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八十三章這次你怕是要失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這次你怕是要失算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我知道了。」楊開見她說的這麼認真,也是心中一凜,暗道幸虧剛才沒有貿然吸收。

將其中的利害言明,唐雨仙才將那一小塊玉遞還給楊開,道:「小公子將這個收好,莫要讓其他人知道,否則恐怕會引起強者的覬覦。」

「恩。」楊開點點頭,有黑書空間在,藏個東西還是很方便的。

屠峰咧了咧嘴,無聲而詭異地笑了起來:「看樣子,呂家這次吃了個大虧啊。」

無論楊開是付出什麼代價從呂斯那把陽晶玉床換來的,現在看來,都是楊開佔了巨大的便宜。

唐雨仙也是抿嘴嬌笑:「他們恐怕也想不到,這裡面會有真靈的存在。」

真靈已經初具神智,可以欺瞞過大部分高手的神識查探,之前它還躲藏在陽晶玉床中,只怕是呂斯也沒有察覺,否則根本不可能會將它讓給楊開。

「哼,呂家有些鼠目寸光,居然連小公子的動向都敢監視,這樣的人不值得拉攏!」屠峰輕哼一聲,「我跟雨仙的傷勢都已經好了,小公子你想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明天就走吧。」他本來就沒準備在呂家逗留多久,只是前幾天要等兩位血侍療傷,這幾天又要吸收陽玉中的能量,才不得不耽擱行程。

離家這麼多年了,他也迫不及待想要回去看看爹娘。

「好,那我去通知一下秋小姐,她之前似乎是說要與我們一道。」唐雨仙點了點頭。

楊開要離開呂家的消息很快便傳了出去。

呂梁等人竟隱隱有些鬆了口氣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楊開在這裡一天,他們就一天感覺渾身不自在,似乎生怕別的楊家公子知道他們呂家與楊開有過接觸一樣。

當晚,呂梁又擺宴席,宴請楊開和秋憶夢等人。

酒宴上,眾人只談風花雪月。對楊家奪嫡之戰和未來的中都局勢皆都閉口不談。

秋憶夢冷眼旁觀,知道呂家是徹底不看好楊開了,卻也沒去多說什麼。與上次一樣,稍微吃了點東西便早早離席。

楊開本人卻是大快朵頤,絲毫不提要拉攏呂家之事。喝酒吃肉,品嘗水果佳肴,他的這種不作為,讓呂梁等人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還真怕他在最後時刻,要提起什麼,真那樣的話,呂梁也不知該如何作答。

酒是一樣的酒,只是和前些日子替楊開等人接風洗塵時不同,呂家諸人的態度都在不經意之間有了些微妙的改變。

酒散人盡,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日。呂家一眾高層在呂梁的帶領下於正門處送別楊開和秋憶夢。

呂梁一臉誠懇,望著楊開道:「楊公子,此去中都,風雲詭譎,奪嫡之戰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楊開淡淡點頭。

呂梁笑道:「難得楊公子來一次呂家。呂某人也無以奉上,便送上些銀兩聊表心意,還望楊公子不要嫌棄。」

這麼說著,便微笑地沖旁邊一人示意。

那人趕緊上前,捧著一盒子的銀票,雙手奉上。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臉色微沉。皆都有些不太愉快。陰冷著神色,看向楊開,等待他的指示。

楊開絲毫不以為意,呵呵笑道:「呂家主一片好心,那本公子就卻之不恭了!屠峰,收下。」

「是!」屠峰輕輕點頭,然後將那一盒子銀票拿了過來。

「呂家祝楊公子在奪嫡之戰中旗開得勝,馬到功成!」呂梁輕輕抱拳,說了句場面話。

楊開哈哈大笑:「那就借呂家主吉言了,告辭!」

說著,翻身上了踏雲駒,當先離去。屠峰和唐雨仙輕哼一聲,也是緊隨楊開身後。

秋憶夢和駱小曼同樣騎在呂家為她們準備的踏雲駒上,走出幾步,秋憶夢頓了頓,輕聲道:「呂梁,這次你怕是失算了!」

呂梁神色微變,正欲開口說話,秋憶夢已經奴駕起踏雲駒,風馳電掣般遠去。

背後呂家一群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失算么?」呂梁皺著眉頭,品味秋憶夢最後走時留下的那句話,她的意思很明顯,分明是有些責怪呂梁這般輕視楊開。

但……就算你是秋家的大小姐,可終究不過是個年輕人,還是女子!論眼光,論謀略,怎及得上老夫?

呂梁雖然有些心裡不舒服,但根本沒把秋憶夢的話聽在耳中。

那就讓時間來證明,老夫到底有沒有失算!

……

五匹踏雲駒飛速前進,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從後面也慢慢追了上來。

離開呂家之後,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就一直臉色陰霾,頗有些替楊開感到不啻的意思。

最後離開的時候,呂梁看似言辭誠懇,姿態大方,但實際上他心裡怎麼想的,在場眾人全都明白。

若呂家真的有意要交好楊開,在那最後關頭就不可能只出點錢財了事!

奪嫡之戰拼的是什麼?拼的是各位公子的交際,人脈和手段。

具體點來說,拼的就是人才,物資!

呂家如果真的要參與奪嫡之戰,也要站到楊開這邊,最起碼也會出點人才,出點天才地寶,神兵利器,武典秘籍什麼的。

單單隻給些銀兩算什麼意思?在這個世界上,有的時候,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東西,尤其是好東西,更是不錢財能解決的。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跟在楊開身邊時間不長,但也看出楊開資質不凡,修為精湛。

對楊開的未來,他們兩人一樣充滿信心。

呂家這般輕慢楊開,兩位血侍的心裡能舒服才是怪事。

只是他們想不明白……呂家既然不打算站在楊開這邊。最後還給銀兩示好乾什麼?這無疑給人一種,我既想交好你,卻也不會把家族押在你身上,兩面三刀四處逢源的感覺。

唯獨楊開清楚,呂梁是看在自己認識簫浮生的份上,才會給自己些銀兩的。若不是簫浮生的緣故,最後關頭呂梁只怕什麼都不會給。

似乎是察覺到了兩位血侍心中的不岔。秋憶夢翻了翻白眼道:「有什麼話你們就說,忍著幹什麼?」

屠峰撇了撇嘴,氣惱道:「那我可說了。秋小姐你左耳進右耳出,就當沒聽到。」

「恩,你說。我也想聽聽!」

「小公子!」屠峰揚聲喊了一句,「我看了下,呂梁給的銀票不多不少,正好三百萬兩,他也太小氣了吧?」

「那你想要多少?」楊開回頭看了他一眼,啞然失笑。

「他呂家好歹也是個一等世家,只給三百萬兩算什麼意思?買幾瓶好點的丹藥這錢就沒了,買幾個好點的秘寶,這錢也沒了,最起碼也要給個一千萬兩。才符合呂家的身份,也有點看頭啊。」

「就是,太小氣!」唐雨仙也是深以為然地點頭。

「三百萬兩,已經不少了。」楊開笑了笑,「不怕你們笑話。本公子現在身上分文沒有,這三百萬兩,對我的用處可不小。」

「這些錢看著多,但真到了奪嫡之戰的時候,錢財基本用不上啊。」屠峰憤憤不平,「呂梁分明也知道這一點。居然還這麼做,若不是他呂家與秋小姐的家族有些關係,老子非得揍他一頓,然後把那銀票塞進他嘴裡讓他吃下去!」

秋憶夢搖頭苦笑:「呂梁這一次確實小心謹慎過頭了。不過……似乎也不全怪他,是你們的小公子演戲演得太過!」

「什麼意思,怎麼責怪到小公子身上了?」唐雨仙好一陣愕然。

「你們自己問他,他心裡清楚,在呂家的這些天,他都是如何表現的。」秋憶夢說著,催動踏雲駒急趕幾步,來到楊開身邊扭頭望著他:「你這傢伙,你知道現在是什麼局勢么?為什麼還那麼漫不經心,白白地讓呂家這個助力從眼前溜走?」

楊開瞥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

「我跟你說話呢!」秋憶夢頓時氣苦,「你放走的不但是一個盟友,還會為自己增加一個敵人,懂不懂啊,這一來一去,落差就大了。」

「盟友?」楊開冷笑,「只想跟我扯上利益關係的,沒資格做的我的盟友!」

「可是現在哪裡沒有利益關係的聯盟?你的想法是不是太天真了?」

「懶得跟你說,我做事,不需要別人來評價!」

秋憶夢被嗆得直翻白眼,惱怒之下,脫口道:「你等著,本小姐這次回去,非得與別的楊家公子聯手,把你的囂張氣焰打下去不可!」

屠峰和唐雨仙頓時大驚失色,連忙道:「秋小姐,這話可不能亂說。」

楊開卻是冷笑連連:「你可以試試,到時候可別怪我讓你秋家在中都除名!」

秋憶夢神色一怔,傻傻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他竟然能說這麼狠毒的話來。

就連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也是愕然萬分,心裡覺得楊開說這種大話,確實是有些囂張過分了,也委實傷人心。

正提心弔膽,想開口替楊開說幾句好話,安慰下秋憶夢的時候,哪知秋憶夢很快就緩過神來,非但不以為意,反而笑吟吟地望著楊開,美眸中泛著異彩,道:「楊開你老實跟我說,除了那個妖女之外,你到底還有多少人脈可以利用,有多少勢力可以拉攏?」

楊開說的這麼猖狂,秋憶夢立刻便意識到了一些東西,所以才表現的這麼有興趣。

瞥了她一眼,楊開嗤笑一聲,神色淡然道:「沒有,我只是孤家寡人一個!」

「信你我就是豬了!」秋憶夢冷笑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