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四百章兄弟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兄弟相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對竹節幫,楊開並不是怎麼上心,要他們也只是打探情報,傳遞信息。

他們那幫人,說難聽點就是烏合之眾,隨便什麼像樣的高手都能將他們整幫人覆滅,若不是手上暫時沒有力量可以調動,楊開也不會打他們的主意。

龐遲沒有推辭就收下了那筆巨款,顯然也是做出了一種效忠的表態,這一點,楊開心知肚明。

出了竹節幫,一路往回趕。

才到半途,耳畔邊忽然傳來一人的吆喝聲。

循著聲音扭頭一看,正看到旁邊一棟酒樓的二樓處,楊詔正微笑地沖自己招手:「開弟,上來說話。」

楊開皺了皺眉,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他,倒也沒拒絕,翻身下了踏雲駒,直接走進酒樓內。

上得二樓,來到楊詔所處的包間內,才一進門,便有好幾道犀利的目光朝自己投了過來。

「二哥。」楊開拱手招呼,不著痕地瞥了四周一圈,心中微微一動。

雖然在場的這幾人他大多都不認識,但從這些年輕公子小姐的打扮穿著氣質神態上,楊開卻可以判斷出他們的來頭不小。

「來來來。」楊詔熱情地拉著楊開,指著一個端坐在椅子上,一手摸著下巴,面帶微笑朝這邊望來的青年道:「認得這是誰么?」

楊開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五哥!」

楊家年輕一代排行第五,楊亢。和楊詔二人是親兄弟,楊開自然認得,只是沒想到他居然也回到中都了。

楊亢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也沒說話,只是輕輕點頭,臉上掛著一種不咸不淡的微笑。

兄弟相見,理當不應這麼平淡才是。但楊亢卻什麼都沒說,輕視之意已經溢於言表。

其他在座的諸人玩味地望著楊開,似乎想從他臉上發現些什麼難堪和尷尬。不過見他的表情不變,不禁有些失望。

楊詔似乎也沒發現,依舊熱情至極地與他一一介紹在坐諸人。

果然都是來頭不小的人物。全是八大家的子弟。

康家康斬,高家高讓風,葉家葉新柔,這兩男一女,全是各自家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此刻會與楊家嫡系在此會面,顯然是已經打算參與奪嫡之戰。

只是他們終究會選擇誰就說不準了。

介紹完畢,眾人紛紛落座,楊亢忽然微微一笑,看著楊開道:「開弟。聽說你上次在化龍池裡只待了半天就出來了?」

楊開點點頭:「恩,資質太差,在裡面得不到什麼好處。」

楊亢輕笑,大刺刺地道:「對你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老五!」楊詔輕斥一聲。瞪了他一眼,旋即又拍拍楊開的肩膀,寬慰道:「你五哥心直口快,嘴裡包不住話,別跟他一般見識,化龍池也並非象傳言的那樣神奇。最起碼我在裡面待了四天,就沒得到多大好處。」

「二哥厲害!」楊亢一臉驚容,「我在裡面待了三天便承受不住了。」

「聽說你們楊家的化龍池,是檢驗一個人資質好壞的地方?」葉新柔抿著嘴,笑盈盈地問了一句。

康斬和高讓風也露出感興趣的神色,那康斬更是插話道:「我還聽說,在裡面停留的時間越長,就說明資質越好。」

楊詔有些為難地看了楊開一眼,這才微微點頭:「說是這麼說的,但實際上情況如何,也沒人知道,一個人的資質豈是區區化龍池能夠檢驗的?」

「但停留的時間越短,資質就越不好,這是肯定的。」楊亢的臉上洋溢出笑意,望著楊開道:「開弟你確實無需在意太多,當年的你似乎根本不能習武,聽說如今你也晉入了真元境,這已經是天大的福運了,人嘛,要知足常樂。」

「也要懂得分寸,五哥你說對不對?」楊開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楊亢在針對自己,他怎麼看不出來,對自己的幾位堂兄,楊開並無太多親近之意,但也沒有多少惡意,可楊亢這般話里藏著機鋒,處處夾槍帶棒的,還是讓他很不爽。

話不投機半句多,他也懶得去看人臉色。

似乎沒想到楊開敢這麼跟自己說話,楊亢竟是愣了一下,八大家的三個年輕子弟更是愕然萬分,根本沒想到這個年紀最小的公子這麼強勢。

楊詔目光閃爍了下,哈哈大笑道:「不說這個,化龍池說到底只是一個水池,我楊家子弟的未來可不是它能決定的。」

「不錯。」康斬微微點頭,又搖頭苦笑道:「你們楊家的子弟,個個都是豺狼猛虎,以前的中都,是我們七大家的天下,現在你們楊家人回來了,我們就得靠邊站嘍。」

「康兄說哪裡話,中都這麼大,我楊家一家可吃不下,這裡的未來,是我們這一整代人的未來。」

高讓風皺眉問道:「你們楊家的子弟現在回來幾個了?」

「四個。」楊詔的臉色微微黯然了一瞬,道:「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還有四弟楊新武也回來了,不過四弟在回來的路上被人打成重傷,險些喪命,如今族內長輩正在為他療傷,也不知情況如何……」

楊開的面色微微一冷,楊亢的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

他們在回來的路上都遭遇到了高手的伏擊,只不過兩人的運氣都比較好,才能平安無事,倒是老四楊新武就沒逃過厄運。

「樹大招風啊。」楊詔苦笑連連,神色又是一震,「不過家族已經派出了更多的高手前去迎接,相信後面的人不會有事的,有消息傳,大哥楊威不日也要回來了。」

「大哥要回了?」楊亢驚聲詢問。

楊詔笑吟吟地望了他一眼:「短則兩三日,長則五六天便會回到中都。」

楊亢的神色頓時一苦,似乎很懼怕楊威的樣子。

「中都,快要熱鬧了啊。」葉新柔淺笑嫣然著,美眸盈盈,「柳家的柳輕搖也不會再寂寞了,呵呵。」

說起柳輕搖這個名字,在座諸人都不禁神色一凜,就連楊詔也變得嚴肅萬分。

柳家柳輕搖,之前的中都第一公子,傳聞此人年紀輕輕,已經修鍊到了神遊境三層的境界,這樣的資質,基本是百年難得一遇。這個人在中都也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奪嫡之戰中,誰若是能拉攏到他,那必將成為一大助力。

「真希望奪嫡之戰儘快開始,讓我等也見識下楊家子弟的風采!」康斬微微笑著,一臉的期待之意。

「手足相殘,呵呵……」楊詔苦笑不迭,「讓世人看了笑話。」

高讓風道:「我只希望,若是來日與在座諸位為敵,諸位可要手下留情才是!」

「彼此彼此!」

又說了一陣,楊開才起身告辭離開。

望著他消失的背影,康高葉三家的子弟都微微有些失神,楊詔和楊亢雖然什麼都沒有跟他們說,也沒有要表現出拉攏他們的意思,但三人都知道,既然坐在這裡,那自然是有那個想法的。

在言語上也多少有交好的味道。

可這個楊開就有點意思了,居然什麼都不表示,奪嫡之戰,他哪來助力呢?

這是自大還是自信?又或者是自覺毫無希望?

三人的眉頭都微微皺著,若有所思。

察覺到三人的神色,楊亢輕哼一聲:「二哥,不是我針對開弟,只是我覺得他這樣的人,還是不要參加奪嫡之戰的好,免得丟人現眼。」

楊詔輕笑一聲:「老五,你可不要小看了開弟,他有手段的。」

「有手段,我怎麼看不出來?」

楊詔神色一正,輕聲問道:「我問你,送你回來的兩個血侍,這一路對你的態度如何?」

楊亢不耐道:「別提他們,提起來就是一肚子氣,那兩傢伙整天跟木頭人一樣,問話都不搭理,搞得好像他們才是公子。」

楊詔微笑道:「我那兩位雖然不是這樣,可也差不多。但是迎接開弟回來的兩位血侍,對他卻是恭恭敬敬,客客氣氣,你說奇怪不奇怪?」

「不可能吧?血侍們個個都眼高於頂,怎麼會對他恭敬?二哥你是不是看錯了?」

楊亢一臉的不相信,一邊說一邊搖頭。

「所以我說,開弟是有手段的。」楊詔沉聲道。

楊亢表情愕然,眉頭緊皺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半晌才嘟囔一句:「二哥你太抬舉他了,資質那麼差,註定沒什麼大成就。」

兩兄弟說話的時候,另外三人都是微微笑著聆聽,絲毫沒有插話的意思,只是隱隱覺得楊開今天的表現太平淡無奇,平淡的有些不太象是要即將參加奪嫡之戰的楊家子弟。

這個發現讓他們既疑惑又猜疑,不知道這個年紀最小的公子在奪嫡之戰中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四爺府上。

楊開回來的時候已經天色入黑了,剛進家門,府邸上的管家便一臉驚容,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面上帶著哭腔道:「少爺你可算回來了。」

楊開面色一凜,急問道:「怎麼了?」

「老爺和夫人出事了。」管家一邊說一邊就急忙拉著楊開往裡走,「你快去看看吧。」

「出什麼事了?」楊開的面色驟然冷了下來,同時將神識放開,悄無聲息地覆蓋了整個府邸,一瞬間便找到了楊四爺和董素竹所在的位置。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