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六十九章我不欠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我不欠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早上就出門拜年了,天黑才回家,今天就兩更。明天還得繼續出去,不過更新不會斷的……扇輕羅這個名字可不是能隨便提的。

眼見自己家公子這麼奔放大膽,兩位血侍頓時為之側目,表情精彩紛呈。

秋憶夢啊!秋家的大小姐,中都里的風雲人物,各大世家公子追崇的目標,從來沒人敢這麼對她。

偏偏被這麼對待后,她竟然也不攻擊,只是象個普通女子那樣掙扎。

對視一眼,彼此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出興奮的神色。

這裡面,有蹊蹺啊!屠峰和唐雨仙心中暗想。

「放手!」秋憶夢掙脫不得,含糊地喊了一聲。

楊開威脅地看了她一眼,這才慢慢地鬆開手,退後幾步。

皺了皺眉,楊開神色淡漠道:「我不欠你們什麼,你們的遭遇,也只是咎由自取,與我沒有半點關係。」

「無情無義!」秋憶夢貝齒輕咬。

「別說這種讓人容易誤解的話,我們本就萍水相逢,沒有什麼情義!」楊開冷哼一聲。

秋憶夢頓時氣苦,她發現自己以前無往不利的種種手段,在楊開身上竟是半點作用都不起,這要是用在其他的中都公子身上,那些人保證甘之如飴,搖頭擺尾了,怎會象他這麼冷淡對待?

「我有很多事情要問你,有沒有方便談話的地方?」楊開看了看四周。

秋憶夢撇了撇嘴。不過心思一轉,還是點點頭道:「跟我來吧。」

周圍的凌霄閣諸多弟子個個都一臉茫然,感覺莫名其妙。

剛才楊開和秋憶夢的對話他們沒有聽到,只是看到了那曖昧的場景。

秋憶夢,他們也是認識的,怎麼看起來楊開似乎與她是舊識啊,而且關係還不淺的樣子。

他到底有什麼能耐。居然能結交秋家大小姐這樣的大人物。

待到一群人離去不久,解紅塵才灰頭土臉地從天上落下來,追逐這麼久。他連金羽鷹的一根毛都沒抓到,而且還險些被金羽鷹給傷到了。

落地之後,赫然發現楊開已經不見了蹤影。

「楊開人呢?」解紅塵冷著臉向周圍的人詢問。

「被秋小姐請去了。」旁邊有個師弟答道。

「請去了?」解紅塵眉頭一挑。一臉的不相信,「你確定是請去的?」

那師弟察言觀色,也不敢那麼肯定,只是囁嚅道:「似乎是被秋小姐叫去了。」

解紅塵這才滿意地點點頭,不過又狐疑起來,秋憶夢叫他過去幹什麼?此地現在應該由我做主才對,他有什麼資格被叫過去?

疑惑之下,連忙朝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暫時歇息的地方走去。

一棟屋舍內,秋憶夢駱小曼和楊開分坐在一張桌子的一側。

屋舍很簡陋,裡面也沒有多少擺設。看得出來是新建起來的,大概是給秋憶夢和駱小曼提供住所之用。

屋外,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如門神一般杵在那,八風不動,神色冷峻。

秋大小姐親自斟上茶水。這才落座回去,捋了下耳邊的碎發,望著楊開道:「有什麼想問的,只管問吧!」

「她什麼時候放你們走的?」楊開端起茶杯,隨口問了一句。

「一個月前吧。」秋憶夢苦笑一聲,自然知道楊開口中的她是妖媚女王扇輕羅。「她確實沒有為難過我們,只是帶我們在戰場上轉了一圈,決戰打起之前,便讓我們離開了。」

「有什麼收穫?」

「改變了不少看法,呵呵。」秋憶夢沉吟了一會,懇切地道,「以前我只當蒼雲邪地里的人全都該死,可是現在不敢這麼想了,我見到不少無辜的人,被自詡正義之士殘忍殺戮。也見到許多外面的勢力,在蒼雲邪地內為非作歹,她說的沒錯,這個世界不止有黑白兩色,每個人心中都有邪魔,每個人也都有可能成為邪魔,只看能不能堅持住自己的本心。」

「恩。」楊開淡淡地點頭,秋憶夢能有這樣的改變,確實難得。

扇輕羅把她帶到戰場上去是對的。

可能扇輕羅希望她能以秋家的力量,來改變世人對蒼雲邪地的看法,所以才會這麼大費周章。

「回來之後,我就來這裡了。」秋憶夢欣然一笑。

「那你們秋家知不知道你平安了?」楊開皺了皺眉頭。

「已經傳書回去了。」秋憶夢點點頭,「紫薇谷那邊也傳過信,至於白家……」

楊開目光微微一凝,直直地盯著秋憶夢。

後者輕笑一聲:「呵呵,別緊張,我和小曼告訴白家,白雲風被雷霆獸王的手下追捕,不幸身亡了,與你和那個女人沒有關係。」

「如此最好!」楊開滿意地微笑,雖說白雲風的死與他確實沒有多大關係,但事情的真相若是傳開,恐怕白家也不會善罷甘休。

那些大勢力,不講理是出了名的,否則凌霄閣也不會遭遇災禍。

秋憶夢慢慢地伸了個懶腰,曼妙的曲線畢露,她卻是絲毫不在意,淡然道:「我曾經跟你說過,若有朝一日我能脫困,定幫你們凌霄閣正名!現在的我,沒這個能力,所以只能先在把這裡重建起來,再做打算了。」

秋憶夢雖然是秋家大小姐,但為凌霄閣正名實在事關重大,不是她一個人能做主的。

最起碼,也要一個超級勢力的話事人牽頭才行。

「這裡的重建工作是你在主持?」楊開訝然地望著她。

「那你以為呢?」秋憶夢抿嘴嬌笑著,「凌霄閣被定為邪宗。我若不出面,誰敢在這裡大興土木?我本來是準備暫且將這裡當成秋家的一處產業,等以後找機會將凌霄閣恢復,也算還你一份人情。」

「不是還我人情,這是你們秋家應該做的。」楊開冷笑一聲。

秋憶夢一怔,也沒反駁,點頭道:「說的也有道理。畢竟這裡是我秋家人放火燒的,不過不管如何,現在你回來了。而且你也算是有背景的人,就把這裡當成你自己的產業好了,我也懶得染指。嘻嘻,楊家公子的產業,也無人會說什麼吧?」

楊開怔了怔,也沒去拒絕,沉吟許久,覺得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這才點頭道:「謝了。」

秋憶夢眼眸一亮,欣然微笑。

「不過外面那些人怎麼回事?你從哪裡找回來的?」楊開疑惑地詢問。

「就在附近呀。」秋憶夢笑了笑,一手撐在桌上托著香腮,有些慵懶道:「他們都是投靠了附近兩個宗門的人。我找那兩派的高層說了一聲,就把他們帶回來了。」

楊開頓時瞭然。

外面的人,應該都是當初投靠了風雨樓和血戰幫的弟子!只是沒想到,在宗門大難來臨之前,解紅塵這個核心弟子也離開了凌霄閣。反倒是象李雲天那樣的人,卻堅定地留了下來,最後通過虛空甬道,遁逃萬里之外。

真的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啊。

不過楊開也沒有太多的想法,他們那個時候選擇離開宗門。也是他們的自由。

那些人被風雨樓和血戰幫兩派收留,現在秋憶夢又出面把他們尋了回來,秋家大小姐的身份擺在那,血戰幫和風雨樓哪敢說什麼?

「自己的宗門,總要自己人重建才有味道嘛,你說對不對?」秋憶夢嘻嘻笑著,目光期待,似乎在等待楊開的表揚。

楊開置若罔聞,只是看了看駱小曼,後者如小老虎一般沖他齜牙咧嘴。

秋憶夢頓時翻了翻白眼,知道這傢伙在裝糊塗,也不去勉強。

「對了,你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這附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楊開忽然想起一事。

「特別的地方?」

「恩,比如煞氣邪氣什麼的。」楊開正了正臉色。

「哦,你說那個啊。」秋憶夢微微一笑,「我們來的時候沒見到,不過聽你那個同門解紅塵說過,困龍澗那裡曾經邪氣翻騰,本來這附近的兩派都準備搬遷了,可沒想到那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吞噬邪氣一樣,過了好幾個月之後,此地便風平浪靜了。」

「有沒有人下去查探過?」楊開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吞噬邪氣的東西,旁人不知道是什麼,但楊開卻是清楚的。

地魔!

回到這裡的時候,楊開就感應了一下,但卻沒發現地魔的痕和氣息。他應該是已經成功了,卻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難道這老魔想趁機擺脫本少爺的控制?楊開心思轉動,想到一個可能。

也不是沒有可能,地魔是真正的魔頭,不講信用不講道義再正常不過。

「倒是沒有人下去查探過,附近的武者,對困龍澗忌諱莫深!」秋憶夢緩緩搖頭。

這也可以理解,誰知道下面現在還有沒有危險,以前那邪氣衝天的時候,任何人都能感覺到致命的威脅,現在雖然平安無事了,可也沒人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你知道底下有什麼?」秋憶夢忽然警覺起來,目光熠熠地望著楊開。

「不知道。」楊開搖了搖頭。

秋憶夢猛撇嘴,知道他並不太信任自己,對自己還有很大的保留。

「算了,不說這個,說說你們宗門重建的事吧。我在這裡也耽擱不少時間,雖然已經傳信回中都,但也得儘快回家才行,要不然家裡怕是又要派人來尋我了。」秋憶夢苦兮兮地說著,似乎很不情願回到中都一樣,「所以我想,這裡就讓你的同門自己重建著,我也不去管了,一切都交給那個解紅塵去打理,你覺得如何?」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