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六章那一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那一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慣例,先跟qd的普通用戶道個謙,因為這是公眾版最後一章,今夜凌晨武煉就要上架了,屆時還請在線的書友們捧個場,再求各位v手上的保底月票和訂閱,靠寫書吃飯,沒人訂閱小莫就要喝西北風了。

心中很忐忑啊,武煉的成績並不怎麼好,就是不知道訂閱會如何。

另外,新書上架之後會爆發,具體怎麼爆我還在想,等凌晨會公布出來。

********************

楊開的臉色變幻起來。

他根本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雖說經過試驗,也知道自己能吸收除了陽屬性之外的其他能量,將其儲存在骨頭中。但現在怎麼把九陰凝元露也給吸了一半?而且速度如此兇猛。

這東西畢竟是夏凝裳需要的,可如何是好?

扭過頭,楊開臉色有些尷尬,正不知該如何開口跟她解釋的時候,夏凝裳卻已經夾著一股香風來到了他面前。

此刻,這位小師姐的臉蛋上紅暈朵朵,呼吸略顯急促,清澈純真的眼神更是慌亂中透著羞澀。

「師弟……你忍著點。」夏凝裳突然開口,緩緩伸出一隻手,纏上楊開的頸脖,輕輕將他的腦袋往下牽引著。

她的手有些冰涼,卻柔若無骨,猶如初冬飄落的第一朵雪花,給楊開帶來一種清爽涼意。

腳尖踮起,夏凝裳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眼睫毛不安地抖動著,然後掀開自己的面紗,微偏著腦袋,將自己殷紅如寶石一般的薄唇,印在了楊開的嘴上。

兩片柔軟,還有一股讓人興奮的女兒香縈繞在鼻尖。

楊開怔住了。

這一刻,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在自己詢問如何收取九陰凝元露的時候,夢掌柜和夏凝裳都一直語焉不詳,不肯告訴自己了。

本來楊開還不太清楚其中的原因,可這一刻霍然醒悟。

天地靈物,收取的方式千奇百怪,每一種有靈性的寶貝都需要不同的方法來收服。而九陰凝元露的收取方式,竟是如此美艷,香甜!

四唇相印,楊開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喉嚨也冒火,縱然口中含著九陰凝元露,也壓制不下一身熱血的沸騰。

夏凝裳更是不堪,把嘴唇印上來之後就跟雕塑一般動也不動,臉紅如泣血,心跳聲更如戰鼓一般有力急促,茫然不知所措,顯然已經心慌如麻。

楊開雖然不太明白收服九陰凝元露的原理和具體方法,但卻知道老是維持著這個狀態怕是不行的。

當下也不敢猶豫,一手摟住了夏凝裳的扶柳蠻腰,將她往自己懷裡攬了攬,然後用舌尖包裹著口中的九陰凝元露,撬開了對方的貝齒,將這天地靈物送進她的嘴中。

被這冰冷的九陰凝元露一刺激,夏凝裳總算是恢復了些神智,也知道將它接納過去,吞入腹中。

一股香甜的感覺在舌尖蕩漾不休,兩人的身子緊緊地貼在一起,楊開更是赤裸著上身,感覺越發敏銳,血氣方剛的少年,哪裡能受的了這般誘惑?

幾乎是本能地,楊開一隻手摟緊了夏凝裳,另外一隻手攀上了她圓潤挺翹的臀部,一陣揉捏。

感受著胸膛處的兩團飽滿,感受著對方身體的火熱,楊開的呼吸越發急促不少。仔細把玩了一陣,大手繞到前方,一路攀上,肆意搓揉那兩團充滿驚人彈性的玉峰。

一聲銷魂的嚶嚀從夏凝裳的口中傳出,楊開看到她的大眼睛緩緩地睜開了一道縫隙,眼睫毛抖了抖,待發現自己一直在盯著她之後,又嚇得趕緊闔上。

粗重的喘息,身體的交流,舌尖的觸碰,靈魂的交融,年輕的男女幾乎已經忘記了周邊的一切,彼此用力抱緊著對方,恨不得將對方融入自己的身體中。

驀然間,楊開的舌頭一痛,忍不住啊地一聲慘叫。

趁此良機,夏凝裳雙手撐在楊開的胸口上,貝齒輕咬,用力一推,趕緊脫離了楊開的懷抱。

「你咬我幹什麼?」楊開感覺自己的舌頭都被咬破了,嘴裡有些血腥的味道。

夏凝裳一隻手捂在胸口處,酥胸起伏不定,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努力平息自己過激的心跳,好半晌才道:「對不起,煉化九陰凝元露需要你的先天純陽之氣和一滴舌尖之血!」

收服九陰凝元露,需要精純的陽元之氣!越精純越好,楊開修鍊了真陽訣無疑符合條件。

而煉化它,卻需要先天純陽之氣和舌尖之血。

先天純陽之氣,這可不是通過修鍊就能得到的,而是每一個男人自打出生時,體內就存在的一股神秘能量,待到與女子有親密行為之後便會消失,這股能量平時沒什麼用,就算失去了,對本身也不會有影響。

但這東西卻在一定場合中需要用到,比如眼下這情況。

先前楊開感受到體內湧出來,包裹九陰凝元露寒性的能量,正是先天純陽之氣。

所以,夢掌柜才會煞有其事地詢問楊開是不是童子身,唯有童子身,才身具先天純陽之氣,唯有童子身的舌尖血,才能用在煉化九陰凝元露中。

聽夏凝裳這麼說,楊開摸了摸嘴,一本正經地道:「原來這樣,夠不夠?不夠我還有。」

不就幾滴舌尖血么?

夏凝裳羞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連連點頭:「夠了!一滴就夠了!」

「哦。」楊開不禁有些失望,回想起剛才的舌感和手感,一時竟是回味無窮。他還是頭一次與女子有這種親密的行為。

「小師姐……」楊開期期艾艾地喊了她一聲,雙眸中一片火熱。

夏凝裳頓時慌亂起來,她哪裡聽不出楊開話語中隱藏的意思?

連忙道:「你有傷在身,還是先療傷。我也要趕緊煉化九陰凝元露。」

「哦!」楊開想起她曾經說過,九陰凝元露如果在獲得之後一個時辰內不煉化的話,它就會徹底消失。

「對了,這東西……」楊開正要跟她說自己不小心把九陰凝元露給吸了一半,話還沒說完,眼前便是一黑,整個世界都轉動了起來,緊接著一頭栽倒在地上,意識迅速模糊。

「師弟!」夏凝裳大驚失色,連忙上前將他攙扶起來,略微一查探,面色驟然蒼白起來。

她發現楊開的脈搏極為虛弱,整個人的生機也是若有若無,體內元氣更是蕭條至極,紊亂無比,竟然有一種油盡燈枯的感覺。

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夏凝裳一顆心差點都縮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剛才他還好好的,剛才他還跟自己……怎麼毫無徵兆地就不省人事了?

但是這番查探,才讓夏凝裳知道楊開到底受了怎樣嚴重的傷勢。

腹部和肩頭的傷自是不必說,本來已經包紮好了,但一番激戰,傷口再度裂開,鮮血直流。最嚴重的便是胸口處的傷,胸骨斷裂五根,往內凹陷,險些傷到心肺,文飛塵的那一掌含怒出手,豈是輕易可以抵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