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六十五章魏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魏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早起求推薦,求三江票

*****

除了這兩伙人之外,最外圍還圍聚了不少看熱鬧的凌霄閣弟子,人數不少,對著場中指指點點。

帶著幾分疑惑,楊開擠進了人群,慢慢走到李雲天等人那裡。

不經意地一撇,發現場中的蘇木此刻鼻青臉腫,模樣好不狼狽,正在與一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交戰。那少年一臉的氣定神閑,渾身上下沒有絲毫傷勢,面帶著輕蔑的微笑,一邊應付蘇木的攻擊一邊出言相激,蘇木低聲嘶吼,每每勇猛撲上,卻都被對方輕易化解。

看了片刻,楊開的眉頭微微一皺,他發現有些不對,蘇木的攻擊不是沒打中那個少年,而是他的攻擊對那少年根本沒有任何作用,拳頭砸在對方身上,對方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反過來蘇木若是被打中了,肯定會受些小傷。

兩人招式間迸發出來的元氣波動相差無幾,也就是說實力差不了多少,怎麼打起來會有這等差距呢?

「怎麼回事?」楊開拍了拍李雲天的肩膀問了一聲。

李雲天回頭,神色大喜過望:「楊師兄!」

這一聲喊,趙虎等人也發現了楊開,皆都打了聲招呼,回過頭去,再與對面的那幫人對峙著。

「蘇木怎麼不是他的對手?」楊開問出了自己的疑惑,「他們實力應該差不多吧?」

李雲天連忙點頭,神色憤懣道:「恩,蘇少現在是開元境兩層,那個人是開元境三層,真要公平對決,蘇少就算不是對手,他也不會好過。可這人實在是卑鄙無恥,同門弟子之間切磋挑戰,竟然還穿著一件防禦秘寶,蘇少的手段哪裡能施展出來?」

楊開聽的臉色一沉:「防禦秘寶?」

「是的。」李雲天咬牙道:「他是大長老的親孫子,名叫魏庄,他的防禦秘寶便是大長老賜下的。」

「又是一個二世祖?」楊開隱隱明白了,蘇木的背後也有一位長老,這個魏庄更是大長老的親孫子,大家都有靠山,身份地位差不多,別人不敢打蘇木,不代表他不敢,不過同門弟子切磋,還穿防禦秘寶,這就有些過分了。

「大長老和二長老向來不睦,連帶著蘇少和這個魏庄也彼此瞧對方不順眼,這一次他逮到機會,肯定會狠狠地教訓蘇少的。」李雲天暗暗心急。

楊開喔了一聲:「原來是無聊的內鬥。」

「楊師兄,想想辦法把蘇少救下來吧,你也知道他的脾氣,再打下去他肯定要受重傷的。」李雲天央求道。

楊開神色淡然:「同門弟子之間切磋,技不如人就得挨打,凌霄閣弟子難道還怕這個?」

「可是這場戰鬥本來就不公平啊,魏庄是依仗了秘寶的威能。」

楊開冷笑:「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弱肉強食,強者為尊,你們應該早就知道這一點。」

李雲天一呆,也是啞口無言。

同門弟子之間的切磋,他們確實也插不上手,楊開前些日子的表現雖然生猛,可宗門規矩擺在這,怎能指望他象上次一樣救下蘇木?

場中,蘇木已經搖搖欲墜,使出的招式都沒多少力氣了,魏庄卻是哈哈大笑,得意非常,拍著自己的胸口道:「蘇木,別客氣,來往這裡打,本少今天就站著不動,你要能打的我疼了,我便主動認輸。」

蘇木雙眼迷離,兩隻拳頭上血紅斑斑,魏庄穿在身上的那件防禦秘寶不但有防護的能力,還有反彈元氣的作用,蘇木每打一拳,自己都要承受下大半的力道,兩隻拳頭上的傷就是這麼來的。

聽到魏庄猖狂的話,蘇木吐了一口血水,鄙夷道:「有種把你裡面那龜殼脫了,少爺不把你打爬下,你就不是我孫子!」

魏庄神色一冷,面目頓時猙獰起來,陰笑道:「膽子不小!竟敢占我便宜!你會為自己的言語付出代價!」

魏庄顯然是被激怒了,三步並作兩步衝到蘇木面前,一拳掃向蘇木的臉頰,虛弱中,蘇木反手格擋,但奈何狀態不如人家,並沒能擋下這次攻擊,臉頰頓時被拳鋒掃中,頓時腫了起來,身子都被帶的轉了半個圈。

魏庄氣勢成虎,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蘇木踹倒在地,雙拳並出,兇猛打下。

蘇木奮力反抗,可依然無濟於事,魏庄身上穿的秘寶顯然作用不小,並非蘇木這等實力能夠破掉的。

「叫聲爺爺,本少就繞了你!」魏庄打了一陣,停下手來威脅道。

蘇木冷冷地看著他,鄙夷地笑。

上次蘇木被成少峰險些用石頭拍了腦袋也沒屈服,這一次又怎會妥協?

「我讓你笑!」魏庄下手根本沒有留情,幾拳下來,蘇木牙齒都被打飛一顆,鼻孔中溢出了鮮血,模樣慘不忍睹。

這魏庄下手之狠,還要超過當日的成少峰。

「蘇少!」李雲天等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連忙上前一步,可礙於宗門規矩,根本不能上前營救。

魏庄沒再下手,反而冷笑地望著李雲天等人,嘿嘿一聲道:「想救他?」

李雲天等人不答,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神色義憤填膺。

「我問你們,想不想救他?」魏庄一巴掌掃在蘇木臉上,又惡狠狠地問了一聲。

眼見蘇木又遭攻擊,李雲天等人這才連忙點頭,生怕他再下毒手。

「想就跪下!乖乖磕幾個頭,要是本少心情好了,今天就繞了他!」魏庄搞不定蘇木,便將主意打到了李雲天等人頭上,反正這些人是蘇木的手下,羞辱了他們等於是羞辱了蘇木。

聽到這句話,圍觀的人頓時一陣嘩然,李雲天等人更是臉色灰敗,屈辱萬分。

蘇木掙扎地看著李雲天等人,睚眥欲裂,一字一頓道:「不要聽他的!」

「啪」地一聲,蘇木又挨了一巴掌。

李雲天等人大驚失色,知道再遲疑下去的話,蘇木還要受到折磨,恨恨地望著魏庄,面上帶著無限的悲屈,皆都緩緩地跪了下去。

楊開詫異地望著他們,心裡也是沒想到他們為了蘇木竟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男兒膝下有黃金啊,若非彼此的感情很深,誰會願意為了別人下跪?

楊開本以為李雲天等人只不過是跟在蘇木這個二世祖身邊混吃混喝的,現在看來明顯不是。

魏庄眼睛一眯,突然呵呵一笑,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蘇木道:「看不出來,你調教的這群狗很聽話嘛。」

蘇木的眼角,劃過兩行屈辱的淚水!即便他被魏庄打成了豬頭,他也沒有流下一滴眼淚,但是現在,看到李雲天等人跪在地上,那兩行淚水卻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