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四十九章入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入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過小年了,外面熱鬧死了。

*************

胡家姐妹兩人神色慌張地趕過來之時,只見到滿目的瘡痍,這裡殘留著劇烈大戰後留下的痕,而地上,綠衫和黃衫老者的屍體橫呈。

美眸緊張流轉,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楊開。

他手上似乎拿著一道鎖鏈,正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冰寒而又讓人驚恐的能量波動。

刷刷刷……

鬼王谷和寶器宗的人馬也相繼趕到,察覺到楊開身上的詭異之後,皆都臉色一變,不知道他出了什麼變故。

不過眼下的局面比眾人擔心的要好很多,最起碼楊開渾身上下沒有明顯的傷勢,也散發著生命的氣息,顯然沒死。

察覺到這一點后,眾人都是呼出了一口氣。

這些人的到來,楊開也感受到了,只是他現在依然在回味著魔靈臨死之前的那一句話。

僅僅只是一句話,其中卻蘊藏了許多信息。

魔將蒙戈!這是魔靈對自己的稱呼。從這個稱呼上不難推斷,他並非是剛誕生出來的魔靈,而是大有來歷之人,否則也不會這樣有名有姓,還挺有身份。

而且,那魔靈似乎還只是他的一縷分神形成的。

魑魅魍魎四大高手聯手,與他激戰不到一炷香,兩人被殺,兩人重傷逃竄,而他只是被一件長矛秘寶釘在地上。隨後還若無其事地將長矛拔了出來。

一縷分神便有如此威風,若是本尊來此,那該多麼恐怖?

這人的真正實力,恐怕遠超自己的見識和認知!楊開心中激蕩。

也幸虧他是真正的魔,鎖魔鏈只對真正的魔有反應,若非如此,楊開再過幾十年恐怕都拿他沒有辦法。

魔將蒙戈說完那句話之後。似乎知道自己時間無多,直接崩散了身體,一點猶豫都沒有。

只留下一大團冰寒而又澎湃的本源。

這一團本源。正是邪靈泉眼裡蘊藏的寶貝。

此刻已被楊開吸進了經脈內。

手上的鎖魔鏈在這一戰中似乎也失去了靈性,通體暗淡無光,與一件廢品沒有區別。不過楊開依然能感受到它隱藏起來的一點生機。只要溫養得法,假以時日,它肯定還能再恢復過來的。

這畢竟是凌霄閣祖師留下的寶貝,雖然時日已久,可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損壞。

幽幽嘆了一口氣,楊開心中忽然豪情無限,今日見識到魔將蒙戈一縷分神的風采,將他追求武道巔峰之心再次激起。

咬著牙,楊開的臉色凝重,眼神依然堅定。

「楊開……」見他久久不語。胡家姐妹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能輕聲呼喚。

「我沒事。」楊開深吸一口氣,將鎖魔鏈又收回體內,轉頭看著眾人,道:「我要找個地方閉關。」

「我知道一處合適的位置。距離此地不遠!」程英趕緊開口。

「帶我過去。」

……

凶煞邪洞的一處地洞內,楊開盤膝坐下,孤身一人,開始煉化那一團本源中的能量。

這個地方是程英無意中發現的,確實隱蔽至極,而且凶煞邪洞經歷這一次的變故之後。已經基本沒有邪靈出沒。

鬼王谷寶器宗眾人知道楊開肯定又有什麼收穫,也沒急著離去,留下來守護地洞上方,安養休息。

趁這些空閑的時間,眾人也開始有秩序地煉化收穫到的邪靈本源。

鬼王谷和寶器宗每一家都收穫了兩個凈靈瓶的本源,那可是足足四十隻!每人平分下來,數量也不菲了。

而胡家姐妹更多,她們兩人就有五瓶子。

姐妹兩心地都很善良,原本是要分給鬼王谷和寶器宗每派一個凈靈瓶,但都被婉拒了。

他們都很滿意這一次的收穫,哪裡還會再覬覦胡家姐妹的?那可是楊開給她們的東西。

無奈之下,胡嬌兒和胡媚兒也不再去客套,姐妹兩人將同氣連枝神功運轉開,煉化邪靈本源的速度比旁人快出幾倍不止,雖然無法與楊開相提並論,卻也非一般人能夠企及的。

地洞上方眾人在煉化邪靈本源,楊開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只是楊開煉化的本源,與旁人的有些不一樣。

即便是那隻魂邪靈留下的本源,也無法與這一團相提並論。

在煉化中,傲骨金身傳來一陣陣有節奏的蘊動,與本源中的能量遙相呼應。

真陽元氣徹底退回丹田之中,楊開整個人被黑氣包裹著,一如之前魔將蒙戈的狀態。

只不過兩者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同,蒙戈明顯能控制自己的力量,將魔氣收斂,而楊開卻不行,他是整個人被包裹著,呈現出一團漆黑,唯獨只有睜眼時,那一雙眸子閃爍出光明。

冰冷而魔性的氣息蔓延開,整個地洞傳出一陣嚓嚓的聲響,洞壁很快結上白霜,凝出冰渣,凍成玄冰。

在外面守護的眾人很快便察覺到了不妙,這股陰寒已經透出地表朝他們推進了過來,而且速度極快。

在一聲驚呼中,眾人連忙逃遁,遠離了上百丈,這才心有餘悸地朝後方看去,只見地洞那邊,整個世界已被冰層包裹,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冰,一層層地覆蓋,擴大蔓延。

似乎是在古之前,那裡就是一片凍土。

隔了這麼遠的距離,實力低一些的也有些瑟瑟發抖,每每回想起那種深入到靈魂深處的陰寒,都是一片駭然之意。

「這是怎麼了?」沈奕疑惑不解,「我怎麼感覺這股寒意與邪靈泉眼中透出來的這麼相似?」

之前固守高台的時候。眾人也曾感受過一次這種寒冷的感覺,可那一次遠沒這一次的清晰可怕。

「楊開不會有事吧?」胡媚兒輕聲問著自己的姐姐。

胡嬌兒冷靜地搖頭:「這應該是他弄出來的動靜,只要動靜還在,就不會出事。」

其實她自己心裡也沒底,不過只能這樣寬慰妹妹。

冷珊卻是一臉贊同地點頭:「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也覺得他不會有事。」

「嘖嘖。」沈奕砸吧砸吧嘴。促狹地望著她,「師妹,我怎麼感覺你這話說的這麼酸吶?」

「不說話你會死?」冷珊瞪著他。

「嘿嘿……」沈奕頓時乾笑不已。

地洞下。楊開神色平淡,根本未被那陰寒影響分毫,這種冰冷的寒性似乎很適合他此刻的狀態。不但沒讓他有什麼難受,反而一臉欣然。

以往動用傲骨金身的能量時,楊開給人的感覺是邪惡,而現在,卻是又邪又冷,兩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彼此增加著對方的強橫。

外界日升月隱,洞穴內卻不知時間流逝。

當那最後一縷本源能量被煉化之後,本源內蘊藏能量似乎成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傲骨金身塵封多年的奧秘。

在那一瞬間,傲骨金身的束縛徹底敞開。

狂暴的邪氣蜂擁而出,整個地洞,瞬間被黑暗所籠罩,邪氣翻滾。似蛟龍翻騰,嗚嗚之聲不絕於耳。

楊開霍地睜眼,兩隻眼中的猩紅迅速退去,變得黑白分明。

而與此同時,金身內的種種奇妙和玄奧,也被楊開徹底洞悉。瞭然於胸。

在邪氣包裹中,楊開的眸子熠熠生輝。

微微眯起雙眼,楊開伸出一指,緩緩地點在自己的額頭上,如夢幻般的呢喃聲輕輕響起。

「入魔!」

身體剎那間便成了一個無底洞,瘋狂地吸進外面的漆黑邪氣。

所有的邪氣都相當有章法,變成一道又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覆蓋在楊開的身上。

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所有的漆黑邪氣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楊開全身上下多出了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紋路。

這些紋路密密麻麻,呈一種詭異莫名的方式排布著,佔據了楊開全身九成的肌膚,唯獨只有臉部沒有。

緩緩起身,楊開的神色自若,無喜無悲,雙眸冷酷如冰。

但他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現在的狀態與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不再像以前那樣被黑氣包裹,連面部都看不清,現在的楊開如果不脫衣服,看起來跟平常時候並無區別。

可現在的自己能發揮出來的戰鬥力,比以前要強橫很多很多。

境界,還是那個境界,沒有絲毫增進,那一團巨大的邪靈本源,似乎只是具有打開傲骨金身大門鑰匙的作用。

隨著楊開的起身,整片天地似乎都在戰慄,嗡嗡的聲響不絕於耳,平白讓人生出一種世界即將崩壞的錯覺。

而且那無與倫比的魔性也輻射開來,地洞外百丈遠的眾人無一不清楚感受,眼珠子劇烈顫抖,驚恐至極。

輕輕地握了握拳頭,一陣清脆的響聲傳出。

這一隻拳頭中似乎蘊藏了毀天滅地般的威能。

整個人從未有這樣自信的感覺,彷彿就算面前站著一個神遊境,楊開也能將其打爆。

隨手一甩,一道漆黑的邪氣便如出洞的靈蛇般飛了出去,直接鑽進了面前凍結的洞壁上,在楊開神識的感受下,一直破出幾十丈遠,才慢慢消失不見。

威力不錯,楊開咧嘴一笑,頗有些猙獰。

除此之外,楊開感覺自己這具身體中蘊藏的氣血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旺盛!比平常時候,最起碼旺盛了有四五倍之多。

氣血旺盛,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恢復力強大。力道,速度也都跟氣血強弱掛鉤。

入魔之後,身體內的所有氣血,似乎都被激活了,而且還被放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