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六十二章夏凝裳的決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夏凝裳的決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困龍澗旁,楊開專心修鍊。

旁邊不遠處,便有幾株三陽果樹茁壯成長,最大的那一顆樹上已經結出了三枚果子,眼看即將成熟,最小的一顆卻還是剛剛破土而出的小樹苗。

自那一日從血戰幫礦區回來之後,楊開便一直在這裡修鍊,日以繼夜,廢寢忘食,龍在天蠻不講理的出手讓他憋著一股勁,一股要變強的勁。那份屈辱他早晚要討回來,憑藉自己的雙手。

近十天的苦修,淬體境九層已經隱隱到了巔峰,眼看著就要突破,卻始終有些不得要領,讓楊開徒生無奈之感。

他知道一個大境界的突破是需要些機緣的,並不象小境界突破時那麼容易,即便是體內的元氣夠了,也得適逢其會,領悟到該領悟的東西。

說起來這些天的修鍊也算順利,每天不需要再去掃地,平白多了一些修鍊的時間,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也早都用光了,沒有了異香的壓制阻礙,真陽訣的運轉速度比以前明顯快了不少,這就越發讓楊開容易地吸收到天地中的陽氣。

不過這些天凝練出來的陽液,全都被用來催化三陽果的種子,丹田裡倒是沒存下一滴。

天地能量在周邊聚集,只待楊開堪破開元境的奧妙便能灌入他的體內,替他洗經筏髓,可盤膝坐地的楊開並沒能成功。

如此一天一夜,楊開依然止步不前,心情雖然不急不躁,可就是無法突破束縛自身的桎梏,當真是怪異的很。

夜深露重,浩渺星空下,困龍澗旁,楊開驀然陷入一種彷徨的意境,一身元氣略顯紊亂,眉宇間浮現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不遠處,正靜靜地看著楊開的夏凝裳不禁輕咦了一聲,雖然隔了不近的距離,但夏凝裳依然能感受到那一抹不同尋常的元氣波動,那股元氣波動中帶著一股陰冷的邪氣。

怎麼會這樣?這分明是走火入魔的前兆。他才只不過是從淬體境九層突破到開元境,怎會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說句不好聽的話,象楊開這樣實力低微的武者,就算想走火入魔都沒有那個資格,唯有實力更深一步,才會在修鍊的過程中出現這種情況。

可是現在,這種事真的即將發生在楊開身上。

夏凝裳秀眉微蹙,有些想不明白。

她能在這裡,也是自己尋過來的。畢竟默默觀察楊開已經兩年多時間,早已成為了一種習慣,這幾天楊開突然消失不見,倒讓她平白生出一種落寞的感覺,彷彿幹什麼都沒了興緻,找來找去,卻在困龍澗旁找到了他,心頭一塊大石頭才落了下來。

來到這裡之後,夏凝裳便知道楊開是突破在即,守候了一天時間,楊開居然沒能成功,現在又發生了這等怪事,她怎能不疑惑。

正當夏凝裳暗暗焦急的時候,楊開身上突然湧出一股精純而濃郁的炎熱氣息,隨著這股氣息的湧出,剛才走火入魔的痕瞬間被焚燒殆盡,楊開的一身元氣波動立馬安穩了下來。

「真陽勁!」夏凝裳小嘴微張,美眸中驚異連連,險些驚呼出口,「怎麼這麼純凈!」

那一股炎熱的氣息,分明是陽屬性的勁氣,凌霄閣的弟子,也有不少人修鍊了火屬性或者陽屬性的武技,體內也存在這種炎熱的元氣,可無論是哪個弟子和楊開比,都遠沒有他的純凈。

這股炎熱的氣息並不是太濃郁,畢竟楊開實力不高,卻異常乾淨,不摻絲毫雜質,猶如沒受過污染的水源。

還沒回過神來,夏凝裳便發現楊開又陷入了那種走火入魔的前兆了,一股有些邪惡的氣息取代了那炎熱的元氣,在楊開體內緩緩散發。

再過片刻,又有一股真陽勁氣爆發了出來,將這絲邪惡壓制下去,讓楊開得以恢復。

如此反覆了數次,夏凝裳看的是目瞪口呆!從未見哪個武者在突破開元境的時候會出現這種離奇的情況。

一般來說,突破開元境確實有些天地阻力,但畢竟這個境界很低,只要稍微努力一下便能突破過去了,可楊開現在的情況明顯不一樣,他受到的阻力比任何人都要大,已經堪比自己突破大境界時的困難程度了。

楊開現在也是苦不堪言,就在剛才,他隱隱窺探到了一絲奧妙,已經一隻腳邁進了開元境的門檻內,但就在這個時候,體內的骨頭突然冒出一股邪氣,險些讓自己迷失了神智,幸虧體內的真陽元氣爆發,又讓自己清醒過來。

現在體內兩股能量在交戰,一股是自己修鍊得來的真陽元氣,一股是從骨頭裡冒出來的邪氣,彼此間爭鬥不休,把自己的燒匠。時而那股邪氣佔據了上風,然後自己的神智就有些不清,一股興奮和嗜血的念頭在心間涌動,恨不得找個人來殺殺。

這感覺就象是被人打傷了之後的那股興奮勁,卻又有不同之處。自己在戰鬥的時候受傷雖然興奮嗜血,可腦子卻是清楚的。

時而真陽元氣佔據上風,自己神識清明,身體舒暢。

鬥來鬥去,沒完沒了,好像也是分不出輸贏。

楊開難受死了。

夏凝裳飛奔在凌霄閣中,身穿著黑色緊身衣,一身曼妙的身材展現無疑,扶柳細腰,雙腿修長端的是惹人遐想,一頭秀髮扎於腦後,面上蒙著一塊黑色的面巾,迅速朝楊開緊接過去。

她在那看了好半天功夫,心裡實在是為楊開擔憂,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幫楊開一把。一般來說,一個人在突破的時候是不能被打擾的,但夏凝裳分明能感受到楊開體內激蕩的戰意!那是一種渴望鮮血洗禮的戰意。

唯有一戰,才能替他解脫,才能讓他從那無限循環中脫離出來。

所以夏凝裳先是回到了住處,換了套衣服過來,要不然恐怕會被他給認出來,畢竟之前自己與他可是見過面的。

來去匆匆,重回困龍澗的時候,楊開還身處煎熬之中,而且動靜好像比剛才還要大一些。

沒有絲毫遲疑,夏凝裳直接飛身撲向楊開,美眸中殺機涌動,一掌打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