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八章師傅你就是個庸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師傅你就是個庸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不單隻有這個好處。

自己無意中吸收了一半的九陰凝元露,原本楊開還有些不明所以,現在卻是能清晰地感覺到,那一半九陰凝元露就被儲存在自己的金身的最隱蔽之處。

待到自己晉陞真元境的時候,也可以用這個九陰凝元露來淬鍊真元,讓自身真元更上一個檔次。

這個好處現在看不見,但等到日後就會顯現出來。

另外,原本關於金身的許多不明朗之處,現在也能想的明白透徹了。

自己這金身,可以吸納除了陽屬性之外任何屬性的能量,然後將其儲存起來,待到需要之時會反饋給自己。

金身中吸收的能量越多,自己的不屈意志越堅強,它能給自己的幫助就越大。

只不過,金身中反饋過來的能量及其陰邪,所以自己一旦動用不屈之敖,眼中就會充滿嗜血的光芒,渾身也是邪氣纏繞。

但,因為體內有真陽元氣鎮壓,乃是陰邪之物的剋星,所以自己並不會喪失神智。兩種能量彼此剋制,卻又相輔相成,這才能讓自己在激增戰鬥力的同時,不被嗜血和瘋狂左右。

想到這裡,楊開算是明白無字黑書為什麼給自己一部真陽訣了,就是為了防止自己迷失在那激增的力量中,防止自己墜入瘋魔之道。

一切都已明了!楊開正欲睜眼,卻聽到耳畔邊傳來一陣幽幽的嘆息。

旋即夏凝裳和夢無涯兩人的對話傳了過來。

「徒兒……為師儘力了!」夢無涯的語氣中充滿了愧疚之意,也有一絲不甘和惋惜。

這些日子夢無涯每一天都在用真元替楊開療傷可謂是大費心神,但楊開的傷勢竟起色甚微。

再加上之前服用的那一粒金色丹藥,在夢無涯看來,楊開理當恢復不少才是,就算不能痊癒至少也會醒轉過來吧?

但現在楊開不但沒醒,反而神智都沒有了。

他也不知道楊開這身體有什麼奧妙,那一粒金色的丹藥根本沒能發揮出應有的起死回生的作用,只是讓稍微治療了一下他的外傷便失去了功效。

就連自己灌入楊開體內的真元,也是不知所蹤,就好像楊開身體里有個無底洞,真元灌入進去就被吸收了。

夢無涯哪裡知道傲骨金身的神妙?傲骨金身吸納除了陽屬性之外的一切能量那粒金色丹藥和真元,被金身給吸了個九成九,怎能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師傅……」夏凝裳這些天終日以淚洗面眼睛一直是紅腫的狀態,本來心中還有些期望,現在聽夢無涯這般說,當下也是驚的面色蒼白。

「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么?」夏凝裳期盼地看著自己的師傅,夢無涯來歷不凡,神通廣大若他說沒有辦法,那這天下,恐怕就真沒人能救治楊開了。

「他的魂魄好像被打散了。」夢無涯臉色沉重「這些日子我一直感受不到他神魂的存在。」

夏凝裳神色一怔,臉蛋越發蒼白許多。

「但是你別擔心,他死不了。」夢無涯趕緊開口安慰「只是會處於一種假死的狀態,就是從今以後不能說話,聽不到聲音,身體也沒任何感受。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我們能找到回魂液,重聚他消散的魂魄。」夢無涯一聲嘆息「但回魂液……這種小地方沒有啊!」

「哪裡有?」夏凝裳的聲音突然平靜了下來,平靜中帶著一種堅決。

夢無涯看了她一眼,然後伸手向上指了指。

夏凝裳沉默了,但眼神卻堅定起來。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找到回魂液,幫師弟重聚消散的魂魄。

「你們在說什麼?」正當兩人情緒悲慟之際,背後突然傳來一個有些乾澀沙啞虛弱的聲音。

夢無涯幾乎是本能地答道:「在說你的傷……」

話音剛落,夢老頭的臉色就地大變,僵硬而機械一般地緩緩扭頭,瞳孔一陣收縮,正見到躺在床上的楊開睜大著眼睛朝自己望來。

「師弟!」夏凝裳喜不自禁,連忙沖了過來,長長的眼睫毛不停地抖動著,眼中有一股掩飾不住的喜悅神色,滿是擔憂地望著楊開。

看著她紅腫的不像話的雙眼,楊開心中不由有些觸動,想來自己昏迷的日子不短,而且在昏迷的這些天肯定讓她擔心了。

「我沒事。」楊開滿不在乎地說了一聲「就是有些虛。」

「師傅你快來看看。」夏凝裳一邊抹著眼睛一邊拉扯著夢無涯,幾乎是死拖硬拽一般地將自己的師傅拽到楊開身邊。

夢老頭險些被扯了個大跟頭。

暗道一聲女生外向,女生外向啊!若不是老夫這把骨頭還禁得起折騰,還不被得你扯散架了。

不過夢無涯也總算是回過了神,臉色凝重地坐在床邊,仔細查探了一番。

好片刻功夫,夢無涯的眉頭都沒有紓解開,一個勁地喃喃自語:「不可能啊,沒道理啊,怎麼會這樣呢?」

他每說一句,夏凝裳的臉色就變上一變,只以為楊開的傷勢又如何惡化了。

「師傅,師弟他……」夏凝裳緊咬著嘴唇,輕輕地問了一聲,一顆心都提在嗓子眼處。

「哦,既然已經醒轉,便沒有大礙了。」夢無涯面色有些糾結,滿是不解地看著楊開。

「沒大礙了?」夏凝裳一聽這話,不由露出奇怪的神色,剛才看師傅的樣子,好像師弟的傷很嚴重啊,怎麼突然就沒大礙了。

「但這不太可能啊。」夢無涯百思不得其解「楊開,你這是不是迴光返照了?」

楊開咧嘴苦笑:「夢掌柜,有你這麼咒人的么?」

夢無涯神色一訕:「但之前你的魂魄都已經消散了,怎麼現在又回來了?」

楊開聽的心中一動,回想著自己昏迷時的情況,估計大概跟自己的意識沉入金身之中有些關聯。

「師傅你就是個大大的庸醫!」夏凝裳氣惱地跺了跺腳。

夢無涯尷尬死了。

自己剛才還說楊開陷入假死狀態,必須得找到回魂液才能重聚魂魄呢,卻沒想到下一刻他就醒轉了過來,這不是自己扇自己嘴巴么?丟臉事小,在徒弟面前失去威信才是事大。

夢無涯覺得自己已經威信掃地了。

但不管如何,楊開能醒來確實是好事。夢無涯雖然擔心他勾引自己的徒弟,可那一夜怎麼說也是他拚死守護,才讓徒弟活了下來,也收取了九陰凝元騾份恩情怎麼也要記掛在心。

夢無涯唏噓不已,自古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楊開這小子才剛禍禍完自己的寶貝徒弟,哪有這麼容易就死掉?自己倒是白擔心了。

可這日後,該怎麼辦哦。夢無涯愁腸百結,有心快刀斬亂麻,卻又怕徒弟生自己的氣,一時間躊躇不已。

楊開的醒轉,讓夏凝裳總算是放鬆了下來。這些日子她一直沒怎麼休息,就是怕楊開一睡不醒。

現在確認楊開已無事,她自然不用再牽腸掛肚。

接下來的兩日,楊開在養傷,夏凝裳在服侍,夢老頭在一旁唉聲嘆氣。

第三日,夏凝裳總算是被夢無涯下了嚴令,讓她必須得先吸收了九陰凝元露,將一身元氣轉化為真元,晉陞真元境,畢竟這東西雖然已經煉化,可老是放在丹田裡也不是個事。

夏凝裳也沒推脫,乖乖照辦,一般時候,她還是個很乖巧的姑娘,上次不得以對師傅下迷藥,也只是個小小的意外。

三人雖然是住在客棧內,但夢無涯實力高深,自是不會擔心有什麼不長眼的人去打擾夏凝裳,所以便也放心地讓她閉關了。

楊開這邊,基本已無大礙,身上的外傷和胸口的骨頭自然還是要些日子才能痊癒的,每日也是在修鍊打坐,只等夏凝裳晉陞完畢,三人便啟程返回凌霄閣。

這一日,楊開正在修鍊中,夢無涯卻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湯水走了進來。

楊開的鼻尖吸了吸,聞到香氣,連忙睜開了眼睛。

夢無涯將手上的大碗遞到楊開面前,一臉隱蔽的肉疼,咬牙道:「喝了。」

楊開也沒遲疑,接過去一口就喝了個低朝天,砸吧砸吧嘴打了個飽嗝,興奮道:「這是什麼?藥效好強!」

他能感覺到,隨著這一碗東西下肚,整個人都熱了起來,而且裡面蘊藏了龐大的能量,一部分滲入血肉和經脈中,修補自己的傷勢,另外一部分此刻正在被金身汲取。

夢無涯嘴角一陣抽搐,悲慟道:「這是老夫用千年血靈參輔以各種天才地寶熬制出來的參湯,你說藥效強不強?我草!這東西可是價值連城啊,被你一口就喝乾了,你好歹品下味道吧。」

「味道不錯!」楊開嚴肅地點頭。

夢無涯深深地吸一口氣,平息胸口翻滾的氣血,心想若不是寶貝徒弟閉關之前要自己用這東西給你補身子,老夫哪裡捨得拿出來?這玩意關鍵時刻可是能吊命的啊,整個大漢王朝都找不到一株,敗家啊敗家!太敗家了。

「還有沒有?」楊開舔了舔嘴角,意猶未盡。

夢無涯沒好氣道:「沒了,就算有也不給你,再吃,撐不死你的。」

「嘿嘿。」楊開一笑而過,心想自己有金身支持,便是再多的能量和天才地寶也能儲存起來,倒還真的撐不死。

「把那晚發生的事情跟我說說。」夢無涯突然一正臉色,眸中閃爍起隱藏了許久的怒氣和殺機。

楊開扭頭看了他一眼:「小師姐沒跟你說?」

「她前幾日只顧著關心你的傷勢了,我沒問。」夢無涯沉聲道,目光灼灼地望著楊開:「山谷里死掉的到底是什麼人?又是誰……在攻擊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