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八十四章遇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遇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嵐江,貫穿東西,如一條匍匐在地的長龍,將大地隔成兩塊。

寬逾數百丈的江面上,激流喘息,水流兇猛澎湃,岸邊浪花陣陣。

楊開一行五人來到嵐江邊,望著這喘息的河水,不禁都停了下來。

「快到了,過了嵐江,穿過豐州,便可抵達中都!」屠峰彷彿怕楊開離家好些年,不記得回家的路似的,自顧地說了起來,「以踏雲駒的腳力,頂多也就是三天。」

「恩。」楊開微微頷首。

「小公子你們且歇著,我去尋一艘渡河的船來!」屠峰嘿嘿笑了一聲,放開神識感應片刻,一轉身朝一個方向飛縱而去。

這一群人,個個都是真元境以上,縱然嵐江寬逾幾百丈,也擋不住他們飛行的步伐。

但人能飛,踏雲駒卻不行,所以還是得找一艘渡船,將這幾匹妖獸給載過去。

不多時,一艘不大不小的船隻便朝這邊使了過來,屠峰站在船頭上,沖眾人直吆喝。

唐雨仙抿嘴笑了下,牽著自己和屠峰的坐騎,道:「我們過去吧。」

四人五妖獸,來到岸邊,正欲上船,那船夫卻是皺起了眉頭,對屠峰道:「這位壯士,怎麼你沒跟小老兒說,你們這還有五匹馬呀?」

駱小曼將這句話聽在耳中,不禁撲哧一笑。

踏雲駒的模樣確實很象馬,但儘管兩者相似,可歸根結底並不是同一種類。人家一個普通人看不出這一點。自然也無可厚非。

秋憶夢和唐雨仙兩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屠峰道:「有馬怎麼了?你難不成不渡馬?」

「這倒不是。」船夫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聞言搖了搖頭,「只是這馬匹渡河,也是要付錢的。」

屠峰頓時翻了個白眼:「付錢便付錢,又不會缺了你的。」

聞言,船夫頓時面露喜色:「壯士既然這麼說,那便趕緊上來吧。」

一群人都是緩緩搖頭。大家身份都不低,又有修為在身,人家一個普通老頭子在這裡擺渡維持生計。看起來雖然市儈了些,可也沒有要跟他計較的意思。

船隻不大,卻足以一次性載著五人五妖獸。

隨著船夫熟稔的動作。船隻輕快地朝江中心駛去。

站在船板上,唐雨仙笑道:「我還從未坐過船呢,這搖搖晃晃的,若是不常坐的人,只怕很容易就會暈過去。」

屠峰點點頭道:「確實如此,在江邊上討生活,不容易啊。」

秋憶夢和駱小曼雖然沒說什麼,也都露出贊同的表情,兩人似乎也從未乘過船,不免對這一段行程頗感興趣。身子隨著船隻來回搖晃,對著船邊急喘的河水指指點點。

「一條江河便如此兇猛,那大海是什麼樣的光景?」屠峰說著說著便有些跑題了,他雖然實力強大,見識廣博。可這一輩子也從未去過海邊,自然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扭頭看著那船夫道:「老丈,你去過海邊么?」

船夫聞言憨厚地笑了笑,搖頭道:「小老兒這一輩子都在嵐江邊上,哪裡有功夫去那海邊?不過雖然沒去過。卻聽說海上的船都巨大無匹,似乎個個都有幾百丈長短,那大海波濤兇猛,可大船行駛在上面卻是穩穩噹噹,倒一杯水放在桌子上,也不會灑落分毫。」

「是不是真的?」屠峰笑了一聲,顯然不太相信。

「怎麼不是真的?壯士你想想啊,那大船那麼大,海上的風浪就算厲害,也撼動不了它們啊。」

兩位血侍和秋憶夢駱小曼頓時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他們雖然知道這船夫說的話當不得真,可左右無事,聽在耳中也能打發時間。

見幾人興趣滿滿,船夫也不怯場,居然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

楊開在一旁神色無聲地笑了笑,神色平淡。

在場諸人,唯有他去過大海,更深入過大海內部,險些還沒能回來。對於船夫的誇大其詞,楊開也不去點破。

說了一陣,船隻便來到了嵐江中心。

楊開正在神遊方外,忽然有一些不太協調的感覺傳來,警兆頓生,不禁眯起了雙眼,直直地盯著船夫不放。

那船夫依然在講著大海的事情,楊開卻是忽然開口道:「老丈,你的划槳方式似乎有些不對啊。」

船上幾人都是一愣,齊齊扭頭望著楊開。

船夫更是笑了起來,道:「小哥兒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楊開微微一笑:「常年划槳的人,都會在呼吸中尋找划槳的節奏,尤其是在這種激流拍案的大江上,因為你若找不到節奏,只會付出比旁人多一倍的體力!老丈你既然一輩子都生活在這水邊,難道這一點還不了解么?」

聞言,屠峰和唐雨仙的臉色陡然凝重起來,警惕而戒備地望著船夫。

船夫眼中似乎閃過一絲詫異和慌亂之色,不過很快便鎮定了下來,道:「小哥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小老兒我這一輩子都是這麼劃過來的,怕是習慣了,改天試試你說的方法,看是不是省力了一些。」

楊開繼續笑著:「你用這種方法劃過了半條河,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而且……既然你生活在江邊,那應該是以江魚為食物吧?這船上居然一點魚腥味都沒有……嘿嘿嘿嘿!」

聲音漸冷,雙眼慢慢眯起,聲音低沉起來:「老丈你不是一般人啊。」

話音未落,屠峰和唐雨仙兩人已經齊齊朝船夫沖了過去。

就在此時,天空中一直盤旋的銀血金羽鷹發出一聲急促的鳴啼聲,聲音中夾著清晰的示警意味。

秋憶夢和駱小曼也是花容變色,連忙催動自己的力量。

嘩啦啦……

四下里的江面上,忽然竄出好幾道水柱,每一道水柱里都有一人隱藏在其中。

龐大無比的力量從下吸來,正在江面上行駛的大船似乎一下子陷入了沼澤中,進退不得,迅速朝下沉去。

楊開和秋憶夢駱小曼三人正欲騰空而起,頭頂上也陡然傳來了巨大的壓力,驟然遇襲,三人的身子皆是猛地下落。

一個巨大的漩渦忽然出現,電光火石間,將整隻船連帶著船上的人,全部吞沒進江中。

五匹踏雲駒,也被捲入,瞬息消失不見。

落入水中的剎那,楊開便感覺到周旁傳來一股股無與倫比的爆發力,顯然是兩位血侍已經與那船夫交上手了。

四下里,一道道若有若無的身影如魚兒遊動,迅速朝這邊逼近。

匆忙打量四周。

入眼所見,讓他面色一沉。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正在水下與三人交手,那三個人全都是神遊境高手,而且個個都不是庸手,一個神遊境八層,一個神遊境七層,還有一個神遊境五層,兩位血侍縱然強大,一時半會也是脫身不得。

而最近的一個敵人,距離楊開已經不到十丈,楊開清晰地看到他在水下沖自己獰笑,雙掌揮動間,一道青色的光芒,破開江水朝自己襲了過來。

楊開揮手就是一拳,爆發出來的拳勁如一隻金光燦燦的大印,迎上了那青光。

轟地一聲悶響,青光瞬間暗淡不少,但依然未被全部攔下,匆忙間,楊開只能扭身躲避,急速朝水面上浮去。

百忙中,扭頭看了看四周,只見秋憶夢和駱小曼兩女就在自己附近不遠處,但她們的處境無疑比自己要安全,因為在水下的那些人,除了有三個高手在糾纏屠峰和唐雨仙之外,剩下的幾乎是全部朝自己聚集。

沖自己來的!

楊開瞬息便已明了,來不及去細想這一切的原因,只是片刻便已浮出水面,竄到半空,還未來得及飛離,下面便冒出一個人的身影,正是剛才攻擊楊開的那人,此刻冷冷地盯著楊開,有些漫不經心的模樣,揚手一抖,就是一道匹練般的光芒朝楊開抽了過去。

關鍵時刻,金羽鷹居然橫空殺出,雙翅展動間,數不清的金光襲下。

眼前一片金光閃耀,那人也不知出了什麼變故,怪叫一聲又鑽回了水裡。

趁此機會,楊開才轉了個方向,迅速朝岸邊飛去。

「嘩嘩嘩……」一陣陣聲響傳來,六七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中,扭頭打量了下四周,便追著楊開而來,其中,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赫然在列,只不過她們兩人卻是想要幫楊開的。

「把她們攔下!」領頭的一個中年人沉聲吩咐,「不能殺!」

立刻便有兩人應了一聲,脫離隊伍,獰笑地朝秋憶夢和駱小曼迎了上去。

秋憶夢俏臉一寒,低聲對駱小曼道:「他們怕是來對付楊開的,等會出手不要留什麼餘地,他們不敢殺你。」

「恩。」駱小曼重重點頭,濕漉漉的衣衫將身材襯托的越發火爆。

「嘩……」又是一串水聲的響動,卻是兩位血侍與那三個神遊境高手從水裡打了上來,屠峰一身血肉緊繃,渾身被褐色的光芒包裹,出招兇猛,完全是拚命的架勢,根本不顧忌自己是否會受傷。

唐雨仙也是催動真元,曼妙的身子騰挪間,各種武技打出,俏臉上一片焦急之色。

「你們是什麼人,中都楊家也是你們敢動的!」屠峰怒吼一聲,氣浪翻滾。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