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七章征服與突破(求首訂,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征服與突破(求首訂,求月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夜激戰,他的一身鮮血都不知道流了多少。直到此刻夏凝裳才知道,自己這個師弟從頭到尾的從容不迫都是憑藉強橫的意志強撐下來的。

這樣的傷勢,換做旁人恐怕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可他卻一直咬牙苦撐,只為陪自己並肩作戰,殺死最後一個敵人,將九陰凝元露收入囊中。

完成這一切之後,心神放鬆,自然沒辦法再支持了。

忍著心中的酸楚,夏凝裳手忙腳亂地將楊開身上剩下的丹藥掏了出來,又在文飛塵身上一陣搜索,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然後取出一些療傷葯喂進楊開的嘴中。

但楊開現在處於昏迷狀態中,哪裡能將丹藥吃下,沒奈何,夏凝裳又親自將藥丸嚼碎了餵給他。

正忙的一團糟,封鎖整個山谷的九陰八鎖陣突然一陣晃動,旋即崩散。

天亮了!旭日東升,九陰八鎖陣不攻自破。

夏凝裳根本沒有察覺到山谷的變化,依然在做最大的努力救治楊開。

一股強橫而柔和的神識掃過,夏凝裳身軀一顫,猛地抬頭朝天上看去,下一刻,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在她面前。

「師傅!」彷彿看到了救星似的,夏凝裳一直強壓著的情緒總算是找到了宣洩口,眼淚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夢無涯板著老臉,正欲開口訓斥夏凝裳一通,驀然發現情況有些不對,也不禁嚇了一跳:「怎麼回事?」

夢老頭在九陰八鎖陣外待了大半夜一直不敢破陣,本以為這一次收服九陰凝元露並沒什麼意外,畢竟自己給夏凝裳準備了這麼多年,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要楊開配合好九陰凝元露絕對是手到擒來。

就是自己的寶貝徒弟要做些犧牲。

在外面待了大半夜,夢無涯也生了大半夜的悶氣。哪個師傅會被自己的徒弟給下迷藥?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自己了吧。他倒不是生氣自己被迷倒,顏面丟盡,而是氣夏凝裳這般冒冒失失地深入黑風山內部,萬一碰到危險怎麼辦?

所以夢無涯原先是打定主意待大陣破去之後,稍稍訓斥下夏凝裳的,當然也不能訓斥地太過了對這個徒弟,夢無涯可是當寶貝一樣供著。

但眼前這一幕卻讓他到了嘴邊的話又猛地咽了下去,震驚萬分地落到地面臉色沉重地看著倒地不醒的楊開,沉聲道:「發生什麼事了?」

「師傅你先救救他!」夏凝裳哭的梨hu帶雨,哀聲懇求。

夢無涯也沒遲疑,立馬彎下身子,伸出兩隻手指搭上楊開的手腕,神識在他體內掃過眉頭緊皺,驚駭道:「這麼重的傷?」

在夢無涯看來,楊開的傷何止是重,簡直就是行將就木了。也不知他到底怎麼搞的,胸口處的內傷和身體上的外傷都還在其次,最關鍵的是他的元氣紊亂經脈和血肉損壞及其嚴重。

這種傷若非有什麼絕世靈丹的話,根本無法救治,而且不但要靈丹,還需要一個精通醫術的醫師才行。

夢無涯什麼都沒有。

「師傅,他會不會死?」夏凝裳悲慟欲絕,萬分擔憂地問道。

夢無涯一看徒弟這神色,就知道壞事了,心中哀嘆一聲劫數啊劫數!自己千提防萬提防,還是沒提防的住。

不忍讓夏凝裳傷心夢無涯安慰道:「別擔心,有我在,他死不了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拿出一個瓶子來,從裡面倒出唯一的一粒丹藥,這粒丹藥大概龍眼大小,通體金黃之色,一看就不是什麼凡品。

見夢無涯拿出了這枚丹藥,夏凝裳慌亂緊張的神色才稍稍平復許多,她知道這粒丹藥的強大作用。

面帶著一絲強烈的不舍,夢無涯躊躇了片刻,這才在夏凝裳逼迫一般的注視下,捏開楊開的嘴,欲要將丹藥丟進去。

「我來!」夏凝裳突然劈手將丹藥奪了過去,然後放進嘴中磕了幾下,這才俯下身子,用舌尖裹著丹藥,將其送進了楊開滿是血水的嘴中。

喂喂喂!老夫還在這裡呢!夢無涯心中吶喊不休,連忙撇開目光。

眼見這徒弟這般毫不猶豫地親近一個男人,夢無涯心裡挺不是滋味,就好像自己辛苦養大成的女兒,即將要離開了自己似的。

這一粒丹藥入腹,楊開的神色彷彿好了一些,但並不如預期的那般效果良好。

夢無涯趁機打量了一下四周,原本有些渾濁的目光驟然綻放出了縷縷寒光,他看到了文飛塵的屍體,還有龍輝的碎肢。

疑惑頓消!

楊開之所以受這麼重的傷,自己的徒弟之所以一身狼狽,彷彿經歷過一場惡戰似的,現在總算是找到了原因。

一股怒火在夢無涯的胸腔中翻騰不已,夢老頭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戾氣。

沒有立刻詢問,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來日方長,總有機會將昨夜發生的事情弄清楚。

夢無涯只是悔恨,悔恨自己昨夜來到這裡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破去九陰八鎖陣,若那個時候自己破開陣法,徒弟和楊開哪會有這種遭遇?

懊惱和悔恨在心中滋生,逐漸化為憤怒!

滔天之怒!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夢無涯壓下心中的憤怒,柔聲道:「徒兒,九陰凝元露收了么?」

「恩。」夏凝裳傻傻地看著依然昏迷的楊開,無意識地點了點「那就先煉化了它,楊開你別擔心,有老夫在,他想死也死不了。」夢無涯安慰一聲。

夏凝裳遲疑了片刻,這才點點頭,叮囑道:「師傅你可千萬別讓他有事,徒兒還能活著,多虧了他,要不是他拚命守護,徒兒現在已經……」說到最後又嚶嚶地哭了起來。

「放心吧!」夢無涯擠出一絲微笑,微微頷首。

夏凝裳這才平復下情緒,擦了擦眼角,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包裹拿了出來,一邊留心楊開那邊的狀況,一邊煉化九陰凝元露。

半個時候后,九陰凝元露已煉化完畢,只不過夏凝裳卻將這天地靈物的藥效壓制在丹田內沒有吸收。因為吸收它很消耗時間,一旦吸收完畢,自己就會晉陞真元境,這又得hu費些時日。

楊開不醒,夏凝裳沒這個心情。

「走,我們先離開這裡,他現在這個樣子,需要好好調養。」夢無涯彎下腰,將楊開抱起,然後同夏凝裳兩人迅速朝黑風山外馳去。

兩人並沒有立刻趕赴凌霄閣,畢竟此地距離凌霄閣不近,而是來到了上次楊開和夏凝裳兩人逗留過的小鎮上。

在鎮內尋了家客棧,三人暫且住了下來,夏凝裳不辭辛勞,每日服侍在楊開床邊,盡心儘力。

夢無涯更是每天都來給楊開灌入真元,想治療他的傷勢。

自昏迷之後,楊開就發現自己的意識來到了一片虛無的世界中,在這個世界內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己之前在無字黑書中獲得的傲骨金身。

金身盤膝坐在那裡,渾身金光燦燦,楊開也盤膝坐在它面前,一動不動。

沒有聲音,沒有光線,楊開一直在注視著金身,金身雖然沒有眼睛,可楊開覺得,它好像也是在注視自己。

時間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開和金身一直保持著這種無聲的狀態。

楊開在參悟金身的奧秘,上次領悟不屈之敖的時候,楊開就覺得金身中還有一些隱藏的奧秘待自己去參透,只不過當時有心無力。

這一次經歷了一整夜的生死大戰,楊開驀然覺得自己與金身之間的距離被拉近了許多。

如果說此前自己和金身還有些隔閡的話,那麼現在這份隔閡已經消失不見了。

自己的不屈和意志征服了金身的傲氣,它為自己找到合適的主人而感到欣慰。

驀然,楊開笑了!

金身也是一陣變換,化為點點金光,融進自己的體內,猶如最初見到的那般。

但是楊開知道,直到此刻,自己才真正地擁有這具傲骨金身,之前它雖然也融進了自己體內,但卻並沒有真正臣服於自己。它一直在觀察,一直在考驗,而自己的表現也終於獲得了它的認可,消除了它的疑慮,它才會心甘情願地化為自己的一部分。

虛無的世界陡然崩碎,楊開的意識再次回到體內。

並沒有急著睜眼,楊開略微查探了一下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

身上的傷勢基本沒什麼大礙,就是胸口還有些微微做疼,腹部和肩頭的劍傷都在很好的癒合著。

丹田內,原本四十多滴陽液,此刻也寥寥可數,只剩下七八滴。那一夜的大戰,消耗實在太大了。

單是用在蔡師兄和文飛塵兩人身上的陽液,就有足足二十滴,還要抵禦寒氣入侵,又戰鬥了那麼久。

不過失去不少陽液,自己也並非毫無收穫,這一戰,竟然讓自己的境界從開元境四層蹦到了開元境七層!

直接晉陞三個小層次,讓楊開也不禁吃了一驚。

仔細地想一想,在激戰文飛塵的時候,自己在使用不屈之敖的情況下突然有了氣動境的實力,大概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突破的。

這一次突破連楊開本身都沒注意到,若不是現在查探恐怕也還會被蒙在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