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三十六章月下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月下美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每天都來求票,感覺小莫的節操掉了一地啊,麻煩各位書友幫忙撿一下~~~~溫柔些,別弄碎了,弄碎就沒了!!

*********

雖然現在還沒有修鍊到生出神識的地步,可楊開依然能清楚地感受到丹田內那一滴陽液的存在,心念抵達,陽液便任憑驅使。

陽液是可以用在戰鬥中的,不過楊開還沒有試過,到底如何變化就得找機會在實戰中磨練了,這些經驗可不是無字黑書能夠傳授的。

雖然吃了好多天的苦,可現在凝出一滴陽液,楊開頓時感到心滿意足,帶著一絲興奮的心情,楊開再接再厲,又在困龍澗邊修鍊了大半夜。

後半夜醒來的時候,楊開便沒有再繼續了。

這些天一直這麼廢寢忘食地修鍊,雖然強大不少,也給身體帶來了許多負荷,修鍊一途,要一張一弛,鬆緊有道,這樣才不會埋下什麼隱患。

站起身拍拍屁股,楊開腳步輕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

木屋的門虛掩著,這讓楊開有些疑惑,因為他記得自己臨走前是關好門的。

走上前輕輕把門推開,楊開朝里看了一眼,印入眼帘中的一幕讓他突然頓在了原地。那彷彿是從畫卷上拓印下來的一幕,如夢似幻,是那麼的不真實。

自己的小木屋裡,唯一的一張小床上,現在竟然睡著一個人,一個女人。

月華透過屋頂的幾處破洞傾瀉下來,正好打照在躺在木床的女子身上,借著月光,楊開看到這女子的雙手合攏,放在平攤的小腹上,高聳的胸脯隨著平穩的呼吸正微微上下起伏,在月華的照耀下,女子頸脖處的肌膚宛若冰雪般剔透晶瑩,一頭烏黑秀髮柔順散開,搭在她那看似柔弱的肩膀上,精緻的耳垂散發著別樣的誘惑。

因為是躺著的關係,這女子的修長美腿,細腰豐臀,美妙身材淋漓盡致地展現在楊開的眼帘中。看不清面容,因為她的面上覆蓋著一張薄如蟬翼的面紗,但那光潔的額頭上卻點綴著一顆幽藍色的寶石,這唯一的一件首飾並不貴重,可卻恰到好處地凸顯出她的清冷和聖潔。

朦朧的月華更讓她多出了一種氤氳的美感。

她象是從月宮中謫落的仙子,渾身上下沒有一處瑕疵,沒有一處不透著神聖的高貴。她就這麼靜靜地躺著,宛若永遠都不會醒來,莫名其妙地,楊開看的心中一酸。

楊開自問不是什麼多愁善感之人,可今時今日,這如詩如畫的一幕卻深深地觸動了他。哪怕時光荏苒,相隔數十年,這一幕恐怕都永遠無法忘懷。

鬼使神差地,楊開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壓抑著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生怕驚擾了她。

來到床邊,相隔一丈左右,楊開仔細地打量了一眼,發現果然跟自己猜測的一樣,這女子竟然是那天在貢獻堂處差點和自己撞到一起的那個師姐。剛才看到這個面紗的時候,他就隱隱有些猜測了。

只不過當時的她沒有這般高不可攀,凌然不可侵犯的神聖,有的只是膽小害羞,清純可愛。抬頭望了一眼屋頂上的破洞,楊開輕笑一聲,這幾個一直沒修補的破洞今日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這一聲輕笑,不由驚動了躺在床上的夏凝裳,等楊開再低下頭的時候,赫然發現這位師姐正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

那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中先是有些迷茫和驚怒,旋即變得羞赧起來,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夏凝裳小巧的耳垂又紅了。

好在是夜裡,雖然有月華,可楊開看的也不是那麼真切,倒讓夏凝裳免除了一絲尷尬。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一個在床上,一個在床下。

楊開滿肚子疑惑,夏凝裳卻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拍暈過去,芳心一陣糾結,萬萬沒想到自己如此糊塗大意,竟然在這裡睡著了。

「咳咳……」楊開輕咳一聲,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和善些,口上問道:「這位師姐如何稱呼?」

也不知是情緒有些起伏還是怎的,楊開這話問出來的聲音顯得頗有些飄渺,在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環境下,聽起來就有些不對味了。

那話彷彿是這般問的:「這位小娘子如何稱呼呀?」

十足十的登徒子味道。

夏凝裳面紅如血,卻依然矜持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捋了一下秀髮,輕聲道:「我姓夏……」

夏凝裳沒好意思報出自己的名字,實在是感覺今天太丟人了。

「原來是夏師姐,夏師姐找我有事么?」

若非有事,這天仙般的人兒如何會屈尊降貴來到自己的破爛小木屋?

聽楊開這麼一問,夏凝裳才想起自己的目的,匆忙從身邊拿出一個包裹來,情緒也平穩了下來,開口道:「今日下午的時候有個黑風山下的獵戶過來找你,不過一直等到掌燈時分你都沒回來。我當時見他急著回去,便去詢問了一番。那獵戶說多謝你的救命之恩,讓我把這包東西轉交給你,說日後有時間再來親自道謝。」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頓時知道那人是誰了。

獵戶張山!上次進黑風山採藥歸來的時候,自己救過他父子兩人。

楊開伸手接過包裹,點頭道:「原來這樣。」

夏凝裳抬起眼帘悄悄打量了他幾眼,又道:「我得了人家的囑託,便在這裡等你回來,不想等著等著就……」

等著等著就睡著了……這話真不好意思說出口,實在有種所託非人的挫敗感。而且自己竟然還睡到了別人的床上。

楊開心中對今天的事已瞭然於胸,哈哈笑了一聲道:「有勞師姐受累了,下次師弟一定早些回來。」

夏凝裳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對方刻意如此,反正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對,就好像一個丈夫外出前對妻子的保證似的。

輕咬著嘴唇,夏凝裳有些不滿道:「你早些不早些,與我都沒關係,包裹已經交付於你,我走了。」

說罷,一扭腰,一跺腳,身形已經消失不見,徒留一縷香風,縈繞在屋中和某人的鼻尖。

這位夏師姐倒真是挺害羞的。

想起剛才的一幕,楊開覺得有些溫馨的感覺,回過神來,將張山留下的包裹打開,楊開發現裡面有兩套青色長衫。

這長衫是一針一線縫補起來的,針線密密麻麻,手工很精細,楊開估計是張開的妻子做的。

張山有心了!上次大戰花背蜘蛛的時候,自己一身衣服被那隻妖獸砍的破破爛爛,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今日才會給自己帶兩套衣服。

楊開微微一笑,將東西收好,然後躺到了床上。

這一夜,楊開睡的很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