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五章這麼陰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這麼陰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今天就兩更了,晚上大概有不少事要忙。

另外,正月的事情特別多,肯定是要出門給長輩們拜年的,更新的話我盡量保證,絕對不會斷更就是,各位好漢女俠見諒。

馬上進入下一個篇章,我也得仔細考慮下怎麼去弄。

最後

祝所有書友新年快樂,健康幸福……楊開和他們之間確實還有恩怨沒有算清,剛才向楚南笙要置楊開於死地,要不是金羽鷹及時出現,現在肯定已經打起來了。

楊開分明不想就這樣將恩怨化解,所以才會拔下鷹羽,當場報復!

聽他這麼說,屠峰和唐雨仙都神色平淡,並未流露出絲毫驚詫之色,似乎早已看出這裡的緊張氣氛。

只是兩人都沉默不言,好奇地望著楊開,想知道他要如何做。

血侍這次接到的任務只是安全地接回楊家嫡系,並沒有其他的指令,剛才逼迫南家向家高手,只是因為金羽鷹被打傷的關係。

現在楊開如果要找那些人的麻煩,那也是楊開的事,兩位血侍不會插手!

他們忠於的是楊家,並不是楊開,換句話說,楊開現在沒有資格也沒有實力去命令他們做什麼,唯有在他生命受到危險的時候,兩位血侍才會出手幫忙。

屠峰和唐雨仙忽然覺得,這一次接到的小公子。挺有意思的。

他們都算是楊家的人,本就眼高於頂,飛揚跋扈,楊開這般咄咄逼人,不依不饒的態度,分明很合他們的胃口。

一時間,兩人都期待起來。

向楚乾笑一聲。道:「楊公子想要我等如何?」

拳頭沒別人大,向楚也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

那徐老也是忍著鑽心的疼,皺眉道:「我等今次認栽了。不過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多一個朋友,總好過多一個敵人。楊公子你也是要參加奪嫡之戰的,還請三思。」

楊開神色一冷,冷哼道:「三思?笑話!」

話音落,兩片血紅的花瓣忽然自體內飛出。

帶起一片花香,縈繞在眾人的鼻尖。

千蕊血海棠!

花瓣飄飄蕩蕩在半空中浮沉,突然化為兩道紅芒,一閃而逝。

兩聲悶哼傳出,雷光的謝榮和飛虹院的黎芙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生機頓消。

全場嘩然!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驚異連連地朝楊開望來,南家和向家諸人齊齊面色一變。

似乎所有人都沒想到。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竟敢出手殺人。

謝榮和黎芙一死,雷光和飛虹院剩下來的人皆都癱軟在地,驚恐地朝楊開望來,一陣涼意從頭襲到腳。

兩片花瓣接連閃爍。一道道悶響聲傳來,但凡屬於雷光和飛虹院的弟子,一個不落,在短短十息的功夫內盡數死亡!

滿地屍體橫呈,向楚和南笙的呼吸陡然停滯,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三個月內。我要在中都看到你們的誠意,否則……我不介意去滅一滅一等世家的威風!」楊開眼神森寒,忽然又輕笑起來,「這條命,你們就暫時留著好了。」

向楚的臉色頓時難看無比,一陣陣苦澀的滋味在口中蔓延。

南笙更是睚眥欲裂,捂著手上的傷口,瞪著楊開不放。

好半晌,向楚才扯出一絲牽強的笑容:「多謝!我們走!」

一招吆喝,領著大隊人馬離去。

「那三匹踏雲駒我要了!」楊開望著一旁南家騎過來的三隻妖獸,淡淡地道。

南笙都已經翻身上去了,聞言不禁深吸一口氣,連忙又跳了下來,被他身邊的兩個神遊境一拉一拽,匆匆離開。

唐雨仙抿嘴小嘴兒,好笑地望著楊開,覺得自己家的這個小公子,似乎象是個沒長大的孩子,稍微一得勢,便處處欺負人起來。

張了張嘴,正要開口說話,屠峰卻是沖她緩緩地搖了搖頭。

「小公子,我跟雨仙先去那邊等你。」屠峰人長的粗獷,但心思卻比較玲瓏,知道楊開與他的朋友們還有話說,便先與唐雨仙離開了。

「恩。」楊開點了點頭。

待到所有人離去,場中只剩下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之後,楊開才發現這些人個個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著自己。

不少人的目光中還有敬畏之色,不過讓楊開欣慰的是,胡家姐妹和方子奇並沒有這麼看他,不但如此,胡嬌兒的美眸中還有一絲恨恨的味道。

「有什麼想問的?」楊開捏了捏鼻子,望著胡家姐妹。

胡媚兒抿了抿嘴唇,想問什麼卻沒說出口。

胡嬌兒卻是把臉一板,冷聲道:「沒有!」

「額……」楊開不禁愕然,追問道:「真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該知道的都知道了,還需要問什麼?」胡嬌兒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拉著妹妹的手道:「走了,回家!」

「喔……」胡媚兒沖楊開歉意一笑,連忙追上姐姐的步伐。

管遲樂沖楊開一抱拳,也是乾笑不已,領著其他人離去。

方子奇卻是留了下來,賊兮兮地問道:「楊兄,奪嫡之戰好玩不?」

「不知道,我也沒試過。」楊開搖了搖頭。

「你要參加?」方子奇挑著眉頭問道。

「只要有一定實力,就必須得參加,由不得我!」楊開頷了頷首。

「有意思,改日定去中都拜訪你!」方子奇哈哈大笑著。

「恭候大駕!」楊開也微微一笑。

風起,捲動了楊開的黑髮。站在原地,目送著血戰幫和風雨樓的十幾個人漸漸遠去,在那人群中,還有兩個女子,時不時地回頭望上一眼,直到彼此消失在視野的盡頭。

屠峰和唐雨仙鬼魅一般地出現在楊開身旁,靜靜地等待著。

「我要閉關一會。你們再等我一下!」楊開淡淡地吩咐一聲,便一頭扎進了營地里,尋找到一個還算寬敞的房屋。鑽了進去。

「哦!」唐雨仙怔怔地應了一聲。

好半晌,唐雨仙才黛眉微皺,道:「閉關?小公子莫不是要突破了?」

「有點這個跡象。」屠峰微微點頭。認可了唐雨仙的看法,「他的真元有些遊走不定,確實是要突破的徵兆。」

「看樣子我們來之前,他經歷過一場傾盡全力的大戰呢。」

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怎麼會毫無徵兆地就忽然要突破了。

屠峰淡淡一笑,抬頭看了看天上的金羽鷹,道:「雨仙你是不是覺得小公子有些婦人之仁?」

唐雨仙歪著腦袋,望著屠峰道:「我只是覺得他還是個孩子,手段柔和些也在所難免。」

屠峰緩緩搖頭,沉聲道:「楊家的人。就算是孩童也別小看,雨仙你在楊家這麼多年了,怎麼還這麼天真?這位小公子,可不象你看到的那麼簡單。」

「怎麼說?」唐雨仙頓時來了興趣。

「你也看出他和向南兩家有恩怨了吧?」

唐雨仙輕笑一聲:「我又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出來。而且,他們的恩怨似乎還不淺呢。」

「要你說,小公子該怎麼做?」

「殺!」唐雨仙雲淡風輕地說道,「要不然就拉攏,奪嫡之戰需要這樣的盟友!他這麼做,得罪了人還放虎歸山。只怕以後向南兩家會成為他的敵人了。」

「所以說,你天真了。」屠峰嘿嘿笑著,「那兩個年輕人,殺不得,他們都是向南兩家內定的下一任家主,真要是殺了,小公子也麻煩纏身,他現在還沒那麼大的權勢,遮下這樣的麻煩,更何況,他也沒有在四位神遊境眼皮子底下擊殺他們家少爺的本事。」

「那就拉攏嘛。」唐雨仙撇了撇嘴。

「得罪,還拉攏什麼?就算拉攏過來,只怕那兩家也有異心,還不如一條道走到黑,往死里得罪他們,儘可能的從他們身上颳去好處。」屠峰眯著眼睛,「有些人,只有把他打怕了,讓他看到你就發抖,才無法生出反抗的心思。」

「不過小公子顯然沒這個手段和實力呀。」

「恩,這一點小公子確實做不到,畢竟他還小嘛,不過對向南兩家的人,他應該是這麼打算的,否則也不會這麼強勢。我倒是挺想看看他在奪嫡之戰中的表現如何。」

唐雨仙頓時不解:「你怎麼對他這麼感興趣?」

屠峰呵呵一笑,伸手一吸,地上那兩根金光燦燦的羽毛便被擒在手上,遞了一根給唐雨仙,屠峰道:「這兩根羽毛根本就不是被打掉的。」

唐雨仙凝神看去,不禁訝然:「這是被拔下來的?誰拔的?」

「還能有誰?」

唐雨仙愕然地朝楊開閉關的位置看了一眼,驚呼道:「這麼陰險?居然利用到我們頭上來了。」

說完又怔了怔,看著屠峰道:「既然你早就看出來了,為什麼還順著他?」

「難不成還當場戳破他?」屠峰翻了個白眼,「再怎麼說,他也是楊家的公子,讓他掉顏面的事怎麼能做。」

「臭小子,夠陰損的!」唐雨仙暗暗咬牙。

糊裡糊塗地就被人給利用了一下,唐雨仙心裡挺有些不服氣的,她好歹也是個神遊境高手,連這點伎倆居然都沒看穿,實在有些丟人。

屠峰皺眉道:「這一次奪嫡之戰,血侍不知道會不會被要求參加,如果要參加,我們二人就得找個信得過,有實力的公子追隨,要知道,在奪嫡之戰中站錯隊伍,後果是很嚴重的。」

「你想跟他?」唐雨仙皺了皺眉。

「暫時沒這個想法,這不才剛見到他嘛,還算馬馬虎虎,再看看他這一路表現如何吧。嘿嘿,楊家不成文的規矩啊,接公子們回家的路上,不但是他們在征服我們,也是我們在觀察他們,看看他是不是值得我們去追隨。」

「聽你的。」唐雨仙點了點頭,說完又嬌笑起來,輕抿著嘴唇道:「這一路上我得仔細擦亮眼睛,可不能再被他給利用了。」

「哈哈!」屠峰大笑一聲。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