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六章醉翁之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醉翁之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年初一,給武煉的書友拜年了。祝蛇年大吉,好運連連,事事順利,不盡財富滾滾來,學業事業節節高!也祝武煉的成績越來越好,祝小莫自己越長越英俊……還是算了吧,再英俊下去,好多人要自卑了……半日後,楊開神采飛揚地走了出來。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連忙上前行禮,細細一打量,發現他果然已經突破,抵達真元境七層的水準。

兩位血侍暗暗點頭,心中也有些讚歎之意,能在大戰後迅速突破,這個小公子的資質應該不差。

只是讓人奇怪的是,在楊家十幾年,他為什麼只是個普通人呢?在最近這幾年,他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能一舉達到現在的成就。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望著楊開,臉上表情各異,沉默不語,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楊家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一次提前這麼早就召集我們回族?」楊開皺眉看著兩人開口問道。

屠峰的臉色有些陰鬱,開口道:「是家主受傷了。與蒼雲邪地諸多高手決戰的時候,家主身先士卒,被陰冥鬼王和絕滅毒王聯手打傷,毒氣鬼氣同時入體,雖救治及時,挽回性命,但族中長老說,情況不容樂觀,所以必須得儘快將下一任家主的人選確定下來。」

「家主受傷?」楊開神色一怔。

楊家現在的家主,論身份應該是楊開的大伯楊應豪,實力不低,這等人物居然在大決戰的時候也被打傷,而且看樣子傷勢還不輕,否則也不至於這麼急著召回楊家嫡系,展開奪嫡之戰。

「我知道了!」楊開淡淡點頭。

對家族裡的人和事。楊開了解的不多,甚至連幾位叔伯也未曾見過幾面,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楊開對楊家的其他人並無太多的感情。

這一節對楊家其他嫡系來說也是一樣的。

上一代的嫡系,也是在外歷練了十年才回到家族,奪嫡之戰時對自己的兄弟更是手下不留情,所以說,楊家人之間的親情紐帶很淡薄。並不象其他家族那麼深厚。

見他反應平淡。屠峰和唐雨仙也沒有太多意外之色,兩人在楊家待了這麼久,自然知道楊家人的脾氣。

「小公子。」屠峰徵詢性地問了一聲,「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們先且返回楊家吧。」

楊開眉頭皺了皺,道:「族裡有沒有規定最遲的回歸期限?」

「這倒沒有。」屠峰緩緩地搖了搖頭。「而且,我估計你是第一個被尋覓到的公子,兩日前金羽鷹才被放飛出去。我和雨仙一路追來,很幸運地就碰到你了。其他人,恐怕現在還在跟著金羽鷹尋找吧。」

「那就好。」楊開淡淡一笑。

「小公子可是還有事未辦?」

「恩。我想回宗門一趟!」楊開頷了頷首。

屠峰和唐雨仙對視一眼,不禁嘖嘖稱奇。

杜鵑鳥楊家,嫡系弟子都是被放養的,隱藏身份寄居在別的宗門內,一般到了十年期限的時候。這些公子們都會偷偷摸摸地離開宗門,不想讓宗門長輩和宗內的兄弟姐妹們知道。

畢竟在那生活了這麼多年,就算是木頭人也有些感情,這樣欺騙宗門,多少都會心生愧疚。

可眼前這位倒好,不但不偷偷摸摸地走掉,居然還特意要返回去一趟,這倒是有意思的很。

只是不知等見到宗門長輩的時候,該如何解釋呢?

唐雨仙頓時好奇起來:「小公子的宗門叫什麼?」

楊開呵呵一笑,看了她一眼,只見她嘴角含笑,正期待地望著自己,似乎想打探下情況。

「還是不說的好!」

唐雨仙一怔,不太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不過身為血侍,她也不好再追問下去,只是隱隱地感覺到這個小公子有些不好應付。

「走了!」正發愣間,卻見楊開已經翻身上了踏雲駒,朝自己和屠峰吆喝著。

兩人對視一眼,飛身朝踏雲駒上縱去。

他們雖然是神遊境,飛行起來速度也相當快,但既然有踏雲駒代步,自然也樂得省了力氣和真元。

三匹踏雲駒,風馳電掣,三人的頭頂上,銀血金羽鷹一路跟隨,不時地傳出清脆的鳴啼聲。

從此地到凌霄閣,最起碼也有萬里之遙,即便騎著踏雲駒,也要兩三天才能抵達。

但楊開並沒有放開全速,而是保持著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

楊家那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屠峰和唐雨仙知道,楊開又何嘗不知道。

這一路上,自己的表現,將會影響這兩位血侍日後的選擇!

參加奪嫡之戰,可不僅僅只是幾位楊家公子各自武力的較量。甚至可以說,自身武力是最不重要的一個環節。

奪嫡之戰看重的是,這位公子能聚集多少助力,能讓多少勢力俯首稱臣!

聚集的助力越多,俯首稱臣的勢力越多,就越能說明這位公子的人脈和手段,如此才能坐上楊家的家主之位!

楊家身為八大家之首,需要的就是人脈和手段!

楊開現在可以說是一窮二白,自然對這兩位迎接自己回家的血侍很上心。

如果能在路上就將他們給折服收攏,等於是一回到家就有兩位實力高深的神遊境幫手了。

所以這一路,不能走得太快。太快了,楊開縱然有萬般手段,也來不及施展,也不能太慢,太慢就顯得懶散了。

楊開在前方帶路,屠峰和唐雨仙一路跟隨,也是毫無怨言。

一日行個兩千里地,悠哉游哉。

三日之後,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夜晚,三人停下歇息,屠峰出去打野味,唐雨仙在附近尋找乾柴。升起篝火。

待到篝火升起之後,屠峰也收穫滿滿地回來了,兩人合力在附近的溪水邊清洗,再回來架在火上烤著。

兩人忙活的時候,楊開卻在幾十丈之外,不停地吹著口哨,逗弄落在一顆樹梢上歇息的銀血金羽鷹。

這幾日趕路的時候,一旦停下。楊開都會這般逗弄金羽鷹。

但三日下來。收穫甚微,金羽鷹似乎挺記仇的,當日楊開為了陷害南笙和向楚拔了它兩根金羽,直到現在鷹兒也將楊開視為生平大敵!楊開稍微靠近它一些便啼叫不停,雙翅拍打,凶相畢露。

縱然楊開身負楊家的嫡系血脈也不好使了。

唐雨仙一邊轉著手上烘烤的野味。一邊美眸抬起朝楊開那邊看了看,見他依然毫無進展,不禁抿嘴笑了起來。

「活該!」唐雨仙輕聲說道。「銀血金羽鷹雖然只是五階妖獸,但神智很高,拔了它兩根羽毛。這一輩子也別想再親近它了。」

屠峰也是重重點頭,顯然無比贊同唐雨仙的看法。

「小公子也應該知道吧,怎麼還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唐雨仙皺了皺眉頭。

屠峰嘿嘿一笑:「醉翁之意不在酒罷了!」

「什麼意思呀?」唐雨仙一愣。

屠峰砸吧砸吧嘴:「小公子這是在想辦法讓我們對他刮目相看呢,這你都看不明白,難道你沒發現這幾日咱們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么?他就是在拖時間。」

唐雨仙訝然。想了想,頓時覺得屠峰說的有道理,美眸打量著他,道:「你這人怎麼這麼心思縝密,白長這麼大個頭了。」

屠峰輕笑一聲:「這不是心思縝密,是小公子的意圖太明顯,傻子都能看明白的事……咳咳……似乎我說錯什麼話了。」

「你說呢?」唐雨仙笑吟吟地望著他,屠峰頓時尷尬不已。

也沒去追究,唐雨仙轉頭看了看楊開,抿嘴一笑:「他要是這麼想的話,那註定會失望了。」

「恩,不管他,我們保護他的安全就行了。」屠峰嘿嘿笑著,然後朝那邊吆喝一聲:「小公子,可以吃了。」

楊開應了一聲,神色平淡地走了回來。

吃著東西的時候,唐雨仙笑了笑,望著楊開問道:「小公子,你進展如何?」

聽她這麼問,屠峰連忙給她打眼色,示意她別去摻和楊開的事,本來人家就毫無進展了,這麼問,不是存心落公子的面子么?

實則唐雨仙也是一番好心,想提醒下楊開別去做無用功,免得到時候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年輕人嘛,喜歡逞強也是可以理解的。

豈不料聽她這麼問,楊開居然淡淡一笑,一邊吃著一邊隨意答道:「差不多了,到明天應該就能消除它的敵意……」

唐雨仙和屠峰頓時怔住,傻傻地望著楊開,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了。

怎麼就差不多了呢?分明差得老遠好不好?

而且,他憑什麼能確定明天就可以消除金羽鷹的敵意?那妖獸天生記仇,拔了它兩根羽毛,它一輩子都不可能搭理你的。

「怎麼了?」楊開見他們沉默,不禁抬頭問了一聲。

「沒什麼。」屠峰連忙搖頭,乾笑道:「那預祝小公子馬到功成!」

這話說的相當言不由衷,楊開卻彷彿沒察覺似的,只是淡淡點頭:「恩。」

唐雨仙抿了抿嘴,頓時感覺有些頭疼了。

眼前這位小公子如此篤定,放出這樣的豪言,若是到了明日那金羽鷹還是不搭理他,那他豈不是丟死人了?

小公子丟人,要是惱羞成怒……

這一瞬間,唐雨仙連斃了那金羽蛹都有了,只要金羽鷹今晚死了,那明天小公子也不用尷尬丟人。

和屠峰對視一眼,兩人都低下腦袋,悶聲不吭,再也不願多說一句話。

楊開察言觀色,一邊吃著烤肉,一邊嘴角慢慢挑起,綻放出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笑容。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