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三章不知者不怪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不知者不怪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麼一想,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中都楊家的公子啊,這是何等尊貴的身份?

所謂的一等世家,在中都八大家面前根本不夠看,更何況,楊家還是八大家之首,地位更加尊崇。

搞不好在此地的那位楊家公子就有可能是日後的楊家之主。現在在他實力低微的時候去交好,以後自然好處多多,哪有人肯得罪?

不自覺地,向楚和南笙都收斂了自己跋扈的氣勢,目光凝重地在人群中巡視著,似乎陡然之間,他們就矮了一截。

倒是血戰幫和風雨樓諸人,驚疑而又期待地朝楊開望去,他們都知道楊開的姓名,此刻自然會將他和楊家公子的身份聯繫到一起,只是又不方便直接詢問,個個都滿眼期待地想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

楊開臉色平淡,神情自若,也沒有絲毫不同平常的地方,越發讓他們猜疑不定。

向楚苦笑一聲,環抱一拳,朗聲問道:「誰是楊公子?」

倒不是他不知道楊開的姓名,只是潛意識地不敢將他和楊家公子扯到一起,向楚現在只期望那位隱藏起來的楊家公子在自己的陣營中就好了。

一聲詢問,無人應答。

楊開嘿嘿怪笑兩聲。

刷刷刷……

無數道目光朝他聚集了過來,眾目睽睽之下,那一直盤旋在他頭頂上的漆黑蛟龍,忽然直衝下來。

眨眼的功夫。二三十丈長的蛟龍便鑽進了楊開體內,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那衝天的煞氣也盡數退去,再呈現在眾人眼帘之中的,只是那個平常的真元境六層武者。

向家和南家的人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楊開在這種時候散去了最後的依仗,由不得他們不聯想些東西。

抬頭看了看天空,銀血金羽鷹依然在盤旋著。口中發出急促的啼鳴聲。

楊開圈起手指放進嘴中,吹出一聲響亮的口哨。

彷彿是得了什麼命令,盤旋的銀血金羽鷹歡快地回應一聲。展開雙翅,從幾百丈的高空俯衝直下。

頃刻,便來到眾人頭頂上方。那一雙明亮的鷹眼,警惕而仇視地盯著南家三人,慢悠悠地落到了楊開的肩膀上。

收攏翅膀,銀血金羽鷹沖南家三人示威似的啼叫。

南家和向家諸人陡然間臉色就白了不少,向楚更是臉皮微微抽搐地看向楊開,似乎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楊家獨有的銀血金羽鷹,此刻落到了楊開的肩膀上,那楊開的真正身份已經無需再去多想。

胡家姐妹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彷彿才剛認識他似的,美眸中泛著異彩。

那雷光的謝榮和飛虹院的黎芙卻是身子一軟。軟綿綿地倒在地上。他們兩派費盡心機,一力討好向楚,助紂為虐,為虎作倀,極力污衊楊開。卻沒想到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得罪的竟然是連向楚都不敢得罪的人。

這才是真正的有眼無珠,鼠目寸光!

他們兩派都死傷慘重,更是各有一位神遊境長輩死在楊開手上,本指望向楚替他們報仇雪恨。順便也能抱上向家這顆大樹,可是現在……

一切都成枉然,別說報仇了,那麼往死里得罪楊家的公子,他們還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兩說。

怪不得他說得罪他的代價,兩派承受不起。

果真承受不起!

「楊公子?」向楚尷尬地望著楊開,手心裡全是汗水,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問了一聲。

南笙張了張嘴,一肚子後悔鬱悶。

他這次可真是無妄之災,自己只是回南家路過這裡,隨便摻和了一下,沒想到就惹出這樣天大的麻煩。早知道還來看什麼熱鬧啊?騎著踏雲駒飛奔回南家不就得了。

面對向楚的詢問,楊開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專心地伸手梳理著肩膀上那隻銀血金羽鷹的羽毛。

這一隻五階飛行妖獸生得相當特別,那一身羽毛就如黃金澆注,金光燦燦,而且在楊家豢養了這麼多年,也被楊家人打理的相當好,每一根羽毛都鋒利如刀,堅硬度和鋒利度絲毫不遜於一般的地級中品秘寶,再加上它那彎勾般的鳥喙和銳利的雙爪,一般的真元境對上它,可能還不是對手,最起碼也要真元境六七層以上的武者,才能贏得了它。

楊開不說話,向楚縱然一肚子委屈和憤懣也不敢表露分毫,就那麼抱拳干站在那裡,一臉的小心翼翼。

南笙的臉色紅了紅,厚著臉皮道:「楊公子,南某有眼無珠了,剛才的事是南某的不是,還請楊公子不要往心裡去。」

胡嬌兒不禁鄙夷一笑,剛才的南笙是何等霸道囂張,面對二等宗門的十幾個弟子們,生殺予奪,絲毫不容反抗。

可是現在在面對一個超級勢力的公子時,表現的卻是這般卑微,就差沒跪下給楊開磕頭認錯。

前後判若兩人,態度差別之大讓人為之側目。

笑聲傳入南笙耳中,越發讓他心裡不是滋味,臉色也是精彩紛呈,乾笑道:「姑娘你也不要見怪,南某給你道歉。」

「哼!」胡嬌兒冷笑,撇過臉蛋不去看那現實的嘴臉。

南家和向家的四個神遊境也不得不拉下臉皮,齊齊抱拳道:「楊公子大人大量,還請原諒我等剛才的無禮!」

楊開輕輕地呼了一口氣,神色淡然地看了他們一眼,輕笑道:「不知者不怪嘛。」

聽他這麼說,向家和南家諸人皆是面色一喜。

今天的事,只要楊開不去追究,那便萬事大吉了,而且楊家奪嫡之戰即將開始,楊開身為楊家的嫡系公子,自然也是要拉攏助力,集結黨羽才能有希望奪取下一任家主之位的。

向家和南家,都是一等世家!這樣強大的助力,只要楊開還想在奪嫡之戰中獲勝,就必定會去拉攏。俗話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今日的事楊開也沒什麼損失,氣量大些,自然可以輕描淡寫地帶過去。

搞不好,今日還能與楊家的公子交好呢,成就一段不打不相識的佳話。

腦海中飛速轉著,種種念頭劃過,向楚和南笙都是神色喜悅而又期待。

正開心的時候,楊開肩膀上的那隻銀血金羽鷹忽然又凄厲地慘叫了一聲,似乎被人給傷到了一般,撲騰著翅膀就飛上了高空。

「怎麼回事?」向楚急切地問道,話一問出口,便神色愕然地看著楊開,一臉的迷茫和不解。

其他人也一樣如此。

只見楊開手上此刻正捏著兩根金色的羽毛,這兩根羽毛閃爍金光,如精打細磨而成的刀片,長短一般,造型流暢,分明是從銀血金羽鷹身上拔下來的。

怪不得那隻雄鷹忽然受驚飛了起來。

拔下羽毛,楊開連看都沒看一眼,直接將它們丟在地上。

「楊公子,你這是何意?」南笙一腦袋的霧水,皺眉看著楊開。

這銀血金羽鷹生得神俊,賣相極佳,而且又是珍惜寶貴的異獸,更是尋找到他楊開的功臣,就算楊開再不喜歡它,也不至於突然對它下手吧。

搞什麼呢?南笙想不明白。

向楚比起南笙卻是心思玲瓏不少,看著楊開手上的兩根金羽,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但還不等他想個透徹,兩道人影已經飛速地朝這邊接近過來。

兩人的速度極快,身上具是華光流轉,一看便知實力不低。

幾百丈距離,轉瞬就已抵達。

來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魁梧,神色冷酷,臉上一道長長的疤痕,橫貫左右,如一條蚯蚓般,猙獰在鼻樑上,渾身氣勢如刀,殺氣凜然,一看便是身經百戰之輩。

女的風華正茂,身材婀娜,看不出多大年紀,生得端莊美麗,一雙鳳眸隱有精芒閃過,瓜子型的臉蛋上無悲無喜,神情冷漠。

無論男女,都是神遊境高手,但他們給人的感覺,卻比向家和南家的高手要強勢很多。

在見到他們的那一瞬,所有人都不禁地將他們和南家向家的四位神遊境比較了一下,但卻都得出了一個同樣的結論,單打獨鬥,那四人沒一個是這一男一女的對手。

楊家的每一隻銀血金羽鷹身後,都會跟著楊家的高手,以方便一旦找到楊家的嫡系公子,便將其護送回家。

眼前這兩位,顯然是一路跟著銀血金羽鷹才來到此處的。

兩人的腰間,都掛著一塊玉牌,上書一個血紅色的楊字。

「楊家血侍!」那方老不禁低呼一聲。

楊家血侍,世代侍奉楊家,對楊家忠心耿耿,他們中間的每一個人都天資出眾,從小便開始培養,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助其成長。

他們的出身可能不比那些世家公子小姐們高貴,但是他們能取得的成就,卻絕對不比那些公子小姐們低。

楊家有一位神遊之上的太上長老,當年便是血侍的身份。可是如今,楊家將之奉為上賓,即便是嫡系弟子見到了他,也得行大禮叩拜。

所以楊家血侍也代表了強大的戰鬥力,所有的血侍,都幾乎具備了越階作戰的能力,在同等境界中,他們基本堪稱無敵。

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忠心,為了楊家,他們可以奉獻出一切。

畢竟,從小的時候,楊家就給他們灌輸了這種家族至上的思想,為了培養他們,也是花費了很大的代價。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