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八章原來我一直看走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原來我一直看走眼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人……有意思啊。

居然讓楊家的嫡系公子來幫忙重建這一片廢墟,還大言不慚說什麼大展身手。

楊開要大展身手的地方是中都,是楊家的奪嫡之戰!可不是這裡。

「這兩位是你朋友?」解紅塵將目光投向屠峰和唐雨仙,淡淡地問了一聲。

「恩。」楊開微微點頭。

屠峰和唐雨仙的臉色微微一動,卻也沒說話,他們是楊家的血侍,論地位要比楊家的公子低,自然沒資格當楊開的朋友。可楊開卻乾脆地承認了,這讓他們兩人心中有些小觸動。

解紅塵笑了笑,有些不以為意,道:「既是楊師弟的朋友,那便也是我凌霄閣的朋友了。兩位若是不介意,也來幫忙吧,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兩位血侍的眉頭都是一皺,表情玩味起來。

互相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忍俊不禁的神色。

他們雖然是楊家的血侍,地位要比楊家公子低,但那也僅僅只是在楊家而已。真要是走出楊家,即便是那些一等勢力的長老見到他們,也不敢這麼隨意地對待,更不要說吩咐他們做什麼事了。

可眼前這小子居然想讓他們幫忙重建凌霄閣,還要給好處?

能滿足楊家血侍的好處,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手的,這小子有這麼大的底氣?

解紅塵已經抬頭看著天上了,片刻后眉頭不禁一皺。道:「哪來的鷹兒,聒噪的讓人心煩。」

楊開不禁捏了捏鼻子,屠峰和唐雨仙的神色越發古怪了。

金羽鷹跟著楊開回到這裡,已經飛到天上去了,陣陣鷹啼聲傳出,自然吸引了解紅塵的注意。

解紅塵微微點頭,目光中透出一絲欣賞之意:「不過這鷹兒倒是生得神俊不凡。」

這般說著。扭頭對旁邊喊了一聲,道:「鍾師叔。」

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立馬走了過來,這人也是凌霄閣本來的人員。只不過是上一代的弟子,如今也有神遊境一層的水準,不算太差。道:「師侄有事?」

解紅塵朝天上的金羽鷹努了努嘴,問道:「以師叔的手段,能不能把那隻鷹打下來?免得吵到那兩位姑娘了。」

這位師叔抬頭看了看他,片刻后搖了搖頭道:「太高了,而且這鷹看樣子實力不低,我怕是無能為力。」

解紅塵皺了皺眉頭,神色頗有些不悅,擺擺手道:「那沒事了,你忙去吧。」

「恩。」

等到這人離去之後,解紅塵才淡然一笑:「看樣子還得我自己動手才行。楊師弟稍等片刻。我去解決了那鷹兒再來說話。」

「哦。」楊開一臉無所謂地點點頭。

下一刻,解紅塵便衝天而起,直朝天空上的金羽鷹飛去。

屠峰和唐雨仙也沒有絲毫要阻攔的想法,只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盯著解紅塵背影。

楊家的金羽鷹。要是這麼容易就被抓住或者打下來,那也不是楊家培養出來的妖獸了。

「這人與小公子有仇?」唐雨仙笑吟吟地望著楊開,剛才解紅塵對待楊開的態度,她都看在眼中,現在又有意要在楊開面前展露下身手,顯然兩人之間曾經有過什麼過節。

「往事了!」楊開神色淡然。輕輕地搖了搖頭。

和解紅塵的爭鬥,只是宗內之斗,現在宗門都沒了,楊開對以前的事也沒想再放在心上。

「哪來的鷹?」正望著解紅塵的時候,一旁忽然傳來一聲急促的疑問聲。

旋即,兩道靚影從不遠處迅速走了過來。

為首一人,雙十年華,身材高挑,明眸皓齒,肌膚雪白,蠻腰堪堪一握,身穿一件紫色的長裙,將她的氣質襯托的高貴無比。

她的身旁,還有一個看似年紀小些的玲瓏女子,這女人長得小巧,但那一雙胸前玉峰卻是顫巍巍的巨大,簡直要裂衣而出,急走間,玉峰上下誇張起伏,小臉蛋上一片醉人的酡紅,圓潤挺翹的臀部盪起一層波浪,讓人看一眼彷彿就要深陷在其中不能自拔。

兩雙美眸都是一眨不眨地盯著天上的金羽鷹,兩人的神色都凝重萬分,她們看到的彷彿不是一隻鷹在翱翔,而是一隻龐然大物。

這兩個女子走出來的時候,一旁正在忙碌的凌霄閣弟子,無論男女老少,皆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恭敬行禮:「見過秋小姐,見過駱小姐!」

秋憶夢和駱小曼置若罔聞,依然直直地盯著天空,頓下步伐,怔怔地看著。

「秋姐姐,這真的是那隻鷹么?」駱小曼還是給人一種天真無邪的感覺,一邊看一邊輕聲詢問。

「應該是。」秋憶夢沉重地點頭,「不過我也只是聽聞,並未親眼見過。」

「那個解紅塵飛上去了呢。」駱小曼伸手指著天上。

「這白痴想做什麼?」秋憶夢目光一冷,俏臉冰寒無比,「不會是想殺了那隻鷹吧。」

那隻鷹豈是誰都能隨便殺的?就算打傷它恐怕都會有天大的麻煩。雖然早就知道解紅塵這人有些喜歡出風頭,但此刻秋憶夢才覺得,這簡直就是一個白痴加腦殘。

只要有點眼力的人,大概都能看出這隻鷹來歷不凡吧?

「秋小姐?」唐雨仙狐疑地望著秋憶夢,輕輕地喊了一聲。

當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聯袂走過來的時候,楊開和兩位血侍就怔住了。

無論是誰都沒想到,會在此地碰到她們兩人。

楊開是知道她們兩人被扇輕羅控制在手上的,但屠峰和唐雨仙卻不知道,秋憶夢自從上次在凌霄閣失蹤之後,便杳無音訊。

仔細端詳了秋憶夢片刻,唐雨仙才確認,眼前這個就是秋家那位失蹤了好幾個月的大小姐!

當下不禁喊了一聲。

聞聲,秋憶夢連忙扭頭看去,待看到楊開之後,神色也是猛然一呆。

駱小曼更是嚇得花容失色,連忙躲到秋憶夢身後,沖楊開一陣怒目相視。

「恩?」屠峰頓時疑惑,神色也變得怪異,隱隱覺得眼前這位秋家大小姐好像認識自己家的小公子。

好半晌,秋憶夢才沖楊開微微一笑,目光轉向屠峰和唐雨仙,上下打量了一眼。

唐雨仙會認得她,她卻不認識唐雨仙,不過當她看到兩位血侍腰間的玉佩之間,俏臉不禁一變,失聲道:「楊家血侍?」

「見過秋小姐。」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連忙行禮。

秋憶夢論地位與楊開等同,甚至可以說現在的秋憶夢比楊開的地位要高,畢竟這女子是秋家不世出的天才,在中都年輕一代中也是排得上號的,而楊開還僅僅只是一個未回歸家族的弟子。

面對這樣的人物,屠峰和唐雨仙也不能馬虎。

秋憶夢臉上的神色變了好幾變,視線在面前三人身上來迴流轉,好半晌才緊緊地盯住楊開,啞然失笑:「楊家血侍在此,又有楊家獨有的銀血金羽鷹,那麼你是楊家的嫡系子弟?」

看到這些,如果秋憶夢還不知道楊開的真正身份,那她也不是秋憶夢了。

「恩。」楊開點了點頭。

「原來我一直看走眼了。」秋憶夢芳心暗恨,雖然知道楊開一直沒透露他的身份是因為楊家的家規,但現在想來,還是有些鬱悶。

可笑她之前在扇輕羅的行宮內,甚至還開出豐厚的條件,想將楊開拉攏進秋家,為秋家效力。

人家本來就是楊家的嫡系公子了,還拉攏什麼呀?

怪不得那個時候人家一點都不動心,秋憶夢還以為他眼高於頂,性情淡薄,現在想來,人家根本就是從來沒有考慮過,也無需去考慮。

咬牙切齒地望著楊開,秋憶夢現在恨不得將他抽筋剝皮,一解心頭的難堪和尷尬。

從來沒有人讓她這麼吃癟。

「你是楊家的公子?」駱小曼也呆了,傻乎乎地望著楊開問道。

「他自然是!」秋憶夢輕輕冷笑著。

駱小曼頓時啞口無言,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她依然還記得,當初秋憶夢曾經評價過楊開這個人,說幸虧他沒什麼強大的背景,若是他有強大的背景,那整個天下恐怕都會被他攪的天翻地覆。

現在看來,他的背景不但強大,還很深厚!簡直無人能比。

「兩位認識我家公子?」唐雨仙美眸中泛著異彩,好奇地望著秋憶夢和駱小曼。

身為女人,她從幾人的對話中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紋乎自己家的小公子,和面前這兩個少女之間有一些不同尋常的瓜葛。

「認識,當然認識!」秋憶夢淺笑嫣然,貝齒輕咬。

屠峰沒來由打了個寒戰,不知道為什麼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用這麼仇視我吧,我也不欠你們什麼。」楊開苦笑地望著秋憶夢,他自然能從這女人身上感受到敵意。

「不欠我們什麼?」秋憶夢冷笑一聲,「你欠得可多了。」

這話聽在耳中相當曖昧,屠峰和唐雨仙頓時表情期待,一臉的八卦模樣。

「要不要我一條條一樁樁地跟你數清楚?」秋憶夢逼視著楊開。

楊開一臉的無所謂:「你說,我聽著。」

「好。」秋憶夢展顏一笑,美眸中閃爍著狡黠,抿了抿紅唇,道:「那就先從扇……」

「喂……」楊開面色一變,趕緊衝上去,一把捂住了她的嘴。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