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七十二章他又不咬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他又不咬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日,一群人整裝待發

凌霄閣無人來送!解紅塵更是自覺沒有臉面再出如今楊開眼前,只是沉默地掌管著宗內的重建事宜

直到此刻,楊開才總算反應過去,昨日秋憶夢說要借他的光到底是什麼意思

銀血金羽鷹在天空上翱翔著,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各自騎上一匹踏雲駒,然後神色怪異地望著楊開,嘴角含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楊開皺眉看看,登時有些鬱悶了

他們一行只要三匹踏雲駒,兩位血侍各騎一匹,楊開再騎一匹,那秋憶夢和駱小曼就沒有坐騎了

唐雨仙倒是還可以再帶一個人,剩下那個人怎樣辦?

秋憶夢和駱小曼都是少女,這一路去往中都,路途悠遠,路上多少會有些顛簸,無論她們中的誰跟楊開共乘一騎,一定都會有些不可避免的肢體碰撞

「我和小曼,你本人選一個好了」秋憶夢絲毫不以為意,美眸盯著楊開笑吟吟地說道

她淺笑嫣然,美眸含笑,甚至有些曖昧的滋味,讓人看了不由有些浮想聯翩

駱小曼也看法到眼下的不妙處境,不由紅了紅臉

楊開撇了撇嘴,道:「雨仙帶一個,屠峰帶一個,我單乘一騎」

秋憶夢臉上的愁容急速收斂,怔怔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他會拒絕這種與美人親近的大好時機

倒是兩位血侍,神色都有些不測詫異

屠峰哈哈大笑一聲:「我倒是不介意,只怕兩位小姐不幹啊」

秋憶夢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屠峰登時收聲,乾笑不已

「這樣,我有個主意」秋憶夢眼珠子轉了轉,惱怒地道

「什麼?」

「你與屠峰共乘一騎好了,這樣我和小曼就可以騎你這匹了」

「你做夢!」楊開武斷拒絕,開玩笑,讓他跟屠峰騎一匹踏雲駒,成什麼樣子了

秋憶夢似乎知道他會這麼說,眼珠子再一轉,道:「那你就與唐姐姐一同!」

唐雨仙正在看繁華,聞言俏臉陡然拉了上去,好一陣尷尬雖說楊開是楊家的公子,她是楊家的血侍,楊開若真要與她共乘一匹踏雲駒,她也不會拒絕,但這事怎樣想怎樣怪

提心弔膽著,生怕楊開一口答應上去

「不行!」楊開皺了皺眉頭,突然覺得事情有些難辦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要怎樣辦嘛」秋憶夢也不著急,只是笑,眼眸中劃過一絲狡黠,顯然她昨天就曾經思索到這個成績了

楊開沉默了許久,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

「喂,你是男人啊,快拿個主意!難不成我們就等在這裡不走了?」秋憶夢敦促道

楊開咬了咬牙,直接翻身上了踏雲駒,朝下方伸出一隻手

秋憶夢面色一喜,正要順勢上去的時分,楊開卻道:「駱小曼你下去!」

秋大小姐的神色當場就變了,驚詫地注視著楊開,眼眸中閃過一絲窘迫和尷尬,心裡恨不得將楊開千刀萬剮

反倒是駱小曼,彷彿受驚的兔子似的,連連朝前進去,慌忙擺手:「不,不,不要!」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打心眼裡懼怕楊開這個人

「走!」楊開面上有些不耐煩了,把手發出來,沖屠峰和唐雨仙呼喊一聲,便預備縱馬飛奔

「喂……」秋憶夢趕緊扯住了他的大腿,羞怒道:「你這人怎樣這麼無情無義呀」

「什麼無情無義,去中都你又不是不認得,若是不想本人趕路,就雇輛馬車不就行了」楊開真實不想再跟她糾纏

秋憶夢恨恨地瞪著他,發現他沒有絲毫開玩笑的神色,好半晌才道:「小曼上去」

「我……我……我怕!」駱小曼快哭出來了

「怕什麼,他又不咬你」秋憶夢不由分說,直接提著駱小曼的一隻胳膊,在她的尖叫聲中將她丟到了楊開的前面,本人卻是輕身一縱,飛上唐雨仙的那匹踏雲駒

「抱緊了」楊開叮囑一聲,然後奴駕著踏雲駒,閃電般飛馳

駱小曼不知所措,趕緊抓住了楊開的衣服,一張俏臉剎那間變得雪白

一路無言

秋憶夢似乎很生氣,這一路上休憩的時分也不去尋楊開說話,倒是駱小曼在擔驚受怕了一整天之後,漸漸放鬆了上去

路途悠遠,飛奔顛簸中,楊開時不時地能感覺到背後兩團龐大的柔軟襲來,彈性驚人,讓他不由有些慶幸本人的決議

駱小曼這姑娘,果真資本雄厚,兇器逼人!

若是帶著秋憶夢,怕是沒這種享用了

這樣的發現,似乎讓回中都之旅也顯得不那麼單調無聊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也能察覺到一行人的詭異氛圍,自是不敢多言,所以這一路行去,氛圍相當沉默,只要厲風呼嘯的聲響從耳畔邊擦過,根本不聞一人說話之聲

沿路行來,整個天下似乎都曾經知道楊家在召集嫡系公子之事,而奪嫡之戰的風聲也漸漸傳開

前段工夫才迸發正邪大戰,如今楊家又要展開奪嫡之戰,這一年內,整個大漢註定是不安分不安靜的一年

奪嫡之戰,也吸引了萬千注目之光

楊家的奪嫡之戰,雖說只是一個頂尖世家在為本人的家族選拔下一任家主,但每一次都牽扯甚廣,影響力無與倫比,全天下的大權利簡直都會參與到其中來

那些權利參與其中,一面是讓本人家族的年輕人走出去,見識下頂尖世家公子的風采和底蘊,添加閱歷,磨練本身

另一面,也是藉助這個時機,交好中都的八大世家

若是目光准,跟對了人,日後自然少了不種種益處

除了那些大權利之外,還有許多孤身一人的武者,也會來中都尋覓出人頭地的時機

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時機,這也是一次萬眾等待的盛會有人仰仗這個時機魚躍龍門,一戰成名,有人被趕盡殺絕,抄家滅族

利與弊並存,整個奪嫡之戰就是一場豪賭

賭上性命和未來的戰爭

而這一場戰爭,全部圍繞著楊家這一代的年輕公子們

……

五日後

一行人已抵達萬里之外,不過距離中都還是有些路程

三匹踏雲駒停了上去,秋憶夢瞭望著遠處,過了一會兒道:「那裡是呂家的地盤,我要過去一趟,借兩匹踏雲駒出來」

說著,扭頭看了看楊開道:「你們要不要過去休憩休憩?」

楊開皺了皺眉頭,正要拒絕的時分,唐雨仙卻道:「既然來了,那便去一趟吧,左右也耽擱不了多久」

楊開懷疑地打量了她一眼,不知道她為什麼替本人做了決議

唐雨仙呵呵笑著,道:「呂家似乎與秋家有些關係吧?」

秋憶夢點點頭:「恩,算是表親的關係不過中都八大家,哪個家族與外面的權利沒點關係?真要是算上去,這天下都是一門親只是呂家與秋家關係的確還算親密,這些年也常有交往」

唐雨仙道:「呂家也算是一等世家,小公子去拜訪下也不算辱沒了身份」

她這話意有所指,楊開瞬間便明白了,唐雨仙是想讓本人趁機籠絡下呂家,看能不能為將要到來的奪嫡之戰添加一點助力

就算籠絡不了,也混個臉熟嘛

如今的楊開雖然掛著楊家公子的身份,但說到底還是什麼都沒有沒有底蘊的楊家公子,就算本身實力再弱小,也只是個紙老虎罷了

知道她的打算之後,楊開也不好再拒絕,點頭道:「也好,這裡怎樣說也是人家的地方,不過去拜訪一下也不太禮貌」

秋憶夢輕哼了哼,鄙夷楊開言不由衷,得了便宜還賣乖

呂家本不算一等世家,但這幾十年來與秋家走的比較近,得了秋家的照拂和指點之後,家族權利也漸突變得弱小起來,更出了一位神遊之上的高手,所以才得以提升

這也就是在近幾年的事情

真要算上去,呂家在一等權利中,算不得太兇猛

提升為一等世家之後,這附近的二三流權利也不得不俯首稱臣,呂家自然雄霸一方

呂梁便是呂家的家主,實力也不是頂尖,只要神遊境七層,但身為一個家主,實力並不是最次要的,他的交際和統管才能才是讓呂家蒸蒸日上的最大緣由

也正是由於他這些年不吝拜訪,時不時地與秋家聯絡,所以才能抱上秋家這顆大樹

一行人離開這裡的時分,幾個守衛立刻看法到來人身份的不凡之處,趕緊上前恭敬訊問

他們守衛呂家的大門,自然有些眼力,踏雲駒這種妖獸向來只要一等權利才能培育的起,足以證明楊開一行人的尊貴

秋憶夢報上本人的身份和姓名,眾人立刻被迎了出來,另有人火急火燎地往外面飛奔,大概是去告訴呂家的高層去了

這是一個閣樓滿布的莊園,莊園內小橋流水,亭榭樓台,載滿了各種各樣的花卉草木,讓人看著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那些閣樓也都不高大,但卻精緻,流淌著一股詩情畫意

秋憶夢走在最前頭,駱小曼與她並肩而行,楊開跟在前面,最前面才是兩位血侍

一路走一路看,楊開對這一處莊園也頗感興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