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八十七章怒浪的悲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怒浪的悲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雖然不沖榜,但依然求個推薦票

******

文飛塵一力討好龍輝,自然是有原因的。

血戰幫幫主胡蠻雖然一世梟雄,可天不眷顧,此生無子,竟只生了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

在文飛塵看來,日後血戰幫這偌大的家業遲早會落入龍家之手,現在自然得與這位小少爺好好相處,待他龍家日後掌管了血戰幫,自己豈會沒有好處?

屋內一群人商議完畢,正欲休息,門外卻傳來一聲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文飛塵輕喝一聲。

房門打開,一個在外警戒的血戰幫弟子走了進來,沖龍輝行了一禮,然後湊到文飛塵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文飛塵的神色頓時奇怪起來,不由嘀咕了一句:「原來如此。」

說罷,沖屋內幾個人一使眼色,吩咐道:「去,將那些人擒過來,可不能讓他們壞了龍少爺的大事。」

「是!」幾人應了一聲,連忙閃出屋外。

「發生什麼事了?」龍輝開口問道。

文飛塵呵呵一笑:「龍少爺,這事當真是有趣了。還記得我們一路過來的時候,沿路有許多馬蹄印么?但我們接到的消息中,卻是說楊開一行只有兩人而已。當初文某猜測那多出來的馬蹄印只是有人路過而已,卻不想……除了我們,竟還有別人在追蹤楊開!」

「哦?」龍輝驚疑出聲,「是誰?」

「風雨樓的幾個小角色。此刻他們好像準備對楊開下手,看樣子他們並不知道與楊開一起的那女子的實力並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

「這是自尋死路啊!」龍輝冷笑不止,「文堂主想來安排妥當了?」

「自然不能讓他們壞了龍少爺的大事。」文飛塵微微點頭,成竹在胸。

兩人正說著話,門外突然湧進來好些人,剛才出去的血戰幫弟子一個不落地全都回來了,隨行的還有面色驚慌的怒浪等人。

怒浪這群人當真是被嚇得神魂皆冒,他們也是好不容易在今日才追到這裡來,本來在屋內策劃,準備等會就去把楊開拿下,打聽失蹤的怒濤和成少峰的消息。

哪知還不等他們行動,就被這群凶神惡煞,實力遠超過他們的高手給擒拿了。

怒浪嚇得屁滾尿流,被丟進來之後連忙跪地磕頭求饒:「幾位大爺,我們沒得罪你們吧?還望各位高抬貴手啊!」

「閉嘴!」血戰幫一個弟子甩手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打的他滿嘴血污,卻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聽話。

心驚膽顫地打量著四周,風雨樓的一行人瑟瑟發抖。他們的實力雖然不高,可也看出來了,這群人任何一個出手大概都能將他們擊殺,不要說圍在旁邊的高手足有六七個了。

招誰惹誰了?一群人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段時間也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啊,頂多也就是剛才在屋內密謀擒拿楊開而已,可這不是還沒動手么?你們至於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怒浪看著看著,突然發現對面有一個少年有些面熟,此刻正笑吟吟地盯著自己。

仔細一想,怒浪面色大變,試探地問道:「你是血戰幫的龍輝?」

龍輝輕笑一聲:「你認識我?」

怒浪尷尬一笑:「龍老前輩的後人,久仰大名,自然是認得的。」

「既然認得,那事情就好辦了。」龍輝微微點頭。

怒浪滿腹疑竇,怎麼也想不明白,在這千里之外,竟然遇到了血戰幫的人馬,他鄉遇故知,雖是一件好事,可眼下這局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呀。

「我問你們,你們為什麼在追楊開?」龍輝眯著眼睛問道。

怒浪心中一突,他還以為龍輝是在怪罪自己,心中恐慌卻也不敢隱瞞,將事情原委道來,說完之後哭喪著臉道:「龍少爺,我也就只是懷疑楊開與我弟弟的失蹤有關,可沒想真把他怎麼樣,若你覺得有問題,我現在立馬帶人迴風雨樓,絕對不會再打楊開的主意了。」

龍輝笑了:「你以為我與那楊開是朋友?」

「難道不是?」怒浪神色怯怯。

「笑話!」龍輝冷哼一聲,「本少什麼身份,他是什麼身份,我與他是朋友?瞎了你的狗眼!」

怒浪不敢接話,心中卻是腹誹不已,心想既然不是朋友,那我與他的恩怨你插什麼手?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么?

「沒眼力的東西,龍少爺這次可是救了你們的命,居然還不知感謝!」一個血戰幫弟子適時地訓斥一聲。

怒浪等人一臉的迷茫。

那血戰幫弟子冷笑道:「你們只知楊開實力低微,可知道他身邊的那位女子乃是離合境頂峰的高手?」

一句話,怒浪等人臉上的汗水刷刷地流了下來。離合境頂峰,比起怒浪現在氣動境一層的實力可是超出了近兩個大境界。

真要動起手來,單是那個女子就能讓怒濤等人全軍覆沒。

直到此刻,怒浪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麼樣的錯誤,一時間又是后怕又是慶幸,連連磕頭不止:「多謝龍少爺出手相救,我等感激不盡!」

一群風雨樓的小角色也是趕緊道謝。

「哼,知道就行了。」龍輝看上去很享受別人的擁戴,「也不怕告訴你們,本少這次來,正是為了取那楊開的性命。不過卻要再等些日子,因為你們的輕舉妄動,險些打草驚蛇,壞了我的大事。」

「我等不知,還望龍少爺恕罪!」怒浪神色誠惶誠恐。

「算了,我也不跟你們計較。左右大家的目標都是楊開,你們便隨我一起吧。待本少擒了那楊開,你就可以打探你弟弟的下落了。」

怒浪心中雖然覺得不妥,但是自己這群人實力低微,哪能反抗的了?當下便點頭道:「但憑龍少爺吩咐,我等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回去吧,明日我會再找你們的。」龍輝一揮手道。

「是!」怒浪等人從地上爬起,慢慢地朝後退去,等出了屋子,一個兩個這才察覺到,自己的一身衣衫都濕透了。

等他們走後,龍輝才疑惑地看著文飛塵:「文堂主,為何要帶他們一起?他們的實力太低,很容易暴露的,難道我們這群人還殺不了一個楊開,擒不住那個女子么?」

剛才龍輝說的那些話,也是文飛塵傳音告訴他的,雖然照做了,但龍輝卻沒想明白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