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武煉巔峰>第一百一十九章回宗門(保底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回宗門(保底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魔法

「是血戰幫和風雨樓的人。」楊開神色嚴肅,將那晚發生的事情大致地說了一遍,當然,關於自己如何孤身一人力斃對方九人的事情,自然是避重就輕地帶了過去。這事太玄乎,說出來夢老頭不一定就會信,不如不說。

夢無涯聽的心神震怒。

好半晌,楊開才說完。

夢無涯微微點頭道:「這麼說,罪魁禍首是你,但主謀者卻是那個龍輝是吧?」

「恩。這次倒是我連累了小師姐。」楊開點頭承認。

「雖然你是罪魁禍首,卻也不是你的錯,凝裳並沒受傷,你不用在意。

」夢無涯勸慰一聲,隨即冷笑了起來:「血戰幫,龍在天!老夫記下了!」

看著夢無涯眼中閃動的危險光芒,楊開便知道龍在天麻煩大了。

關於夢老頭的來歷和實力,楊開看不懂,猜不透,但總覺得他這個人很不平凡。他若真的去找龍在天的麻煩,倒是楊開樂意看到的,但有些不太過癮。

楊開一直認為,仇要親手去報才有感覺,龍在天若是死在夢無涯手上的話,自己就無法報那一日的仇怨了。

但楊開也不會勸阻,夢無涯這次應該是真的被惹惱了,心中之火,不發不快啊。

在客棧內又停留了兩日,夏凝裳總算是出關,如預期的那般,實力已經到了真元境,楊開旁敲側擊一番,這才知道九陰凝元露並不非得煉化完整的才有效果。

理論上來說,一滴九陰凝元露可以供三四個人使用,畢竟它只是一個引子,將武者的一身元氣轉變為真元的引子。

但這東西比較特殊,收了它之後一個時辰內不煉化的話就會消失無蹤,所以一般若有人得到它,也是一人使用而已。

知道這一點,楊開不由放下了心。看樣子自己不小心汲取了一半的九陰凝元露,並未對夏凝裳造成什麼影響。

而且直到此刻,那半滴天地靈物也一直儲藏在自己的金身內,並沒有象她說的那般消失。

楊開的傷已痊癒,夏凝裳也晉陞了,三人自然不會再停留下去,當下便啟程趕回了凌霄閣。

楊開是被夢掌柜提著飛回來的,一路吃了不少風,吹的頭昏腦脹。

重回凌霄閣,楊開與他們師徒二人告別,返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近二十天沒回,小木屋依舊整潔如新,看樣子自己不在的這段日子裡,是李雲天那群人在幫自己打理。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楊開再次恢復了以往的平靜生活,每日修鍊,穩固當前的境界。

只不過閑暇之時,眼前會偶爾劃過那位嬌憨的小師姐的身影。畢竟這是楊開親吻過的第一個女子,那香甜柔軟的感覺至今想起來也依然回味無窮。

但自回來之後,夏凝裳也一直沒有出現過了。

她彷彿已經忘記了兩人之間的約定。

那一夜,山縫內,楊開臨去之前曾今說過,若他能活著回來,夏凝裳便答應他一個要求。

當時楊開也只是給自己找個念想,並無什麼深意。

雖感覺有些失落,但楊開並不是很在意。

我悄悄的飄過,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流浪飄過那一吻,不過是因為要收服九陰凝元露,雖然當時兩人都有些動情,可也說明不了什麼。都是年輕人,血氣方剛,那種情況下動情在所難免。

楊開並不會因為自己與她的實力差距而感到自卑,實力這東西,只要努力修鍊,自然會變強,他相信終有一日,自己能超越這位小師姐,超越任何同齡人。

因為傲骨金身,具備了無限的可能。

感情也不是楊開現在需要考慮的,是自己的終究會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算強求也不會有結果,隨緣即可。

若夏凝裳對自己有意,就算自己實力再低又有什麼關係?若她真因為自己實力低而故意疏遠自己,楊開也沒什麼好說的。別人看不上自己,難道還要怪別人眼界高么?

不過以她那種嬌憨純真的個性,應該不會這麼勢利。

這一點楊開倒是想對了,夏凝裳回到凌霄閣之後,也是真的不好意思去見楊開,回想著那一晚的激情,她就有些無地自容,縱然蒙著面紗,她也沒臉面再出現在楊開眼前。

而且,一回到凌霄閣,夢無涯就讓她再次閉關了,美名其曰是要她鞏固剛晉陞的境界,實則是怕她和楊開兩人藕斷絲連。

要不然以她的個性,怎麼也要過來問問楊開的身體恢復如何的。

修鍊了兩日,楊開對自己的成果頗有些不滿意。

在困龍澗邊吸收陽氣,形成陽液的速度太慢了,遠不如直接服用靈果,汲取陽炎石的速度。

丹田內的陽液數量稀少,得快點補充下才是,要不然再遇到那一夜程度的戰鬥,自己怕是會陷入一種巧婦難以無米之炊的尷尬境界。

想了想,楊開決定再去一趟黑風貿市,一來是買些能凝練陽液的東西,二來也是去買自己需要的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香爐已經好久沒用過了。

至於銀子,楊開倒是有不少,再也不是之前的窮鬼。

這些銀子都是從血戰幫那幾人的身上搜刮過來的,當時天太黑,楊開沒仔細數,回來之後清點一番,發現這群人還真是富有。

只不過搜颳了幾個人而已,竟獲得了近兩萬兩銀票。

這麼多銀子買陽炎石都可以買四十塊。足以彌補自己那一夜的損失,還超出一倍。

就在楊開動身前往黑風貿市幾個時辰后,夢無涯也殺氣騰騰地出發了。

他的目標,是血戰幫!

雖說血戰幫在這附近也是三大勢力之一,但夢無涯又怎會懼它?自己徒弟險些遭受殺身之禍,險些清白不保,這筆帳怎麼也要算一算的。

龍輝死了沒關係!他不是還有個爺爺么?上樑不正下樑歪,若非上頭有人護著,區區一個龍輝又怎會這麼跋扈囂張?

所以在夢無涯看來,龍在天比龍輝更加可恨!更加該殺!

凌霄閣距離血戰幫並不是很遠,夢無涯的速度又極快,不過盞茶功夫便來到了血戰幫總部。

此時此刻,血戰幫一眾高層正在商討要事。

議事大堂內,幫主胡蠻正位端坐,此人人如其名,生的熊腰虎背,滿臉橫肉,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

在胡蠻下手方,血戰幫各位堂主,舵主等人,皆肅容端坐,這些人此刻正在給胡蠻彙報近一月時間內幫里的大小事情,收入開支等等。

胡蠻聽的很不耐煩,一擺手道:「不說這些瑣碎之事,那礦區之處的禁制破解的如何了?」

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聞言站了起來,恭敬地對胡蠻道:「稟幫主,爺爺那邊已經有了些眉目,只不過幫內的高手數量太少,那禁制雖然歲月已久,卻也不是輕易可以破除的,爺爺日前曾傳信告知龍俊,讓我帶為轉達一聲,他必將盡心儘力,儘快破除那裡的禁制。」

這青年,便是龍在天的大孫子,龍輝的親哥哥龍俊,本身已經有真元境二層的實力,資質上雖然比不了那些天之嬌子,卻也不算太差。

因為龍家在血戰幫中的地位不低,所以龍俊雖然只有真元境二層的實力,卻也身居要職,乃是血戰幫的一名堂主。

胡蠻微微點頭:「恩,如此就好。龍俊你若有閑暇,便去礦區處給我向你爺爺帶個好,告訴他辛苦了!」

「是。」

「也不知道那禁制中到底隱藏了什麼樣的玄機,竟深埋在地下幾十丈處。」其中一個血戰幫堂主突然疑惑道。

「這還得多虧了咱們的媚兒小姐洞若觀火呀,若非她說這礦區下方另有蹊蹺,我們恐怕也不知道這裡頭的道道。」

「是啊是啊,媚兒小姐年紀雖小,可這眼力卻非同尋常,真不知道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聽得一群人稱讚胡媚兒,雖然有拍馬屁的嫌疑,可胡蠻依然滿心舒服。但一想起胡媚兒乃個女兒身,始終是要嫁出去的,胡蠻又忍不住一聲哀嘆。

草他姥姥的,老子生的如此英明神武,孔武有力,家中妾室無數,每夜辛苦耕耘,怎地就只生了兩個女兒?這是胡蠻的一塊心病,家中無子,無以繼業啊。

那群人還在稱讚胡媚兒獨特眼光,連帶著胡嬌兒也被捧上了天。

胡蠻只是悶悶不樂。

說起來這事還真的挺奇怪的,礦區那裡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了,血戰幫利用礦區中開採出來的陽炎石和陰元石,倒也賺了不少錢,這幾年幫內發展迅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依賴了這個礦區的緣故。

但從來沒人知道,這礦區下方几十丈處的一個位置,竟然隱藏了許多神秘玄奧的禁制。

近兩個月前的一天,胡蠻的小女兒胡媚兒突然回來告訴他這個事情,他一笑了之,並未當真。

直到胡媚兒糾纏不休,非得讓胡蠻派人去查探一番的時候,他才逼不得已,不清不願地讓人朝那個方向挖掘。

雖說胡媚兒明明白白地告訴過胡蠻,此事一定不能讓龍家的人知道。但胡蠻本身對此事並不在意,認為只是女兒家的惡作劇,用這個方法來吸引自己的關心而已,再加上礦區的事情本來就是由龍在天主持的,所以此事倒也沒能瞞住。

礦區本就在地底挖掘,距離胡媚兒說的那個位置也不是很遠,十幾個血戰幫弟子辛辛苦苦挖掘了十天之後,發現那個位置果然有些不同尋常。!~!