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一章各自為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各自為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距離天亮僅有一個時辰不到了。

楊開和夏凝裳兩人走出了隱藏的山縫,循著山谷內陰氣的流動方向追蹤過去。

現在山谷內陰氣的流動方向很好辨認,因為九陰凝元露正在汲取山谷內的靈氣,而且速度很快,所以導致整個山谷內的陰氣都在朝某一個地方兇猛匯聚。

這等異象,只要身處在山谷內的人都可以發覺。

楊開估計血戰幫的那兩個人肯定也會去查探的,到時候自然能碰頭。

擊殺了好幾個氣動境和離合境的高手,楊開體內翻滾的戰意依然沒有平息,因為還有一個真元境的強者在這山谷內,只要還有壓力,楊開的不屈之敖就會一直發揮著作用,精神和身體也是一直緊繃著。

就是不知道這個真元境,現在還剩下多少實力了。

一炷香的時間后,兩人漸漸地接近了陰氣匯聚的源頭,那裡,有一團明亮的光芒懸浮在半空之中,陰氣流進這裡,便如被吞噬了一般消失不見。

這正是楊開此前看到過的九陰凝元露。

只不過現在的它跟剛才比較起來,有了很大的不同。

剛才的九陰凝元露,只是一團光芒而已,沒有特別的形狀。現在的它卻彷彿一朵即將綻放開來的花蕾,片片稚嫩的花瓣都清晰可見。

兩人隱藏著身形,距離九陰凝元露大約有五十丈左右。

夏凝裳輕聲道:「九陰凝元露就在那個花蕾裡面,等到花苞綻開之後,它才會顯現出來。到那個時候才能收取它,本來我布下九陰八鎖陣是為了對付它的,但是卻被那些人逼的提前啟動。只要那些人不死完,八道陰氣鎖鏈就回不來。這一次只能看師弟你的手段了,你的真陽元氣是它的剋星。我沒有陣法的話,根本幫不上你。」

「它不是會逃跑么?」楊開皺了皺眉頭。

「是的,所以……希望不大。」夏凝裳又有打退堂鼓的趨勢。

「那如果把那些人全殺了,你就可以再用陣法了是吧?」楊開眯著眼睛。

「話雖這樣說,但他們若是不來這裡呢?」

「他們已經來了。」楊開目光冷毅,突然扭頭朝一旁望去。

文飛塵的大笑聲傳了過來:「哈哈,小子聰明!」

夏凝裳俏臉一寒,扭頭朝那邊望去,正見到文飛塵和龍輝兩人聯袂而來,兩人的目光都帶著一絲火熱,盯著狀態不佳的夏凝裳。

只不過一個是貪圖她身上的天級秘寶,一個是貪圖她的美色。

楊開神色冷靜,與夏凝裳兩人並肩而立。

文飛塵氣定神閑地來到兩人面前二十丈處,面含微笑道:「你們竟然還活著,看樣子那些廢物倒真不能成什麼大事。」

文飛塵一直在努力化解侵入體內的陰氣鎖鏈,可無論怎麼做都化解不開,追出去的手下也沒一個回來彙報情況,他與龍輝在那邊正等的焦急,驀然感覺到山谷內陰氣的變化,便也尋著痕追查了過來。

一來到這裡,就看到了楊開和夏凝裳兩人。文飛塵和龍輝皆是大喜過望,身形也不掩藏,就這麼大刺刺地走了過來。

事情鬧到這一步,文飛塵自然不會與楊開他們善了,當下便是一聲長嘯傳出,想將自己的手下召回。

哪知嘯聲之後,他發現對面的那個少年竟一臉譏諷地望著他,並無絲毫驚懼的神色。

文飛塵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如此的有恃無恐。

楊開往前踏出一步,森冷著臉色道:「你喊破嗓子也沒人會來幫你了!」

文飛塵神色一動:「他們怎麼了?」

「他們都已經死了!死人自然是沒辦法來幫你的。」楊開哈哈大笑。

文飛塵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詫異地看了一眼夏凝裳。

在他想來,能擊殺那幾個離合境高手的人,也只有夏凝裳了,區區一個楊開還沒那份本事。

失策啊失策,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子竟然還有動手的力氣。幾個時辰前自己打她那一掌的時候,分明感覺她已經毫無反抗之力了,怎麼會恢復的這麼快?

「就算他們全死了,你們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文飛塵冷哼一聲,顯然並沒有將那些人的死亡放在心上。

楊開跨前一步,體內真陽元氣涌動,血液翻騰,戰意無窮,正欲對文飛塵下手,身後卻是一道靚麗的身影飛出,直迎文飛塵而去。

夏凝裳率先動手了,而且是一招籠罩了文飛塵和龍輝兩個人。

她顯然是為了照顧受傷的楊開,才想以一敵二的。

身影晃動間,十道陰涼的氣勁飛出,七道襲向文飛塵,三道襲向龍輝,速度快若閃電,聲勢驚人。

文飛塵大笑一聲:「小姑娘殺氣不輕,這可不好!」

說話間便是雙掌迎上,輕鬆將夏凝裳的攻擊化解,口上道:「龍少爺,那小子交給你,我來對付這個小丫頭!」

「好!」龍輝點了點頭,不忘叮囑一聲:「莫傷了她的臉。」

「文某曉得!」文飛塵大有深意地笑了起來,立馬與衝上去的夏凝裳戰做一團。

夏凝裳雖說恢復了四成的實力,但之前畢竟受傷在先,現在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大概也就氣動境六七層的樣子。

文飛塵更是不堪,只能發揮出氣動境兩三層的水準。

但畢竟兩者的真實境界是不同的,夏凝裳是離合境頂峰,體內的是元氣,文飛塵卻是真元境,體內的是真元!

真元與元氣,那是有著本質的區別。前者能發揮出來的殺傷力比後者要大多了。

再加上文飛塵戰鬥經驗比夏凝裳要豐富許多,這一交手,倒是夏凝裳感覺應付起來有些吃力,雖不會迅速落敗,可若想憑藉自身實力擊敗文飛塵卻是不太可能,最多也就是打個平手而已。

兩人都是高手,戰鬥起來也是激烈萬分,身形騰挪間便已閃到了百丈之外。

楊開沒去太關注夏凝裳的戰鬥,因為他也有自己的對手。

撇了一眼站在自己十幾丈之外的龍輝,楊開突然輕笑一聲:「龍少爺是吧?」

龍輝冷聲道:「想求饒?已經晚了!」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龍輝用一種愚弄的眼神看著楊開,漫不經心道:「若這是你死前的願望,我倒是可以滿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