動自己的神魂秘寶,可依然無法抵擋這樣密集的攻擊。

臉色一白,忍不住溢出一口鮮血,身形萎靡了下去。

沈奕眼疾手快,趕緊接過他的秘寶,頂在前方,這才免除了眾人的厄運。

「年輕人你找死不成?」那邊老者也發現了楊開的大膽動作,忍不住瞳孔一縮,厲聲喝道。

他才不會好心去管楊開的死活。只是楊開若是死了,就沒人給他們撐開防禦罩了。

但楊開對他的喊話不管不問,只是一個勁地猛攻魂邪靈的身體。

短短片刻時間,魂邪靈紫盈盈的身子便暗淡不少。

但它的實力明顯要比一般的紫邪靈強很多,即便是被真陽元氣克制。也未被擊潰。

「撐不住了!」寶器宗的趙蓉忽然嬌喝一聲,下一刻,她與另外兩人都是面色一白,手上的五龍束印暗淡下去。

束縛魂邪靈的五條龍型,直接崩散。

重新恢復自由,魂邪靈無疑徹底暴走起來。五官扭曲中,一道紫色的光芒地朝楊開射來。

楊開躲避不及,竟是被這紫色光芒打進腦海中。

劇烈的疼痛自腦海中擴散開,**之宮居然抵擋不住這樣針對的神魂攻擊。

小成的**之宮原本是包裹在腦海四周的,但此刻也被打出一道缺口。

楊開的臉色驟然鐵青,手上的動作頓了一頓,就是這一瞬,那魂邪靈張牙舞爪地朝楊開嘶了過來。

刺啦一聲,衣衫被撕開,楊開的肚皮上一下子就多了幾道長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楊兄!」一群人驚呼,面色駭然地朝他望去。

「找死!」那老者冷哼一聲,面色相當惱火,本指望楊開會撐不住與他合作,卻沒想到這個年輕人骨氣如此之硬,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讓他的計劃全盤落空。

中了那樣一招特別針對的神魂技,以魂邪靈的特殊,即便是神遊境高手恐怕都會被摧毀神智。

楊開一個真元境五層,如何能倖免?

活該!老者心中冷笑,並無同情之意,只是有些惋惜。

楊開死了,他這邊也稍微有些麻煩。

「沒事!」楊開忽然出聲,搖搖欲墜的身子也一下穩住了,匆匆避開魂邪靈的下一次攻擊。

腦海中傳了淡淡的涼意,雖然疼痛難忍,可溫神蓮又一次在發揮作用。

「怎麼可能?」老者失聲叫道,他身為一個神遊境,自然能感受到剛才那一招神魂技蘊藏的恐怖力量,即便是他,也不敢被正面擊中,但那個年輕人是如何承受下來的?

鬼王谷和寶器宗眾人也是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個個驚異萬分地看著楊開,心想他是不是有什麼相當高端的神魂秘寶,所以才能防禦得住。

不過即便楊開有神魂秘寶,肯定也是只能保護自己的,否則剛才他也不會不拿出來。

「再來一次!」楊開一邊與魂邪靈糾纏飛舞,一邊對高台那邊吼道。

「哦!」冷珊連忙應著,匆匆走到趙蓉面前,將五龍束印拿了起來,胡家姐妹並肩上前,與冷珊一道將真元灌入五龍束印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