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零九章你還真是白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你還真是白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你這是要逼我了!」元朗臉色一寒。

「是你欺人太甚!」夏凝裳毫不退讓。

元朗神色冷厲,有心長嘯傳信,但心思一轉卻又忍了下來,輕笑道:「那就看姑娘的防禦秘寶,是否能擋的住在下的攻擊!」

他實在不捨得將到嘴的美餐就這樣讓出去。如果他真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將夏凝裳降服,那可是相當於收穫至少一件天級秘寶!有了這樣的寶貝,天下之大,哪裡還去不得?沒必要非得留在血戰幫賣命吧?更何況,這女人來歷神秘,身價不菲,身上估計不止一件秘寶。

所以他想試試!若實在不行,到時候再傳信也不遲,反正自己堵在這裡,她插翅也難飛。

一念至此,元朗嘿嘿賤笑地朝夏凝裳走了過去。

夏凝裳芳心叫苦,雖然她恢復了兩成元氣,也能催動自己的防禦秘寶,但那東西太過消耗元氣,一旦動用了,自己就會再次陷入渾身無力的狀態,她還指望著用這點元氣去找楊開呢,怎捨得一下就耗光?

可若是不動用的話,她也沒信心能擊敗元朗,這裡的地形實在是太糟糕,根本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唯有先擋一陣了,看是不是能找機會將他給殺了。

夏凝裳也沒有心慈手軟的打算,對方都已經欺負到自己頭上了,她哪裡還會妥協?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夏凝裳也緩緩地站了起來,一身元氣暗暗提起,警惕地盯著對面走過來的元朗。

這可是真正的狹路相逢!在僅容一人進出的山縫內,無論是誰都沒辦法輕易躲避對方的攻擊。

距離還有三丈,元朗的笑容漸漸消失,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夏凝裳突然動手了,毫無徵兆地,也出乎了元朗的意料率先動手了,芊芊玉手捏出一個蘭花指,屈指朝前一彈,一道冰涼的指風如離弦之箭一般朝元朗激射過去。

元朗臉色大變,他根本沒想到這個女子竟然還有跟自己動手的力氣,畢竟自她受傷到現在才過去多久啊?就算服用了丹藥,也不可能恢復這麼快吧?

他哪裡曉得夏凝裳體質特殊,丹藥入體,直接就可以全部吸收煉化,若非她隨身攜帶的丹藥不夠多,現在哪會只恢復兩成的實力?

這一道指風冰涼入骨,猶如一支鋒利的冰錐,正是夏凝裳利用山谷中的陰氣,配合自己的特殊特質瞬間煉化出來的,殺傷力不算太強,勝在對自身消耗極低,速度夠快。

嗚咽的呼嘯聲傳出,元朗以掌運刀,元氣迸發,一掌朝前切了過去,口中爆喝:「飛雲斬!」

飛雲斬不是掌法,而是刀法,是一部地級下品的武學,威力不弱,不過元朗手上無刀,只能以掌替代,使出來的威力自然要打個折扣。

但即便如此,夏凝裳的那一道攻擊也被他從中斬斷,毫無建功。

感受到這道指風沒什麼殺傷力,元朗正欲嘲笑一聲,卻不想迎面又傳來一陣嗖嗖的動靜,正是夏凝裳又彈出了一道指風。

元朗心中惱火,單掌化拳,一拳搗出,口上喝道:「蒼龍吟!」

果然隱有龍吟之聲傳出,這一招的威力比起剛才的飛雲斬還要大上幾分。

不等他有喘息的時間,嗖嗖的聲響再度傳來,夏凝裳竟左右開工,兩隻小手變幻不已,一道道指風兇猛激射過來。

元朗寸步不退,連忙施展自身所學化解起來。

千誅閃,飛鳳鬼殺,天命雷,化鐵掌,斬鋼手,靈龍拳……

不愧是離合境的高手,所修武技種類繁多,花樣百出,變著法子與夏凝裳的攻擊較量,一時竟打的是水深火熱。

而夏凝裳卻是以不變應萬變,任你什麼武技,我就是一道陰涼指風,兩人相隔三丈,倒是拼了個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山縫邊的岩壁上一陣火花亂冒,全是被兩人的招式餘威給掃出來的。

纏鬥良久,元朗終於發現有些不妙了,自己現在一身實力被封印著,又要辛苦抵禦寒氣入侵,接連打出這麼多消耗元氣的武技,竟有些氣虛體乏的感覺,反倒是對面那女子,開始什麼樣子,現在還是什麼樣子,臉不紅心不跳,好像她彈出去的指風都是不要錢,壓根不會消耗元氣似的。

他哪裡知道夏凝裳這指風大部分都是山谷內的陰涼寒氣匯聚,她只需動用一點點體內的元氣,就能形成不弱的殺傷。

再拼片刻,元朗總算是明白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吃不下夏凝裳了。

當下有些惱羞成怒,惡狠狠道:「臭娘們,你若再不投降,我就招呼龍輝少爺過來了,他要是過來,定會將你狠狠地蹂躪,叫你生不如死!」

「卑鄙!」夏凝裳怒。

「嘿嘿,落到龍輝手上的女子,沒有哪個有好日子過,你還不如乖乖地從了我,我保證會好好待你!」

「無恥!」夏凝裳繼續怒。

「我數三聲,你若不投降,就別怪我不給你機會了!」元朗神色一冷,做出了最後的通牒,隨即緩緩地喊道:「一……」

劈里啪啦,兩人說話的時候,手上也是絲毫沒有閑著,依然激烈拚鬥。

「二……」元朗故意拉長了聲音。

夏凝裳的眼睛突然彎成了月牙形,雖然臉面被面巾遮擋,但元朗可以肯定,這個女子剛才是在笑。

她笑起來真好看!元朗心想,一時竟有些不忍心把三字喊出口了。

「你想好了?」元朗以為她改變了主意。

夏凝裳依然眼彎如月,嬌叱一聲:「你以為只有你會叫人嘛?」

「什麼?」元朗沒聽明白。

「我也會叫人的。」夏凝裳沖他身後望去,帶了一些哭腔跺腳道:「師弟你總算是來了!」

元朗頭也不回,冷笑道:「想用這種小伎倆來騙我?姑娘你當我是白痴不成?」

「你還真是白痴。」背後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元朗面色大變,匆忙間就要轉身應對,無奈夏凝裳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一通猛攻打了過來,應付的他手忙腳亂,再加上山縫狹窄,一時間竟是沒轉過去,被卡了半個身子,進退不得,別提多尷尬了。

噗地一聲……元朗只感覺自己的背心處一疼,依稀有什麼利器透體而出,低頭看去,只看到一截劍尖穿透了自己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