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七十*捌章感悟(第三次發布此章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捌章感悟(第三次發布此章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鬧的轟轟烈烈的小輩弟子爭鬥就這樣詭異的落下了帷幕,很多人都感覺沒頭沒腦。

這一次爭鬥牽扯甚廣,執法堂一次性出動上百弟子,只為圍堵蘇顏,也從側面證實了她的強大。

而事件的另一主人翁楊開也是被眾多弟子知曉,唾棄者有之,羨慕者有之,種種評論,不一而足。

此刻,楊開在昏睡。

從森獄前離開之後,楊開便直接睡了過去。這一次被五個執法堂弟子圍毆,所受之傷雖然不致命,卻也相當嚴重,若非有一股氣在心頭不散,楊開早就倒了。

事情一了,心中沒有了擔憂,自然無法再支持。

等醒來的時候,楊開赫然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一身的酸痛,轉動眼珠子打量四周,發現這屋子及其樸素典雅,屋內也沒有多少傢具,清幽至極。

一如黑風貿市中蘇顏的小屋。

掙扎著起身,興許是弄出的動靜讓外面聽到了,不多時,蘇木便推開房門,一臉感動地現身。

李雲天等人都在,隨著蘇木一起走進,如釋負重地看著楊開。

「楊師兄,感覺怎樣?」蘇木上前來將他扶起。

「沒事了。」楊開微微運轉元氣,發現本身並無大礙,只是需要修養幾日而已。

「這次又是師兄救我,蘇木謝謝你。」蘇木有些笨拙地道謝。

「不用在意。」楊開擺了擺手。

「對了,這是我家老鬼給你的丹藥,這些都是療傷的,還有修鍊用的。」蘇木掏出十幾個瓶子來,一一擺放在床頭。

「二長老?」楊開愕然,「太多了吧?」

「不多不多,你這次受了重傷,是該好好調養下。」

「那師弟代我謝過二長老。」

「不用謝他。」蘇木一揮手,臉上浮現些許怒氣。

蘇玄武這次也是覺得虧欠了楊開,所以才會賜下這麼多丹藥,畢竟若不是最後關頭夢掌柜帶來了掌門的指令,說不定這次楊開真被他給犧牲了。蘇木惱怒他對這事的處理方式,這一次特意要了好多丹藥來給楊開。

「蘇顏師姐呢?」楊開轉頭看了看左右問道。

蘇木的臉色頓時古怪起來,他自然早就從李雲天等人那裡知道了楊開此前的壯舉,一時間心中又是后怕又是佩服,從小到大,蘇顏給他的感覺不象姐姐,倒象是親娘,在蘇顏面前,蘇木永遠都不敢喘一口大氣。

但是看看這位楊師兄,膽子何其肥碩!竟然當著百多人的面前拉起了自己姐姐的小手,還放出了那等豪言壯語。

事後竟然沒被姐姐給幹掉!不但沒被幹掉,反而還被姐姐安排在自己的香閨里修養,這種事簡直匪夷所思!

楊開昏迷的這兩日,蘇木也苦思冥想了兩日,始終沒參透其中的玄機。

為什麼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哎!楊師兄!」蘇木重重地嘆了口氣,拍了拍楊開的肩膀,斟酌著用詞,好半晌才道:「節哀!自古以來,多有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之事,師兄你要看開一點。」

楊開一怔,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知道蘇木怕是誤會了自己,也不多做解釋,只是問道:「她在哪裡?」

這一次還多虧了她在關鍵時刻營救,否則楊開說不定真要動用陽液擊殺那幾個執法堂弟子,但面對那幾個人,楊開並沒有擊殺的把握,所以當時也沒冒險動手。可無論如何,一旦走到那一步,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她把你安頓在這裡之後就去了黑風貿市。」蘇木答道。

「師姐走時沒說什麼?」楊開狐疑,本來他以為蘇顏肯定是有話要跟自己說的,畢竟當時自己的做法實在有欠考慮。

「沒有。」蘇木緩緩搖頭。

楊開心中暗暗佩服。

這位師姐的個性還真是洒脫,事關自己的名節,她竟沒向任何一人解釋其中的曲折,清者自清!

與蘇木又說了一會話,他這才離去。

躺在床上,楊開沒多想,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想再多也不管事。正好蘇木帶來許多丹藥,也該試驗一下自己那一日的猜想是不是正確的。

這些丹藥一半是療傷用的,一半是修鍊用的,總體算下來,價值絕對不菲。

楊開先是服了幾顆療傷用的丹藥,然後默默地運轉真陽訣,助藥效在體內化開,仔細地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還別說,這些療傷葯的藥效挺顯著的,藥力在經脈中流淌開,不大片刻功夫便開始滋潤修復著自己受傷的部位,讓受傷的地方疼痛驟減。

不過楊開卻是敏銳地察覺到,這些丹藥有一部分藥力卻是在經脈中打了一個轉,注進了自己的骨頭中。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眉頭一挑,越發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為驗證這個猜測是否正確,楊開在一整天的時間裡不停地吃著各種丹藥。

最終結果表明,自己的傲骨金身,確實可以吸收別的能量,不同於陽屬性的能量!

早在前幾天突破開元境的時候,楊開就有這個猜測了,只不過當時沒有辦法證實。

真陽訣無疑是個特殊而強大的訣法,它能讓自己無限制地凝練陽液,陽液用在戰鬥中也是殺傷力巨大。但這個強大的訣法卻有一個最明顯的掣肘,那便是修鍊環境太苛刻了。

必須得在陽氣的環境中修鍊。

本來楊開還擔心自己的修鍊會因為環境而有所影響,但是現在傲骨金身的包容性卻讓他免除了這後顧之憂。

有陽氣的時候就修鍊真陽訣,沒陽氣的時候也無妨,傲骨金身不挑食,什麼樣的能量都接納。

雙管其下,自己的實力不會因為沒有陽屬性的能量而停步不前。

這些不是陽屬性的能量被傲骨金身吸收,等到自己戰鬥的時候,它還會反饋給自己,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楊開隱隱覺得自己這具傲骨金身與真陽訣之間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但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暫時還摸不透。

等到楊開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由嚇了一跳。

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竟然消耗了整整五瓶丹藥,這每一瓶丹藥都有十顆,也就是說自己一下吃了五十顆。就算這些丹藥只是凡級的,品質不高,但一般人若是吃下這麼多,身體肯定無法承受。

可自己現在卻是一點事都沒有,傷勢更是好了許多。

黑暗中,楊開的兩隻眼睛閃爍著滲人的光芒,盯著身邊還剩下的七八瓶各種各樣的丹藥,內心裡有一個瘋狂的想法在涌動。

這個想法一湧出來,卻是怎麼也壓制不住。

沉默了好半晌,楊開終於決定賭一把!

伸手拿起一瓶丹藥,揭開瓶口,也不管這是療傷丹還是修鍊丹了,全倒進了嘴裡。再拿起一瓶,又倒進嘴裡……

將所有剩下的丹藥全部吃下,楊開這才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角。

若叫旁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只怕是會嚇得尿了褲子!這些丹藥確實沒有不是毒藥,但也不能象吃豆子一樣吞咽啊。要知道是葯三分毒,任何一種丹藥吃起來都是有底線的,過猶不及,不但對身體沒好處,反而會危害到自身健康,更甚者影響到本身的修為和根基。

可是楊開在剛才短短的須臾時間內,竟一口氣吞下了七八十顆不同的丹藥。

砸吧砸吧嘴,楊開感覺肚子鼓鼓漲漲的,無數股微弱溫和的藥力在腹中混雜糾纏,不多時便匯聚成一股讓人心驚膽顫的能量。

楊開早有準備,趕緊運轉起真陽訣。

那一股能量就如一頭脫困而出的蛟龍,在腹內翻騰起來,楊開悶哼一聲,只覺得整個人的腹腔彷彿都被撕裂了。

真陽訣運轉的速度陡然加快許多,彷彿有著無盡的吸引力,七八十顆丹藥融化開后凝聚成的能量,被這股吸力牽引,緩緩地融進了經脈內。

楊開不敢有絲毫鬆懈,用心感受。

這蛟龍一般的能量在經脈中竄動,與真陽元氣格格不入,兩者之間雖相互摻雜,卻根本不會融合。

不但如此,這兩種能量在經脈內流淌的方向,也是截然不同。

真陽元氣順時針轉動,而這股龐大的藥效卻是逆時針轉動,彼此衝撞不休。每一次衝撞交鋒,真陽元氣都會將藥效中有害的物質焚燒殆盡,留下那些精純的能量。

楊開的身體忽明忽暗,肌膚也在剎那間變得通紅,肌膚下,每一條經脈都彷彿鑽了蟲子似的,鼓盪不已,看起來及其駭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股龐大的能量中雜質盡除,一點點一滴滴地湧入自己的骨頭內,傲骨金身此刻也彷彿化成了飢餓的源泉,大口大口地吞噬著湧進來的能量。

劇痛之下,楊開的感受比任何時刻都要清楚,就好像身體內生了一雙眼睛,能看到真陽元氣如何煉化這些能量,也能看到傲骨金身如何接納這些被煉化后的能量,一絲一毫,都不曾錯過。

隱隱有所感悟!

楊開回想著自己在得到傲骨金身之後經歷的幾次戰鬥,鮮血飛濺,身體疼痛之時,自己那興奮嗜血的慾望,每一次伴隨著疼痛和不屈的意志生成,自己的實力都會迅速增長起來,將實力修為超過自己的對手擊敗斬殺。

尤其是前兩日在森獄中的戰鬥,那五個遠比自己厲害的對手的毆打,一幕幕清晰無比的在心底呈現出來。

血液再一次沸騰了,骨頭中衍生出了熟悉的溫熱感,那被傲骨金身吞噬掉的能量如願以償地反饋給了自己,短暫地提升自己的實力。

還不夠!楊開覺得還差了一點什麼東西,自己才能真正領悟到傲骨金身的奧秘。

還差一場真正的戰鬥!

一念至此,楊開猛地從床上跳了下來,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推開房門,左右看了一眼,徑直走到了對面的房門口,一腳踹開。

楊開估計蘇木應該就睡在對面,因為不久前他聽到對面有些動靜,他要找人好好地打一場,蘇木就是一個人選。

房門大開,楊開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光潔的後背,剛要脫口而出的邀戰剛到嘴邊就猛地咽了下去。

月華下,窗檯邊,曼妙嬌軀動心弦。

凝脂白,冰肌俏,回首一探萬千搖。

這一幕,當真是驚心動魄,楊開三魂七魄險些就驚飛了出去。

這屋內確實有人,只不過不是楊開想象中的蘇木,而是蘇顏!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