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五十章拋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拋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不知道為什麼,推薦票好少,跟榜單上其他書比起來,我們的會員點擊不比他們低,但是推薦票只有他們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好寒酸的數量。推薦票對新書很重的朋友能投幾票,就是滑鼠點兩下就行了。

********

胡媚兒沒敢接話了,言多必失,她怕惹惱了楊開。

「你過來!」楊開突然對她招手,胡媚兒嬌軀一顫,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緊咬著嘴唇,祈求地望著楊開,腳步卻絲毫不敢挪動。

「怕什麼?叫你過來就過來!」楊開有些不耐煩。

無奈之下,胡媚兒只能朝楊開走了過去,緩緩地來到楊開面前五步外站定,有些驚恐地看著他。

察覺到她的恐懼,楊開心中好笑,卻依然板著臉道:「你聽話,我不動你。」

淡淡的語氣中夾帶著一股無法抗拒的霸道。

胡媚兒使勁點頭:「我聽話。」

「恩。」楊開這才滿意,彎下腰將怒濤的屍體抗在肩膀上,對看著成少峰的屍體示意道:「把他帶上!」

雖然噁心,可胡媚兒也不敢不從,委屈地蹲下身子將成少峰的屍體背了起來。雖然是個少女,但畢竟是武者,背著百十斤的東西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負擔。

「跟我走吧。」楊開打量了一下方向,然後朝著黑風林更深的地方行去。

胡媚兒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又不敢問,只是亦步亦趨地跟著。

楊開是要拋屍,雖然剛才那地方也已經算是深處了,但保不準有沒有什麼狗男女興緻大發,跑到那裡幽會。萬一要是被人瞧見了,總是一樁麻煩事。這種事概率雖小,卻不得不防。

成少峰和怒濤的死因很特別,都是被炙熱的元力貫穿了要害,如果風雨樓順著這個線索追查下來,搞不好就查到了自己頭上。

所以楊開得把屍體拋的遠遠的,讓風雨樓的人永遠也找不到。

兩人一前一後往密林深處走去,胡媚兒幾次欲言又止,卻又忍了下去。

一個多時辰后,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湖泊,楊開眼前一亮,就這裡了。

招呼胡媚兒將屍體放下,楊開又去尋了兩塊大石頭,搬回來綁在成少峰和怒濤的屍體上,然後將他們沉入湖底。

拍了拍手,楊開沉吟片刻道:「你現在也算是我的幫凶了,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說完,扭過頭來淡淡地看著她。

聞言,胡媚兒不驚反喜,連連點頭:「知道。」

楊開會說出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他不會對自己有惡意了,性命得以保全,胡媚兒身心一松,不由自主地喘了一口氣。

「聰明,聰明的姑娘總會有人喜歡的。」楊開輕笑一聲。

說起來,楊開在此之前還真不知道拿胡媚兒怎麼辦,不殺吧,總是個隱患,今日這一切她都看在眼中,殺了吧,楊開又有些下不去手,從頭到尾,胡媚兒也沒加害自己,只是站在旁邊看戲而已,難道因為這個原因就把人家給滅了?也太蠻不講理了一些。

走了這麼長時間的路,楊開也想通了。這次的事情是成少峰和怒濤主動挑起的,自己不殺他們難道還坐以待斃不成,所以就算胡媚兒把事情捅出去,楊開也絲毫不懼。

「你殺過很多人?」胡媚兒膽子大了許多,望著楊開道。

楊開搖頭:「第一次殺人。」

「可是我見你手法很老道啊,殺他們的時候眉頭都不眨一下,不太象第一次的樣子。」胡媚兒疑惑。

被她這麼一說,楊開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是啊,自己第一次殺人,為什麼一點都不害怕呢?雖然沒有興奮之感卻絕對沒有恐懼,當時只顧著戰鬥,腦海中只有殺死他們的念頭,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信不信由你。」楊開沒多做解釋。

圍著面前的湖泊轉了半個圈,來到遠離拋屍的地方,楊開停住了步伐,然後一頭扎進了湖泊里。

這一次戰鬥,楊開身上也有不少傷,總得洗洗乾淨才能回去。

胡媚兒站在湖邊等待著,心裡也挺想下去的,放在一個多時辰前,她肯定會下去挑逗楊開,現在她沒那個膽子。

等到楊開洗完上來,胡媚兒才開口道:「你等我一會,我也去洗洗。」剛才背著一具屍體走了那麼遠的路,胡媚兒感覺渾身難受。

女人總是愛乾淨的。

「好。」楊開擰乾了衣服,便躺在湖邊一塊石頭上曬著太陽,順便恢復體力。

也沒敢脫衣服,胡媚兒就這樣竄進了湖中,曼妙的身子猶如魚兒在湖水中暢遊,時不時地她會偷偷地看一眼楊開,卻發現對方連睜眼的慾望都沒有,這不禁讓胡媚兒倍受打擊。

他就一點都不動心?

好半晌后,胡媚兒才洗乾淨,來到岸邊。

濕淋淋的衣服緊貼著身子,將那玲瓏妖嬈的身材盡數展現,毫不避諱地來到楊開身邊,臉蛋上紅暈片片,歪坐在石頭上曬著太陽。

楊開睜眼打量了她一下,上三路下三路地掃著,胡媚兒低著腦袋。

「身材很不錯。」楊開微微點頭。

胡媚兒咬了咬殷紅的薄唇,神色艱澀道:「其實……我並沒有與男人做過那種事,就連碰過我身子的人……也只有你一個。這幾年我之所以那麼做,一來是想為幫里多招攬些人才,二來也是挑撥凌霄閣和風雨樓弟子之間的關係,糾纏你也是這個目的。」

楊開聞言一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你不信?」胡媚兒臉蛋通紅,這個秘密她可是從未與人說過,外面的人都當她真的是夜夜笙歌,人盡可夫。明面上稱呼她為小公主,小姐,背地裡罵她是賤人,騷貨。

「我信!」楊開點頭,「但與我何干?」

胡媚兒神色一黯,苦笑道:「以後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這一次的事情,對她的打擊實在是有些大。

聽她這麼說,楊開也不禁心頭一松,總算是擺脫這個麻煩了。

等到胡媚兒的衣服幹了之後,兩人這才從湖泊那裡離開。

為免引人耳目,楊開和胡媚兒早早地就分道揚鑣,各回各的宗門。

回到木屋處歇息了片刻,楊開便起身來到了困龍澗。這一次大戰讓這些天的苦修全部耗光,自然是要儘快地補充體內的真陽元氣,要不然下次再碰到這類事可就沒辦法應對了。

而且,今日動用了兩次陽液,試驗出來的威力也讓楊開振奮不已,他實在是沒想到陽液的威力如此強大,自己現在不過是淬體境八層,若是境界再高一些,陽液的威力豈不是會變得更強?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楊開現在都有一種迫不及待要修鍊的念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