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零一章明目張的挑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明目張的挑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一聲長嘯傳出,楊開身姿狂放,如嗜血的猛獸,嘯聲直傳雲霄,在山谷內回蕩不休。

來戰!血戰幫的雜碎們!

這是邀戰的信號,這是明目張的挑釁!

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

他不是不知道再停留下來的話會有麻煩。畢竟之前怒浪也用嘯聲給他們傳達過信號,這山谷雖然佔地面積方圓幾十里,可夜深人靜,那些人肯定已經聽到,正在往這邊趕來。

此時最穩妥的辦法是走為上策,接連大戰三場,力斃五人,楊開的精神和體力都消耗巨大,身上也受了不少傷,怎能再與血戰幫的那群人正面交鋒?

離開這裡,等待恢復,然後再伺機出手,無疑是正確的做法。

但是楊開不能走,也不會走!因為現在的他,一身精氣神都攀升到了頂峰,一旦離開此處,心中勢必會有一種怯戰的念頭升起,這個念頭一生,不屈之敖哪還有用武之地?沒有了不屈之敖的支持,他就是個開元境四層的武者而已。

宜將剩勇窮追寇!楊開要用自己的巔峰之勢,給來到這裡的血戰幫弟子一個大大的驚喜!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夏凝裳的推斷是正確的基礎上。

血戰幫的那群人,可不是風雨樓這些小角色能夠相提並論的。他們大多數都是離合境的高手,放在平時,這種等級的武者隨便都能置楊開與死地,但是現在,他們被九陰八鎖陣封印,一身實力能剩下多少就不好說了。

就在楊開嘯聲傳出片刻之後,夏凝裳猛地睜開了眼睛,一直緊張懊悔的心總算是放鬆了不少。

他沒死!他還沒死!

夏凝裳幾乎要哭出來了。

她一直在擔心楊開的安危,生怕他一去不復返,將自己一個人丟在這裡。

他的實力那麼低,對方人數又眾多,他哪裡能抵擋的了?

自楊開離去之後,夏凝裳一直在自責懊悔,自己就應該拚死將他留下來的,根本不能放他出去。但不說那個時候了,就是現在,自己的狀態也不是很好,楊開真鐵了心要走,她根本攔不住。

因為自己要來這個地方,所以才會將他牽扯進這巨大的兇險中,夏凝裳心中愧疚萬分。心思單純的姑娘,只把罪責攬在自己身上,卻不想無論是風雨樓還是血戰幫,都是因為楊開的緣故才追到這裡。

論罪魁禍首的話,還得是楊開。

但是夏凝裳現在總算是放心了許多,自己的那位師弟還平安無事。而且他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種毫無畏懼的戰意,一種讓人振奮的信號。

雖然不知他現在在面對什麼,但夏凝裳覺得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趕緊恢復,然後出去幫他,將他救下來!

山谷另一邊,正在化解體內陰氣鎖鏈的文飛塵和一旁護法的龍輝也將楊開的嘯聲聽得清清楚楚。

這一聲傳來,文飛塵不由眉頭一皺,心神被打斷,猛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畜生!」文飛塵大怒,自己本就在關鍵時刻,卻被他的聲音驚擾,竟是因此而受了一點內傷。

「文堂主,化解的如何?」龍輝看似關切的問了一聲。

文飛塵緩緩搖頭:「不行,這東西超出了我的見識,也不知哪女子是誰的弟子,竟能布置下如何神妙的陣法。」

三道陰氣鎖鏈,不但鎖住了他的經脈內元氣的流動,還鎖住了他的丹田,讓他的實力只堪堪達到了氣動境三層的程度,剛才又是一番消耗,實力再降了不少。

文飛塵那個氣呀,恨不得現在就將楊開和那女子抓過來殺他們一百遍!堂堂一個真元境五層的高手,竟然被兩個小輩戲弄成這幅德行,他幾時遭受過這樣的羞辱?

「文堂主不用擔心,那小子竟敢暴露行蹤,我想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死了。」龍輝神色篤定,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文飛塵沒答,因為他聽出楊開的嘯聲中蘊藏的含義,那不是窮途末路的聲音,而是一種勢不可當,戰意正濃的嘯聲。

但是,區區一個開元境四層的武者,你猖狂什麼?

所以文飛塵雖然覺得有些不妥,可沒太往心裡去,也認為楊開是困獸猶鬥,必死無疑。

山谷內各方人馬心思不同,山谷外卻是突然飛來一個發須皆白的老者。

這老者氣息悠長,一身元氣波動隱而不發,讓人看不出深淺,但他的速度奇快無比,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掠出上百丈。

老者面上一片擔憂和焦急,抬頭看著天色,懊悔萬分。

「壞了壞了,有些趕不及了,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千萬不要提前開啟陣法呀。」老者一邊飛奔一邊喃喃自語。

這老者,正是貢獻堂掌柜夢無涯!

話說夢無涯覺得自己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他那天晚上苦口婆心勸阻自己的徒弟不要來這九陰匯聚之地了,反正晉陞真元境也不是一定非要煉化九陰凝元露,夏凝裳倒也乖巧,一口答應了下來。

夢無涯心情大好,夏凝裳適時地準備了幾個小菜和幾壺美酒,夢無涯一邊喝酒吃菜,一邊說著楊開的不好,企圖讓自己徒弟遠離他。

因為夢無涯看出來了,自己這個徒弟對楊開還是挺關心的,那不是男女情愛,只是一種愛護。但這個兆頭不好,夢無涯要將它扼殺在搖籃中。

這麼些年來,徒弟都很乖巧聽話,夢無涯當寶貝一樣,含在口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導致她有些心思太過單純,不懂人心險惡。

夢無涯擔心啊,萬一楊開不懷好意,勾引了自己徒弟怎麼辦?正是年少之時,情愛懵懂之際,一旦徒弟動情,事情可就難辦了。

所以夢無涯居心叵測,厚著一張老臉,心中雖然慚愧,可嘴上卻儘是數落楊開的不是,說他如何如何好色成性,如何如何喪盡天良,什麼壞事都按在楊開頭上,一力地摸黑他。

臨了,夢無涯神色嚴肅地叮囑夏凝裳:「徒兒啊,對這種人,一定要敬而遠之,遠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