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八十七章無妄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七章無妄之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眾人在原地只等了不到半炷香的時間,屠峰便一身鮮血地回歸了。

他身上的殺氣濃郁如實質,宛若一尊殺神臨世,便是秋憶夢這等人物見了也不禁為之膽寒。

屠峰的手上提了兩顆人頭,正是之前糾纏他和唐雨仙的兩位高手。

匆匆趕回,屠峰直接將兩顆人頭丟在地上,語氣森寒道:「全部自殺,還有個跑了。」

他這一路追殺下去,那神遊境七層和五層的高手被重創后立刻就咬舌自盡了,唯獨只有實力最強的那個人,倉皇逃竄,撿回一條性命。

「這邊的人也都死了。」唐雨仙眸子一冷。

「有意思。」楊開臉色陰寒,面上掛著一抹古怪的笑容,「這群人背後的人倒是有些手段!」

要不然這些刺客也不可能在最後關頭咬舌自盡,寧可丟掉性命也不願意透露出什麼信息。

「這一路行來,也只有呂家知道公子你的行蹤!」屠峰面上煞氣滿布,沉聲說道。

他有些惱羞成怒了。

這一次的刺殺就發生在他和唐雨仙兩人的眼皮子底下,對方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樣的手段,居然將所有人的氣息全部屏蔽的乾乾淨淨,導致他們兩位血侍也沒有絲毫察覺,若不是關鍵時刻楊開自己警覺了一下,這一次說不定真會被他們得手。

在兩位實力強大的血侍的防護下,楊家公子還被擊殺!這樣的消息若是傳揚出去。整個血侍堂的臉面都會丟盡,他們兩人也會被家族責罰,甚至會被要求自絕謝罪!

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換句話說,楊開的警覺,不但救了自己的命,也等於是救了他和唐雨仙的命。

屠峰感激之餘,也是羞愧欲絕。一下子就把罪魁禍首聯想到了呂家頭上。倒不是他惡意傷人,只是他現在霸血狂術加持,殺機翻湧。戰意正濃,根本無法冷靜思考。

再加上呂家前些日子對楊開的態度也讓他惱火,自然就藉機發泄了出來。

聞言。秋憶夢面色一變,急忙道:「呂梁絕對不會做這種自取滅亡的事!」

屠峰絲毫沒有顧忌秋憶夢的身份和臉面,冷哼一聲道:「呂梁不會,難保呂家的其他人不會!」

秋憶夢頓時怔住,不知該怎麼說了,只是看著楊開,期望他別象屠峰這樣不講理。

楊開沒說話,只是皺著眉頭,看看左右,再看看四周的戰場和伏地的屍體。忽然,又抬頭看了看天上的銀血金羽鷹,神色平靜道:「不關呂家的事,恐怕是鷹兒暴露了行蹤!這一次是我們太大意了!」

秋憶夢見他這麼說,不禁鬆了一口氣。雖然呂樑上次的做法讓秋憶夢心中有些不太愉快。但無論如何,呂家還是依靠秋家發展起來,這些年呂家也給秋家上供了不少好東西,所以她這個秋家大小姐還是有義務也有責任,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保護一下呂家的安危。

「這畜生!」唐雨仙咬著牙。恨恨地看著天上盤旋的金羽鷹。

楊開淡淡道:「這麼多年下來,無人敢打楊家子弟的主意,所以無論是我還是你們都不會想到這一次的變故。吃一塹長一智吧!」

說著,口上吹起響亮的哨聲,金羽鷹立刻俯衝了下來。

怪異地笑了笑,楊開望了一眼秋憶夢,道:「這一次雖然不關呂家的事,但是我希望今天的事可以傳到呂梁耳中,而且……是由秋家傳達過去!」

秋憶夢一時沒反應過來,不知道楊開為何忽然這麼說,黛眉微皺,想了一會兒,忽然芳心暗恨,銀牙緊咬,唾棄道:「你這人,都什麼時候怎麼還想這些事情!真是一肚子壞水,雁過拔毛也不用做到你這種程度吧,我真是……哎,真是服你了。」

「哼!他們自找的。真當本公子是爛泥巴扶不上牆了?這次就當給他們點教訓。」楊開冷笑一聲。

眾人聽他這麼說,這才知道他其實還是有些在意呂家諸人對他的態度的。

他或許不稀罕呂家這個助力,但也不允許別人看輕他。看輕他的人,早晚會付出代價。

只是兩人打啞謎一般的問答,讓兩位血侍和駱小曼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秋姐姐,你們說的是什麼意思?」駱小曼天真無比,心直口快,想不明白就開口詢問。

屠峰和唐雨仙也都眼巴巴地望著她,想知道其中到底有什麼樣的玄機,居然讓秋憶夢那麼鄙夷楊開的做法。

秋憶夢苦笑一聲,望著屠峰和唐雨仙道:「我就說你們家這位公子是睚眥必報的一個人,你們還有些不信……哼,這麼說吧,這次的事雖然確實沒有呂家的責任,但是楊開這一路行來,也只在呂家停留過,若是他今天遇襲的事情傳到呂梁耳中,你們想想他會是什麼反應?」

屠峰怔了怔,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呂梁肯定提心弔膽,生怕小公子懷疑是他泄露了行蹤!」

「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呂梁肯定會上中都來跟小公子澄清!既然要來澄清,那肯定是要帶些禮物的。」唐雨仙捂住了小嘴,訝然又好笑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他居然在那一瞬間動起了這樣的歪心思。

那些禮物才是重點呀!

「而且,這還是我秋家傳遞過去的信息。」秋憶夢恨得咬牙切齒,「呂梁肯定會以為,我秋家願意當這個和事老,他只要備齊了禮物,楊開必定不會將責任歸咎到他頭上,你們這位公子,分明就是在借題發揮,無中生有,趁機聚集財富!」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都是愕然而又佩服地朝楊開望去。

這種玲瓏的心思,他們兩人自問是轉不過來的。

才剛遭遇了一次生命的危險,一般人應該驚魂未定,享受劫後餘生的喜悅才是。

自己家的這位小公子倒好,不但表現平淡,沉穩鎮定,還立刻就把主意打到一個不相干的人頭上,這……腦袋轉的也太快了點吧?

呂家這次……真是無妄之災呀!

一時間,兩位血侍都不禁有些同情呂梁了。真不知道這位呂家的家主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恐怕就算他知道了,也得捏著鼻子認栽!誰讓楊開這一路就只在他家裡停留過?

「告訴呂梁,人就不用過來了,把東西送過來就行。」楊開淡淡地補充一句。

秋憶夢哼了哼,實在是有些懶得搭理他了。

「先離開這裡再說其他。」楊開的神色沉了沉,揮手道。

五匹培養不易,價值不菲的踏雲駒此刻早被激流沖的不見了蹤影,五人只能御空飛行。

唐雨仙受得傷不重,也不輕,至於屠峰,並未受傷,但是一個時辰后霸血狂術的加持效果消失之後,整個人的氣血之力陡然虛弱下去。

兩位血侍想要完全恢復,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可能的。

才剛遭遇到一次埋伏偷襲,眾人也都不敢太過招搖。

一處山坳內,五人停下歇息。

楊開親自外出,去捕了些食物回來,這般做法,越發讓兩位血侍心中不安,又是感激涕零。

夜晚,五人圍坐在一起,烤著野味。

氣氛有些沉悶,兩位血侍是自覺失職,不好意思開口說話,在望著楊開的時候眼神都滿是愧疚之色,而秋憶夢正暗惱楊開的借題發揮,自然也不會理他,駱小曼見氣氛這般詭異,更是閉口不言,乖得跟個兔子一樣。

唯獨只有楊開,坐在篝火邊,目光平淡地望著跳躍的篝火,腦海中回想著白天的遭遇,將前前後後所有的事聯繫在一起,推想著其中的可能。

好半晌,楊開才直起身子,忽然開口道:「你們不用愧疚,這次的事,並不是在針對我。」

「小公子……」唐雨仙抿了抿嘴,神色羞愧。

楊開擺擺手:「並不是在安慰你們,這次的事真的不是在針對我。或許他們是在提前幾天就得知了我們的動向,所以才在江里埋伏,因為他們知道,我們想要過嵐江,就必須得找渡船,而渡船渡江,也給了他們這樣的機會。」

聽他說的這麼嚴肅,幾人都不禁仔細傾聽起來。

「他們的實力部署很有針對性,實力最強的三人,是為了牽制兩個血侍!而剩下的人,則負責擊殺楊家的弟子!那些人,人數不少,實力也都不錯。但他們在追殺我的時候,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深仇大恨,所以他們與我本人是無怨無仇的。」

屠峰點點頭,道:「戰鬥的時候,那個實力最強的人也說了一句話,似乎他們針對的是全部的楊家公子!」

「不錯。只是碰巧他們遇到了我而已,若是其他的楊家弟子經過這樣,一樣會被他們刺殺。」

屠峰和唐雨仙都不禁暗自慶幸,幸虧是楊開路過這裡,若是其他的楊家公子路過,以那些刺客的身手和人數,那焉有命在?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那些人的實力分佈?」楊開嘴角挑起一抹古怪的微笑,意有所指地詢問。

「實力分佈?」屠峰眉頭一皺。

「不錯,一個神遊境八層,一個七層,一個五層,一個三層,一個一層……」楊開嘿嘿一笑,「除此之外,便都是真元境了。這樣的神遊境層次分佈,你們沒發現有什麼問題么?」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