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一章鷹啼,風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鷹啼,風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血戰幫和風雨樓這幾個月患難與共,原本的百來位弟子死的只剩下十幾人,所以剩下的這十幾個人幾乎就是一條心。

眼見南笙和向楚這般逼迫胡家姐妹,哪有不氣憤的道理?

方子奇冷笑著,望著南笙道:「南公子,向公子,一等世家便可隨意決定我們二等宗門弟子的自由和生死么?」

「你有什麼話說?」南笙輕嗤一聲,笑吟吟地望著方子奇,絲毫沒有把他看在眼中的意思。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

「那就閉上你的嘴!」南笙輕彈了下衣袖上的灰塵,神色淡漠道:「要怪,就只怪你們出身不好。你們以為這世上為什麼宗門勢力分這三六九等,就是要你們這些人認清楚自己的身份和我等的差距,若你們是一等勢力出身,也輪不到本公子來欺負,是不是?」

南笙一邊說一邊輕笑著,似乎根本沒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問題,那種出身高貴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繼續道:「若你們是超級勢力的人,嘖嘖,本公子巴結你們還來不及呢。哼,弱肉強食,本來就是這麼個道理,可笑你們還看不清,等到你們哪一天能有欺負我的實力和地位,若是欺凌到我頭上,我保證不會有一句怨言!」

「會有這麼一天的。」方子奇陰沉著臉道。

南笙不屑地撇了撇嘴。

楊開一直冷眼旁觀,沒說話。也沒動手,只是靜靜地看著衝突的雙方在吵鬧,到現在也沒有要發表意見的想法,似乎這裡的事與他無關。

然而,南家和向家的四位神遊境高手,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防戒備著他的動靜。

所有的年輕人中,只有楊開讓他們看不透。儘管是真元境六層的境界,但他的氣血旺盛和真元詭異程度非同尋常,不真正與他動手。是無法揣摩出他的實力的。

楊開觀望了這麼許久,就是想看看在這裡的人有多少可以結交,又有多少人表裡如一。

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不一定見真情,卻一定可見人心。

不到最為難的時候,是很難見到一個人真正的品格和性情。

如果這個時候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選擇沉默,不來摻和自己的事,楊開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明哲保身,這也是處事之道。眼下向家和南家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血戰幫和風雨樓根本無法與之匹敵,再繼續強硬下去,恐怕也只有毀滅一途。

讓楊開欣慰的是,他在意的三個人。都沒有讓他失望!

胡家姐妹和方子奇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強勢而有絲毫退縮之意,依然堅定地擋在他前面。

心中一暖,楊開臉上綻放出微笑,慢慢地走到前方,伸手搭在胡家姐妹的肩頭上。

目光在面前的四位神遊境身上轉了一圈。再看看向楚和南笙,楊開咧嘴笑了笑,輕聲對胡家姐妹道:「不用擔心我,我若想走,沒人可以留得下。」

胡嬌兒和胡媚兒俏臉微微一喜,雖不知道楊開哪來的這麼足底氣。但聽他說的這麼堅定,也沒有絲毫懷疑。

反倒是南笙和向楚,面色不禁一沉。

那方老更是冷笑不已:「小子,我等四人在此,你也敢說這種大話?」

「要不要試試?」楊開挑釁地望著他。

方老的雙眸中綻放出縷縷精光,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讓他失望的是,他沒從楊開的神色中看出絲毫慌亂。

似乎這個年輕人,真有安全脫逃的實力。

「圍起來!」南笙振臂一呼,楊開的放肆和目中無人徹底將他激怒了,從來沒有哪個二等宗門的弟子會用那種不屑一顧的目光望著他。

那種目光,如一根針刺般,扎進他的心裡。

身為一等世家的公子,他自然有他的驕傲和自得。

南笙的話剛落音,他身後的兩位神遊境便飛竄了出去,將楊開的背後包抄起來,與向家的兩位高手互為犄角。

縱然被四個神遊境七八層的高手包圍著,楊開也依然一臉的雲淡風輕,只不過眼神比剛才稍微凝重一些。

以自己現在的狀態,在兩個神遊境手下可以安全逃脫,但如果是四個的話,就得付出一些代價了。

這只是楊開的估算,真正做起來恐怕還會有些出入。

但只要不被一擊必殺,楊開就有逃離的信心。

「你跑啊!老子看你怎麼跑!」南笙一臉猙獰地望著楊開,厲喝道:「四老聽著,這些二等宗門的弟子誰若不識相,直接殺了,無需顧忌!」

「是!」向家和南家的四位神遊境同時應道。

高昂嘹亮的龍吟聲響起,一直盤旋在楊開頭頂上方的漆黑蛟龍慢慢地遊動了起來,那銅鑼般大小的雙眸內散發出森冷的幽光,

南笙望著血戰幫和風雨樓眾人,獰笑道:「給你們十息時間離開這個邪魔身邊,若不然等會打起來,嘿嘿……」

向楚眉頭一皺,趕緊道:「兩位姑娘,不要執迷不悟了。」

「是你們欺人太甚!」胡嬌兒低喝。

向楚不禁神色冷厲起來,他確實有意於胡家姐妹,但也不是那種至死不渝的愛戀。身為一等世家的公子,什麼樣的絕色美女沒見過?美女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調劑,他享受的只是追求和征服的過程罷了。

但是此刻,向楚忽然意識到自己恐怕永遠也沒辦法征服這一對姐妹花了,不禁心中惱怒。

惱怒迅速轉變為憤恨,當下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十息到!」南笙沉著臉輕喝著,目光淡淡地在人群中掃了一眼。隨意道:「動手吧!」

圍聚在一旁的四位神遊境一身真元忽然澎湃起來,目光不善地望著眾人。

就在這時。

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及其嘹亮清脆的鷹啼之聲。

這一聲鷹啼,尖銳至極,似乎蘊藏了一種莫名的力量,即便是神遊境高手聽到了也不禁眉頭一皺,匆忙抬頭朝上看去。

只見天空上,不知幾千丈的高處。一點金色的光亮正在閃耀著。

那一抹金色,純正無比,反射下來的金光耀得人睜不開眼帘。

金光在天空中盤旋著。就在眾人頭頂上,一邊盤旋,一邊發出一聲聲鷹啼。

楊開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一霎不霎地盯著那抹金色,臉色變幻不停。

原本一觸即發的大戰,被這一隻忽然出現的金色雄鷹給擾亂了節奏。

「好神俊的雄鷹!」南笙目中綻放出異彩,忍不住贊了一聲。

雖然那金色的雄鷹在幾千丈的高空,但在場諸人也都不是一般人,目力非同一般,自然能看得清楚。

「金色的雄鷹……」向家的徐老忽然眉頭一皺,隱約想起了什麼。

「哈哈,本公子決定了,要將它抓回去豢養著!」南笙大笑不已。這般神俊而又賣相極佳的雄鷹,若是能豢養上一隻,也是及長臉面的事,日後出門帶著,再加以調教。說不定能派上大用場。

聽他這麼說,楊開不禁鄙夷一笑,譏諷道:「你養不起的。」

南笙隨意地撇了他一眼,冷笑一聲,也沒多說,只是開口道:「你們見過這樣的異獸么?」

徐老沉吟了一下。皺眉道:「似乎聽說過。」

「從哪聽說的?」向楚也是見獵心喜,連忙問了一聲。

徐老皺緊了眉頭,苦思冥想,卻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天空上,那金色雄鷹的啼叫忽然變得急促密集,似乎是找到了什麼東西,旋即,一個俯衝,帶起一道金色的光芒,直直地朝眾人聚集的地方沖了下來。

本來還有些不知該如何下手抓捕這隻雄鷹的南笙見狀大喜,摩拳擦掌地笑著:「有意思,這異獸難道是與本公子一見如故,特意來投奔?」

向楚也是微微一笑,道:「南大哥有如此雅緻,小弟便不與你爭搶了。」

南笙笑著,撇了楊開一眼道:「小子,就讓你多活一會,待本公子抓了這雄鷹再說。」

「你自便!」楊開聳聳肩膀,擺出一副壁上觀的架勢。

「楊開,趁機跑吧。」胡媚兒悄悄地湊上來開口道。

楊開微笑地搖了搖頭。

「你還留下來幹什麼?」胡嬌兒一臉焦灼地望著他,擔憂道:「等他們抓到那隻鷹,馬上就要來對付你了。」

「他們沒機會了!」楊開輕笑著,神色一片放鬆。

胡家姐妹狐疑不已,也不知道楊開在賣弄什麼玄虛。

片刻后,那隻金色的雄鷹便已飛落下來,在距離眾人只有幾十丈高的時候,南笙忽然朝天空中竄上,面上一片欣慰和興奮之色,伸手就是一掌朝雄鷹襲去。

哪知那雄鷹不但生得神俊威猛,實力竟然也不低,雙翅震蕩間,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朝南笙迎了上來。

南笙面色一變,匆忙躲閃,旋即又振奮地喊道:「五階妖獸!二老幫忙!」

五階的飛行妖獸,這可是真撿到寶貝了。

一般的五階妖獸恐怕派不上什麼用場,但是能飛行的就不一樣了,無論是用來偵查敵情還是追蹤,都是一把好手,甚至還可以協同作戰。若是能抓到這隻妖獸,南笙本人的實力也會大漲。

見識到雄鷹的本事之後,向楚也不禁生出一絲意動之色,暗暗後悔剛才太大方了,這樣一隻雄鷹,比起很多天才地寶都要貴重,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向楚縱然後悔也不好再出手搶奪,只能眼睜睜地看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