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百九十八章驟然發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驟然發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中都,北城區,通天客棧。

楊開身穿一套青色勁裝,背負著雙手,仰首闊步邁進。

那略有些肥胖的掌柜眼眸一亮,立刻笑臉相迎,恭聲詢問:「這位公子是住店還是吃飯?」

楊開賣相不凡,又是騎著踏雲駒而來,掌柜閱人無數,一雙火眼金睛自然知道他出身不低,哪敢有什麼怠慢。

「找人!」楊開神色淡漠,將那一截青竹放在桌子上。

看到青竹,掌柜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萬分,趕緊從櫃檯後面跑出,輕聲道:「公子請隨我來。」

楊開收起信物,微微點頭,一臉平淡地跟在掌柜身後。

通天客棧雖然也做些買賣,但那只是對外的掩飾,通天客棧真正的面目,其實是竹節幫的老巢。

中都,不僅僅只有八大家!

還有無數隱藏在暗中,上不得檯面的勢力。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全都是八大家的人在背後扶持,他們主要負責一些八大家不方便出面的事情,而竹節幫只是其中的一個,比起其他的勢力,竹節幫算是比較小的。

穿過整個通天客棧,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院落中,院內,不少武者正在比拼武技,或單挑,或三五成群群毆,打的有聲有色。

楊開暗暗看了一眼,發現這裡的人實力確實不高,頂多也就是真元境頂峰的水準,大多數還在離合境左右,甚至還有些氣動境的。

在中都城內。好一點的武者一般都被八大家收攏了,剩下的自然有些良莠不齊。

楊開也沒在意,倒是那些正在拚鬥的武者,見胖掌柜領著楊開進來,都有些意外地朝這邊望來,對其評頭論足。

穿過那巨大的院落,兩人來到一座大殿前。

那殿門前有一些看著非常彪悍的武者。一臉警惕地在打量四周,在兩人出現之後,更是齊齊將目光投了過來。

步伐頓住。胖掌柜沖幾人一拱手,笑著道:「四爺派人來了,勞煩去通稟下幫主。」

那些武者中的一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楊開,眉頭不禁微微一皺,狐疑道:「怎麼看著這麼面生,是不是四爺的人?」

胖掌柜不迭地點頭:「自然是,他身上有四爺的信物。」

那人這才點點頭:「等下吧。」

說著,轉身走了進去,不大一會兒,那人又走了回來,對楊開道:「幫主說讓你先去偏殿休息,他商討完事情就過來。」

楊開眉頭一皺。沒想到自己居然吃了個閉門羹。

這倒是有意思了。

大殿內,似乎在爭吵什麼,好幾個人說話的聲音正不斷傳出。

楊開將神識放開,不但將殿內那些人的修為瞬間洞悉,也聽到了一些東西。

神色逐漸轉冷。不禁輕哼了一聲。

「這位公子,你要不就先去偏殿等候片刻?」胖掌柜小心翼翼地提議。

「不用了,我自己進去!」楊開搖了搖頭,邁步就朝內走去。

「閣下請留步!」先前進去通稟的那個武者連忙擋在楊開面前,話音剛落,身子忽然飛了出去。半空中體內爆出一股炙熱的真元,在經脈內橫衝直撞,人還沒落地,便直接昏迷不醒。

碰碰碰幾聲悶響,守在大殿前的幾個武者剎那間全倒在了地上,胖掌柜還沒回過神,楊開便已經來到了大門前。

吱呀一聲,緊閉的大門洞開,楊開慢吞吞地從外面走了進去。

這裡坐了大概有十幾個武者,圍坐在一張十幾丈長的桌子前,一個個面色陰沉,臉紅脖子粗,似乎剛剛爭吵的有些激烈,體內的真元都有些翻滾的跡象。

楊開的目光微微轉了轉,將視線定格在最上方人身上。

這人一臉的文質彬彬,身形欣長,打扮的很有點學究的風采,而且也有一股成熟男人的氣質,長得倒是很有一番味道。不過此刻他的眉宇間,卻有一種淡淡的憂愁和無奈。

竹節幫幫主,龐遲!

很難將他大氣的名字和他的本人的儒雅氣質聯繫到一起。

楊開推門的動靜自然是驚動了他們,在楊開走進的一瞬間,激烈的爭吵聲便嘎然而止,個個都驚疑地扭頭望來,好幾個人不著痕地皺皺眉頭,神色不悅。

但更多的卻是忌憚。無論如何,楊開現在算是楊應峰派來的人,身份擺在這裡。

龐遲連忙起身,揮手斥退了跟進來的胖掌柜,面前堆起牽強的微笑,遙遙抱拳,正色道:「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楊家,楊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禁悚然變色!

他們本以為楊應峰這次派來的頂多也就是他手下的人,以往竹節幫和楊應峰之間的聯繫也都依靠四爺手下人來處理的。

但楊開這個姓名一經報出,他們便意識到情況與自己想的不一樣了。

這年輕人,顯然是才剛回歸楊家不久的一位嫡系公子!

恐怕正是楊四爺膝下的那一位。

認識到楊開身份的尊貴和不凡,嘩啦一聲,所有都站了起來,龐遲更是快步從上方走了下來,恭敬道:「龐遲不知公子駕到,有失遠迎,還請公子恕罪!」

「還請公子恕罪!」所有人齊聲喊道。

「沒事!」楊開淡淡地擺擺手,並未有什麼在意的神色。

龐遲這才不禁鬆了一口氣,他剛才不知深淺,居然讓楊開先去偏殿休息等候他,若是這位公子真的怪罪下來,他恐怕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一時間,龐遲也是背後滲出了冷汗,暗自慶幸不已。

「公子請坐!」龐遲連忙招呼。

楊開也沒客氣。直接走到最上方的位置上,大刀闊斧地坐了下來,龐遲呵呵乾笑著,垂首站在一旁,不禁覺得嘴唇有些發苦。其他人也都一樣,全都杵在原地站著不動,心裡七上八下。

他們從來沒有跟楊家的嫡系子弟接觸過。此刻自然是有些心理壓力。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楊開這次來有什麼目的。

想起剛才的爭吵,其中的幾個人不禁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心裡惴惴不安起來。

楊開隨手抓起桌子上的一個香果,背靠在椅子上,將兩隻大腳放到桌子上。擺出一個舒服的姿勢吃了起來。

發現他居然如此不懂禮節,表現的跟個小流氓沒什麼區別,在場諸人的神色都是一松,不再如剛才那麼緊張了。

他們的出身都很低,見楊開這麼懶散,自然無形地就消除了緊張感。

「味道不錯。」楊開吃了幾口,又隨手將香果丟到了桌子上,抬頭看了一眼,道:「都坐吧。」

一群人將目光投向龐遲,後者微微點頭。眾人這才落座。

輕輕地乾咳兩聲,龐遲小心翼翼地詢問道:「不知公子這次來竹節幫,是不是四爺有什麼指示下達?」

「沒有。」楊開搖了搖頭:「隨便過來玩玩,你們不用理我,似乎你們剛才在商量什麼大事。繼續說吧,我也聽聽!」

說完,微笑地掃了一圈眾人。

在座諸人都不禁面色微變,齊齊低頭,閉口不言。

龐遲乾笑道:「其實也都是些繁瑣小事,公子聽著怕是會厭煩。」

「無妨。說吧。」楊開示意自己並不介意。

龐遲面色一苦,實在沒想到這個楊家公子居然這麼難纏。

楊開坐直了身子,又笑了起來:「我剛才在殿外,好像聽到有人說什麼霍家……霍家怎麼了?說給我聽聽,離開中都這麼多年,消息不太靈通,霍家的事我很感興趣!」

眾人齊齊變色,駭然驚恐。

「不敢說了?」楊開輕喝,目光陡然變得冷厲。

「公子,事情其實是這樣的。」龐遲連忙開口,他知道再不開口就完了,這位楊家公子剛才分明已經聽到了一些話,所以才這般咄咄逼人。

龐遲還沒來得及說完,楊開已經動手,一身真元澎湃催動,一大片血紅的花瓣忽然在大殿內飛舞起來,那鋒利的花瓣帶著冷冽的殺機,鋪天蓋地地朝在座的四個人包裹而去。

其中三人反應不及,被千蕊血海棠貫穿,在身子上留下無數個看不見的通透傷,吭都沒吭上一聲,直接斃命。

唯有一個神遊境一層的高手,倉促反擊,逃過一劫,但人才剛從椅子上站起來,一道匹練般的血紅劍氣便已襲擊他面前。

轟……地一聲,整個大殿內忽然真元肆虐,能量凌亂。

那人吃了一道劍氣,當場臉色一白,顯然已經受創,察覺到楊開的恐怖和蠻不講理,哪還敢有什麼停留,連忙朝殿外飛去。

未到殿門口,無數片花瓣后發先至,層層疊疊地擋在了他面前,下一刻,如萬箭齊發,千蕊血海棠兇猛襲來。

這人面色再變,急忙朝後竄去。

一道紫色的幽光在半空中爆開,這人的神色一呆,識海中傳來劇烈無比的疼痛,就這麼背對著楊開直直地撞了上去。

楊開站在原地,手上提著赤血劍,一動不動。

噗……

那人居然直接撞在赤血劍上,整個人如一張薄紙般被刺個對穿。

赤血劍緩緩抽出,帶出一蓬又一蓬的熱血,那神遊境一層的武者軟綿綿地倒地不起。

掃了一圈剩下的人,楊開陰沉著臉,冷聲道:「霍家的收攏?我怕你們有錢拿,沒命花!」

厲喝聲響在耳邊,所有人都勃然變色。

龐遲更是驚恐又忌憚地望著楊開,一雙眼珠子劇烈顫抖,脊梁骨一陣冷風嗖嗖。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