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六十一章還你個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還你個人情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龍在天為什麼會針對自己?楊開看了一眼滿眼歉意和愧疚的胡媚兒,心頭隱隱有些明白了。

有些事沒必要多問

胡媚兒也是聰慧伶俐的女子,雖然楊開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卻也讀懂了其中的意思。

「龍爺爺不准你進礦區,我也不好太拂了他的面子。這樣吧,我去幫你把那幾粒種子買過來,你在這裡等我一會。」胡媚兒柔聲道。

「好。」楊開知道只能這樣辦了,當下將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然後告訴胡媚兒那幾個撿到種子的血戰幫弟子的名字,這一點在黑風貿市上,他已經找那個攤主打聽清楚了。

胡媚兒進了地下礦區,楊開的眼睛掃向地面的幾間屋子。剛才龍在天便進入了其中一間屋子中,他能感覺到,那屋內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屋內,一老一少,皆都站在窗邊眺望著楊開這邊。

老的便是剛才對楊開出手的龍在天,少的看起來跟楊開差不多大,正是龍在天的小孫子,龍輝!

龍輝此刻陰冷地看著楊開,有些不滿道:「爺爺,剛才為什麼不殺了他?」

龍在天冷哼一聲:「媚兒護著,你讓我怎麼殺?」

「那就更要殺了。我從來沒見到媚兒妹妹對哪個男人那麼用心,這小子跟媚兒的關係不差,留著他絕對是禍害。」

「恩,以前確實沒見媚兒這般護著誰,這一次竟然為了他連我都頂撞了,不太尋常。」龍在天眉頭微皺。

龍輝嫉妒萬分:「媚兒現在進了礦區,要不爺爺你再出手一次?」

龍在天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龍輝:「爺爺出手沒有問題,殺死他也輕而易舉,但是如果因為他的死,而讓媚兒對你心懷怨恨,你覺得值得么?」

龍輝怔了怔,搖頭道:「不值得,可難道就讓他這麼與媚兒發展下去?我受不了。」

「你呀!」龍在天忍不住嘆了口氣,「多向你大哥取取經,瞧瞧他是怎麼對付自己喜歡的女人的。你想要媚兒,就得多用用心思,爺爺可以替你殺人,但總不能替你獲取女人的心吧?胡蠻一生無子,就只有嬌兒媚兒這兩個女兒,若是你能跟你大哥將她們全部抓到手上,那日後的血戰幫就是我龍家的了!我龍家上下三代,替血戰幫賣命幾十年,也該嘗嘗當主人的滋味了!」

龍輝聽的一陣熱血,點頭道:「是該我龍家當家作主。爺爺放心,媚兒逃不掉的,大哥那邊肯定也能將胡嬌兒拿下。」

「恩,你有這志氣就好。」龍在天微笑點頭。

龍輝怨毒地望著遠處的楊開,還是有些蠢蠢欲動:「爺爺,那這個人……」

「你自己找機會吧,他實力不高,你能應付的來。」

「是!」龍輝冷冷一笑。

現在不能動手,畢竟胡媚兒等會還要出來,但他既然是凌霄閣的弟子,那就跑不掉。

楊開在外面等了不大一會功夫,胡媚兒便香汗淋淋地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臉笑容地將四粒種子塞進了楊開的手中:「幸不辱命。」

血戰幫小姐要買東西,那幾個弟子哪敢不賣?

「謝謝了!」楊開將四粒種子仔細地收進懷裡。

站在原地頓了好大一會功夫,楊開才神色掙扎道:「你幫我一次,我還你個人情吧。」

胡媚兒有些奇怪地看著他:「什麼意思?」

楊開一招手:「你跟我來!」

胡媚兒雖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卻依然順從地跟了過去。

走出大概三十丈的距離,楊開突然停下步伐,輕輕地跺了跺腳道:「你記住我現在站的位置,在這裡地下七十丈左右的地方,應該有一些不太尋常的東西。」

胡媚兒眼睛瞪的大大的,疑惑道:「你怎麼知道?」

楊開沉吟道:「我修鍊了一種武技,只要在一定範圍內存在陽屬性的能量,我都可以感受到。這底下就有一種陽屬性的寶貝,它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比陽炎石要精純千百倍。」

在剛來這裡的時候,楊開就感受到這一處與其他地方的不同了,但考慮了半天,還是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胡媚兒,一來這裡是血戰幫的地盤,自己就算覬覦也不可能得手,二來,也確實是為了還胡媚兒一個人情,今天她幫自己的時候,楊開都看在眼中。

「啊?」聽了楊開的話,胡媚兒神色一驚。

「你信我么?」

「信!」胡媚兒答的無比爽快,這讓楊開不禁有些小感動。

「那就行了。」楊開微微一笑:「雖然我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麼,可這東西絕對價值不低,而且除了它之外,好像還有別的東西,具體是什麼我就感受不到了。但我估計,這下面隱藏的秘密,可能就是你們血戰幫礦區奇特的根源,或者說,極有可能是因為它們的存在,這裡才會有一條地底礦脈。」

胡媚兒不禁動容,如果楊開說的話是真的,那這下方的秘密絕對事關重大。

「你是聰明的姑娘,應該知道該怎麼做。」楊開嚴肅地叮囑一聲。

「我明白。」胡媚兒連連點頭。

「好了,咱們走吧。」楊開微笑地說道。

「恩。」

行走在密林間,胡媚兒和楊開沒有再開口說話,只是享受著這片刻的溫寧。

胡媚兒很開心,因為楊開將那麼重要的消息都告訴了她,顯然是因為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已經大為改觀,還記得上次的時候,他對自己根本就是不假辭色,呼來喝去。

但這一次不一樣,他對自己溫柔多了。

「就在這裡分別吧。」楊開突然頓住了步伐,胡媚兒一愣,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那個四叉路口,時間過的好快!胡媚兒有些哀怨。

「告辭。」楊開說了一聲便急匆匆地朝凌霄閣行去。

真是個洒脫的男人呀!胡媚兒苦笑不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