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五十三章誰敢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誰敢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血戰幫和風雨樓這群人這段日子過的很不好,不但在與蒼雲邪地的作戰中每每被安排到最危險的位置上,就連在此處營地歇息的時候,也時常會有人來針對譏諷。

此地聚集的勢力也有五六個,除了為首的向家是一等世家之外,其他的全都是二三等宗門。

這些勢力,論戰力和人員優劣,與血戰幫風雨樓相差無幾,有的甚至還稍有不如,但依然敢處處落井下石,心情好的時候過來譏笑幾聲,心情不好的時候更是會叱喝叫罵。

彷彿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欠了他們似的。

胡蠻和簫若寒還在這裡的時候,還有人威懾,等他們這群高手走了,留下來的儘是一些年輕一代弟子之後,情況俞演俞烈。

而其中更以雷光和飛虹院的人馬最為惡劣。

這些日子,風雨路和血戰幫的人已經不止兩三次被他們這般挑釁嬉罵了,但因為弟子們死傷眾多,只活下來十幾個,所以也只能忍下去。

方子奇他們這群人本就處在風口浪尖上,自然不願意去招惹什麼麻煩。

三番兩次的忍耐退讓,越發讓雷光和飛虹院的人以為他們好欺負,今日見他們在這裡生篝火,喝酒吃肉,逍遙快活,哪裡願意放過這樣的機會?

反正此地已無戰事,不尋點樂子,長夜漫漫如何度過?

風雨樓血戰幫十幾個人的虎視眈眈並未影響那謝榮和黎芙分毫,兩人依舊一臉淡定不屑的笑容。似乎根本就沒把眾人放在心上,那回望過來的眼神也是耐人尋味。

「都坐下!」管遲樂老臉陰沉著,翻了翻眼皮,沉聲對眾人道。

十幾個年輕一代的弟子恨得牙痒痒,拳頭也捏得劈里啪啦響,卻不得不忍氣吞聲,緩緩坐了下來。

他們雖然血氣方剛。卻也知道真要跟對方起了什麼衝突,最後受苦受難的,依然是自己這群人。

先不說真打起來能不能贏得了。就算能贏得了,事後也要遭到向家的追究。到那時候,兩個宗門的處境將會更加不妙。

十幾個人一個個地坐了下來。方子奇是最後一個落座的,臉上的笑容頗有些猙獰,臉皮上的肉更是一陣陣地抖動著。

心中就算有萬般不岔,他也必須得忍耐下去。

楊開神色平淡,抖掉了手上烤肉的幾粒塵土,一臉平靜地望著來人。

這群人有一些是真元境,也有很多是離合境,實力算不得多高。但在楊開敏銳的感知下,此刻有好幾道神識,正籠罩在這片土地上。

其中有兩道神識有些警惕和敵意。應該是謝榮和黎芙的長輩在監視這邊的動靜,防止管遲樂動手傷人。

另外還有兩道神識強大不少,是向楚身邊的兩個高手的神識。

察覺這一點,楊開咧嘴,無聲地笑了笑。

以往風雨樓和血戰幫的人忍耐之後。謝榮等人也不會再繼續挑釁,但今日他們顯然不願就這樣善罷甘休。

待到一群人又坐回去,謝榮和黎芙不但沒有離去,反而還往前走了兩步,那黎芙掩著小嘴,笑望著胡家姐妹二人。開口道:「兩位妹妹別來無恙呀。聽說兩位是從蒼雲邪地里逃回來的,姐姐倒是很好奇,這蒼雲邪地內邪魔遍地都是,兩位又都長的這般天香國色,引人矚目,這……是怎麼能逃回來的?」

胡嬌兒黛眉微蹙,有些不悅地看著黎芙,淡淡道:「你想說什麼?」

黎芙咯咯一笑,嬌聲道:「姐姐說了呀,就是對兩位妹妹如何安全回來一事挺好奇的,若是方便,能不能跟姐姐好好說說,比如這一路上到底遇到了些什麼人,又遇到了些什麼事,兩位又出賣了多少次色相才能在那些邪魔手上活下命來……」

胡嬌兒和胡媚兒聽她這麼一說,臉色陡然陰沉下來。

「不好意思,姐姐說錯話了。」黎芙輕笑著,口上雖然道歉,但神色間卻絲毫沒那個意思。

她身後的那些男人,此刻再看向胡家姐妹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了,彷彿在看著兩雙破鞋,個個的目光中都有唾棄鄙夷,還有隱藏不住的貪婪和慾望。

「我也很好奇。」謝榮嘿嘿笑著,「不但我們好奇,這裡所有的人都好奇,兩位能從那個地方活著回來,到底是憑藉了什麼樣的手段。」

胡嬌兒臉色陰沉著,酥胸不停地起伏,忽然又嫣然一笑,道:「這關你們什麼事?」

「自然關我們的事。」黎芙輕笑著,「兩位若不是依靠出賣色相平安逃脫那個地方,那便是與那裡的邪魔有勾結,要不然他們為什麼放你們離去?搞不好你們就是那些邪魔安插在我們這裡的眼線呢,若你們是蒼雲邪地的眼線,那身邊就必定還有人監視!」

「不錯!」謝榮神色驟冷,目光忽然轉向楊開,灼灼地盯著他,沉聲道:「這位朋友看著面生的很,來自何處?」

楊開正吃著東西,聽他這麼一問,眉頭不禁一皺,這才猛然醒悟,對方這群人原來是沖自己來的。

之前的挑釁,全都是鋪墊而已。

「不方便說!」搖了搖頭,楊開神色冷漠地道。

「是不敢說還是不方便說?」黎芙也冷笑地發問。

謝榮沉著臉,望著胡家姐妹:「他是你們兩人帶過來的,對於他的來歷你們應該清楚吧?」

「不知道,路上碰到的。」胡嬌兒把頭一扭。

楊開的出身哪裡能隨便去說?風雨樓血戰幫只是因為毗鄰著凌霄閣就遭此大難了,若是把楊開的師門告訴他們,指不定要出什麼大亂子。

隨口編排一個出身更是不靠譜,說不定就會被當場拆穿。

「果然有問題!」謝榮厲喝一聲,不由分說地大手一揮:「抓起來!」

「誰敢!」方子奇怒喝,刷地站了起來,一身真元磅噴發。

他這一動,其他人也立馬動了起來,個個都警惕地盯著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後者自然也不會示弱,蹭蹭蹭武器出鞘,真元暗暗催動。

場面剎那間劍拔弩張。

「嘿嘿!」謝榮陰笑著,「你們膽敢包庇來自蒼雲邪地的人,你們全都死定了。」

他笑得相當詭譎,一副奸計得逞的模樣,笑容再一斂,沉聲道:「動手!」

話音落,那兩道盤踞在這片土地上的神識忽然化為犀利的攻擊,帶著果決的殺意,直衝楊開的腦海。

察覺不妙,管遲樂面色大變,驚聲道:「小心!」

兩道無聲無息的攻擊,破進楊開的腦海中,還未深入進去,便在**之宮中迷了方向。

楊開的面色一沉,眼神也冷冽起來。

他本以為這群人只是想挑釁滋事,現在看來,顯然不是這樣。

順著兩道來襲神識的方向,紫色的幽光在夜空中一閃而逝。

一種刺骨的冰寒感忽然盪開,旋即消失無蹤,在場眾人都以為自己產生了什麼錯覺。

噗噗兩聲悶響從不遠處傳來,兩位分別屬於雷光和飛虹院的神遊境高手面色皆是一白,眼眶中瞬間布滿血絲,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在這一瞬間,他們兩人同時遭到一種神魂技的攻擊,這種詭異的神魂技中摻雜了大量的邪惡和冰寒,幾乎將他們的識海冰封。

幸虧他們察覺不妙,立刻反擊防禦,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匆匆緩過神,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駭然和驚恐之意。

外面,楊開已經動了起來。

以神魂技反擊了那兩個神遊境高手之後,身如疾風,瞬間就來到了謝榮面前。

謝榮臉上的詭譎和得意還未消失,一隻大手便卡住了他的脖子,炙熱的真陽元氣衝擊過來,燙得謝榮頸脖處巨疼無比。

慘叫聲才剛出手,迎面便轟來一隻封眼捶,正中眼眶,剎那間謝榮便頭暈目眩,雙目不能視物。

「啊……」黎芙俏臉地變色,萬沒想到楊開居然能在兩個神遊境高手的襲擊下活下命來。

還未來得及反應,楊開另一隻大手也已經捏住了她的修長頸脖。

兩隻手同時用力朝中間靠攏,謝榮和黎芙碰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道和速度下,兩人感覺半邊身子都麻了。

匆匆運轉起來的真元,也在這一撞之下轟然退散。

兩人都是各自宗門中的精英,但此刻在楊開手上卻脆弱的如兩個孩童,竟是毫無反抗之力。

碰碰……

兩人都如隕石一般被投擲在地,地面上直接多出兩個人形凹坑,有骨頭斷裂的聲音傳出,慘叫聲同時響起。

直到此時,在場的所有人才回過神。

刷刷刷……

雷光和飛虹院的弟子們個個都警惕凝重地望著楊開,各自招式催動。

「誰敢動!」楊開一腳踩在黎芙的花容月貌上,將她的半邊臉蛋都踩在泥土裡,粗暴野蠻的動作讓所有人的眼皮子直跳。

另一隻手上真元吞吐,幾乎凝成了實質的真元,猶如一柄匕首,抵在謝榮的胸口處。

黑夜下,跳動的篝火印得楊開的臉色陰沉無比,分外可怖。

風雨樓和血戰幫的人都看傻了,怔怔地站在原地,一臉的不敢相信。

「誰敢動!」方子奇最先醒悟過來,怒喝中將一壇酒扔在篝火上。

嘩啦一聲爆響,在酒精的作用下,篝火如一條火龍,往天上竄出幾丈高,讓場面越發火爆緊張。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