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四十三章煉化本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煉化本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看著楊開閑庭信步,一臉雲淡風輕地收取邪靈本源,餘慶連連苦笑,張了張嘴,卻是什麼也不敢說。

老者也面色難看,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好半晌功夫,楊開才將他們周圍的邪靈本源收完,淡淡地瞥了一眼,輕笑道:「繼續,待會我還來收!」

這話說出來,真是有些氣死人不償命的嫌疑。

四個凈靈瓶,還沒裝滿,楊亓又去遠處走了一圈,這才返回。

來到眾人棲身的高台上,將四個凈靈瓶丟給胡家姐妹,開口道:「你們看著點,我要先消化一下。」

「恩。」胡家姐妹兩人都面如桃hu,甜蜜萬分地笑著。

雖然這最後四個凈靈瓶全給了胡嬌兒和胡媚兒,但鬼王谷和寶器宗眾人無一人有怨言。

他們每一派,都已經收穫兩瓶子的邪靈本源了。

楊開之前欠鬼王谷的債不但完全還清,還讓他們大豐收了一把。

寶器宗的陶陽等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師兄妹四人會來這裡,只是因為師尊想欠衲苡美戳鍍鰲

本只想殺幾隻紅邪靈應付差事,可現在也收穫巨大,哪有不開心的道理?

更何況,胡媚兒剛才奮不顧身想跳進邪煞泉水內找楊開,也讓眾人意識到楊開和這雙胞胎的關係似乎有些不太簡單,並非像是他們想的那樣萍水相逢。

怪不得剛才楊開一出馬,就把這對雙胞胎從那邊高台上接了過來。

想到此處,眾人看看楊開,再看看胡家姐妹,皆都一臉曖昧,神色古怪。

「果然是個流氓色痞!」冷珊暗暗咬牙,痛恨不止。

當初在異地中,這混蛋小子大占她和紫陌的便宜,若不是最後關頭有敵來犯,搞不好他和紫陌早已成了好事。

那時候紫陌要是真被他吃了,冷珊估計自己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不曾想,跑到凶煞邪洞內,他都還能碰到與他關係不清不楚的美人,而且還是一對雙胞胎!

他到底在外面認識多少女人?才能碰到這種小概率的事情?

這麼一想,冷珊越發心中不岔,暗暗決定日後再也不跟楊開打交道了,雖然他這人確實不錯,但也忒hu心了點。

再與他走在一起,弄個不好,貞操丟了都不知道怎麼還想嫁個好人家呢,淡淡地撇了胡家姐妹一眼,冷珊的嘴巴動了動。

沒有聲肯,但看她口型卻是「hu痴」兩個字。

高台上一片喜氣洋洋,楊開盤膝坐在地上,將一身邪惡能量退回傲骨金身內,丹田內的真陽元氣重新充盈著經脈。

邪煞泉水中蘊藏的那一道道邪惡能量可以直接吞噬進傲骨金身內,但是邪靈本源卻不行,必須得用真陽元氣淬鍊一番。

略微查探了一下丹田內的本源,足有百團之多,其中只有一個可以確定是特殊本源。

正是魂邪靈死後留下的那一團。

想了想,楊開決定將它留到最後。

好東西總要留在最後享用的。

牽引著丹田內其他本源容入經脈中,楊開一邊用真元淬鍊,一邊感悟著自己的武道桎梏。

朦朦朧朧的天地束縛加持在身,這一層束縛在未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是感覺不出來的,但每當武者即將突破的時候,都能清晰地把握得到。

粉碎掉這層桎梏,武者的實力便能更上一層樓,若是無法做到,那修為只能停步不前。實力越強,加諸在身上的桎梏就越難破解。

這也是為什麼武者在後期實力增長緩慢的一個原因。

有時候一個武者會常年停留在一個境界上,正因為受資質所限,無法打破那道關卡。

而這種束縛,在神遊境頂峰之時顯現的尤其明顯。

所以當今世上,很少有人突破到神遊之上,而每一個突破到神遊之上的武者,都是強絕一方的霸主!最起碼,都是一等勢力的掌舵人。

若說有意外,那也就只有凌太虛一個人了,畢竟凌霄閣只是二等宗門,而且現在也頻臨滅門。

楊開用心去感受,匯聚一身精氣神,不停地衝擊著捆綁自身的束縛。

時間緩緩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那一層束縛豁然被衝破,整個人沒來由地渾身一輕,就好像從一處囚籠里脫困而出,身心俱是生起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

似乎這天地,再也阻擾不了自己登臨武道巔峰的步伐。

一股無形的氣場,以楊開為中心,轟然朝外蔓延出去,盪起一層肉眼可見的漣漪。

正談笑風生的眾人被這突兀的動靜嚇了一跳,連忙扭頭朝楊開望去。

待確定他是因為突破才弄出這動靜的之後,個個都面露怪異之色。敢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下突破,楊開的膽色實在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真元境,六層!

即便成功突破,楊開也沒有立刻起身,依然運轉功法,將經脈中才淬鍊完全的邪靈本源,納入傲骨金身之中。

金身也不再飽和,產生了一股漩渦般的吸力,吞噬著凈化后的本源能量。

剛突破的境界,迅速穩固。

丹田內,還剩下一團本源。

是那一隻魂邪靈死後留下的特殊本源。

楊開臉色一震,精神刮擻起來,他也很期待,這樣一團特殊的本源到底會讓自己得到什麼好處。

真元帶動著它在經脈巾遊走穿梭,淬鍊焚燒。

雜質一點點地被驅除出去,變成無用的物質排出體外。

不愧是一團特殊本源,楊開hu費了足足有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堪堪將其淬鍊完全。

淬鍊完畢后的本源在經脈中流淌著,帶來一陣奇怪的感覺,讓人不禁身心舒暢,這是其他本源根本沒有過的作用。

忽然,它順著經脈,直衝頭頂,轉瞬間就沒了蹤影。

下一刻,楊開便察覺到自己的神識力量,地增長了一大截。

這竟是一團可以增加神識力量的邪靈本源!

不但如此,隨之而來的,似乎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楊開霍地睜眼,雙眸中似有電流閃過,熠熠生輝,怔怔地想了一會兒,嘴角不禁噙出一抹古怪的微笑。

慢慢地起身,楊開朝老者置身的高台上眺望過去。

「楊兄,還好吧?」沈奕急忙問道。

「恩,好的不能再好了。」楊開微微點頭,看著老者的目光,漸漸危險起來。

似乎是察覺到了楊開的注視,老者不禁往這邊回望過來,只是一眼,老者便皺起了眉頭。

他發現這個詭異的年輕人,此刻似乎與剛才有些不太一樣了。比起剛才,他彷彿變得更自信,更狂妄,更加盛氣凌人。

只是晉陞了一層小境界,就想打老夫的注意了么?老者心中冷笑不已,真是自不量力。

楊開確實在打他的注意。

這老傢伙剛才為了搶奪那一團特殊的邪靈本源,硬轟了楊開一擊,若不是楊開體質不錯,體內真元又精純無比,關鍵時刻更是凝練出一面陽液盾牌,那一招根本擋不下來。

雖然馬上就討回點利息,但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向來是楊開的行事宗旨,忍氣吞聲可不是他想要的。

目光閃了閃,楊開漸漸收斂敵意。

他沒有完全的把握擊殺那個老者,人家的境界太高了,就算配合自己剛得到的手段,也不一定能殺得了他。

還是得好好籌謀下。

「楊兄。」陶陽神色凝重,看著楊開道:「我們剛才商量了一下,覺得老是留在此地不是長久之策。」

「恩。」楊開也這麼覺得,剛才沒法逃,是因為四面八方無數邪靈聚集過來,往外逃根本沒有生路,只能避在這最中心的高台上,現在這附近的邪靈都聚集的差不多了,外面無疑要更安全一些,頓了頓道:「你們怎麼想的?」

「我們想離開這裡。」沈奕皺著眉頭道「但是也有顧慮,一旦我們離開這個高台,說不定就會被邪靈給盯上,很難脫身。」

「要我怎麼做?」他們現在將楊開當成主心骨,楊開自然知道他們是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楊兄你能不能一邊飛,一邊維持這麼大範圍的防禦罩?」沈奕頗有些不好意思,他們鬼王谷的人最多,其次是寶器宗四人,最後是胡家姐妹,這麼多人都要楊開一力保護,實在是太強人所難了。

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楊開現在還剩下多少真元可以揮霍。

「我沒試過,但是應該可以。」梅開仔細想了想,想要維持這麼大範圍的防禦罩肯定是很消耗真元的,可丹田內的陽液還有不少存儲。

「如果這樣,那我們倒是能冒險一試。」沈奕微微點頭。

咚咚……

正當眾人在商議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急促有力的跳動聲,聽那聲音,似乎是一顆巨大的心臟弄出來的動靜。

諸人皆是面色一變,循聲望了過去。

靜待片刻之後,那咚咚的聲響再一次傳來。

而這一次,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當聲響傳出的時候,那邪靈泉眼所在的位置處,竟是翻騰不已。

噗噗噗毗高台下的邪煞泉水忽然像是沸騰了一般,冒起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氣泡,氣泡浮現出來,炸裂開,爆起一團又一團的邪惡能量。

隨著氣泡的爆開,整個下方的邪煞泉水,竟一陣翻江倒海,迅速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