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四十五章還能再製造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還能再製造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說一聲,小莫從11年8月,就回安徽老家這裡來了,是個小縣城,國道旁施工,附近還在拆遷,停電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武煉上架到現在,除了第一個月是每天四更之外,接下來基本都是三更。就算是前些天去珠海參加年會,我也是每天三更,就算我現在感冒咳嗽,我也盡量保持每天三更。

偶爾,更新晚了,更新慢了,可能是我太累,睡過頭,也可能是停電,但即便晚了慢了,我也會把更新放上去,不會少於兩更,這一點,跟書到現在的書友們應該看得見。

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是我養家糊口,賴以維持生計的根本。

那麼,說我斷更了的朋友,請自己來qd看看正版的更新時間,查一下,我哪天斷過,然後再來說:小莫又斷更了!

好不好?你有證據了,也能說的理直氣壯些,對不對?

廢話寫的有點多了,但是本章正文字數3148,所以以上廢話不會計入收費中。

另,求幾張月票,推薦票……刺啦啦的聲響傳來,老者的下半身似乎掉進了油鍋里,邪煞泉水中蘊藏的種種邪惡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只是一瞬間,就將老者的血肉消融了好大一塊。

老者凄厲慘叫,一身真元催動,拚命地抵擋侵入體內的邪氣。

但無論他如何努力,那些詭秘的濃墨氣息。依然在迅速朝他的身上蔓延。

老者肝膽俱裂,用盡了全力想往上縱去,但邪煞泉水內似乎傳來了一股龐大的吸力,彷彿下面有一隻只無形的大手,將他的身子狠狠地朝下拽著。

他又像是不經意間掉進了一處沼澤地,越是用力,身子下墜的越快。

楊開趁機飛竄到他的頭頂。也是雙掌齊出,以大山壓頂之勢,兇猛出招。

炎陽三疊爆和神魂技同時動用。漫天掌印齊出,掌印中間或夾著一道道紫色的幽光。

勢要趕盡殺絕!

老者空有一身神遊境五層的實力,但虎落平陽。根本無法發揮出來,無比憋屈憤怒地,被楊開生生地打進邪煞泉水之中。

尖利的慘嚎響起,依稀可見在濃墨般的泉水下,老者掙扎反抗,卻始終擺脫不掉泉水中邪惡能量的束縛,越沉越深,漸漸地不見了蹤影。

不大一會功夫,老者的聲音也消失了,徹底死於非命。

楊開的面色也是有些難看。他沒想到這邪煞泉水的威力這麼強大,連神遊境落入其中都掙脫不得,自己傲骨金身中的邪惡能量動用的時候,可以在泉水裡暢遊,但其他人若是掉進裡面。只怕跟逍遙宗的下場毫無區別。

高台上那真陽元氣的防禦罩……能頂得住么?

有些擔憂地看了那邊一眼,楊開趕緊抽身返回。

神識力量動用這麼多次,確實有些疲憊虛弱,但楊開依然沒有表露分毫。

落回高台上,眾人都屏著呼吸看著他,似乎不敢相信一個神遊境五層高手就這樣被他給幹掉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那並非是楊開自己的本事,更多的是依仗了邪煞泉水的邪惡,可就算這樣,也足夠駭人聽聞。

「咳……此地看樣子只剩下我們這些人了。」沈奕輕咳一聲,拉回眾人的注意力。

「是啊,全死了。」冷珊望著另一邊空蕩蕩的高台,感覺頗有些如夢似幻。

鬼王谷這次開罪了逍遙宗,她正擔心回去之後會不會受到師傅責罰,卻沒想到餘慶等人一個都沒活下來,這倒是她喜聞樂見的結果。

逍遙宗沒人活著回去,自然就不會知道在這裡發生的事情。

「升上來了!」陶陽沉喝一聲,目光沉重地盯著外面。

外面的邪煞泉水此刻又一次大噴發出來,膨脹開的泉水很快就漫過了高台,迅速上升了幾十丈,將整片凶煞邪洞全部充斥。

扭頭四望,除了高台上還能看到東西之後,四面八方全被泉水包裹著,濃墨的泉水阻擋了一切光明,眾人現在就像是躲藏在海底的一個泡泡內。

透過防禦罩外,時而還可以看到一些邪靈正在泉水中遊盪著。

眾人心中不禁慶幸,幸虧剛才沒有貿然離開高台,否則恐怕不等他們衝出安全地帶,就已經被這些泉水給吞噬了。

「刺啦啦……」泉水觸碰到真陽元氣防禦罩,傳出一陣炸響,兩種相剋的能量碰撞,彼此都在迅速消耗對方的能量。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情都緊張起來,一霎不霎地注視著防禦罩的動靜。

在這種情況下,防禦罩若是破了,除了楊開之外,其他人全都得死。

咚咚……

邪靈泉眼那邊傳來的聲音越來越猛烈,越來越密集,受到這種聲音的牽引,高台上眾人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許多,提心弔膽,不知那邊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故。

「噗……」似乎有什麼東西破裂的動靜傳來。

寶器宗的趙蓉呀地驚叫一聲,花容失色道:「好像破了一層防禦罩!」

「真的假的?」程英的臉色也變青了。

這才多久啊,就有一層防禦罩被磨滅了,若是按照這個速度推算下來,不用一炷香時間,高台就不安全了。

「真的,我看到了。」趙蓉快哭出來了。

死亡,有時候並不是那麼可怕,突如其來的一劍,就可以在一個人感受不到的情況下結束他的性命。

可怕的是那種等待死亡的感覺,那種漫長焦心恐懼的煎熬。讓人度日如年。

「這要是全破了怎麼辦?」程英哭喪著臉問道。

「烏鴉嘴!」冷珊斥責一聲。

旋即,所有人都扭頭,眼巴巴地望著楊開。

似乎覺得他還能再製造奇,力挽狂瀾。

楊開吸了吸鼻子,道:「我還可以凝練出這樣的防禦罩!」

眾人齊齊面色一喜,沈奕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我就說楊兄肯定還有手段,哈哈。這下不用擔心了。」

躲在防禦罩內安全至極,除了有些擔驚受怕之外,其他的倒也沒什麼。

陶陽眉頭微皺。若有所思地看了楊開一眼,沉聲問道:「楊兄你大概還能凝練出多少層?」

楊開略微查探了下丹田內的陽液,淡淡道:「五十層可以的。」

陶陽倒吸一口涼氣。看怪物一樣盯著楊開。

這一層防禦罩中蘊藏的真元就已經龐大無匹,五十層……陶陽幾乎不敢想象楊開的體內到底怎麼有這麼多的真元。

不過旋即,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憂慮道:「關鍵是這些泉水什麼時候才能消失,楊兄就算拼盡全力,恐怕也只能維持半個時辰時間,若是半個時辰之後這些泉水還在,那……」

楊開也眉頭緊皺,他現在就怕這個。

雖然自己的安全不用考慮,可是胡家姐妹兩人還在這啊。他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們去死。

這一對雙胞胎姐妹。在楊開還弱小的時候就對他不錯,楊開心裡也挺念舊情的。

他說五十層,也是最保守的說法。

真到了那個時候,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帶著胡家姐妹飛出去。用自身的真元包裹她們,不會讓她們受到傷害。

之所以現在還停留在這裡,楊開也只是想盡一盡人事,畢竟和鬼王谷寶器宗眾人相處的也很愉快。

他只是一個人,照顧不了這麼多,雖然有些自私。可在危機關頭也只能照顧下自己相熟的人了。

一時間,高台上的眾人都有些愁雲慘霧,心緒不寧。

胡媚兒悄悄地看了看楊開,面上卻沒有什麼擔憂之色,只是朝他身邊靠了靠。

胡嬌兒察覺到妹妹的小動作,也只是苦笑一聲,把目光瞥到了別處。

「對了,你們有沒有我師公的消息?」擔憂也不是個事,楊開索性不去想眼前的難關,與胡媚兒站在一起,輕聲問道,開始打探宗門的消息。

「你師公?」胡媚兒訝然地看著他,距離太近,又趕緊轉移目光。

「凌太虛啊。」

「哦。」胡媚兒應了一聲,秀眉微蹙,想了想道:「我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天晚上你們凌霄閣突然爆發了大戰,好像是中都秋家帶來人犯難,那一戰打了好久呢,我聽爹爹說,凌掌門似乎突破到神遊之上了,凌掌門果然了不起。」

「那一戰什麼結果?」楊開急問。

「似乎是平手。凌掌門實力強大,又有四位長老協助,中都秋家來的高手全被擊退,不過從那以後,凌掌門他們也失蹤了。」

「那就好。」楊開不禁放下了心,雖然早知道師公不會出什麼意外,但畢竟這麼長時間沒得到過消息,也是有些擔憂的。

「但被你們凌霄閣牽連,我們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倒霉死了。」胡媚兒瞪了楊開一眼,似嗔似喜,語氣嬌嗔,卻沒有絲毫責怪之意。

「怎麼了?」

「邪主出自你們凌霄閣,中都秋家來人被你們打退,而且秋家好像還有個重要的人物走丟了,至今也杳無音訊。那些人霸道的很,把我們血戰幫和風雨樓也怪罪上了,然後我們兩派就被逼著出人,參與圍剿蒼雲邪地,以表示清白,所以我和姐姐才會落難到這裡來。」胡媚兒輕聲解釋著。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才明白她們姐妹二人為什麼會在蒼雲邪地現身,肯定是被拉過來打架,結果跟其他人走散了。

人生地不熟的,越走越是深入,然後又遇到了逍遙宗那群敗類,徹底被逼進凶煞邪洞內。

「跟你開玩笑呢,沒有怪你們凌霄閣,是那些人不講理!」胡媚兒見楊開沉默,以為他有些生氣,不禁芳心失措。

「恩,我知道。」楊開的臉色有些陰鬱,轉口問道:「蘇顏呢?你們最近有沒有聽過蘇顏的消息?」

「沒有!」胡媚兒顯然不知道蘇顏等人通過虛空甬道,已遠離了萬里之外,搖頭道:「你們凌霄閣現在已經沒有人了,秋家的那位重要人物走丟了之後,那些來犯的高手一怒之下火燒了整個凌霄閣,那裡現在……一片廢墟。」

楊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我知道了。」

「你……寬心些。」胡媚兒見楊開面色難看,也不知該如何安慰,竟主動拉住了他的手,輕輕地攥著。

楊開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胡媚兒低著腦袋不吭聲,心想或許等會就要死了,反正就拉著不放了,自己又不是沒在他面前放肆過,以前還挺大膽地去誘惑他,可自從修鍊了同氣連枝神功之後,或許心性也被姐姐影響了許多,不復當年的放縱。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