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六十八章欲加之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欲加之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呼籲下票票,推薦票和三江票~~~

******

聲音剛響起,便有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楊開面前,這人不由分說一掌打在楊開的肩膀上,無匹的力道傳來,楊開悶哼一聲,直接栽飛出去。

「楊師兄!」李雲天等人大驚失色,趕緊上前扶住楊開。

楊開掙紮起身,一邊輕咳一邊打量著來人,只見魏庄身邊此刻正站著一個青年,面色陰鷙地盯著自己,一手扶著踉踉蹌蹌的魏庄,開口問道:「庄少爺,沒事吧?」

魏庄怨毒地盯著楊開,身形有些踉蹌,搖頭道:「沒事。」

「沒事便好,我來晚了。」青年不由自主地出了一口氣,他的實力雖然比魏庄高,但畢竟是大長老手下的人,論身份地位自然不如魏庄。

「來的也不算晚!」魏庄冷笑,陰陽怪氣地出聲詢問道:「曹師兄,你身為執法堂弟子,對本門宗規瞭然於胸,我問你,若有人敢在宗門內行兇殺人,該當何罪?」

曹正文面色一冷,鏗鏘有聲道:「視情節輕重,輕則打斷手腳,逐出凌霄閣,重則當場擊斃,以儆效尤!」

魏庄呵呵笑了起來,把手一指楊開道:「剛才這個人企圖殺我,曹師兄你看辦吧!」

有了人撐腰,魏庄哪會象剛才那樣委曲求全?

曹正文厲聲喝道:「此話當真?」

魏庄冷笑不已:「曹師兄來的時候,不是將一切都看在眼中了么?」

曹正文聞言點頭:「不錯,剛才這個弟子確實拿著一把兇器抵在庄少爺你的胸口上,若非我阻止及時,庄少爺你怕是已遭毒手,此人真是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為非作歹!」

這兩人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無縫,竟在須臾時間就給楊開按了個行兇殺人的大帽子。

「放屁!」李雲天嘶聲怒吼,「剛才楊師兄和魏庄不過是在挑戰切磋,哪有你們說的這麼嚴重?你們這般顛倒黑白,到底什麼意思?」

曹正文冷哼一聲:「當真只是切磋那麼簡單?」

趙虎道:「你若不信,可以問問這裡看熱鬧的師兄弟們,我們這群人也都可以作證,而且,此事是魏庄先挑起來的,楊師兄只是被牽扯到了其中。」

「有人作證,何人作證?」魏庄歪著腦袋,冷笑打量四周。

諸多看熱鬧的凌霄閣弟子頓時作鳥獸散,一個個迅速逃離現場。他們多少都聽過閣內的長老之爭,眼前這一幕他們自然沒膽子插手,無論得罪了哪一方,他們以後在凌霄閣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李雲天一見此景,不由氣的牙痒痒,但依然梗著脖子道:「這事我們全程參與,每一個細節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們就是證人!」

曹正文搖頭道:「你們聚眾鬥毆,本就有罪在身,如何能作證?」

「聚眾鬥毆?」趙虎跳了起來,怒吼道:「分明是魏庄讓他的手下來挑戰我們的,哪裡來的聚眾鬥毆?曹正文,莫要以為你是執法堂弟子便可以為所欲為,凌霄閣還輪不到你做主。」

「大膽!」曹正文斥責一聲,「執法堂代表的是凌霄閣宗規,一向公平公正,你膽敢質疑執法堂權威,罪加一等!」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楊開擺手制止了李雲天等人的辯解,望著那曹正文嗤笑一聲,「公平公正?今日我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公平公正了。」

「哼!」曹正文冷笑一聲,喝道:「全部給我拿下,待長老會商議之後,再作處置!」

「嗖嗖!」一連串衣袂獵獵的聲響傳來,四面八方湧出十數個執法堂弟子,這些人最低的實力都有開元境五層以上,李雲天等人哪裡是對手?三下五除二便被摁倒在地控制起來。楊開沒反抗,因為他知道自己反抗也無濟於事。

「咱們走著瞧!」魏庄小人得志,走到楊開面前冷笑地望著他。

「帶走!」曹正文一聲令下,執法堂弟子將李雲天等人押走。

看了一眼依然倒地不醒的蘇木,曹正文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拿楊開和李雲天等人不當回事,但蘇木身份特殊,他還沒膽子動,沉思片刻道:「把蘇師弟送到二長老那。」

「是!」有人應聲出列,將蘇木從地上抱起,匆匆離去。

「庄少爺,受苦了!」曹正文輕聲道。

魏庄眯著眼睛,咬牙道:「那個叫楊開的,絕對不能放過!他今日羞辱了我,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曹正文神色遲疑:「庄少爺,今天這事鬧的有點大,必定會驚動長老會,若是這個時候動手,怕是有些不妥,不如等長老做完決策之後再動手不遲。」

「可我咽不下這口氣!」魏庄猙獰著臉色道。

「放心,我會替庄少爺稍微教訓教訓他的,好讓他知道得罪了庄少爺的下場。」

「別打死了,我要親手結果他!」

「如你所願!」

凌霄閣森獄中,楊開一群人皆都被關押在此地,森牢內陰暗潮濕,寒氣很重,到處都是老鼠蚊蟲,四面八方涌過來一陣陣讓人聞之欲嘔的臭味,環境惡劣的無以復加。

森獄,是凌霄閣關押犯茨地方,李雲天等人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日光臨此處,一個個心裡都有些不是滋味。

「楊師兄,這次讓你受牽連了。」李雲天就坐在楊開身邊,輕聲道歉。

楊開曬然一笑:「這不關你們的事,是我自己忍不住跳出來的,我有些見不得自家人狗咬狗。」

「狗咬狗……」李雲天險些被嗆到,這話不是連我們也罵進去了么?

「說好聽點叫窩裡斗,難聽點難道不是狗咬狗?」楊開輕笑道。

「也是。不過楊師兄放心,蘇少定不會不管我們的,我們只需在這裡等幾個時辰,蘇少就能把我們救出去。」李雲天想的比較簡單。

楊開轉了下身子,擺出個舒服點的姿勢道:「跟我說說,大長老和二長老為什麼會有間隙?」

李雲天聞言一嘆:「這跟咱們的掌門有關。」

「哦?願聞其詳。」

李雲天道:「上次蘇少也跟你說過掌門的兩個徒弟之事,自從掌門那一次出山將二弟子擒回放逐進困龍澗之後,咱們的掌門就很少在人前現身了。就連閣內的事情也不怎麼理會,這些年來都是大長老在代理掌門一職,興許是時間久了有了野心,大長老現在把自己真當成掌門了,二長老看不慣,認為大長老很多時候都有僭越之嫌,常此以往,自然就有了摩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