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四十六章待到無人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待到無人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對這個女人的胡攪蠻纏,楊開還真沒什麼好的應對方法,唯有置之不理,胡媚兒也能看出楊開的冷淡之意,自然不敢再多挑逗,只是這麼如影相隨。

循著陽源印的感應方向,楊開走了片刻,在一個攤位前站定。

微微看了一眼后,楊開眼眸一亮。他發現這個攤位上的東西還真不錯,而且大部分都合自己的胃口。

那一塊塊如嬰兒拳頭大小的圓石,裡面散發出濃郁的炎熱陽氣,比起剛才那個攤位的要強上很多,只不過個頭沒那個大而已。

價錢應該不比剛才那個貴吧?楊開舉棋不定,攤主卻是熱情洋溢地招呼起來:「小哥看上什麼了?我這裡的東西可是物美價廉,走過路過可千萬不要錯過,不管你是自己用還是倒買倒賣,都是穩賺不賠的交易。」

硬著頭皮,楊開問道:「這種石頭多少錢?」

攤主低頭一看,笑道:「你說陽炎石啊,不貴,五百兩一塊!」

楊開臉色一黑,雖然知道這個價格還算公道,可依然搖頭道:「貴了點。」

自己渾身上下也就差不多五百兩的家當而已。

攤主笑著搖頭:「小哥說笑了,我這裡的東西明碼標價,絕對不會獅子大開口,你且去其他攤位看看,瞧瞧他們賣的價錢,就知道我這裡是多麼實惠了。」

這話說的也實在,楊開這一路走過來,雖然沒買東西,可價錢卻探聽了不少,知道這人要價並不高。但買賣嘛,當然是要砍砍價的。

無奈之下,楊開只能與這攤主展開了唇槍舌戰,想讓對方讓些利益。但攤主卻是一個勁地搖頭,談到最後攤主也鬱悶了,不得已道:「小哥,我這的東西不是我自己的,是替幫里賣的,價錢方面只能多賣絕對不能少賣,否則我還要自己掏腰包往裡面貼,你就別為難我了。」

「幫里?」楊開一愣,扭頭看了看站在一邊的胡媚兒。

這附近就只有一個幫,血戰幫!

胡媚兒甜甜一笑:「是呀,這就是我家的攤位。你想要這些石頭么?」

楊開點點頭。

「答應我一個條件,這裡十幾塊石頭全都可以給你!」胡媚兒眼珠子轉了轉。

「小姐……」那攤主臉色大變,這批貨要是在他手上丟了,那他的麻煩就大了。

「沒事,我會跟父親說的。」胡媚兒安慰一聲,攤主一聽這話,當下閉嘴不言。

「怎麼樣?只要答應我一件事就可以哦。」胡媚兒眉飛色舞:「對你們男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

「想都別想!」楊開斷然拒絕,用腳趾頭想,他也知道胡媚兒打的什麼主意。

「你……」胡媚兒氣鼓鼓地瞪著楊開,眼神幾欲吃人。

其實說起來,她對楊開的興趣並不是很大,只不過那天主動獻身誘惑都沒能征服他,這讓胡媚兒有些鬱悶,不但如此,自己還吃了點小虧!

沒有哪個男人能不被自己的美色誘惑!胡媚兒一直堅信這一點,她就是要讓楊開屈服,等到他屈服的那一刻,自己再抽身退出,好好地看他的笑話。

胡媚兒若想要男人的話,手指隨便勾勾便有一大堆,若非有著別的目的,她怎會如此委屈自己?她是風騷放蕩,可那只是表象,迷惑外人的表象。

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了!胡媚兒心中發狠。

眼珠子轉了轉,胡媚兒對那攤主道:「便宜點賣給他!」

攤主哭喪著臉:「這不好吧!」

「我說便宜點賣給他!」胡媚兒貝齒輕咬,媚眼中生出寒意。

攤主正要點頭,楊開卻是擺手道:「不用了,就五百兩。」

五百兩買來的話,自己不賺,但是也不虧,是市場價。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那瓶回元丹道:「用丹藥換可以吧?」

這裡的貿市也有以物易物的規矩,成品的丹藥一般都可以流通的。

「可以。」攤主點點頭。

「這一瓶回元丹有十粒,差不多五百兩,你點點。」楊開將回元丹拋給他,然後從攤位上拿起一塊陽炎石。

入手的瞬間,楊開便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陽元之力,當下心中一喜,知道這筆買賣是做對了。

胡媚兒恨的咬牙切齒,楊開這番舉動無疑是不想欠她人情,等於她剛才的示好白費了功夫。

攤主察言觀色,知道自己家這位風評不好的小姐怕是在打楊開的主意,雖然剛才這筆買賣也算公道,可攤主卻知道小姐有些不太高興,想了想,從攤位上拿起一個東西道:「小哥,若是不嫌棄,這粒種子送於你吧,反正也賣不了幾個錢。」

「什麼種子?」楊開接過,居然從種子內感受到一點陽氣,只不過這股陽氣很微弱。

「三陽果的種子,咱們幫開採陽炎石的時候發現的。」攤主如實相告,「這果樹結出的果子乃是地級下品的靈果,只不過成長期有些長。」

楊開啞然失笑,心想自己要一粒種子做什麼?這玩意種下去,沒個十幾年的時間恐怕也不會開花結果。但人家一番好意,楊開也不好拒絕,反正這東西價值不大,收下也無傷大雅。

「謝了。」楊開站起身,將種子和陽炎石揣進懷中。

一瓶回元丹已經沒了,楊開也懶得再在這裡逗留,找了一會蘇木他們卻沒見到人,楊開便獨自朝黑風林走去。

身後胡媚兒一直不肯離去,就象尾巴一樣跟著他,臉上有些氣惱之意。

得想辦法擺脫她,要不然被她跟到了凌霄閣,指不定別人會怎麼看自己,這女人的名聲可不太好。

轉著眼珠子想了想,楊開突然偏離了大道,往黑風林深處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沖胡媚兒嘿嘿冷笑,那味道不言而喻,好像是在說你要是敢跟過來,就把你先奸后殺,再奸再殺,一股邪惡的感覺油然而生。

胡媚兒被他笑的有些膽寒,見楊開居然走進密林中,她倒有些遲疑了。說起來她並不熟悉楊開,萬一跟進去真的被怎麼怎麼,該如何是好?那天她可是見識過楊開的實力,自知不是對手,要是他獸性大發,自己搞不好要遍體傷痕了。

猶豫了片刻,胡媚兒突然一跺腳,扭著腰就跟了進去。她有八成把握肯定楊開只是在嚇唬自己。

見胡媚兒真的就跟了進來,楊開頓時惱火了。他之所以要這麼做,就是想嚇退胡媚兒,卻沒想到這女人膽子不小,讓他的打算落空,一時間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心道等會到了無人之處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