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八十九章南北不相望,天下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南北不相望,天下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楊開早已醒來,甚至可以說,他是一夜沒有休息。

兩位血侍在煉化藥效療傷,秋憶夢和駱小曼是女子,這監察四周警戒的事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

望著楊開,兩人血侍心中不禁生出些微妙的暖意。

正欲開口道謝,楊開卻是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問道:「這附近是哪個勢力所屬?」

屠峰想了想,開口道:「我記得這裡應該是天元城的勢力範圍。」

天元城,是城池的名字,也是一個勢力的名字。

「天元城是幾等勢力?」楊開皺了皺眉頭。

「一等勢力,小公子怎麼問起這個?」屠峰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對天元城這麼關心。

楊開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沖他一笑,那笑容中竟有些狡獪的味道。

秋憶夢睜開眼睛,在一旁猛撇嘴道:「他又多了一個可以打劫的目標了。」

「形勢所逼,無奈之舉!」楊開聳聳肩膀。

見他沒有否認,兩位血侍都不禁一頭黑線。

想想也是,連遠在萬里之外的呂家都因為昨天的事遭了無妄之災,再過不久呂梁恐怕就要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上中都來給楊開送禮了,這附近的天元城又豈能置身事外?

再怎麼說,楊開也是在天元城的勢力範圍內遇襲,天元城的責任可大可小。

就看這個勢力的高層們識相不識相了。

在這種敏感時期,任何一點小事都可能會演變成大事件。

「需要傳信給天元城么?」屠峰顯然已經頗有經驗了。聞言不禁有些躍躍欲試,「若是需要,我現在就去走一趟,諒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就連唐雨仙此刻也露出一臉興奮的神色,似乎想和屠峰搶下信使的差事。

「不用了,這種事,他們自然會知道的。」楊開搖了搖頭。站起身道:「好了咱們就走吧,路上也耽擱了不少時間,真不知道中都變成什麼樣子了。」

「兩位前輩的傷勢打不打緊?要不要再歇息幾天?」秋憶夢皺了皺眉頭。有些擔憂地詢問。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交匯了下眼神,連忙搖頭:「不要緊的。」

見他這麼說,秋憶夢也不堅持。

沒有了踏雲駒。五人也只能飛行趕路,速度上自然慢了不少。

一日夜后,幾個年輕人的實力差距便一目了然,縱然飛了這麼久,楊開也是表情平淡,臉不紅心不跳,似乎還沒使什麼力一樣。

秋憶夢卻是微微有些氣喘了,為了趕上兩個神遊境的步伐,她的真元消耗頗為嚴重。

至於駱小曼更是不堪,臉蛋紅紅的。額頭上熱汗直冒,胸前的兩隻玉兔在呼吸的節奏中上下起伏,蔚為壯觀。

但也緊咬著牙,一言不發地跟在眾人後面。

若不是唐雨仙看不下去,有意照拂著她。駱小曼早就被眾人給甩開了。

走的是偏僻的道路,倒也再沒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夜晚停下歇息,一夜之後再啟程出發。

日升月隱。

足足八天,眾人才遙遙望到一座巨大的城池。

中都!

似乎是整個天下的中心,中都城的龐大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即便隔著幾百里,眾人也依然能看到它的輪廓。

那雄偉的氣勢迎面撲來,讓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種渺小的感覺。

世人想起中都,不由自主地就會想起一句話。

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站在城的南邊,根本望不到城的北邊,整個中都,似乎就是一片一望無垠的大海,波瀾壯闊,佔地廣袤。

時常會有這樣一種情況發生,在城的這一頭陰雲密布,閃電雷鳴,可是在城的那一頭卻是艷陽高照,碧空如洗。

縱然是神遊境高手,想要完全飛過整座城池,最起碼也要耗費兩三個時辰的時間!

由此可見這座城池的龐大和規模。

天下第一城,名至實歸!

很難想象,這樣一座龐大的幾乎能成為一個小國的城池是如何建立起來的,似乎在史籍記載之中,它便已經存在於世,這麼多年來,中都八大家牢牢霸佔著這個天下最大的城池,不斷地擴建鞏固,越發讓它的面積變大不少。

也造就了今日的奇!

一行五人的步伐頓了下來,都遙遙望著中都。

「雖然一直在生活在裡面,但每次外出回來,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唐雨仙有些感慨。

屠峰神色凝重地點頭。不止是他們,任何一個來到中都外面的人,都會為之驚嘆,為之駐足,無論是長久生活在此的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的。

望著那闊別了好幾年的巨城,楊開的神色平靜,唯有在想起家中二老的時候,心緒才會微微有些起伏。

秋憶夢捋了下耳邊的碎發,將其別在耳後,望了一眼楊開道:「我與小曼就在這裡跟你們分開走吧,現在這個時候,若是被別人看到我們走在一起,恐怕會引起什麼猜疑。」

「恩。」楊開不可置否地點點頭。

屠峰忽然微笑地望著秋憶夢道:「秋小姐,這一次的奪嫡之戰,你們秋家會站在小公子這一邊吧?」

秋憶夢呵呵笑著,目光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道:「雖說我與你們家小公子相識,但奪嫡之戰事關重大,我得仔細考慮考慮才行。」

「還考慮什麼呀。」唐雨仙抿嘴一笑,趁熱打鐵道:「除了小公子之外,秋小姐你與其他的公子並不認識,也不知道他們的深淺,貿然將秋家押在他們身上。怕是不妥呢,雖說就算輸了,以秋家的底蘊也不會受到什麼影響,但小公子這樣的人物,無疑值得秋小姐你賭一把。」

秋憶夢笑吟吟地望著楊開,似乎在等待什麼。

可等了半晌,也沒見楊開要說話的意思。不禁心中微微有些氣惱,輕哼一聲道:「那就看你們家小公子表現如何了。」

這話說的大有深意。

表現,到底是在她面前的表現。還是在奪嫡之戰中的表現?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眼珠子一轉,忽然都神色怪異起來,似乎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一樣。緊盯著秋憶夢不放。

秋憶夢面色不變,依舊淡然。

屠峰繼續添油加火,神色猥瑣道:「小公子與秋小姐若是聯手,那必定珠聯璧合,中都的未來恐怕就是你們兩人的,搞不好還能成就一段佳話呢,嘖嘖……」

唐雨仙連忙接過話頭:「我也這麼想,秋小姐你就別猶豫了。」

「呵呵……」秋憶夢平淡地笑著,彷彿沒聽懂屠峰話中的意思,不尷尬。也不臉紅,只是有意無意地撇了楊開幾眼。

正當屠峰抹著嘴巴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楊開忽然開口道:「後會有期了。」

這句話說的相當突兀,屠峰和唐雨仙兩人本還想再努力努力,趁機為楊開先敲定一個大盟友。卻沒想到他居然就這麼要告辭了。

說完,果然就這麼走了。

兩位血侍怔了好一會兒,這才沖秋憶夢一抱拳,急忙追上楊開的步伐。

望著楊開迅速離去的背影,秋憶夢也愣在原地,好半晌沒回過神。似乎沒想到他的動作這麼乾脆麻利,毫不拖泥帶水。

「這傢伙!」駱小曼憤憤不平,「太沒禮貌了,怎麼說也是同甘共苦過來的,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就這麼走了?」

秋憶夢目光閃了閃,若有所思。

他看出來了么?

他應該是看出來了吧,所以才沒有絲毫努力,乾脆地離開。

這男人,果然不好糊弄。

「秋姐姐,你就不生氣?」駱小曼頗有些替秋憶夢打抱不平的意思,跺腳道:「他怎麼能無視你呢?」

「好啦。」秋憶夢深吸一口氣,拉著駱小曼道:「走,先跟我回秋家吧。」

「哦。」

「等到了秋家,先給你們紫薇谷傳個信,免得他們擔心。」

「恩,我知道了。」

「這麼長時間沒見你范鴻師兄,有沒有想他?」秋憶夢笑著問道,似乎想找些話題來化解自己心中的失落。

「沒有。」駱小曼紅著臉搖了搖頭,低聲道:「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似乎也沒想他了。」

「那是因為你見到外面的精彩了!」

兩個少女在一年之前還不認識,但自從去了凌霄閣一趟,從那到現在,期間遭遇了種種危險,每次都化險為夷,一直形影不離,從未分開過。這麼長時間患難與共下來,無論是秋憶夢還是駱小曼,都把彼此當成了親人一般看待,早已情同姐妹。

所以對秋憶夢的話,駱小曼也是言聽計從,從未反駁過。

另一邊,楊開與兩位血侍朝中都的南面趕去。

屠峰和唐雨仙兩人緊隨在楊開身後,一言不發,卻都滿腹疑惑,不知道楊開為什麼對秋家那麼大的助力一點都不上心。

若說呂家他看不上眼,兩個血侍還覺得理所當然,但是秋家不一樣啊,同為八大家之一,拉攏了任何一家,都是龐大的助力。

只要腦袋還清醒,就沒理由這麼白白放過。

更何況,秋憶夢在秋家的地位還不低,搞定了秋憶夢,就等於是搞定了秋家。

屠峰和唐雨仙有心詢問,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一路跟在楊開後面,心裡憋的要死。

好一會之後,唐雨仙才悄悄地彈了一道勁氣,正打在屠峰身上。

後者正皺眉思考,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口中發出一聲低喝。

唐雨仙不禁翻了翻白眼,好一陣無語。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