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八十五章暗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暗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日清晨,貢獻堂門前,楊開輕輕地敲著。

片刻后,大門打開,夏凝裳從裡面閃了出來,肩膀上挎著一個小包裹,包裹里裝了不少東西。

「師弟你來了。」夏凝裳輕聲地打著招呼。

「恩。」楊開點了點頭,「夢掌柜呢?」

「他昨天突然舊疾複發,然後得留下療傷,不能去了。」夏凝裳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閃爍個不停,那兩排密集的眼睫毛也如扇子一般抖動著。

楊開狐疑地打量著她,夏凝裳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慌亂。

「那我們要不要等他?」楊開心中雖有猜測,卻也不點破。

「不用了,我知道那個地方在哪裡。而且時間已經不多,師傅說不用等他。」見楊開沒有刨根問底,夏凝裳不由放下心。

「那行。」楊開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這次麻煩師弟了。」夏凝裳長呼一口氣。

「師姐客氣。」楊開微微一笑。

兩人隨即輕裝離開了凌霄閣。

貢獻堂的偏房中,夢無涯此刻正伏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桌上擺著幾碟精緻的小菜,還有幾壺美酒,看的出來,夢掌柜睡去之前應該正在品嘗著美酒佳肴。

這些佳肴都出自夏凝裳之手,只不過裡面被放了點特殊的調料而已。以夏凝裳葯靈聖體為根本煉製出來的特殊調料,便是夢無涯這等高手也抵擋不住。

此一睡,估計最少也要睡個好幾天時間!

夢無涯一生精明,卻沒想有朝一日會老馬失蹄,載在自己寶貝徒弟的手上,真可謂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陰溝里翻大船。

估計等到夢無涯清醒過來之後,一切都已成定局。

楊開和夏凝裳來到烏梅鎮,買了兩匹馬,又採購了些日常用品,這才一路朝遠方馳去。

買東西的時候楊開也略微打探了一下要去的地方的位置,據夏凝裳說,那裡距離烏梅鎮大概約有個十來天的路程,處在黑風山內部,路途雖然遙遠,不過總的來說,時間還是挺充裕的。

就在兩人離開凌霄閣不久之後,這個消息便傳入了解紅塵耳中。

自那一天在森獄看到蘇顏和楊開的親密之後,解紅塵便借酒澆愁了好幾日,鬱郁不得志,昨天總算是緩過勁來,頭腦清晰之後思來想去,覺得那天的事情應該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樣。

蘇顏是什麼樣的性子,解紅塵再清楚不過了。以她的高傲和實力,怎會看的上一個只有開元境三層的楊開?更何況,此前兩人好像根本就沒有什麼接觸,基本上就是陌生人。

解紅塵這才明白,那一日蘇顏和楊開只是演戲罷了,當時嫉妒成恨,熱血上涌,解紅塵根本來不及深思其中的真假。

但是想明白之後,解紅塵精神大振,昨天又去找蘇顏表明心意,風度翩翩,根本不復那一日的瘋狂和失態。

雖然最後還是被蘇顏給轟了出去,但解紅塵卻心結頓消。

只要蘇顏還沒有被其他男人得到,那她早晚有一天會是自己的!解紅塵很有自信,畢竟自己是凌霄閣最優秀的男弟子,而蘇顏是最優秀的女弟子,兩者結合,自然是長輩們願意看到的。

今天清早,解紅塵又精心準備了一番,待稍後去黑風貿市看望蘇顏。

卻不想正要出門,一個執法堂弟子突然急匆匆跑了進來,面帶驚喜之色道:「解師兄,楊開剛才離開了凌霄閣。」

解紅塵聽的眼前一亮:「他一個人離開的?」

「不是,跟暗堂的一個弟子,叫夏凝裳的一道離去的。」那人回答道。

「夏凝裳!」解紅塵眯起了眼睛,「我知道她,她的實力與我相當,但卻不屬於核心弟子。這個女人一直很古怪!」

「他們去往了何處?」解紅塵想了片刻,眼中突然湧出一絲瘋狂之意。真是老天垂憐,那個廢物居然在這個時候離開了凌霄閣,若是能在外面將他給殺掉,豈不是正好解了自己的心頭之恨!

「不知他們的目的地,不過看樣子是要出遠門,因為他們在烏梅鎮買了兩匹馬!」

「出遠門?」解紅塵眉頭一挑,「好好好,太好了。」

一連說了幾聲好字,解紅塵突然一扭頭,猙獰著臉色道:「去找幾個信的過的師兄弟,實力最少也要有離合境,陪我出去一趟。」

「師兄,你想做什麼?」

「嘿嘿,我想做什麼不是很清楚么?還問什麼。」解紅塵面容扭曲,他這是要追出去將楊開這個情敵給幹掉,順帶著連夏凝裳也不能放過,畢竟萬一走漏了消息可不是鬧著玩的。

「師兄,這不妥吧。」那個執法堂弟子面色有些驚慌,楊開他倒沒放在眼裡,區區一個開元境的試煉弟子,即便死在外頭恐怕也沒人關心。但是那個暗堂的夏凝裳就不同了,她的底細無人清楚,但既然有著離合境頂峰的實力,肯定不是小人物,若她死了,閣內再追查下來,參與動手的師兄弟怕是無一人逃脫。

「叫你去辦就去辦,嗦什麼?」解紅塵滿是不耐煩,「還要我親自去找人么?」

瘋狂的嫉妒已經讓解紅塵無法保持本心了,腦海中唯有一個殺死楊開的念頭在盤繞。

「師兄,自上次的事情之後,大長老嚴令過,這段時間任何人都不能打楊開的主意,難道你忘記了?」

被他這麼一提醒,解紅塵這才猛地清醒過來。是了,上次大長老突然傳來一個指令,令所有人短時間內不得再找楊開的麻煩,只不過,這個指令讓人覺得莫名其妙,解紅塵也沒放在心上。

可是,這麼大好的機會,難道就白白放過了?這一次不殺楊開,又得等到猴年馬月?萬一他以後一直縮在宗門內不出去怎麼辦?

正不甘心的時候,這個執法堂弟子卻彷彿想到了什麼,賊兮兮地笑道:「解師兄,我們不能動手,但別人可以動手啊,惦記楊開性命的,大有人在呢。」

「什麼意思?」解紅塵眯著眼問道。

那人道:「據說血戰幫副幫主龍在天的小孫子龍輝,這一個月以來一直在打探楊開的消息。」

龍在天,解紅塵自然是知道的,在血戰幫內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本身實力也是神遊境的強者。他的小孫子倒沒什麼出眾的地方,今年好像只是氣動境而已。

「恩?」解紅塵迷茫了,「龍輝打聽他幹什麼?」

那人神色不禁曖昧起:「彷彿與胡媚兒那個妖女有關係。龍輝一直在追求胡媚兒,將其視為自己的禁臠,但是楊開與胡媚兒的關係卻是不清不楚,龍輝放言,總有一天要殺了楊開,讓他知道敢打自己女人主意的下場!」

「胡媚兒!」解紅塵眼前浮現出一個豐乳翹臀,神態嫵媚的少女來,一時間鼻息都有些粗重了。

這個妖女擅於撩撥人心,三派的年輕弟子幾乎都有耳聞,解紅塵曾經也有緣見過她一次。

「那廢物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居然與這個妖女有關係!」解紅塵嫉妒死了,口上卻義正詞嚴地怒罵著。

想了一下,又狐疑道:「不對啊,你哪裡打聽到的這麼詳細的消息?」

就算龍輝想要取楊開的性命,也不可能這麼大張旗鼓地四處張揚,這不是打草驚蛇么?若叫楊開聽去了,他哪還膽子離開凌霄閣?龍輝只要腦子沒問題,就不會這麼宣傳。

那人臉色一訕,囁嚅不已,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說!」解紅塵面色一沉。

「是!」這人無奈之下,只能和盤托出:「前些日子我在烏梅鎮的春風細雨樓里……喝酒的時候,龍輝正好住在隔壁,我聽他對屋裡的女子說的。」

「春風細雨樓!」解紅塵沒好氣地看了這個師弟一眼,那可是烏梅鎮的一個春樓,他去那裡幹什麼自然無需再問,總不可能只是喝酒而已。

那人又道:「解師兄,若是龍輝知道了這個消息,定不會輕易放過楊開的。我們根本不需要自己動手,更何況,龍輝此人好色成性,若是我們再告訴他,楊開身邊還有一個絕色女子,你說他會怎麼辦?」

解紅塵眼前一亮,陰冷地笑了起來:「妙計!」

這一招借刀殺人,當真是不錯,微微沉吟了片刻,解紅塵拍板道:「既然龍輝想找他,那就傳個消息過去,不過此事一定要做的隱秘,萬萬不可露出了馬腳,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消息是我們傳遞過去的。另外,一定要告訴龍輝,楊開身邊的那個女子有著離合境頂峰的實力,可別讓他偷雞不成蝕把米。」

「是!」那人得令,趕緊走了出去。

楊開,這次看你死不死。只是……有些可惜了那個夏凝裳,那女子整日蒙著面紗,雖然從未見過她的面目,但解紅塵幾乎可以肯定,對方是個絕色美女!

這樣的女子若是落到了龍輝手上,下場會如何幾乎不用想!一時間,解紅塵竟有些羨慕起龍輝了。

凌霄閣執法堂這邊蠢蠢欲動,烏梅鎮某一處也有人在蠢蠢欲動。

就在楊開和夏凝裳兩人騎馬離去后不久,一群人突然從暗處冒了出來,為首的一個面色陰冷,盯著楊開的背影問道:「可看清楚了,那個人就是楊開?」

「絕對看清楚了怒浪師兄,他就是楊開無疑,上次我們就是被他給打了一頓,然後成少峰師兄就找了怒濤師兄,說要找機會教訓他一頓,可自從那一次去了黑風貿市之後,兩人就再也沒回來過了。」

怒浪臉色陰霾,一揮手道:「去買些馬匹,我們跟上!我要知道我弟弟到底是死是活,究竟在哪!」

怒濤消失一個多月了,與成少峰一起失蹤的,怒浪遍尋不得,左右打探,這才打探到楊開身上。

真實情況到底如何,還得追上去仔細找那個楊開盤問一番,若與他有關,那自己這做哥哥的自然得替弟弟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