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二十七章切磋一下又不會懷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切磋一下又不會懷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停電到現在……求推薦!

*****

不多時,蘇木的屋內圍聚了一群睡眼惺忪的凌霄閣弟子。

「蘇少,有什麼事么?」一人揉眼問道。

「沒什麼,還是早上的事。」蘇木努力平復心情,「把大家叫過來,也就是想讓各位給我出出點子,看怎麼才能報了此仇,解我心頭之恨。」

又一人道:「蘇少,再等四天不就行了么?四天後我去挑戰那個楊開,保證把他打成豬頭。」

蘇木不悅:「能等到那時候我叫你們過來幹什麼?」

一群人睡的正香被吵起來,現在顯然沒什麼精神,蘇木的話也沒人搭理,倒是哈欠聲連天。蘇木一看他們的反應,更加惱火起來,當下一拍桌子喝道:「都給我好好想想,今天若是想不出好主意,誰也別回去睡覺!」

眾人驚,這才發現蘇木是真的動怒了,皆是睡意全無,趕緊運轉腦筋,出謀劃策起來。

不多時,一個叫李雲天的凌霄閣弟子眼珠子一轉,想到個好主意,開口對蘇木道:「蘇少,咱們可以這樣啊……」

一邊說著,一邊湊過去附耳對蘇木詳說一番,如何如何如何,便能怎樣怎樣怎樣。

蘇木聽的心花怒放,一個勁地拍著李雲天的肩膀:「不錯不錯,這個主意好,這事就交給你辦了!」

「蘇少放心!」李雲天也是笑逐顏開。

「都回去睡覺吧。」蘇木大手一揮,眾人心頭一松,連忙散去。

望著屋外黑沉沉的夜,蘇木陰笑起來:「楊開,楊師兄,咱們天亮走著瞧!」

片刻后,蘇木心滿意足地睡去,

翌日,楊開起來練了一遍淬體篇便出門掃地去了。

昨天用香爐修鍊了一天,雖然折騰的死去活來,到現在都腰酸背疼的,可效果也相當顯著,最明顯的成效便是修鍊淬體篇拳腳之術的時候,自己分明感覺那天地之威變小了一些。這也很好理解,香爐里的異香給了自己莫大的壓力,修鍊淬體篇也有同樣的巨大壓力,一旦適應了某一種,那自然能適應另外一種。

香爐是好東西啊!楊開心中振奮,想趕緊做完工作去繼續修鍊。

只不過楊開才掃了一半,面前突然有一個人擋住了去路,楊開抬頭朝對方看去,依稀覺得有些面熟,此刻這人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李雲天昨夜給蘇木出了主意,得到今天的差事,雖然心中已有計策,卻也不敢馬虎大意,對付楊開他相信是十拿九穩,現在最主要的目的是如何讓對方上當,讓他與自己交手。

好在昨天跟蘇木去鬧事的時候他躲在人群後面,當時也沒怎麼說話,這個楊開應該沒注意到自己,這就方便行事了。

早早地等在楊開掃地的路上,李雲天等了片刻功夫,果然見楊開迤邐而來,當下擺出笑容,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走了過去。

自己這面容,現在應該夠和善!李雲天給自己打氣。

「這位師弟有事么?」楊開也不客氣,反正現在淬體境的弟子全是自己師弟,別看自己境界低,這入門時間早也是有好處的,見到淬體境的人都可以自稱一聲師兄。

「你是不是楊開楊師兄?」李雲天明知故問。

楊開點頭:「是。」

李雲天大喜:「果然是你!楊師兄,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話說的李雲天自己都感到噁心,卻不得不表現的言辭誠懇,一見如故。

「嚴重了嚴重了。」楊開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的名字在普通弟子之間怕是很響亮的。

李雲天表現的相當自來熟,一把就握住了楊開的大手,使勁搖晃:「楊師兄,聽聞你昨日狠狠地教訓了下那趙虎,真可謂是大快人心啊。」

「怎麼,你跟他有仇?」楊開打量著他。

李雲天臉色一冷:「是有些仇怨,此人人面獸心,卑鄙無恥,曾經折辱過我。」

「那你不去報仇。」楊開奇道。

「我做夢都想報仇,可是……」李雲天嘆一聲氣:「楊師兄恐怕也知道,趙虎背後可是有人撐腰的,區區一個趙虎我還沒放在眼裡,但他背後之人卻不是我能招惹的。」

「也是。」楊開點點頭,蘇木畢竟上頭有人,平常弟子還真不敢招惹。

「所以,楊師兄昨日教訓了趙虎,真是替師弟出了一口惡氣。」李雲天感激涕零。

楊開笑道:「只是同門切磋,算不得什麼。」

李雲天又道:「楊師兄能打的贏趙虎,想來實力也不算弱了。」

楊開擺手:「雕蟲小技,不足道不足道。」

李雲天心中冷笑,心想你倒是說了句實話,昨天你若不是用計,趙虎哪裡會敗?不過臉面上卻不敢表現出來,萬一讓楊開起了疑心,那就不妙了。

「師兄謙虛了。來來來,我李雲天平日最好與人切磋,楊師兄又於我有恩,今日既然碰上了,可不能錯過。」李雲天繞了半天,總算是找機會道出來意。

楊開苦笑:「你這是要與我切磋?」

李雲天猛點頭:「那是自然。還望師兄不吝賜教,讓師弟見識下師兄昨日是如何教訓趙虎的,也好解了我一樁心事。」

這理由還真是有些牽強附會,楊開搖頭道:「算了吧,我平時不怎麼跟人打架的。」

李雲天急了:「那不行,師兄你今日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楊開笑吟吟地看著他。

李雲天心中一突,自己剛才急切,說話口氣不小心有些重,連忙臉上堆笑道:「師弟可是好武成痴,一日不與人切磋就渾身不得勁,還望師兄成全。」

「不好吧。」楊開拒絕。

「怎麼不好了?」

「這無緣無故的……」

李雲天見楊開似有意動,連忙趁熱打鐵道:「同門切磋,互相驗證所學,哪還需要什麼緣由?友誼切磋一番,與你與我都有好處啊。」

「話雖這樣說,可……還是不行,不行不行。」楊開連連擺手。

「別啊師兄,切磋一下又不會懷孕。」李雲天心中焦急,口上卻不敢表露分毫,心思一轉,似是想到了什麼,恍然道:「師兄是怕打輸了被扣除貢獻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