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二章銀血金羽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二章銀血金羽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金色的雄鷹雙翅展開,長約一丈有餘,雙爪如鋼似鐵,及其堅硬,比起一般的秘寶武器恐怕都不逞多讓。

而且它似乎天生還會使用一些獸技,那金色的玄光激射出來,威力也相當不凡。

南笙雖也算真元境中的佼佼者,可面對這樣一隻飛行類的妖獸也沒有完全擒拿的把握,所以在見識到它的本事後,立馬出聲要求他帶來的兩個高手幫忙。

那兩個神遊境也沒猶豫,在他話音出口的同時便動手了,兩道匹練般的光芒朝雄鷹激射過去,威力不大,卻足以阻止雄鷹展翅高飛。

「不可!」向家的那個神遊境高手徐老忽然面色大變,總算想起這隻金色雄鷹的出處,神色倉皇間連忙喝了一聲。

南笙和南家的兩個神遊境都不禁眉頭一皺,不知他發什麼神經。疑惑歸疑惑,手上的動作也沒停頓。

啪啪兩聲,金色雄鷹被兩位神遊境招式餘威掃中,龐大的身子在半空中轉了好幾圈,險些跌落下來。

它雖然是五階妖獸,可滿打滿算也只相當於一個真元境的武者,哪裡擋得下神遊境高手的襲擊?

被這麼一耽擱,南笙不禁看到了活抓它的希望,口上哈哈大笑著,身如閃電竄到雄鷹面前,伸出一隻大手就朝它抓了過去。

那向家的徐老火燒屁股一般,竄到南笙前方,出聲叫著:「南公子不可!」

一邊喊,一邊輕飄飄地拍了南笙一掌。將他推了回去。

清脆的鷹啼聲再度響起,只是這一次的鷹啼似乎有些惱怒和急促,金色的身影直衝天際,眨眼便飛上幾百丈高空。

「搞什麼?」南笙本來可以輕鬆將金色雄鷹活抓,卻不想在最後關頭被徐老給破壞,落下地后不禁勃然大怒,陰森森地盯著徐老。又看著向楚道:「向老弟,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

向楚也是眉頭緊皺,不清楚自己家這位神遊境高手怎麼突然發瘋一般。皺眉道:「徐老,怎麼回事?」

那徐老額頭上冷汗涔涔,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上的雄鷹。抱拳道:「南公子,得罪了。」

「哼!」南笙冷哼一聲,面色相當不悅,道:「說說,到底為什麼阻止我!」

徐老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道:「這隻鷹,是有主的。」

「有主?」南笙一怔,忽然嘿嘿冷笑起來,「有主更好,我南家和向老弟的向家都是一等世家。看上只鷹難不成還得不到?說來聽聽,這是誰家的鷹,讓他們獻給本公子不就行了。」

徐老面色不禁一白,神色越發驚恐。

向楚似乎看出了什麼端倪,深吸一口氣道:「徐老。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徐老一副如喪考妣的表情,目光在血戰幫和風雨樓眾弟子身上轉了一圈,只不過這一次他看著這些年輕人的表情沒有之前的不屑和鄙夷了,反而變得及其認真和驚恐。

轉過頭,徐老望著另外三位神遊境高手,苦著臉道:「五階妖獸。金色玄鷹,你們就沒想起來什麼?」

那三位神遊境聽他這麼一說,不禁都有些茫然。

徐老哭笑不得:「我該說你們孤陋寡聞,還是時間太久你們忘記了?近二十年前,大漢地域,也出現過幾隻這樣的雄鷹……」

近二十年前……

三位神遊境的腦海中都不禁浮現出往年的信息來,忽然,面色齊齊一變。

南家的一位神遊境幾乎是脫口而出:「銀血金羽鷹?」

銀血金羽鷹!

這個名字一蹦出來,在場的所有神遊境都感覺到脊梁骨一陣發涼。

方老更是一陣失魂落魄,喃喃道:「楊家的銀血金羽鷹?」

徐老重重地點頭,沉聲道:「不錯,應該就是楊家的銀血金羽鷹!」

「可是……可是怎麼會現在就出現?不是還有幾年時間么?」

「恐怕……楊家出了什麼變故,所以銀血金羽鷹提前現世了!」徐老大膽推測。

幾個神遊境高手在說起這些的時候也沒隱瞞,更沒有刻意降低聲音,所以在場諸人無論是誰,都聽得清清楚楚。

二等宗門的年輕弟子聽的雲里霧裡,可向楚和南笙卻是聽懂了,互相對視一眼,皆都有些頭皮發麻。

「他們在說什麼?」方子奇眉頭緊皺著,輕聲問道。

「樂叔,你知道么?」胡嬌兒好奇地看著管遲樂。

管遲樂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楊開一眼,不禁苦笑,點了點頭:「老一輩的人,應該都能聽懂。」

「跟我們說說吧。」胡嬌兒很不明白為什麼區區一隻五階妖獸就讓向家和南家的人如臨大敵,如此甚重對待。

恐怕就算是神遊境頂峰的高手來了,也不值得他們這麼大驚小怪吧?

「好吧。」管遲樂心知現在肯定是打不起來了,這隻鷹出來,就代表著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整個大漢將會風起雲湧,當下神色也放鬆不少,開口道:「中都楊家知道吧?」

眾人一起點頭,杜鵑鳥楊家,八大家之首,誰沒聽說過?

「楊家有個規矩,就是在嫡系弟子還年輕的時候,將他們全部外放出去歷練,這個歷練的期限是十年!在這段時間內,所有的楊家弟子不得藉助楊家的任何力量,也不得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楊家也任由他們在外打拚磨練。」

「待到十年後,這些嫡系弟子才會被統一召回,然後爭奪下一任楊家的家主之位。十年時間,一個人的變化是很大的,尤其是年輕人,楊家的那些公子在外歷練十年,音訊全無,想要尋找也很麻煩。所以楊家就想出一個很特別的辦法,來尋找召回散落在外的嫡系弟子。」

「什麼辦法?」

「那就是利用妖獸!」管遲樂伸手指了指天上,「楊家的銀血金羽鷹!這種飛行妖獸從小便以楊家的嫡系精血飼養,所以對楊家血脈很敏感,只要在一定範圍內存在楊家的嫡系弟子,它們都能精準地尋到。」

聞言,所有人都不禁微微動容。

楊家的銀血金羽鷹出現在這裡,這豈不是意味著此地有一個楊家散落在外的嫡系弟子,這人會是誰?

管遲樂大有深意地看了楊開一眼,這才繼續道:「銀血金羽鷹,普天之下也只有那麼十幾隻,全都在楊家,楊家將這些異獸視為珍寶,除了尋找重要嫡系的時候,從來不會將它們放出。可是一旦銀血金羽鷹現世,那便意味著楊家在召回散落在外的嫡系弟子,更意味著……楊家奪嫡之戰,要開始了!」

「楊家奪嫡之戰?」方子奇眉頭一挑,似乎對這個挺感興趣。

「是,楊家的各大公子憑藉在外歷練十年的積累,召集幫手,集結黨羽,爭奪楊家的下一任家主之位!上一次楊家的奪嫡之戰發生在十八年前,死了不少人,也有更多的人一戰成名。楊家的奪嫡之戰,是整個天下勢力的大洗牌,很多人都會參與進去的,你們若是有興趣,自認為有這個實力,也可以去玩玩。」

管遲樂在說這些的時候,向家和南家那些人也都沒插嘴,其他聚集在此地的二等勢力的弟子們,也都聽得及其認真。

這種事關重大的秘辛,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聽到的。

管遲樂說完,偌大一片範圍靜謐沉默了很久,都沒有人發出聲音。

南笙更是臉色鐵青灰敗,剛才他大言不慚,要讓金羽鷹的主人將這隻雄鷹獻上,可在得知這是楊家豢養的異獸之後,哪還敢生出什麼貪戀?

怪不得徐老會那麼著急地阻止,原來他已想起了往事。

南笙暗暗慶幸,幸虧自己與家族二老剛才沒把金羽鷹打傷,否則要是叫楊家的人看到了,指不定會生出什麼變故。

這異獸數量稀少珍貴,楊家又跋扈霸道,真要是打傷了,可不是賠錢就能了事的。

好片刻,徐老才沖管遲樂一拱手道:「這位朋友說的很詳盡,有許多細節連老夫都不甚了解,受教了。」

管遲樂冷笑一聲:「多年前的往事,誰人不知?」

出了這麼一個變故,徐老也是有意要緩和一下現場雙方的緊張氣氛,所以才恭維一聲,管遲樂都能知道的事情,他哪裡會不清楚?卻不想管遲樂根本沒領他的情,冷冰冰一句話扔過來,頓時讓徐老直翻白眼。

向楚狐疑道:「只是……我記得楊家是在五六年前遣散了當代的嫡系弟子,這不是還沒到十年么?」

正因為沒到十年,所以一開始誰也沒想起這隻雄鷹是楊家的銀血金羽鷹。

如果再過幾年,整個天下都在關注楊家動向的時候,金羽鷹一現世,肯定會被認出。

南笙也微微點頭:「這事我也聽說了,這該不會是別的什麼妖獸,只是與金羽鷹相似吧?」

徐老嘆息一聲:「所以我才說,楊家怕是出了什麼變故,才提前這麼早將嫡系弟子召回。別懷疑了,這就是楊家的金羽鷹。」

「那……」向楚的目光在人群中打著轉,待掃到楊開的時候不禁微微一凝,很快又轉了過去,捏了捏鼻子道:「也就是說,此地有一位楊公子了?」

無數人頓時提心弔膽起來,皆都在環視四周。

兩幫人正發生著衝突,馬上就要打生打死,在這樣緊張重要的關頭,卻突然得知在這敵友之中,有那麼一位是根本不能得罪的人物。

若這位楊公子是朋友,那自然好說,如果他是敵人……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