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八十八章聞香識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聞香識女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咳咳……這算不算爆發

********

聽出龍輝話語中的不屑,文飛塵笑道:「殺楊開,擒那女子,自然無需他們插手。但是龍少爺,楊開和那女子既然是要進黑風山內部,肯定是早有準備,不懼其中的兇險,但我們不同,我們實力雖然不弱,可黑風山畢竟危機重重,不提那些實力高深的妖獸,單是一些天然的陷阱毒物,就可能讓我們損失人手,可若是有人在前頭開路的話,就無需擔心這些了。」

龍輝聽完,這才明白文飛塵打的什麼主意,這是要拿風雨樓這群人當探路的石頭,來規避可能存在的風險呀。

「恩,文堂主考慮的周詳,是我疏忽了。」龍輝微微點頭。

「龍少爺天資聰穎,只是畢竟涉世不深,心性淳樸,未曾想到這一層罷了。」文飛塵呵呵一笑。

至於事後要如何處理這些風雨樓的弟子,兩人都是心照不宣,根本無需多說。那個叫夏凝裳的女子年紀輕輕便有了離合境頂峰的實力,背後肯定是有人高人指點的,要對付這種人,要麼不得罪,要麼斬草除根,風雨樓的人絕對不能留下活口。

安排妥當,血戰幫的一群人這才安寢下來。

第二日,楊開和夏凝裳果然如文飛塵預料的那樣,從這小鎮上變了個方向,直接走進了黑風山脈中。

待他們離去半日之後,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才敢尾隨上去。夏凝裳實力不弱,離的近了可能會被發現,離的遠了怕會追丟,半日的時間差是最好的,文飛塵混跡江湖多年,對追蹤一道自然也有心得,自問絕對不會在山林中將兩個小輩的蹤影給丟了。

進了黑風山,楊開和夏凝裳兩人的速度自然會變慢下來。

沒有了騎馬時的風聲呼嘯和距離的間隔,兩人倒是說了不少話,一日的功夫便感覺彼此親近了不少。

夜間,楊開和夏凝裳兩人找了一顆參天大樹,竄到樹榦上休息。

樹榦很寬敞,兩人幾乎是並肩靠坐在樹榦上,中間留了一條小小的縫隙,楊開幾乎可以嗅到夏凝裳身上的體香。

「小師姐。」相熟之後,楊開與她也沒有了那份隔閡感,連稱呼也變了,因為楊開感覺夏凝裳就象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尤其是那一雙眼睛,很有點天真無邪的感覺,說起話也是嬌憨無比。

「師姐就是師姐,為什麼加個小字?」夏凝裳有些不樂意了。

「你這包袱裡面都裝了些什麼?」楊開沒理會她的問題,而是指著被她放在一邊的包裹問道。

這個問題憋了四五天了,楊開不吐不快啊。

「這個呀!」夏凝裳果然很容易地就被轉移了話題,寶貝一般將包裹抱在懷裡:「這個是師傅這些年來準備的材料,因為到時候要是你能收了那九陰凝元露,我就得當場煉化它。九陰凝元露是很特別的東西,即便收了,若不在一個時辰內煉化的話,就會慢慢消散掉。」

「原來這樣。」楊開點點頭。

「師弟啊。」夏凝裳突然親切地喊了一聲。

「怎麼了?」

「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正好,我也有一個問題要問你。」楊開微微一笑。

「那我們都得老實回答好不好?」

「行!」

「我先問。」夏凝裳迫不及待地道。

「你問吧。」楊開呵呵笑了一聲:「我保證不欺騙你就是。」

夏凝裳輕抿著嘴唇,扭過頭來看了看楊開,遲疑了片刻才開口道:「我聽師傅說,他要你幫忙的時候你還推三阻四,但當你知道是我需要幫忙的時候,卻一口答應了下來。為什麼?」

「你覺得呢?」楊開也扭頭看著她。

四目相對,夏凝裳有些臉紅,距離太近了,連忙撇過腦袋道:「我不清楚,但是師傅說你不懷好意,叫我提防著你一些。」

「夢老頭這麼說的?」楊開大怒。

「恩。」夏凝裳把師傅賣的很乾凈,毫無愧疚之意。

「這老傢伙!」楊開憤憤不已,把我看成什麼人了?

「那你為什麼一口答應了下來?」

楊開斜眼看著她,嘿嘿一聲賤笑:「你師傅說的還真對,我就是對你不懷好意,所以才那麼爽快!」

一邊獰笑,一邊慢慢地朝夏凝裳逼近過去。

夏凝裳嚇了一跳,本能地往後縮了縮,旋即突然象是想起了什麼,一臉認真地開口道:「師弟,你打不過我的。」

這倒是個大實話,楊開估計自己再放肆下去的話,恐怕立馬就會被掀飛出去。夏凝裳確實嬌憨,但不代表她就容易對付。

收斂了臉上的賤笑,楊開神色嚴肅起來,慢慢地從懷裡拿出一個瓶子來,仔細地摩挲著:「因為這個!」

夏凝裳疑惑不解,低頭看去,只見那竟是一瓶凌霄閣的外傷葯,凝血祛瘀膏。

近兩個多月前的一幕在腦海中閃現,夏凝裳當即捂住了嘴巴,傻傻地看著楊開。她沒想到,這一瓶凝血祛瘀膏他竟然還保留著。

楊開呵呵一笑:「誰對我好,我楊開還是能看見的。入宗三年多,這一瓶凝血祛瘀膏是我感受到的第一份溫暖和關心。」

「你怎麼知道……」夏凝裳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這瓶膏藥確實是她留給楊開的,只是當時他不是昏迷了么?

楊開的眉頭挑了挑:「有一句話叫聞香識女人!」

夏凝裳的臉刷地就紅了,這話說的有些登徒子的感覺。

不過心頭卻是一松,原來,僅僅只是因為這價值十點宗門貢獻的凝血祛瘀膏,他就毫不猶豫地來幫自己,師傅果然是說錯了。

「換你問了。」既已經弄明白了自己的疑惑,夏凝裳也不好意思再刨根問底下去,趕緊岔開話題。

楊開又仔細地將那一瓶凝血祛瘀膏收好,這才道:「夢掌柜並不是因為什麼舊疾複發而來不了吧?」

夏凝裳頓時扭捏起來,好半晌才羞澀道:「我用藥把他迷暈了。」

楊開神色愕然,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怎麼也止不住。

「你笑什麼呀。」夏凝裳又羞又怒,「他那天晚上突然說叫我別來了,我逼不得已才迷暈他的。」

楊開還在笑,夏凝裳忍不住輕錘了他幾下,打完之後才發現這個動作委實有些親昵的過分,一時間囧的手足無措。

「我休息了,你自己一個慢慢笑吧。」夏凝裳再也不好意思待在這裡了,身子一縱,便跳到另外一顆樹榦上,再也不肯搭理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