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三章龍輝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龍輝之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恩,今天小爆一把,會有四章

*************

不得不說,龍輝雖然也是個紈少爺,可也知道如何激怒敵人,為自己製造勝利的契機。

他每躲過楊開的一擊,便出言嘲弄一聲。

換做旁人,恐怕早就被他刺激的發狂了。

楊開看上去也是如此,雙目猩紅,一身元氣暴動不安,明顯情緒很激動的樣子,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卻能發現楊開的眼神其實是很堅定的,即便是被人如此嘲弄,那求勝的決心也是絲毫未曾變過。

激斗一炷香時間,楊開不知攻擊了多少招,卻連龍輝的一片衣角也沒觸碰到。

龍輝嘲諷的口乾舌燥,心中也是暗暗詫異不已。

按道理來說,打了這麼久,這小子應該有些元氣不繼了才對,但為什麼他每一擊打出來的威力都不曾減弱過呢?他體內的元氣儲量根本不足以支持這樣的猛攻啊。

龍輝想的沒錯,一般的開元境武者,確實無法堅持這麼久而不顯頹勢。但是楊開顯然不是一般的開元境武者,跟他打持久戰,龍輝無疑是打錯了主意。

思考間,楊開又是一擊打了過來,龍輝連忙躲閃,可身形剛定下來,他就突然聽到刺啦一聲響動,一道炙熱的攻擊擦著自己的腰肋飛了出去。

低頭看去,自己的衣服被切出一個口子來,剛才那一道攻擊,險些就真傷到了自己。

「可惜了!」楊開深吸一口氣,眼中的光芒越發興奮,卻夾雜著一絲與之截然相反的沉穩,這是一種相當矛盾的眼神,卻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怎麼可能?」龍輝面色大變。

剛才的那一擊,顯然是敵人預料到了他落腳的方位,提前打出來的攻擊。要不是自己運氣好,說不定就已經被他打傷了。

但是他怎麼會判斷出自己的落腳方位?難道只不過短短一炷香的時間,這個楊開就已經看破了自己的金虹步不成?

不可能的!他才開元境的實力,眼力哪有這麼高明?

「下一次,你不死也重傷!」楊開冷漠地看著龍輝,語氣篤定。

「放你娘的屁!」龍輝大怒,「想唬本少爺,你還嫩了一些!」

楊開不說話,只是悶頭狂攻。

龍輝心頭憤怒,這一次也沒再用金虹步躲閃,而是對準楊開的攻擊迎上一拳。

碰地一聲響動,楊開身形不動,如山嶽般沉穩,反倒是龍輝,感覺到拳頭上一股炙熱元氣侵入,身形踉蹌後退。

怪叫聲中,龍輝再也不敢與楊開硬憾,連忙施展出金虹步,企圖拉開和楊開之間的距離。

「嗖」地一聲,一滴艷紅色的水珠一般的東西突然飛射出去,就在龍輝停下來的一瞬間,直接打進他的右胸。

慘叫聲響起,龍輝面色大駭,手捂著右胸口,抽氣如喘息,嘴角瞬間漫出血沫,失聲道:「不可能,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自己的金虹步竟然真被他給看穿了,他的攻擊提前打在自己落腳的位置,讓自己根本無法躲閃。

而且這一道攻擊霸道的讓人心悸,不但貫穿了自己貼身穿戴的一件凡級上品的防禦秘寶,還打進了自己體內,若非自身元氣阻擋了一下,單是這一下,肯定是洞穿身體的結果。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楊開神色冷峻,快步上前,龍輝哪敢停留,步法展開,便要朝文飛塵那個方向跑去,口中大喊:「文堂主救我!」

現在的龍輝,惶惶如喪家之犬,哪還有剛才的那份傲慢和從容。

身形才剛落下,背後又是一陣巨疼,龍輝直接跌了一個狗吃屎。

不等他爬起來,一隻大腳已經踩在了他的頸脖上,腳上的力道如山嶽壓頂,龍輝在地上不停地撲騰,卻就是轉不過身。

「我是血戰幫副幫主龍在天的小孫子,你繞了我,我給你錢,給你女人,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你殺了我對你沒好處的,只會讓你與我龍家結仇。」龍輝反抗不得,嘴中連連告饒,背對著楊開的眼中卻透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怨毒之色。

「龍少爺!」楊開深吸一口氣,「你的慘叫,一點都不好聽!」

「是是是!楊兄弟說的是,你不喜歡我不叫就是!」人在屋檐下,龍輝豈敢不低頭。

「那就永遠的閉嘴!」說罷,楊開一腳踏在龍輝的腦袋上,將他整個面目都踩在地上,蹲下身子,一拳砸在他的頸骨上。

嚓一聲脆響,龍輝的頸脖斷裂開,瞪大的眼中滿是驚恐和悔恨之色。

一手提著龍輝的屍體,楊開站起身來,迅速朝另一邊的戰場接近過去。

片刻后,文飛塵和夏凝裳兩人的身影便印入了楊開的眼帘。

此刻,兩人正拼的勢均力敵,誰也不遜色於誰!

兩人一個實力被封印,一個受了傷,元氣未恢復,所以都沒辦法發揮全部的實力,能使出的手段也打了折扣。

但即便如此,這等層次的高手交戰,也比楊開經歷的戰鬥要激烈許多。

身形騰挪閃動,幾乎是來乎去,元氣迸發,戰況焦灼。

楊開在一旁看了片刻,知道若是單對單碰到文飛塵,自己怕是並無多少勝利的希望。但現在有夏凝裳,以二敵一,這就不好說了。

看了一會,楊開心中已有定計,一邊迅速朝文飛塵接近過去,一邊提著龍輝的屍體高喊道:「文堂主,看看這是誰!」

文飛塵早就發現楊開的身影了,但不敢分心去查探,自然不知這邊的詳細情況,此刻聽了這句話,百忙中扭頭看去,頓時大吃一驚:「龍少爺!」

此刻的龍輝,胸口處有一個大洞,鮮血直流,頸脖軟綿綿的,似是骨頭被粉碎,腦袋耷拉在胸前,毫無生機!

龍輝死了!文飛塵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位紈少爺好歹也是氣動境一層的武者吧?而且修鍊了不少讓他都垂涎三尺的武技,戰鬥力不容小覷,

正因為文飛塵相信他的實力,所以才會放心地讓他與楊開單打獨鬥,可現在他怎麼就死了?

壞了壞了!文飛塵心中暗暗叫苦,血戰幫其他人死了都沒什麼關係。但是龍輝不能死啊!他要是死了,龍在天豈不是要大動肝火?這位神遊境的高手怪罪下來,自己可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