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五十五章賠禮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賠禮道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賠罪?」雷光和飛虹院的神遊境高手聽到這話,不禁一陣失神。

那些年輕人也是驚愕當場,一臉迷惘地望著向楚。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嘴角噙出一抹莫名的笑容。

「向少……」謝榮一口牙齒沒了好幾顆,現在一說話就漏風,屈辱至極地喊了一聲,本指望向楚為自己出頭,主持公道,但一接觸到他那凌厲的目光,趕緊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和煦一笑,向楚沖楊開連連拱手:「這位朋友,是向楚統管不周,讓血戰幫和風雨樓諸位受委屈了。如今你氣也出了,向楚厚顏,來當個和事老,朋友得饒人處且饒人如何?對不住了,實在對不住了,向楚可以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今夜這樣的事。」

他一邊陪笑一邊拱手道歉,言辭陳懇,表情真切,態度及其友善,好似真的是他犯錯了一般。

向楚這般放低姿態,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血戰幫和風雨樓的年輕一代頓覺揚眉吐氣,心中別提多暢快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楊開剛才遭遇的兇險,只當這僅是一次尋常鬥毆打架。

平日里譏諷嘲諷他們的謝榮和黎芙都吃了大虧,現在向楚又偏袒著他們,他們哪裡還有不滿足的?

只是方子奇和胡家姐妹若有所思地看了楊開一眼,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同尋常。

隔著十幾丈距離,楊開目光灼灼地盯著向楚。直到此刻,他才算真正地明白什麼叫城府極深。

剛才這邊發生的事情,向楚身後的兩個高手全程神識監視,而他本人也在不遠處看得清清楚楚,可他依然裝著毫不知情的模樣,走過來詢問一番。

這人,果然是表裡不一。口蜜腹劍的貨色。

「朋友難道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若有要求,直管開口提就是了。」向楚微微笑著。

「向公子主持公道,我自然滿意!」楊開咧嘴一笑。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向楚一副如釋負重的表情,歡愉大笑起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沒必要整天針對,要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蒼雲邪地,朋友還請先把人放了吧,這樣子確實有礙觀感!」

「好!」楊開頷了頷首,雙腳直接甩出。

碰碰兩聲,謝榮和黎芙就如破布麻袋一般飛回自己的陣營中,被各自長輩接在手上,這兩腳甩出去。又踹斷了他們幾根肋骨。

向楚的雙眸不禁一眯,楊開沖他呵呵一笑,怡然不懼。

「小子……」雷光和飛虹院的神遊境怒喝一聲。

「賠禮道歉!」楊開扭頭望著他們,目光冷冽如寒風,語氣不容置疑。

兩人滿面怒容。睚眥欲裂,卻將目光轉向向楚,後者臉皮微微抽搐了一下,這才不著痕地點了點頭。

見向楚這般示意,兩人縱然心中百般不願,也不得不拉下臉面。悶聲道:「剛才的事,對不住血戰幫和風雨樓的諸位同道了!老夫定會嚴加管教門下弟子,不會再讓他們來挑釁滋事!」

「滾吧!」楊開冷笑一聲。

「走!」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各自抱著謝榮和黎芙,領著一群心中憋屈至極的年輕弟子,匆匆離去。

待到他們走後,向楚才沖胡家姐妹溫和一笑,彬彬有禮地退去。

篝火旁,靜謐了好大一會功夫,血戰幫和風雨樓的弟子們才轟然發出大笑,崇拜萬分地望著楊開,個個都將他看成了英雄。

雖然這裡的人是分屬三派,但既然來到此處,那便沒有門派之別了。大家同心協力,早就擰成了一股繩,楊開這般強勢地替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他們心緒激動,神情振奮。

唯獨只有管遲樂,眉頭微皺著,神色頗有些擔憂。

胡家姐妹悄悄上前,胡嬌兒輕聲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楊開輕輕地搖了搖頭,剛才的事情,知道的人心照不宣就是了,沒必要再將其捅開。

方子奇湊了上來,心中雖然也有疑惑,卻沒多問,只是道:「繼續喝?」

「來!」楊開呵呵一笑。

向楚的屋內。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已經安置好受傷的謝榮和黎芙,來到了此處。

大門打開,向楚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坐到椅子上,他身後的兩位守護者分列兩旁,靜默站立。

「見過向公子!」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連忙行禮,神態中滿是不岔和憤怒之色。

向楚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輕笑著問道:「說說吧,剛才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那小子還活蹦亂跳的?」

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對視一眼,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向楚聽完,雙眸一眯,沉聲道:「你們是說,你們的神魂技不但被他擋了下來,反而還被他的神魂技給傷了?」

兩人麵皮一紅,硬著頭皮應了一聲。

雷光的高手連忙補充道:「我知道這理由有些牽強,但事實如此,還請向少明察!」

「我知道,我沒懷疑你們。」向楚微微頷首,忽然轉頭看向自己身後的兩個高手,詢問道:「怎麼看?」

一人道:「這麼想的話,那年輕人身上必定有一件檔次不錯的神魂秘寶了。」

另一人道:「也可能是兩件!一件防禦,另一件攻擊,否則以他的境界,不可能施展出神魂技!」

「恩。」向楚微微點頭,「我也這麼覺得。」

忽然燦爛一笑:「有意思,他身上居然有神魂秘寶,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東西。」

雷光的高手眼神一冷。低聲問道:「向少,要不要我們再去……」

「你們有這個本事么?」向楚冷哼一聲。

「只要能將管遲樂纏住,我們就有十足的把握取了那小子的項上人頭!」

「不用了,已經打草驚蛇!」向楚緩緩搖頭,面色也有些不愉快。

「是。」

「對了,謝榮和黎芙姑娘的傷勢如何?」向楚關切地問了一聲。

雷光和飛虹院的神遊境高手面露感激,趕緊答道:「那小子下手很重。但好歹也留了點餘地,並未取他們性命,將養些日子便能康復了。」

向楚點點頭。沖身後的守護者示意。其中一人隨手拋出一個瓶子,扔給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

向楚道:「這是我向家特製的療傷丹,回去之後以溫水讓他們服下。十來天左右就可以恢復過來了。」

「謝向公子!」兩人大喜過望,連聲道謝。

「回去吧。」向楚揮了揮手,兩人連忙告退。

「少爺。」等到雷光和飛虹院的高手離開之後,向楚身後一個老者躊躇了片刻,道:「你為何對那年輕人這般客氣?那小子看著確實有些不簡單,可也不值得你這麼忍氣吞聲啊。」

向楚淡然一笑,緩緩起身,道:「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這人很強。你沒發現他今日根本就是有恃無恐么?即便你們兩位現身,他也氣勢凌厲。神色淡漠,這傢伙顯然不是一般的人。我摸不透他的底,暫時不想再動他,等過些日子吧。」

「可是再過些日子,那邊的決戰一打完。我們就該回去了,少爺你不是對那胡家姐妹志在必得么?」

向楚笑著點頭:「是啊,所以得在回去之前,把這事給解決了,要不然勞燕分飛,以後想見面都難。」

今日之事。也是因為胡家姐妹看著與楊開頗為親密,向楚才想除掉楊開,所以才讓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前去挑釁,等殺了楊開之後,自己再懲罰一下雷光和飛虹院的人,自然就會讓胡家姐妹心存感激。

不想事不如人願,楊開居然那麼強橫。

伸了個懶腰,向楚道:「先就這樣吧,乏了,本公子先去歇息。」

兩位守護者對視一眼,都弄不明白自家公子到底是怎麼想的。今夜的行動如此迫切,可現在看他卻又是漠不關心,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打算。

接下來的十幾日,一片安寧。

與蒼雲邪地的對峙雖然在繼續,但現在無論是這邊還是那邊,所有人的心思都系掛在最終決戰之上,所以根本不可能打得起來。

雷光和飛虹院的人吃了那一夜的大虧之後,也不敢再來挑釁滋事,連帶著其他勢力的人馬,此刻再見到血戰幫和風雨樓眾人的時候,也都是繞道而行。

楊開一直在閉關修鍊,難得有這樣安靜的修鍊環境,不會被外事干擾,他自然不會懈怠。

半個月修鍊下來,真元境六層的境界一再鞏固精進,距離真元境七層已相距不遠。

半個月之後。

胡嬌兒和胡媚兒風風火火地闖進楊開的閉關之處。

「怎麼了?」楊開看著姐妹兩人問道。

「我們得出去一趟。」胡嬌兒嫣然一笑,「向楚說,這是最後一次執行任務,等完成這一次的任務,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提到回家,姐妹兩人都相當興奮。

「我隨你們去!」楊開說著就要站起身來。

胡嬌兒神色一暗,連忙道:「你不能去。」

「恩?」

胡媚兒道:「你的身份未明,隨我們一道的話,只會讓旁人猜忌。」

胡嬌兒微微點頭:「託了謝榮的福,現在很多人都懷疑你是蒼雲邪地的探子!」

楊開眉頭微微一皺,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們:「這次有多少人會出去?」

「全部都要去,只會留下一點點人看守此地。你也留在這裡等我們回來,短則半日一天,長則兩三日就可以了。」胡嬌兒嬉笑著,「等這次任務完成,姐姐帶你回家!」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