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九十二章對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對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血戰幫和風雨樓這群人鬧的動靜太大,那個淬體境武者死前的慘叫更是凄厲無比,在夜間傳出老遠。

楊開和夏凝裳聽的清清楚楚,兩人的面色皆是一變,扭頭朝那邊看了過去。

他們還真不知道這些日子背後尾隨了這麼,文飛塵的追蹤手段相當不錯,卡的距離也是安全至極,根本不虞擔心會被發現。夏凝裳雖然有離合境頂峰,卻察覺不到太遠地方的動靜,以有心算無心,文飛塵的計劃自然順利。

「怎麼會有別人來這裡?」夏凝裳秀眉微蹙,有些不太明白。

楊開的臉色也冷了下來。依這位小師姐所說,此地在平常時候不過是普通的山谷而已,唯有每年的七月初七才會有天地異變發生,根本不會引起什麼人的關注。

也就是說,那些不遠處來的人要麼是恰好此時就在附近,察覺到這邊的變化被吸引了過來,要麼就是早有預謀,一路跟著自己兩人來到這裡的。

後者的可能性極大!因為來人數量不少,還有人跳下來的時候竟然摔死了!

這裡是黑風山內部,若這些人真的只是進山尋葯獵殺妖獸的話,根本不可能帶實力太低的人,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多人一起行動。

「可能會有麻煩!」心思急轉間,楊開便意識到了不妥,「我們先避一避!」

「好!」夏凝裳順從地點頭。

「想走?」一聲冷喝從背後突然傳來,隨即一道身影便突然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十幾丈處,一道劈空掌風襲來,攔下了楊開兩人的步伐。

楊開和夏凝裳心驚來人的實力之高,同時后跳閃躲,運轉體內的元氣暗暗警惕。

在沒弄明白來人的真正意圖之前,楊開並不打算撕破臉皮。

文飛塵率先來到這裡攔下了楊開和夏凝裳,見他們安分守己,便也沒再出手攻擊,只是這麼靜靜地看著。

楊開不入他的法眼,倒是蒙著臉面的夏凝裳讓文飛塵眼前一亮,心道好一個精緻清純的小姑娘,雖然看不清面容,但那清澈如星辰一般的眸子絕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夠擁有的。更何況,這小姑娘的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出眾。

望著這一雙眼睛,便是並不是太好女色的文飛塵都不禁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若是換做龍輝來,只怕不知會露出怎樣的醜態。

三人僵持了好片刻,楊開一直在尋找出路,但發現面前這個中年人的實力奇高,他就站在那裡,卻彷彿阻擋住了自己的全部退路。

「這人是真元境高手,師弟你別輕舉妄動。」夏凝裳看出他的想法,輕聲對楊開說道。

真元境!楊開緩緩地吸了一口氣,強按下心中的蠢蠢欲動。

這麼一會功夫,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一群人總算是趕了過來,眾人在文飛塵身邊散開,皆是神色不善地朝楊開和夏凝裳望去。

「你們是什麼人。」楊開眯眼打量,卻發現來的人自己一個都不認識,心中疑竇滿滿,不由開口問道。

他卻不知,其實本來這群人當中有幾個他是認識的,但他們實力太低,在來的路上都被妖獸給吃掉了,唯一剩下的一個,還在剛才跳下來的時候摔死了。

「要你命的人!」龍輝從文飛塵身後閃出,毫不客氣地陰冷一笑,待看到夏凝裳的時候,一雙眼睛頓時冒出了綠油油的光芒,肆無忌憚地在夏凝裳身上掃了起來,嘴上贊道:「妙,妙!好一個清純可人的女子,本少這次果真是不虛此行!」

夏凝裳秀眉微蹙,面露厭惡之色,悄悄地往楊開身後躲了躲,雖然她的實力比楊開高出很多,但是畢竟是個不諳世事的女子,這麼躲起來倒沒任何心理負擔,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兩人本就貼的極近,這麼一站位,楊開頓時感覺到背後被兩團柔軟給頂住了,忍不住悄悄提胸吸氣,挺直了腰板。

在這般危機之下,楊開倒也心緒平常,並未起任何漣漪,沉吟片刻道:「諸位與我們有仇?」

現在楊開可以肯定,對方並不是碰巧來到這裡,絕對是早有預謀,否則不會一見面就充滿了敵意。

這是夢掌柜師徒兩人招惹到的敵人,還是自己招惹到的?楊開得打探清楚,畢竟就算是死,也總得做個明白鬼吧?

「自然是有仇!」龍輝自覺勝券在握,倒也不想隱藏自己的身份,「小子,我告訴你,我乃血戰幫副幫主龍在天的小孫子龍輝!你敢打胡媚兒的主意,可曾想到自己會有今日?」

楊開愕然!他根本就沒想到這次來找麻煩的竟然是這樣一個人。這結仇的理由也太毫無緣由了一些,自己與胡媚兒總共也就見過三次面,根本就沒多少交情,居然就這樣讓人視為情敵,除了感慨一聲小人無常之外,楊開還能說什麼?

不過他提起龍在天,楊開倒是想起上次在血戰幫礦區遇到的老者了。那一次,龍在天給他留下的屈辱,楊開可從未忘記過。

龍輝說罷,怒浪也陰森森地開口道:「怒濤是我弟弟!他與成少峰一起失蹤了,小子,我問你,他們的失蹤與你可有關係?」

竟然是兩批人一起來找自己的麻煩!楊開頓時弄明白事情的原委。

暗嘆一聲自己好大的面子,第一次遠離宗門,竟然就被兩波敵人給盯上,而且還出動這麼大的陣仗。

這一次,倒是自己連累了夏凝裳。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楊開臉上並無懼意,就連神色也是及其平淡,伸手過去輕輕地捏了捏夏凝裳的手指,低聲道:「等會你不用管我,自己找機會走!」

既然是自己惹出來的麻煩,就不能讓夏凝裳陪著一起遭罪。她一個人走的話,說不定還有些機會,帶著自己只是累贅。

楊開的聲音雖輕,可對面的人依然聽的清楚。

龍輝大笑一聲:「想走?哪有那麼容易,本少爺陪著你們在山林中遭了這麼多天的罪,豈能沒一點回報!楊開,今日你是必死無疑,至於你身後的那個小娘皮,只會淪為本少的玩物!放心,我不會現在就殺她,總要玩膩了才捨得讓她死去!」

楊開面色一冷,怒喝一聲:「走!」

同時反手一抓,一把抓住夏凝裳的胳膊,在她的驚愕注視下,用盡全力將她給拋飛出去。

「痴心妄想!」文飛塵冷冷一笑,身形連閃,突然出現在夏凝裳的身後,一掌朝她後背處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