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五十章分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分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首先,小莫要感謝下我的盟主擋吾誅之,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他幫我找風鈴要了個章推。

昨晚追看傲世九重天的時候,忽然看到風鈴在章節後面推薦我的書,感覺大為意外,仔細看看,原來是擋吾誅之的功勞。

非常感謝。

也感謝那些把小莫的書推薦給朋友們的書友們。

小莫昨晚心緒起伏的很,現在只有一句話要說,武煉我會好好寫,不會辜負書友們的期望。

另外,立春了,祝大家看書開心……地洞上方,鬼王谷和寶器宗,胡家姐妹一行人都面露焦急擔憂之色,默默地等待著。

自楊開閉關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月之久了,可直到現在他也沒出現,反倒是他閉關的那個地洞方圓幾十丈範圍,全部被厚重的冰層覆蓋凍結。

「楊兄怎麼還不出來?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程英來回度步,大嘴巴又閑不住了。

話音剛落,便察覺到三道冷厲的目光朝他望了過來,不禁腦袋縮了縮,嘿嘿訕笑一聲。

沈奕無奈苦笑:「可惜了,我們沒人到神遊境,若是有人修鍊出神識,還可以查探下那邊什麼情況。」

陶陽一臉正色地搖頭:「不,就算有神識也無法查探,這冰寒恐怕連一般的神識都能凍住。」

聽他這麼說,眾人無不駭然。也越發擔憂起來。

又過了許久。

那冰封幾十丈範圍的冰層忽然傳出一陣嚓嚓的聲響,旋即,看似萬載不化的玄冰如麵粉一般爆碎開,在那漫天的晶粉之中,一道身影從中竄出,飛掠而來。

眾人神色一喜,連忙迎上。

「你終於出來了。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只怕況了。」沈奕一見楊開落下來,立馬哈哈大笑起來。

楊開微微笑了笑。看了一眼眾人,頷首道:「讓諸位擔心了。」

「既然出來了,我們就先離開這裡。邪洞現在有些不安寧。」冷珊神色有些急切地說道。

陶陽也微微點頭。

凶煞邪洞出現了那麼強烈的能量波動,而且鬼王座下魑魅魍魎也在其中折損兩人,更有魔靈出現的消息傳出,楊開閉關這些日子,已經有不少神遊境高手趕到裡面探查情況。

再留下來,肯定又是麻煩纏身。

距離凶煞邪洞三十里之外。

一群人停下了步伐。

沈奕好奇地問道:「楊兄,我看那魑魅魍魎都死傷慘重,你怎麼會平安無事的,而且看你神色,似乎還大有收穫的樣子。」

聽他這麼問。眾人都是將目光投了過來。他們對這個事也挺好奇。

楊開微笑頷首:「一點小收穫吧,那四個老傢伙與邪靈泉水裡出來的東西一番大戰,兩敗俱傷,被我撿了便宜,只是運氣好。」

「這……」沈奕一陣愕然。苦笑連連:「果然是好運道,天下竟還有這等好事。」

陶陽輕笑道:「看樣子魑魅魍魎把你抓進去,倒也送了你一場機緣,那幾個老傢伙,這次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哈哈!」

「怎麼沒被我碰上呢?」程英囁嚅一聲。一臉的羨慕嫉妒。

冷珊冷笑道:「除非楊開,我們這裡的所有人,誰被抓進去誰死。你以為撿便宜也是很輕鬆的事情么?」

程英訕笑一聲:「就是隨口說說。」

眾人何嘗不知想在魑魅魍魎手上撿便宜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楊開雖然沒有細說,但其中肯定有不為人知的兇險,也只有他,才能在魑魅魍魎手上活下一條命。

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們無數次見證了楊開的強大的詭異,知道不能以一個平常的真元境武者來看待他。

「不管怎麼說。」沈奕神色一正,親熱地拍了拍楊開的肩膀:「這一次邪洞之行,我鬼王谷眾人欠你好多條命,日後楊兄若有事,只需招呼一聲,別的我不敢擔保,在這裡的所有師兄弟,定當竭盡所能,全力以赴,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

鬼王谷眾人齊齊點頭。

陶陽笑道:「我們師兄妹四人也一樣,雖然我們打架可能不怎麼在行,但論煉製秘寶的手段,嘿嘿……楊兄他日若想煉製什麼秘寶,只管來寶器宗尋我。」

「好!」楊開正色點頭。

「這裡距離鬼王谷不遠,楊兄若是方便,不妨去敝宗玩耍幾日?」沈奕熱情地發出邀請。

「他還是別去了。」冷珊不冷不熱地道。

「師妹,你這也太不近人情了。」沈奕頓時苦起了臉,本還想跟楊開再多交流交流,卻沒想冷珊這般不給臉面。

「我是為他好,你曉得什麼。」冷珊瞪了他一眼,「師尊認識他的,他若去了鬼王谷,只怕沒辦法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沈奕悚然一驚,這才想起師尊鬼厲貌似和凌霄閣的掌門有天大的恩怨。

當下不敢再提,扭頭看著陶陽道:「你們呢?」

陶陽笑道:「沈兄不說我們也要與你們同行,我對鬼王谷的孕鬼之地頗有些好奇,不知能不能去見識一番。」

「求之不得啊。」沈奕爽朗大笑。

「那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你們自己多保重。」冷珊看著楊開道。

楊開笑著點頭。

「走了走了,楊兄,兩位姑娘,後會有期!」沈奕招呼眾人,沖楊開和胡家姐妹抱拳。

「保重。」楊開回禮,看著鬼王谷和寶器宗眾人一同遠去。

「邪宗的人,原來也不是很壞呀。」等到只剩下三人的時候。胡媚兒忽然開口說道,「他們鬼王谷的這些人都很不錯呢。」

胡嬌兒深以為然地點頭,語重心長道:「好壞只是相對存在的。」

楊開啞然失笑地望著她,胡嬌兒臉一紅,白了他一眼:「臭小子!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算什麼賬?」楊開一臉迷茫。

恨恨地看著他,胡嬌兒也沒好意思再提之前的事情,搖頭道:「沒什麼。你現在要去哪裡?」

楊開不禁有些茫然,怔怔地想了一會兒,竟是不知該去何處。

望著他空洞迷茫的雙眸。胡家姐妹沒來由心中一疼。

面前這個強大而詭異的男人,再不復在凶煞邪洞中的自信和意氣風發,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迷途的孩子,不知路在何方,不知家在何處。

被他的這種迷茫影響,胡嬌兒和胡媚兒也是芳心酸澀。

「先離開蒼雲邪地吧。」胡嬌兒趕緊叉開話題,實在不忍再看他的這幅失了魂一般的模樣。

「好!」楊開的眼睛很快恢復了清明和堅定,雖然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必須得不停地變強,武道之路的目標從來都是這麼明確,不會被任何事影響。

頓了頓。問道:「你們要去哪裡?回血戰幫?」

「不回。」胡嬌兒苦笑一聲,「這場戰爭不打完,我們就不能回去,要不然又會落人口舌。」

他們血戰幫和風雨樓是因為凌霄閣的事情而被牽連,被那些大勢力逼著出人參與這次的戰爭。如果這個時候回去。只會給血戰幫帶來麻煩。

「那我們去找幫里的其他人吧。」胡媚兒提議道,「這次幫里來了五十人,應該都還在那一片地方作戰。」

「你的意思呢?」胡嬌兒望著楊開。

「跟著你們吧。」楊開聳聳肩膀,他也想找人多的地方去打探一下凌霄閣眾人的情況,尤其是凌太虛和蘇顏他們兩批人馬的下落。

望著胡家姐妹,忽然笑了笑:「不過在此之前。你們得喬裝改扮下才行。」

「什麼意思?」胡嬌兒皺了皺眉頭。

「你們到底是怎麼被逍遙宗盯上的,難道還沒吸取教訓么?」

胡嬌兒頓時醒悟,臉色一寒道:「長得漂亮又不是我們姐妹的錯!要不是天下間有太多象你們這樣的好色之徒,我們哪會這麼困擾?沒招誰沒惹誰,去哪裡都有人惦記,煩都煩死了!」

話雖然這麼說,可胡嬌兒和胡媚兒也不得不聽從楊開的建議。

這裡畢竟是蒼雲邪地,好色之徒比起外面更多更肆無忌憚。

一番裝扮,兩人的絕色容顏總算是被掩蓋了不少,手上沒有合適的工具,並不能做的太好,但最起碼不會讓人一見到就心生歹念了。

姐姐現在一臉的灰塵僕僕,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邋遢到了極點,妹妹更是滿臉的麻子雀斑,讓人看著直倒胃口。

裝扮完畢,姐妹兩互相望了一眼,都有些忍受不了。

雖然容顏被稍微掩蓋,可那妖嬈玲瓏的身段卻是無論如何也掩藏不住的。

三人同行,在蒼雲邪地內小心翼翼,盡量避免與人接觸。

楊開的神識力量在此刻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神識放開,方圓三十里地的情況一目了然,總能料敵先機,在危險未降臨之前便帶著胡家姐妹藏了起來。

若沒有他,胡家姐妹根本逃不出蒼雲邪地。

一個月後,風塵僕僕的三人穿過幾千里之遙,總算是離開了蒼雲邪地。

一個月的躲躲藏藏,拼殺打鬥,無論是楊開還是胡家姐妹,都身心疲憊。

不過好在這一路行來,都是有驚無險,最危險的一次,只是碰到了一個神遊境四層的高手,也在楊開出其不意的神魂技下遭遇重創,倉皇逃遁。

那一戰,楊開也是受傷頗重,不過在姐妹兩人的悉心照料和萬葯靈液的作用下,只是兩三日便恢復完全。

這一個月,胡家姐妹漸漸地變得依賴楊開,對他更是信任有加,楊開說什麼她們也不會反駁。

就連富有攻擊性的胡嬌兒,此刻也不敢再將楊開當成兩年前的毛頭小子了,多少次她和妹妹親眼見證了楊開的神奇,足以改變她對楊開的觀感和看法。

這一路如果沒有他的守護,胡嬌兒不知道自己和妹妹現在會是什麼樣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