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七十三章師姐待我一片誠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師姐待我一片誠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一雙雙眼睛盯著領頭的蘇顏和她攙扶著的楊開,種種羨慕嫉妒的情緒在迅速蔓延,濃濃的酸味升騰起來。

在今天之前,他們可從沒見過蘇顏如此親近哪一個男人。即便是同為核心弟子的那幾個出類拔萃的人,也未獲此殊榮。

蘇顏修鍊的是冰心訣,一顆女兒心冰封多年,平時別說看她跟別的男人親近了,就是說話也是少有的事情。

每個凌霄閣的弟子,無論實力高低,無論身份貴賤,在她面前都只能小心翼翼,惟恐唐突佳人。但是此時此刻,她竟然主動攙扶著一個開元境三層的少年,那一隻潔白如玉的小手微微托在對方的腰上,冰潔的臉蛋有一點微紅,看上去竟是那麼的誘人。

平日里高不可攀的人兒,此刻距離自己彷彿近了許多。

但,無數凌霄閣男弟子的心都碎了,只感覺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神,彷彿被人給褻瀆了似的。

而這個褻瀆了女神的人,就在眼前,正被女神攙扶著,嗅著女神的體香,感受著女神小手的柔軟,享受著任何人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有殺氣!」楊開嘴角噙著古怪的笑容,神態從容,隨著蘇顏往前走去,頗有一股狐假虎威的味道。

面前人影晃過,一個丰神如玉,眉清目秀的男子擋在了蘇顏和楊開面前,這人望著蘇顏的一雙星眸中是滿滿的柔情蜜意,卻隱蔽著一絲深深的嫉恨和不快。

蘇顏的步伐頓住了,抬頭看著對方。

「讓開!」一如既往的清冷聲音響起,聲音平淡,不帶絲毫煙火氣息,也聽不出情緒如何。

那男子苦笑搖頭:「師妹,莫要為難師兄,師兄也是職責所在!」

這人乃是凌霄閣年輕一代的第二高手,解紅塵。

「讓開!」蘇顏依舊是那句話,彷彿不願多說一個字。

解紅塵無奈道:「師妹,這幾個人現在還不能走!他們觸犯了宗規,在長老會未有定奪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帶他們離開這裡。」

「宗規?」楊開跨前一步,冷笑一聲,「敢問這位師兄,我等觸犯了哪條宗規?」

解紅塵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哼道:「聚眾鬥毆,行兇殺人,蔑視執法堂,任何一條都足以讓你們被逐出凌霄閣。」

「聚眾鬥毆?」蘇顏接過了話,「跟誰鬥毆?既然是聚眾鬥毆,應該有對手吧?為何你們執法堂只抓了其中的一方?另外的一方人呢?」

解紅塵臉色一訕,竟是無言以對。鬥毆的另一方人馬是魏庄等人,他們哪裡敢抓。

「行兇殺人?那麼被殺的人的屍體在哪?」

解紅塵苦笑不已,連忙解釋:「企圖,企圖行兇殺人,不過幸虧卻被我們執法堂攔下了,這才沒出什麼大亂子。」

「宗門弟子切磋,生死自負!若照你這麼說,那每一對互相切磋的弟子豈不是都在企圖行兇殺人?你執法堂這麼多人,吃飽了沒事幹,為何不把整個凌霄閣的弟子全抓進去?」蘇顏神色淡漠,語氣冰涼:「至於蔑視執法堂,你執法堂若真能做到公正公平,又有誰敢蔑視?怕只怕這號稱代表宗規的執法堂早已淪為某些人手上爭權奪利的道具,自己滅了自己的威嚴,也怪不得別人都來踩幾腳!」

「師妹。」解紅塵笑容乾澀,英俊的面龐上掛著深深的無奈,「非要說的這麼直白么?」

「是非曲直,你自己心中清楚。」

解紅塵神色黯然,低聲道:「師妹,我待你一片誠心,你何苦如此為難我?」

蘇顏淡淡道:「師兄這話若是給趙飛雪趙師妹聽去了,不知她會做何感想?」

趙飛雪,與解紅塵,蘇顏一樣是凌霄閣的核心弟子。不過這女子與解紅塵的關係一直不清不楚。

解紅塵身子一顫,深深地看向蘇顏,一臉的痛心疾首,卻又無可奈何。旋即,目光一轉,盯上了楊開,眼神陡然變得怨毒萬分。

楊開神態從容,凜然不懼地回視著他。

「你叫楊開?」解紅塵強壓著心中的酸楚開口問道,任誰見到自己喜歡的女子這般親密地攙扶別的男人,心裡怕都不會好過。

「師兄有何指教?」

「我知道這次的事情是你挑起來的,若沒有你,便沒有現在的麻煩。你若不想連累蘇師妹,就乖乖地自己回牢房去,也省的我動手。」解紅塵淡淡地吩咐道。他沒辦法說服蘇顏,也不敢對蘇顏動手,只能從楊開這邊找突破口。

楊開曬然一笑。

「你笑什麼?」解紅塵皺眉問道。

楊開現在一身血跡,看上去頗為狼狽,但他卻笑了,一邊笑一邊緩緩地伸出自己的一隻手,抓住了蘇顏托在自己腰間的那隻玉手,然後放在手心上輕輕而溫柔地拍了拍,扭頭望向蘇顏,一臉柔情蜜意地道:「我也不想連累師姐,但師姐待我一片誠心,我實在是不好辜負了她,只能任由她胡來了。」

解紅塵面色陡然蒼白,蘇顏更是呆在原地,俏臉上一片迷茫。

李雲天等人的下巴砸到了地上,喉嚨里發出咯吱咯吱的怪聲,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句囫圇話。

圍在四周的上百執法堂弟子中,只感覺自己的一顆心突然裂開了,一個個全都呆若木雞!

「師姐,你說是吧?」楊開彷彿不知局勢危急,竟又在滾油中撒了一把鹽。

解紅塵緊張萬分地看著蘇顏,深怕她給出自己不想聽的答案。

蘇顏猛地回過神來。

她長這麼大,還從未被哪個男人這樣輕薄過,自己的一隻手竟被他拿在掌心裡肆意撫摸,那粗糙的手繭摩擦在自己的肌膚上,帶來一陣陣刺疼,還有一點溫熱。

蘇顏大怒!險些沒當場將楊開打飛出燃一轉,便明白楊開想幹什麼了,忍著心中的怒火,蘇顏微微地點了點頭,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是!」

一邊答話,一邊運起一股暗勁衝進了楊開的經脈內。

楊開悶哼一聲,鼻孔中突然冒出兩股鮮血。

「怎麼流血了?」蘇顏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方潔白絲巾,溫柔地替楊開擦拭著。

「不妨事不妨事!」楊開心中一股子寒意涌了出來,心道這位師姐看著心性淡然,其實若招惹到她的底線,她也會下狠手呀。

「你們……」解紅塵嫉妒的快瘋了,如果說蘇顏剛才承認的時候,他還不怎麼相信,但看到眼前這一幕卻讓他怎麼也無法質疑蘇顏的感情了。

他何曾見到蘇顏如此溫柔地對待一個男人?何曾見過蘇顏的手被男人拿在手心處都不會掙扎反抗?

若非真的心甘情願,以蘇顏的實力,這個楊開又怎能得逞?

「師妹你天縱之資,怎會看上這種廢物?」

「你說誰是廢物?」楊開和蘇顏同時扭頭,臉色陰霾的如暴風雨的前夜。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