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零二章夢無涯的失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夢無涯的失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恩,說一聲,武煉下個月初上架,不管成績如何,都要搶一下月票榜,所以小莫在這裡預定下各位v手上的月票。

********

哪知這句話才剛說完,夢無涯就感覺眼前一片模糊,一頭載在面前的菜盤子上。

等一覺醒來,時間已經過去好久好久好久了!

夏凝裳這葯下的分量十足!

被自己的徒弟暗算,夢無涯欲哭無淚,老臉丟盡,察覺到事情的嚴重之後,夢無涯連臉都沒顧得洗,直接從凌霄閣出發,朝這裡奔赴而來。

他後悔萬分,早知道自己徒弟的決心這麼大,自己就不那麼犯賤來挑撥她對楊開的印象了,這不是沒事找事么?

雖說自己徒弟身上寶貝無數,可以規避許多危險,但這裡畢竟是黑風山內部啊,萬一碰到一兩隻不長眼的強大妖獸把她給吃了可怎麼辦?

自己若是也跟來的話,就根本不用擔心這些。

叫你嘴賤,叫你嘴賤,夢無涯恨不得抽自己幾巴掌。

距離九陰匯聚之地還有十里之遙,夢無涯已經能感受到從那邊傳來的陰寒之意了,身在半空中,緊張萬分地抬頭看去。

正見到山谷內陰氣翻騰,卻彷彿被一種無形的能量給束縛在其中,無法逃脫。

見到這一幕,夢無涯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九陰八鎖陣已開,也就是說自己的徒弟安全抵達了這裡!

「呼……總算是沒出什麼大漏子。」夢無涯重重地喘了一聲,天知道這幾日趕路的時候他是多麼的提心弔膽,一顆心臟險些都出毛病了。

不多時,夢無涯便來到了山谷外面,不過他卻沒有進去,凝神朝山谷內張望著,但裡面陰氣太重,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神識甚至都無法探入其中查探。

既然九陰八鎖陣已經開啟了,這就說明自己的徒弟應該已經動手,自己只要靜待她的好消息便成。

被陣法束縛,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夢無涯雖然可以破陣,但陣法若是破去的話,搞不好會讓徒弟的一番心血白費。

恩,等著就行了!夢無涯自己安慰自己。

他這次卻是想錯了,夏凝裳之所以要提前開啟陣法,並不是為了對付九陰凝元露,而是為了應對血戰幫的必殺之局。夢無涯根本不知道現在的夏凝裳虛弱無比,現在的楊開浴血渾身,兩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

若是他知道,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將陣法破開,將裡面的文飛塵等人屠個千百遍。

他媽的,連老夫徒弟的主意都敢打,我草你們祖宗十八代!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奇妙,近在咫尺,卻猶如遠在天邊。

山谷內,楊開依然靜靜地杵在原地,腰桿筆直如標槍,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強敵。

嗖嗖嗖……四周突然想起了衣袂獵獵的聲響。

總算是來了!楊開的臉色漸漸凝重,扭頭朝夏凝裳藏身的位置看了一眼,也不知這一戰後,自己還能不能活下來!

但……自己已經儘力,沒有遺憾了。

刷刷刷……三道身影幾乎是同時來到楊開身邊,緊接著,又有一人到來。

前三個人,是血戰幫的離合境高手,最後一人只有氣動境九層的實力,所以速度上自然慢了一些。

這四人到來之後都沒有開口說話,而是目光震驚地盯著楊開。因為他們發現只是一個時辰不見,這個原本只有開元境四層的少年,現在竟有了開元境頂峰的實力!

這是怎麼回事?

怒浪的屍體就在他的腳下,頸脖斷裂,死狀凄慘,眼珠子外凸,顯然是沒想到自己會死在此處,頗有些死不瞑目的感覺,在這陰風陣陣的山谷內,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這人是你殺的?」一個血戰幫的離合境高手開口問道。

「那個最厲害的人,還有你們的龍少爺呢?」楊開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扭頭四顧,發現來的人數有些不對。

原本血戰幫是有七個人的,除了文飛塵和龍輝留在原地之外,另外一個氣動境弟子已經被夏凝裳用陰氣鎖鏈擊殺了,所以也只剩下他們四個。

「哼,對付你何須文堂主和龍少爺出馬!」先前說話的那人冷哼道,這人年紀不大,大概有二十五六的樣子,正值青年。

「血戰幫……呵呵,也就只會以眾凌寡了。」楊開譏諷一聲。

那青年面色狠戾道:「對付你這種貨色,我一人足矣!」

雖然他已經被陰氣鎖鏈封印住了大半實力,可畢竟還有離合境的底子在那,真要動起手來,比氣動境一層肯定要厲害些,怎會對付不了楊開?

「耍嘴皮子無用,何不來試試?」楊開輕蔑地望著他。

他也算是感受出來了,這幾個人確實實力大減,根本比不上之前給自己的壓力,而且他們身上的元氣波動相當不穩定,先前來的那三個現在的實力估計與怒浪差不多,就算是強也強不到哪去,後面來的這一個,比怒浪還略有不如。

一對一,楊開還是有必勝的把握的,只要先幹掉一個,那接下來事情就好辦多了。

「小子猖狂,看你爺爺來教訓你!」那青年果然上道,話語未落便要走上前來。

眼看計劃就要成功,只要這青年靠近自己十步之內,楊開就算拼著受傷也要一擊斃了他,可就在此時,另外一個離合境高手的聲音響了起來:「元朗師弟,不要中了他的詭計!」

那青年立馬頓住了步伐,冷冷地看了楊開一聲,這才道:「是,蔡師兄。」

「此地只有他一人,也不知道那女子在什麼地方,那女子諸多手段,不得不防,而且這小子既有擊殺怒浪的實力,恐怕也是一直在扮豬吃老虎!速速將他拿下,逼問出那女子的下落!」說話的蔡師兄神色警惕,一揮手道:「一起上!」

四個對付一個,而且對手還是個開元境的武者,就算他有翻天的手段也施展不出來,絕對只有被擒拿的份。

四道人影,幾乎是同一時間動了起來,東南西北將楊開團團包圍,兇猛的殺招朝他當頭罩下。

身臨危局,楊開凜然不懼,大笑一聲道:「就說你們血戰幫只會以眾凌寡,你們還不承認!」

先前那個險些中計的青年元朗臉色一紅,一邊釋放殺招一邊怒斥道:「臭小子牙尖嘴利,待老子拿下你有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