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七十四章宗規之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宗規之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宛若商量好了一般,宛若心有靈犀,楊開和蘇顏竟然喊出了同一句話,就連語氣神態也是一般模樣。

解紅塵被吼的神色一怔!痛楚萬分地看著蘇顏,凄苦道:「他怎麼不是廢物?論身份地位,他不過是個試煉弟子,論修為實力,他如今才只有開元境三層,這種人就是廢物,師妹你怎會看上他?」

「我們的事,無需你操心!」蘇顏顯然是入戲了,也是想趁此良機擺脫解紅塵這麼多年的糾纏,連我們這種親昵的字眼都用上了。

「師兄你知道有句話叫一見鍾情么?」楊開戲謔地望著解紅塵。

「你閉嘴!」解紅塵神色猙獰地嘶吼,「我與師妹說話,哪有你這廢物插嘴的份?」

楊開眼睛一眯,冷笑不已。

「廢物就是廢物!」解紅塵的從容瀟洒早不知被拋到哪去了,嫉妒成恨之下,英俊的面龐都扭曲著,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我在你這般年紀的時候,便已氣動境,你不過是開元境三層而已,而現在的我是離合境頂峰,相差兩大境界,六小層次,你能跟我比?」

「師兄請試目以待!」楊開也不多說,有些事說出來沒用,只有做到了才有效果。

「解紅塵,我不想跟你在這裡糾纏,你讓開,托你們執法堂的福,他受了重傷,我要給他療傷!」蘇顏冷聲叱喝。

「今天誰也別想離開這裡!」解紅塵一聲怒吼,痛心地看著蘇顏,身體微微有些發抖,下令道:「執法堂弟子聽令,若誰敢往外沖,格殺勿論!便是你們的蘇師姐如此,也絕對不能手下留情。」

愛之深,恨之切,這一刻解紅塵完美地詮釋了這句話的含義。

嘩嘩嘩……百多位執法堂弟子遲疑片刻后立馬動了起來,再一次將蘇顏一群人包圍在其中。

「你執意如此?」蘇顏的剪水雙瞳中閃著一絲危險的光芒。

解紅塵苦笑:「師妹,我知道自己不是你對手,但你若想從此通過,今天就踏著師兄的屍體吧!」

他這是要捨身成仁了,企圖用自己的勇氣和無謂來打動蘇顏。

蘇顏氣的酥胸起伏不已!

她不怕執法堂,本身實力高達真元境三層,比解紅塵還要高出三個小層次,冰心訣一旦施展開來,此處無人能擋。

但是……楊開和李雲天那些人註定也不會好過。

她畢竟只有一個人,不可能將所有人都護在自己的羽翼下。

場面頓時僵持住了,蘇顏不敢領著人往外沖,執法堂的人也不主動進攻,只是將他們攔在這裡而已。

一群小輩在這裡鬧的不可開交,凌霄閣的長輩們卻在另一個地方吵的翻天覆地。

長老殿中,凌霄閣大長老魏昔童,二長老蘇玄武,三長老何杯水,四長老周非,五長老尤自在,悉數到場。

五大長老分兩列端坐,一邊是以大長老魏昔童為首,四長老周非和五長老尤自在坐在下位。

另一邊則是二長老蘇玄武,三長老何杯水兩人。

這便是凌霄閣現在的長老派系。

此前發生摩擦的魏庄和蘇木正並列跪在下方的地板上,依次將今日發生的事情稟明。

蘇木先說,說的句句屬實,自己如何被魏庄堵住,如何被挑釁,切磋戰鬥,又如何被羞辱,事無巨細,未帶絲毫個人情感全部說了出來。

五位長老聽完,也沒出聲,只等魏庄再說一遍。

但事情從魏庄口中說出來就有些不太一樣了,最開始的時候和蘇木講的也並無區別,但自從楊開出現那一段之後,魏庄卻是極盡污衊之能事,舌燦蓮花,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楊開如何如何過分,竟手持一柄利器秘寶,破開了他的雲鎖子甲,並企圖當場殺人。

語氣之辛酸,直讓聞者傷心,聽者流淚,配合著那誇張的肢體語言,竟將當時的場景百十倍地放大在眾人眼前。

「你放屁!」蘇木聽的大怒,忍不住怒罵一聲。

「事實就是如此!」魏庄欺蘇木被打暈,根本沒看到當時的情況,一口咬定。

「事實你麻痹!你這個無事生非,造謠矇騙的垃圾!說謊也不打草稿。」

「都閉嘴!」大長老重重地拍了下椅子,蘇木當著他面,罵他兒媳婦,大長老豈能不動怒?不過動怒歸動怒,小輩之間的事情,他卻不好出手教訓。

「哼!」二長老冷哼一聲。

大長老道:「事情已經問完了,幾位如何看?」

話雖然這樣問,可他的眼睛卻一直盯著二長老蘇玄武,自然是要問他的意思。

蘇玄武道:「什麼怎麼看?這事不是明白著的么?小輩之間的挑戰切磋,讓他們自己處理不就行了,何須驚動長老會?」

大長老微微一笑,一向唯大長老馬首是瞻的四長老周非道:「二師兄這話說的不對。此事最開始確實是小輩之間的切磋比試,但自從那個楊開挑起事端之後,事情的本質就變了。」

「怎麼就變了?眾目睽睽之下,他也是光明正大地挑戰魏庄,並沒有破壞宗門規矩,魏庄自身實力不濟,被人打敗,又怪得了誰?」蘇玄武惱怒自己的孫子被人欺辱,說話的語氣自然不會太客氣。

四長老開口道:「若他真的只是挑戰切磋,打敗了魏庄,倒也無可厚非!但事實並不是如此,而是在戰鬥過程他拿出了一柄利器,用這柄利器破開了魏庄的雲鎖子甲。宗規有雲,弟子之間的切磋,不得動用武器!那楊開顯然是破壞了這個規矩,自當受到懲罰!」

蘇玄武冷笑一聲:「老四,宗規不是這麼定的吧?掌門多年不出,難道有人膽大包天,擅自修改了宗規不成?」

這話意有所指,大長老一派皆都不禁動容。魏昔童道:「哦?那二師弟說說,宗規是怎樣的說法?」

蘇玄武冷笑道:「宗規上說,弟子之間的切磋,不得動用武器,也不得動用任何增強自身的丹藥,秘寶!切磋雙方,只能使用自身的武技和拳腳!大師兄,這一條,我沒說錯吧?」

大長老面色冷峻,點頭道:「沒說錯!」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